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桑州女战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幽州王越境?!


        

还未缓过一口气,忽然又有侍从急急来报——


        

“主君,天都那位小公子,带着梦无忧梦姑娘闯进来了,说要娶她——属下不敢拦!”


        

这位小公子可不是寻常人,他是女帝君的亲侄子姜谨元,隐藏了身份到韩州来,跟着韩少陵这位金属性的灵明境强者修行,至今已有近两个月。


        

女帝君不可能生孩子,她无后,所以姜谨元极有可能是下一任新帝——如果他可以活得比女帝更久的话。


        

韩少陵目中已有怒火:“怎么回事?”


        

不待侍从回话,姜谨元清亮的声音已远远传了进来:“我要见我老师韩州王,谁人敢拦我?!”


        

话音犹在,身穿金线白底华贵长袍的半大少年已拽着一个柔弱的女子冲了进来。


        

女子不断挣扎,带着哭腔喊道:“放开我,你放开我!姜谨元,你放开我!”


        

韩少陵只觉一阵晕眩。


        

姜谨元的身份本是绝密。这下可好,被嚷得人尽皆知。


        

韩少陵望向梦无忧的眼神中,已染上了沉沉杀气。


        

两天之前他便让人把梦无忧送出了都城,没想到她竟有这么好的手段,居然搭上了姜谨元。


        

这般想着,眸色更见幽深。


        

桑远远轻轻挑了下眉。


        

原剧情中梦无忧并没有被打发出去,姜谨元是在宫中邂逅她的,对她一见钟情,闹到了韩少陵面前,请韩少陵吃了人生第一桶醋。


        

虽然当初追求桑远远的人更多,但这位桑州王女端庄守礼,待谁都温和疏离,叫人吃不起醋来。韩少陵成功求得美人归,其他的追求者失望归失望,却也没有什么不忿,只盼这位明月一样的女子能过得好。


        

而梦无忧,她出身极低,身上毫无气度可言,乍乍乎乎,还特别容易惹桃花,每次都弄得十分狼狈,哭哭啼啼地闹到韩少陵面前。韩少陵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越陷越深。


        

古早虐文男女主标配。


        

桑远远心中毫无波澜,甚至悄悄打了个呵欠。她才没兴趣掺合男女主这些破事,反正虐来虐去,到最后都要HE,简直浪费感情。


        

姜谨元冲进来的时候猖狂得很,但对上韩少陵那双黑沉的眸,一腔热血顿时冷下了一半,微微垂头,喊了声‘老师’。


        

韩少陵踏前一步。


        

气势沉沉。


        

姜谨元明显怂了,却梗着脖颈道:“老师,学生心悦这个女子,可她却说,她得罪了韩州王,只能孤独一生,否则必定会连累她身边之人!不知,她究竟犯了什么错要孤独一生?!她一个弱女子,究竟是做了什么,要被这般欺负?!”


        

梦无忧一边哭一边摇头:“姜谨元,你别再说了!求求你别再说了!”


        

桑远远记得,原著中韩少陵是这样回答的——姜谨元,这是一个爬我床的女人,被我宠幸得死去活来的女人。


        

啧啧。


        

韩少陵偏头看了她一眼。


        

桑远远竟在这位青年王者的黑眸中看出了两分心虚。


        

只听韩少陵冷淡地开口道:“想娶?不可能。此女身份卑贱,乃是叛奴之后,且非处子,你的家族绝不能容。你若实在喜欢,便带回去,藏在院中自宠着,若再让我听到半点消息,我便将她扔下冥渊。”


        

桑远远:“……”这个画风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姜谨元也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他与梦无忧纠缠的时候,分明感觉到她有难言之隐,且这份难言之隐与男女秘事有关。少年意气上头,带着她冲杀上门来的时候,分明是存着一两分与情敌置气的心思。


        

被韩少陵冷冰冰几句话一泼,只觉一阵阵透心的凉。


        

“老师我……”


        

“不必再说了,”韩少陵目光微冷,“既然身份已经泄露,那你就不再是我的学生。我自会向帝君请罪,你准备准备,待接引使者到来,便随他们返回天都。”


        

“老师!”姜谨元急了。


        

他的修为卡在灵隐境九重天已有好一段日子,无论灌下多少灵液都毫无破境之兆。


        

姑母让他到韩州跟着韩少陵修行,短短两个月境壁便有所松动,眼见即将踏入灵明境成为真正的强者,若是在这节骨眼上被打发回去,肯定功亏一篑,境界又要跌落回数月之前!


        

姜谨元那颗萌动的少年初心登时被吓死了一半。


        

韩少陵微笑:“带上你心悦的女人,走。”


        

姜谨元:“……”


        

“韩少陵!”


        

落针可闻的大殿中,极突兀地响起一道清亮的女声。


        

只见梦无忧倔强地扬起了小脸,带着泪的双眼直直盯住了韩州王。她看起来是怒极了,颇有些豁出性命的样子。


        

“王族很了不起吗!你凭什么就把我随随便便送给别人!你强行夺去我的清白,毁的是我一生的幸福!我的身份是低微,但身份低微,便可以随便糟践吗!我告诉你韩少陵,被你强.暴,是我一生之中最恶心的事情!”


        

桑远远被她嚷得有点头疼。


        

正想建议他们到外面去吵,梦无忧忽然视线一转,发现了她。


        

短暂的惊诧之后,梦无忧抬起手,直直指着桑远远,难以置信地嚷道:“你拿我当她的替身?!韩少陵,你卑鄙无耻!简直不是人!要不是张妈妈可怜我,偷偷放我出来,我这辈子都要被你蒙在鼓里!”


        

众人:“……”


        

桑远远由衷地觉得,古早小说里的女主,放到十几年后,绝对活不过三集。


        

太有勇气了!比那号称飞扬跋扈的幽盈月刚多了!


        

简直蠢破天际。


        

韩少陵眸光更冷。王者喜怒不形于色,宽袖中的指甲已深深嵌入了掌心。


        

梦无忧是他意外从叛奴营里捡回来的,一直藏得很好,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上不得台面,却难以抵御那副美好的面孔和身躯带来的诱惑力。


        

今日,脸面被撕得彻彻底底了。


        

“什么东西,胆敢以下犯上对王女不敬!”


        

一道青光掠进来,抓住梦无忧指向桑远远的那根手指,眼见便要生生折断。


        

来者是个面容年轻气质却异常沉稳的女子,用膝盖想都知道,一定是桑母怕这一堆黑铁塔照顾不好桑远远,又将贴身的女修行者派了过来。


        

“住手,别伤她。”桑远远有气无力,“婢子不懂事,扔出去就好了。……毕竟是服侍过主君的女人。”


        

韩少陵的表情活像吞了只苍蝇。


        

桑远远冲着他无奈地笑了笑:“可否让我安静地养病?”


        

韩少陵目露痛色:“是我不好!桑儿,我发誓绝不会再……”


        

她温柔坚定地打断了他:“不要发誓,以免再叫我失望。”


        

韩少陵重重闭了闭眼。


        

不久之前才信誓旦旦,说不会再让她听到烦心的消息,今日倒好,干脆闹到了她的面前。


        

韩少陵一时都不知道该杀谁。


        

他挥挥手,令侍从把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人都拎出了回云殿。


        

桑远远冷淡的目光轻轻避开了女主梦无忧。


        

实话实说,她讨厌这个女主。


        

桑远远能坚持看完这本古早狗血玛丽苏小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女主梦无忧被男主、恶毒女配及各路男配虐身虐心的时候令桑远远感觉很爽——也是一种很奇葩的心态了。


        

被雷劈死之前,桑远远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每一日,都要顶着巨大的压力,逆流而上。即便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明星,她也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在那些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人面前,说话、做事都得再三考虑,就连嚣张的幽盈月也深知这个道理。


        

而梦无忧呢,就靠着无数狗血金手指,横冲直撞,每天都在作死但永远也死不掉。比如今日,姜谨元无论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面子,都会拼尽全力保下她。


        

梦无忧不是坏人,但她的圣母心肠、口无遮拦和勇往直前,却会一次次害死周围的人。


        

比如今晨放她出来的张妈妈。


        

比如今晚的姜谨元。


        

“韩少陵。”桑远远唤道。


        

青年王者急急掉头,大步走到她的面前,眸光微闪,颇有一点心虚。


        

“不要杀人。”她道,“一个也不要杀。”


        

“好!我保证。”


        

“也不要用刑。”她道,“这件事是你自己惹出来的,要罚就罚你自己。”


        

这种时候,最适合刷愧疚值。


        

韩少陵非但不恼,眸光反倒更软:“都听你的。桑儿,你太善良了。”


        

“嗯,去处理吧。”她挥了挥手。


        

一州主君便老老实实地退下了。


        

方才赶到殿中的那位女修行者目露欣慰,等到韩少陵离开,她急急单膝扑跪在了桑远远面前:“王女!”


        

她仰头看着桑远远,一双眼睛当真是会说话,便是那种姨母般的慈爱眼神。


        

桑远远:“……”不认识,怎么办?


        

“请起,随我到内殿说话。”她转身向她的大云床走去。


        

这种情况也不难应对,失忆就完了。


        

“我醒时,忘记了许多事。”桑远远目露忧愁,轻轻揉着额角,“请问你是……”


        

“啊……”女修急忙安抚道,“王女无需发愁,属下会帮着王女一点点回忆。我叫青灵,荣赐桑姓,王女叫我灵姑便好。”


        

桑远远心中轻轻一震。


        

桑青灵。桑州女战神。


        

桑州灭国时,桑青灵死守桑都城门,拼尽一身血肉,到最后只剩一具骨架子,仍坚守了足足一个时辰,令那十境联军胆寒不已。


        

虽然寥寥几笔带过,这位女战神却是书中为数不多的,让桑远远真情实感流过泪的角色。


        

桑远远的共情能力比一般人强很多,简短几个字,就可以让她深深沉浸在戏里——正因为如此,当初的她才会在一众流量小花里脱颖而出,成为一名被广受认可的实力兼偶像派演员。


        

“灵姑……”一开口,竟是不自觉地带了些哽咽。


        

“王女,没事了,没事了。”灵姑亦是十分动容,上前轻轻揽住了她,“灵姑前些日子又突破了,如今修为在灵明境七重天,底下这些小子若是哪个敢惹王女不痛快,灵姑帮你揍得他满地找牙!”


        

不动声色地向王女交底。


        

想起杵在外殿的那四十几座黑铁塔,桑远远不禁扶额叹气。


        

“父王真是……”


        

灵姑便笑:“主君本来只派了二十四人,另外一半,是世子非要添的。夫人不甘示弱,便让我带着手下那十二个不争气的姑娘,也赶了过来。”


        

桑远远再次扶额。


        

“王女这些日子,成长了。定是受了不少罪。”


        

灵姑感慨万千。


        

二人叙话片刻,桑远远状若无意地提了一句——


        

“灵姑,我想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