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荒野观烟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幽无命。


        

那一瞬间,桑远远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幽无命怎么会在这里?!


        

她刚要张口,那根冰冷的手指便轻轻摁住了她的唇。


        

“嘘。”他说。


        

他伏下身,贴着她的耳畔,气息冰冰冷冷,像蛇一样。


        

“为什么紧张,”他说,“桑王女不是喜欢我么。见到我,你不开心?”


        

桑远远尽量表现得平静。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轻声问道。


        

幽无命低低笑着,轻飘飘地说道:“来救你啊。我不来,你就完了。”


        

桑远远僵硬地偏头看他。


        

“知道韩少陵怎么说的?”幽无命笑,学着韩少陵的腔调说道,“杀掉那些蛊惑夫人的桑州人,将她锁在无极殿,待孤归来再处理。”


        

他的气息很冰冷,冷到了她的骨缝里。


        

他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拖起来,轻轻挑开一线车帘,示意她往后看。


        

“你瞧,我路过的时候,借着风,给他们洒了一些莹石粉。”


        

他的语气极温柔,如同情人耳语。


        

桑远远一望,顿时头皮发麻。


        

几里外,的确有人潮在无声涌动,是一支数千人的军队。莹石粉泛着淡淡的微光,从极远处看,可以清晰地看出整支大军的形状。


        

像一头猛虎,准备吃掉她们这块小小的肥肉。


        

桑远远如坠冰窟。


        

她依然难以置信:“怎么这么快!”


        

葵仁至居临关一线没有囤兵,从葵仁整军出发,最快也要天明才赶得上来。


        

她都计算过了。


        

幽无命贴上来,轻轻地笑:“你跟我走,你的人就不必死。”


        

“否则?”她问。


        

幽无命愉快地笑起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省得便宜韩少陵。”


        

他这般说着,当真抬手扼住她纤细的脖颈。


        

他的眼睛极黑,在月色下,像是两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唇色极红,笑起来时,好看的唇形浮在白惨惨的脸上,当真像是传说中画了皮的恶鬼修罗。


        

带着一种极美丽的死亡气息。


        

桑远远头皮发麻。


        

“那如果跟你走,”她轻轻喘着,说道,“岂不是便宜了你。”


        

幽无命一怔,旋即,笑得弯下了腰。


        

“那就便宜我咯。”他松开了她的脖颈,轻轻替她拍背顺气。


        

“好。”桑远远说,“但你要帮他们逃走。”


        

“小事情。”


        

他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块带血的银色令牌,很嫌弃地用两根手指拎着,取过矮桌上的那壶温茶,咚咚咚地冲刷了一会儿,弄得满地水渍。


        

看着变得干干净净的银牌,幽无命满意地点点头,随手把挂在脖颈处的面罩往上一扯,遮住了罗刹容颜。


        

他一脚踢飞了车门,抓着桑远远走到车辕上。


        

灵姑等人惊得魂飞魄散,祭出兵器指向幽无命。


        

“什么人?!放开王女!”


        

桑远远缓声道:“没事,是自己人。情况有变,即刻准备闯关。”


        

幽无命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烟火一放,你们便各自逃命,不要回头,回头很可能会死哦。”


        

桑远远注意到,他的声音变得粗哑了许多。


        

此刻,灵姑等人也发现了身后那暗潮一般的大军。


        

“王女!属下拼上性命,必定能护住王女!”灵姑满脸抗拒,“此人……不是我们桑州人!属下不放心!”


        

桑远远轻轻摇头:“就这样。保命第一,见到父王,告诉他我无事,迟些便回。”


        

灵姑还要再劝,桑远远竖起手,温柔坚定地说道,“韩少陵心机深沉,你们千万要替我劝住父王,万勿冲动行事,以免落下把柄。”


        

幽无命满意地笑笑,抓住她的肋,轻飘飘地掠起。


        

百丈外的草丛间,伏着一头普普通通的云间兽。他揽住她的腰,骑上云间兽,向着身后的大军迎去。


        

很快,就到了近处。


        

眼前这支军队训练有素,行动寂静无声,恰好停在了一个既不会被发现,又不会放跑漏网之鱼的位置。


        

显然根本不是那种匆匆派出的截杀队伍。


        

所以韩少陵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她想要逃走的?他故意将她放到了居临关外,便是想要引桑州王闯关,好被他拿一个错处吧!


        

桑远远浑身冰凉。


        

心中越是惊骇,她越是绷紧了脊背,让自己坐得端端正正。


        

身后便是幽无命的胸膛,他一手握着缰绳,另一条胳膊松松搭在她的腰间,呼吸时不时就从她发顶拂过,带着冷冰冰的温度。


        

“知道吗,”他侧了头,呢喃般在她耳旁说道,“很多人都想要你。”


        

“但他们,心思都不纯。”他哄骗一样,轻声低语,“他们想要的不仅是你,还有利益。我不一样,我想要你,便是你,你这个人,活的,死的,都可以。你看,这才是真的喜欢。”


        

桑远远只觉脊背发寒。


        

说话时,他已载着她,来到了追兵面前。


        

“什么人?!”


        

火光一闪即逝,照亮了桑远远的容颜。


        

幽无命手一扬,把他刚才在她车里洗干净的那块染血令牌掷向对方将领。


        

将领接过银牌一看,急急行礼:“十五将军!”


        

韩少陵要杀的是那些桑州人,而不是他自己的媳妇,这次行动中,负责劫出桑远远的,正是神出鬼没、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韩十五。


        

一切与计划分毫不差,将领轻轻舒了口气。接下来,便只需要收割人头了。


        

幽无命继续用略显低哑的假音说道:“夫人我已带出来了,我与她先行返回。”


        

“是!”


        

幽无命冷声下令:“去,杀光那些桑州人。”


        

“是!”


        

大军齐齐一呼,跃上云间兽,向着前方冲杀而去。


        

万蹄奔腾,如风雷般从身旁碾过,只余一片扬尘。


        

桑远远一动也没动。


        

“咦?”幽无命斜过身体,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惊奇地问道,“你怎么不哭不闹?我方才还想,若你哭叫,我回头便缝上你的嘴巴。”


        

他的眼神看起来倒是有些失望。


        

桑远远:“……”这是一个真正的疯子。


        

她轻声说道:“幽州王言出必行,既答应了救人,那就一定会做到。”


        

他轻轻眯了下眼睛,声音带着笑:“哦,那我常说要攻下天都,杀死姜雁姬,你觉得……我会做到么?”


        

姜雁姬这个名字已在云境消失了许多年。


        

如今提到那个奇女子,人们只会称‘帝君’。


        

桑远远看着他那双黑而深的眼睛,很认真地回道:“我觉得你现在实力还不够,得再等一等。”


        

幽无命的眼中难得地浮起了真实的诧异,半晌,他笑了,嘀嘀咕咕地说道:“难怪敢说喜欢我,原来你也病得不轻。好吧,这些人,我都救。原只想随便放跑一个两个的……”


        

只见他手腕一翻,掌中多了一把小玉珠,在月色下发出莹莹青光。


        

是传讯用的符玉。


        

他慢慢合拢五指,便见那些玉珠相互摩擦挤压,发出一声声清脆的玉碎声,像是爆豆子一样。


        

一簌簌粉末带着青光,顺着他的指缝流淌。


        

一声声低沉的轰鸣响彻四野。


        

不必回头都能看见火光冲天。


        

“这……”


        

幽无命愉快地笑着,扯了扯缰绳,带她回身望去。


        

便见那支暗沉大军中,像是开了花一般,云间兽一头接一头被爆上了天,变成一团团燃着橙色光芒的大火球。


        

黑暗空旷的荒野中,果然是放起了一朵朵烟花。


        

居临关被惊动了,城楼之上燃起无数火光,远远便能听到城门开启的匝匝声。


        

幽无命又取出一把玉珠,放到桑远远掌心。


        

“试试。”他带着几分得意,怂恿她。


        

一只冰冷的大手裹住她的手背,握住五指,缓缓合上。


        

青光透出指缝,前方的烟火更加灿烂。


        

“好玩吧?”他伏在她耳畔,语气轻快,带着浓浓的笑意,好像在炫耀什么玩具一样。


        

“你到韩都的第一天夜里做的,对吗?”桑远远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幽无命动作一顿,胸腔轻轻地颤动,“嗯”了一声。


        

那天,一连串事情令韩少陵焦头烂额,平时冷静理智的王者,在那个夜里彻底放纵了自己,窝在无极殿和梦无忧一夜鏖战,又将亲卫都派到回云殿保护桑远远,防着幽无命当真上门抢人。


        

真正该盯紧的幽无命,反倒没人管了。


        

她喃喃道:“在云间兽体内置入爆.炸物,然后利用传讯玉简之间的灵蕴感应来引爆。”


        

这个思路,可以说是很超前了。


        

他随手抚了下她的头发:“真聪明,我的小桑果。”


        

桑远远瞳仁收缩。


        

灵姑只提到过一次这个幼时昵称,当时在场的,只有桑州王派来守护她的那些人。


        

所以,这些人中有幽无命的人。


        

既有幽无命的人,想必,也会有韩少陵的人……原来,她是这样暴露的。


        

这就真不能怪她了。父兄从桑州派过来的人,她根本无从查起,只能无条件地信任。


        

看来云境十八州的水,比她想象中更要深得多。


        

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一天之后,韩少陵再没有和她联络。


        

“可以告诉我你的人是谁吗?”她偏头看幽无命。


        

他那双黑暗深邃的眼睛里倒映着一团团火光,像金色的重瞳,更有种别样的绮丽。


        

“桑三九。”幽无命没有一丝迟疑。


        

桑远远眼前浮起一张憨厚的脸。


        

“那韩少陵的人,又是谁?”她的心脏怦怦地跳动起来。


        

她紧了紧握起的拳头。


        

“桑四五、桑四六。”


        

桑远远的心猛地一跳。


        

这两个人,身份很不一般。灵姑特意给她说过。


        

桑四五和桑四六其实是桑远远的堂兄。他们的父亲是桑州王的亲弟弟。这位王叔向来不以王族自居,打小便把自己的一对双生子扔进了军营,令人一视同仁,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这对双生子争气得很,出类拔萃,年纪轻轻就立下不少功劳,他们拒绝闲职,而是进入了近卫军,做了桑州王的贴身亲卫。


        

一家子风评极好。


        

他们怎么会是韩少陵的人?!


        

“该收取报酬了。”幽无命低低笑道。


        

五根冰冷的手指,像蛇一般,爬上她的后脑,探入那黑云般的发丛间,控制住了他的猎物。


        

她被迫仰起了脸,幽无命伴着漫天烟火,扯下面罩,重重吻住了她。


        

他的唇是冰的,感觉就像被毒蛇亲吻。毒蛇的尖牙磕破了她的唇,铁锈的味道弥漫,让她忽略了毒蛇本身的气味。


        

他又将一捧玉珠握到了她的掌心,十指交扣辗转,烟火更加绚烂。


        

半晌,他松开了她,像蛇一般收回了红信,怪异地看着她。


        

“毫无技巧可言。韩少陵没教过你么。”


        

桑远远没接话。这种时候出声解释,岂不是更加挑起他的兴趣?


        

其实他的技术也很烂,自己还咬了自己一下,以为她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