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轻装急出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的几日里,韩少陵忙于备战出征,同时还要和幽无命拉锯扯皮。


        

虽然忙得脚不沾地,但他依旧每日会抽空到回云殿陪桑远远一会儿,说上一些好听的话。


        

夜里不必说,自然是食髓知味,与那梦无忧夜夜春宵。


        

桑远远难以想象,如果此刻的‘桑远远’不是自己而是痴恋韩少陵的原身,此刻该如何心如刀绞?


        

先前韩少陵与梦无忧在一起时,多少心中总有歉疚不安——桑远远重伤垂死,他却和一个替身颠鸾倒凤。


        

如今桑远远活了,他像是鸟儿出了笼,渐渐地连魇足之色都懒得掩饰了。


        

与桑远远说话,也日渐露骨。


        

这日,他轻轻抚着她的手背,声音温柔暧味:“桑儿,待我出征归来,你的身体也该养好了罢?让我等了这么久,该如何补偿我,嗯?等你能够伺候了,我便绝不多碰旁人一指头。桑儿,我的心,都是你的。”


        

“我只爱你一人!”他信誓旦旦。


        

这就是君王的爱。


        

桑远远笑容羞涩温柔:“出门在外,千万保重身体。除魔固然要紧,但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有,不要把后背交给幽无命,那个人信不过。”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韩少陵欣慰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两日,我着实是给烦透了——幽盈月只知道哭哭啼啼让我不要出征,梦无忧什么都不懂又什么都要问,天天吵得我头疼。桑儿,只有你最好。”


        

桑远远垂头浅笑,心中把他的伎俩看了个透彻。


        

看似是贬低其他女人,其实只不过是想要潜移默化,让她把她们的存在渐渐当成理所当然。


        

下一步,他便会用她们身上的优点来打压她,一旦她中计,开始嫉妒,开始在自己身上找不足,他便会彻底占据主导地位,像看猴戏一样,将这几个女人全部玩弄于股掌。


        

你温柔贤惠他嫌你不解风情,你爽朗大方他嫌你没有女人味,你活泼他嫌你不稳重,你体贴他嫌你管得严。只要他心存恶意来找茬,哪里挑不出毛病来?


        

这种男人,她见得太多了。


        

对付那些少不经事的女孩倒是一试一个准。


        

遗憾的是,韩少陵遇上的,是影后。


        

“我会好生将养。不必记挂我,好好打仗,早日归家。你走后,我会到国寺住上几日,为你诵经祈福。”


        

“桑儿……”韩少陵真心实意地感动了。


        

桑远远笑颜如花。


        

次日,王城门楼下的战鼓被沉沉敲响。


        

鼓声如闷雷一般,碾过整个王城,将平日里那些散慢之气全部碾碎,整个城中,一片肃然。


        

出征了。


        

桑远远站在门楼上,挥手送别。


        

大军驻扎在郊外,韩少陵和幽无命离开王城时,身边都只有几百人随行,他们骑着毛发如雪的云间兽,黑色战甲之外,系着大红的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


        

领头两人,犹为出色。


        

亲眼看着这一行人离开,桑远远长长舒了一口气,软软地倚倒在灵姑的臂弯里。


        

灵姑气鼓鼓地,像一只河豚。


        

方才她查到,韩少陵带着梦无忧同行,将她扮成亲卫带在身边。


        

“王女,您就一点儿都不生气吗?”灵姑忿忿不平,“您不会真信了他的屁话,也相信他只是拿那个女人解毒?哈!什么毒要一天不歇地解,笑话!”


        

“灵姑,这有什么好气的?”桑远远眉目舒展,闲闲道,“他负我在先,他们前脚走,我们后脚便回桑州去!他若要闹,我们给他扣个居心不良的帽子——窝藏三邪,妄图取代桑王女,其心可诛!”


        

灵姑震惊地张大了嘴巴,半晌,捂着嘴,笑得没了眼睛。


        

“王女,您这回,是真的放下了?!”


        

桑远远才没空掺合那些狗血倒灶的剧情。


        

和别的女人争抢那种男人?抱歉,她可是桑州王女,不需要在脑子里养鱼来谋生。


        

这一次,没有桑州的背后偷袭,想来韩少陵和幽无命会顺顺利利荡平魔祸,等到归来时,与梦无忧应该更加深情缠绵了。


        

最好就地锁死,都别祸害旁人。


        

“也没什么要带的。”桑远远环视回云殿,发现自己对这个居所,以及日常用的东西都没有丝毫留恋。


        

她的声音十分平静,灵姑率桑州四十八壮汉杵在她的身后,寂静无声,听她安排。


        

“正好,轻装出行,什么也不必带,省得让人起疑。”她点了点面前的地图,“明日寅时出王城,巳时便可以抵达南部湄水城,这是一座贸易城池,一应补给便在这里补足。”


        

“未时离开湄水城,一夜不歇,次日卯时便会经过第一处严防的重镇葵仁。虽然可以用你们来时的手令出关,但消息一定会被报给韩少陵。所以,得在郊外等,等到未时,韩少陵抵达西境,会先与冥魔拼杀一波,拿一个首捷。”


        

“此时他必定无暇分神,我们,便在这个时候,出关。等到韩少陵首战告捷,收到消息时,我们已过了葵仁,再经一夜,抵达边境居临关。”


        

灵姑不禁微微蹙眉:“但此时,韩州王必定军令已下,居临关不可能放行。”


        

桑远远神秘一笑:“所以,我们要明日才出发呀。稍后,我便会与父王和王兄联络,让他们率军到居临关外接应。居临关若不放人,便把它打下来!”


        

灵姑看她的眼神,已是震撼。


        

这几日,桑远远看似不经意地引导韩少陵高谈阔论,提及韩州种种,以及战争事宜,原来不是在捧他臭脚,而是在为离开作准备!


        

桑远远说完,一转身,发现身后的灵姑及四十壮汉个个热泪盈眶。


        

“誓死护卫王女归桑!”


        

桑远远眼鼻发热,淡定道:“好了,各自准备吧。”


        

打发了众人,她有些忐忑地取出玉简。


        

两国联姻并非儿戏,若是桑州王无法出兵的话,她就只能另想办法。


        

反正她是走定了。


        

桑远远没想到的是,灵姑原来早已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报给了桑州。桑州那边,就等她这一句话。


        

桑远远刚说到一半,便听到桑州王开始雄狮咆哮——


        

“居临关,什么居临关,爹这就点兵,趁着韩少陵那龟孙子不在,爹直接打到韩都,接闺女回家!”


        

桑远远:“……”头疼。


        

幸好还有个聪明理智的桑世子。


        

他道:“爹太冲动了,不可行。还是小妹的办法好,不过只拿居临关会不会太便宜韩少陵那小兔崽子了?不如直接打到葵仁吧,还省得小妹在山林里多猫几个时辰。”


        

桑远远:“……”


        

她好不容易说服了那对父子,只囤兵居临关,能不打就暂时不要打。


        

好不焦头烂额。


        

这边刚刚解决,韩少陵的玉简亮了。


        

“桑儿,下次待你身体好了,定要带你出城来逛逛,我已到西漠了,沙漠里月亮特别大特别圆,白日里稍嫌热些,不过视野极好,令人心情开阔。桑儿,我已开始思念你了。”


        

桑远远淡淡地应着,心思早已从及顶的雕花木窗飞了出去,飞向广阔的南面桑州。


        

一声女子的惊叫令她蓦地回神。


        

心中猛然一凛,以为殿中是不是藏了偷听的人。


        

便听得韩少陵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烦:“又怎么了?”


        

女子笑着回他:“没事,差一点儿就撞到你了!骑云间兽好好玩!我再到前面跑一圈儿!”


        

是梦无忧。


        

桑远远唇角浮起一丝讽笑。


        

“脸藏了么?”她淡定道,“我可不希望听到什么风言风语,议论桑州王女当众失态。”


        

韩少陵的声音不禁尴尬:“易容了,无人会说你闲话,桑儿。”


        

静默。


        

半晌,韩少陵道:“这个女人,真是……桑儿,我这里有事,回头联络。”


        

直到桑远远整装出发之时,韩少陵的玉简都没有亮过。


        

桑远远忍不住想,若是原身还在,是不是会捧着玉简,痴痴等到天明?她不敢打扰他,生怕他那边在做什么正事,可是,他身边却有另一个女人,敢疯,敢闹,敢肆无忌惮。


        

等待的那个人,多么可悲啊。


        

还好她不会。


        

……


        

桑远远的车队顺利离开了王城。


        

主君出征,正夫人到南郊国寺为他祈福。这件事早在韩少陵人还在王城时,桑远远便让他安排上了。


        

行出二十余里,回首去望,见那黑沉沉的韩都伏在大地上,像囚笼,亦像凶兽。


        

桑远远轻轻呼了一口气。


        

这一路出乎意料地顺利。


        

在湄水城补给之后,一行人顺利通过了第一处重镇葵仁。


        

一过葵仁,桑远远便把韩少陵的玉简全部扔到了官道旁的水沟里。


        

滚蛋吧猪蹄子!


        

这一夜,韩州境内的月亮也很圆。


        

桑远远透过车窗,怔怔地看着那轮明月。


        

待天一亮,父兄就会兵临城下,助她出关。


        

“王女,早些歇息吧。明日闯关,恐怕要费些气力。”


        

桑远远笑道:“你们才要好好歇息,我就是个拖油瓶,没我什么事。”


        

灵姑摇头笑着,替她关好了车窗和车门,退到外头与众人商量如何护好王女出关。


        

桑远远以为自己会失眠,不料很快就沉沉睡着了。


        

她梦到了一条蛇。


        

一条指头般粗细的蛇,在她脸上爬来爬去。


        

她艰难地睁眼,却发现自己从一个噩梦,坠入了另一个噩梦。


        

榻旁坐了一个鬼魅般的人,目光晦暗,正用手指,细细描摹她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