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拖后腿光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来到身后的人……是韩少陵!


        

桑远远的心噗通一跳。


        

易容术并不稀奇,梦无忧就是易了容随军出行。


        

韩少陵会不会认出她?!


        

她轻轻吸了两口气,迅速调整心态。


        

考验演技的时刻到来了。


        

幽无命漫不经心地回转身。桑远远紧随其后,垂目,转身,不卑不亢地站在幽无命身后。


        

韩少陵蹙着眉:“期限已至,幽州王可还记得你手下的军令状?昨日午时到现在,已足有十二个时辰了。”


        

幽无命懒懒散散地取出一枚玉简,歪歪地贴在嘴边。


        

“城墙还没拿下吗?”


        

玉简对面传出略有些变态的大笑声:“报主君!一炷香前已拿下了,属下正带着小废物们清理墙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阵阵恐怖的哀嚎从玉简中渗出,像是背景音乐一样绕耳不绝。


        

幽无命捏碎玉简,很不耐烦地揉着眉心,一脸逐客的表情,对韩少陵说道:“满意了?”


        

韩少陵浓眉紧锁,举臂指向远处的外长城,只见有一处缺口就像是水库开启的闸门一样,大股赤潮蠕动奔涌进来。


        

“分明仍有冥魔越过城门!幽州王,你的手下谎报军情,该当何罪!”韩少陵压抑着怒火。


        

幽无命好笑地抱起了胳膊:“昨日不是说得很清楚了,拿、回、城、墙。拿回城墙。我说过要关城门吗?”


        

韩少陵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派出精锐强袭外长城,不就是为了关上被攻破的城门?只要关上了城门,冥魔的攻势将大大减缓,此时再令大军出击,收复内外长城之间的缓冲地带,便能够最大限度地降低伤亡,将冥魔封锁回外长城之外。


        

在此之前,韩少陵早已数次派出精锐试图关闭城门,每一次都失败得彻底,白白折了许多好手。


        

昨日,幽无命突然主动将手下最为精锐且神秘莫测的幽影卫派了出去,韩少陵吃惊不小,将桑州的事暂时押后,只一心关注着外长城战况,心中还曾暗笑幽无命愚蠢——他抢再多的功劳,又有何用?


        

没想到这个疯子根本就是来耍人的。


        

韩少陵眼尾微红,气得不轻。


        

桑远远的心轻轻一跳——幽无命这样做,恐怕正是为了把韩少陵的注意力牢牢抓在外长城,好方便他离开战线,前往居临关抢人。


        

“韩州王,”幽无命那讨嫌的声音又阴恻恻地飘到了韩少陵的耳朵里,“我的桑王女,真被你给弄丢了?”


        

韩少陵额角青筋乱冒,强压着火气,冷着声,一字一顿道:“幽州王,请你即刻下令,让他们,关闭外城门!”


        

“拿人来换啊。”幽无命轻飘飘地说道。


        

韩少陵深吸一口气:“帝君有令……”


        

幽无命一脸牙疼:“啧,我说韩少陵,别动不动就搬个女人出来压我。哦,也不是不可以,我要桑……”


        

韩少陵终于忍无可忍,一掌轰在了身旁的城墙上。


        

“嗡——”


        

金属特有的轰鸣声回荡在整段内长城。


        

韩少陵微微喘着粗气,盯了幽无命一会儿,唇角浮起冷笑,点头道:“好。即刻起,再不劳动你幽州王这尊大佛,小小冥魔,韩某还没放在眼里。事后,孤定会如实向帝君禀告。”


        

幽无命淡笑不语,一脸无所谓,很像一根老油条、一块滚刀肉。


        

韩少陵正要拂袖离去,忽见一个亲卫匆匆来报——


        

“主君,属下疏忽,让梦姑娘混进出城的队伍,此刻城门已合上了!”


        

亲卫的脸上急出了汗水,很像个捏到一半的湿塑像。


        

一听这话,桑远远顿时就乐了。


        

女主不闯祸不搞事那还叫女主吗?


        

韩少陵此刻已经是个一点就炸的火.药.桶,乍闻梦无忧又出了夭蛾子,眼中的怒火几乎溢了出来,声音带上低吼:“怎么回事!”


        

亲卫也是无奈得很:“梦姑娘实在是……太过活泼,见不到主君,便四处……四处‘帮忙’。”


        

一听便知道,名为帮忙,实则捣乱。


        

亲卫愁肠百结:“方才她不小心拆了一架粮车,运粮的怕被怪责,让属下替他作个证,结果,说话的功夫,梦姑娘便没影儿了。”


        

韩少陵掐住了眉心。


        

“属下遍寻不着,忽然一人找过来,说是属下令一个女子替了他的位置出城去做事,叫他过来找属下报道。属下追到城门下,得知梦姑娘已混在出城的队伍中出去了……”亲卫的声音泛着苦涩。


        

他,堂堂一个灵明境五重天的强者,实在是很想上战场杀敌,而不是见天跟在一个疯疯癫癫的小姑娘身后,替她收拾各种烂摊子。


        

韩少陵猛地扒到了城墙边上,从墙垛之间探身往下看,呼吸声重得像是牛喘气一般。


        

此刻,他对梦无忧尚无什么深情厚意,眸中的担心多半是为了自身性命。


        

城门下,两列队伍已各自散开。


        

一队回收黑铁箭矢,另一队清理堆积在城墙根底下的冥魔尸身——黑铁巨墙无从攀登,冥魔攻城都是用身躯生生往上堆,若不及时清理掉墙下的尸块,它们便会成为下一波攻击者的云梯。


        

桑远远举目一望,见远处已有一段赤潮像波浪一般横卷过来。


        

倒也不算紧急。


        

出城的队伍训练有素,足以轻轻松松完成任务,赶在冥魔抵达之前退回城中。


        

战鼓擂起,城墙上的守卫者们开始行动起来,将黑铁巨箭搭入弩中,凝神蓄力,对准了第一波浪头。


        

收拾箭矢的队伍已撤回了城门下,搬运冥魔尸首的队伍却停在了半途。


        

远远望去,只见其中一人躬着腰,似是在呕吐。


        

显然,逞强的小姑娘实在受不住那血腥的刺激了。


        

“嗡——咻咻咻咻——”


        

黑箭如蝗,自三十丈城墙上疾疾射出,划过冰冷的死亡弧线,抵达第一战线!


        

箭矢落入赤潮,阵阵刺破耳膜的凄厉哀号声顿时直冲天际。


        

出了状况的运尸队阵脚微乱。


        

此刻,他们距离城门足有百丈,再不撤,恐怕要卷入危潮!


        

桑远远心中十分纳闷——出城的都是修行者,把梦无忧抱了或是扛了,不就能带回来吗?非得让她一个人拖住整支队伍的脚步,等待冥魔到来?


        

这又是什么神奇的拖后腿光环?


        

“放降索。”韩少陵咬牙切齿,“她不会让别人碰她的。”


        

幽无命:“……”


        

桑远远:“……”


        

盘在墙垛下的黑铁大锁链一圈一圈荡了下去,韩少陵单手攥住铁锁,纵身一跃,像一只红背的大黑鹰,潇洒利落地向下飞掠。


        

幽无命招了招手。


        

短命屁颠颠来到他身旁。


        

它的腹下挂着那把大黑刀,幽无命慢吞吞地取了刀,一手握住刀柄,另一手轻轻抚过刀鞘。


        

韩少陵的人顿时如临大敌,环成半圆,牢牢护住了降索。


        

就怕幽无命一刀斩下去。


        

幽无命把刀反背回了身后。


        

他随手揽住桑远远的肩膀,将她摁回了墙垛上,覆在她耳畔低低问道:“他救别人去了,伤心吗?”


        

是个送命题。


        

桑远远瞥他一眼,轻声回道:“英雄救美的人又不是你,我有什么好伤心。”


        

幽无命抖了下,把她的脑袋拨向另一边,嘀咕道:“要命的美人计。早晚害死我。”


        

揽在她肩膀上的那只大手迅速滑向下方,揪住了她的腰带。


        

桑远远觉得他好像想要把她丢下去。


        

她赶紧反手扯住了他的腰带。


        

她回眸瞪他,见他眉眼弯弯,笑得十分灿烂。精巧薄透的红唇之下,略尖的白牙若隐若现。


        

他道:“唔,小果儿想要与我一起死,想来是真心喜欢我。”


        

桑远远:“……”


        

二人攥着对方的腰带,对峙。


        

等到韩少陵‘咻咻咻’滑到了城墙底下,幽无命终于松开了手。


        

桑远远福至心灵,惊诧地问道:“你该不会是想拿我去砸他?”


        

幽无命的眼神竟是明明白白地虚了一下。


        

桑远远气乐了,压着声音冲他吼道:“我可是桑州王女!这样的身份,用来做什么不好!你就拿我当沙包用么!”


        

她都被他气晕头了,一时忘记了他是这个世界最著名的疯子、狂徒。


        

她居然吼了他。她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没办法,沙包也得有三分火啊。


        

幽无命装模作样地望向远处。


        

桑远远深深吸了两口气,故作平静,将视线投向下方。


        

城墙下,韩少陵已成功接到了人,将梦无忧揽在怀中,然后单手抓住了降索。


        

城墙上的亲卫绞动索盘,迅速将二人往上拖。


        

此刻,已有一批冥魔穿过了箭雨,奔到城墙下。当头的冥魔高高跃起,一口咬空。


        

梦无忧的尖叫回荡在城墙下。


        

受她拖累,那一队运尸车也没来得及赶回城中。冥魔已到,城门只得关闭,他们便被关在了城外。


        

十死无生。


        

始作俑者却是发着抖,缩在男人的怀抱中,平平安安回到了城墙上。


        

她战战兢兢向下望了一眼。


        

“啊!他们,他们被围住了!”梦无忧的哭音发着颤,锐利无比,“快,快救人啊!怎么能把他们关在城外!快点开门救人啊!韩少陵你快点救人!”


        

桑远远的脑海里顿时晃过了十来部狗血剧。


        

这些女主,都是同一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吧?!


        

韩少陵扔开了梦无忧,双手撑住墙垛,心中满是怒意——这虽是件小事,但显然会有损他的声名。


        

桑远远只觉身旁有风刮过。


        

见那幽无命像一道鬼影一般,掠过三丈距离,趁韩少陵不备,反手拎住梦无忧的腰带,随手一掀。


        

梦无忧大头朝下,栽了下去。


        

“去啊,救人啊。”


        

幽无命笑得像个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