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只是个意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眨个眼的功夫,就见梦无忧大头朝下,翻出了墙垛。


        

韩少陵差点儿原地就炸了。


        

他左右一瞟,抓住还未彻底收紧的降索,毫不迟疑地纵身跃下。


        

耳熟能详的剧情再次上演,韩少陵抓住了梦无忧的脚踝,二人险险地吊在城墙之外。


        

“韩少陵你不要管我!放手,你快放手!这样下去你也会出事的!”梦无忧焦急地大喊道。


        

桑远远觉得她实在是很厉害,头朝下还能喊得中气十足。


        

韩少陵:“……”我特么要不是中了你的毒我还真就放了!


        

只见幽无命浑身上下弥散出浓厚的反派气息,他阴阴地笑了下,跳到墙垛上,反手抽出大黑刀,干净利落地一刀劈下。


        

降索应声而断。


        

桑远远忍不住鼓了两下巴掌:“干得漂亮。”


        

nobb的反派可是人间瑰宝啊!


        

只不知三十丈城墙够不够摔死一个灵明境八重天的强者。要真把韩少陵摔死了,婚契与同心契便能自动解除……桑远远不禁想入非非。


        

灵明境强者便可与天地间的同属灵蕴共鸣,韩少陵属金,只见他重重将梦无忧向上一扯,夹在了左臂臂弯中,右手泛起了明亮的白光,向着黑铁巨壁重重一抓——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顿时盖过了冥魔的哀嚎。


        

只见铁壁之上,顷刻之间出现了一道数丈长的深沟,金星四溅,脚下的黑铁似在隐隐发颤。


        

韩少陵与梦无忧的下坠之势立刻减缓了许多。


        

城墙上,韩少陵的亲卫已拔刀相向,幽无命的人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双方紧张地对峙,而始作俑者却是高高兴兴地揽住了桑远远的肩膀,冲着城墙下方,低低地、兴奋地道:“下、下、下!”


        

像极了赌坊里那些狂热的赌徒。


        

桑远远:“……”


        

城墙下已聚满了冥魔。


        

那支来不及撤回城中的运尸队早已被冥魔淹没,在他们周围,一圈腥红的冥魔尸身越堆越高,无数冥魔前赴后继,跃过族类的尸首,兜头扑向这支垂死挣扎的小分队。


        

韩少陵与梦无忧也直直落进了冥魔堆里。


        

主君出事,韩州方面自然不能作壁上观。


        

城门被拉开了,一队正规军乘着云间兽冲出大门,铁骑踏过满地冥魔,冲杀向主君,掩护他回城。


        

顺带也救到了那支小分队。


        

桑远远初入修真途,体质并没有明显的改善,站在三十丈墙头看下面,就好像是从三十几层高楼往下望一样,人都变成了火柴棍,看不分明。


        

就见那支被围困许久的运尸小队艰难地从尸堆底下挣扎出来,跳上了骑兵的云间兽。


        

五十余人的小队,只活下来十个人不到。


        

冥魔的攻击更加疯狂,赤浪一道高过一道,轰然砸过来,许多冥魔来不及减速,直直轰在城墙上,爆成一滩滩大血花。


        

在这阵狂浪之中,骑兵阵也摇摇欲坠。


        

幸好韩少陵自己争气,单手杀出一条血路,顺利与大军会合,被护在正中退回了城内。


        

代价便是满地新鲜的尸首。


        

冥魔噬咬血肉骨骼的声音远远传开,有的人与云间兽尚未断气,发出或高或低的伸吟惨号,瘆人得紧。


        

桑远远头皮发麻,身躯紧绷。


        

幽无命轻轻地“呀”了一声,攥住她的胳膊,道:“快走快走,姓韩的要找我算帐了。”


        

他抓着她,跃上短命的后背,像阵风一样卷下城墙,绕到了南面的幽军驻地。


        

临时的行宫是用大块的黑石砌成的,内里倒是一应俱全。


        

幽无命扯着缰绳,在外头停留了片刻,确定韩少陵没有追上来之后,他又恢复了懒散的样子,让人备下热水和饭食。


        

他拖着她的手腕,踏入偏殿。


        

沉默的侍者已备好了一只大木桶,木桶中盛着白雾蒸腾的热水,一旁端端正正地摆放着透明的皂、纯白的棉布、干净的衣裳——两套。


        

桑远远的心脏在胸腔里怦怦跳动。


        

他不会要和她共浴吧?


        

幽无命攥着她来到木桶边上。


        

“幽无命,”桑远远眼角下垂,委屈地问道,“你真的想要我死吗?”


        

他已经开始动手扒她的衣裳。


        

闻言,动作一顿。


        

他上前一步,贴在她的身前。


        

他其实个子很高,两个人紧紧挨着时,她只及他的锁骨,想要看他表情,就得仰起脑袋。


        

“你是说同心契?”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桑远远点了点头。


        

君主娶妻,缔结同心契,存于天都。


        

结了同心契的女子,若在解契之前与其他男子苟合,会遭心毒反噬,疼痛至死。


        

当然,它只约束女子,而不约束男人。


        

想要解契和离,需得夫妇二人同赴天都,得帝君首肯,归还同心契,将之焚毁,才算是真正了结一段姻缘。


        

桑远远决定离开韩少陵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和哪一个男的扯上关系。


        

她就想回到桑州过自己的日子。韩少陵愿意和离那是最好不过,若他不愿,大不了就再等等,等到他和梦无忧生死相许了,到时候他还得求着她给他的心上人腾位置。


        

谁知道中途会杀出个幽无命。


        

再一想,若是没有他,此刻也不知自己落到了何等境况。


        

她抬起眼睛,眼底已蕴了晶莹的泪水,红唇微启,她再问了一次:“你那么辛苦把我救出来,现在就要我死吗?”


        

他的眼底划过一丝清晰的暴躁。


        

“是。”他环住她,轻身一跃,直直落进了水中。


        

很快,几件湿透的衣裳被掷出桶外。


        

他的眸色深得可怕,略显清秀的喉结上下滚动,隐隐有几分狰狞。


        

“不是喜欢我吗?”他捏住她的下颌,唇角浮着怪异的笑容,“为喜欢的人而死,不是很幸福的事情吗?怎么,你是骗我的?”


        

桑远远被他圈在怀里,她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正在迅速攀升,他的黑眸中燃起了两簇暗焰,她仿佛看到了传说中的景象——他便是血与火的化身,要将眼前一切通通焚毁。


        

第一个被毁灭的,就是她这具柔弱的、小小的躯体。


        

他个子高,大半身躯都在水面之上。


        

略瘦,但很有力量感,不像穿着衣服的时候,一副懒散纨绔样,让人误以为他弱不禁风。


        

其实是很完美的男人,如果不是个疯子的话。


        

“敢骗我,你会死得更惨哦。”这个疯子狞笑着,对她说道。


        

“我更想为喜欢的人而活。”她直视着他微微扭曲的目光,伸出双臂,大胆地环住了他,“哪怕活着很辛苦,我也想要好好活着,为我喜欢的人添些欢乐。”


        

她仰着小脸看他:“幽无命,给自己一次机会啊。我会陪你一起做很多有趣的事情,远胜这一刻欢愉。”


        

他盯着她。不怕他,敢说喜欢他的女子,他从未见过,今后应该也不会再见着。


        

唇角的怪笑渐渐凝固了。


        

虽然身处热水之中,桑远远却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发冷。她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牙齿打仗的声音。


        

“是吗。”薄唇一动,他淡淡地开口。


        

桑远远赶紧点了点头,一滴失控的泪水滚了出来,直直落进白雾中。


        

“从来没有人,可以让我打消念头。”


        

说话之时,他一把将她摁在了桶壁上。


        

水波晃动,他欺身而上,将她逼到走投无路。


        

他身上的温度高得惊人,他的动作鲁莽得很,此刻他已无心遮掩,就像是初次要出栏的小猛兽一样,横冲直撞,求索无门,凭着本能想要寻找快乐。


        

桑远远唇角浮起了苦笑。


        

是啊,幽无命就是这么一个行事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的疯子。


        

他扔梦无忧时、斩韩少陵的铁锁时,她还曾替他叫好来着。


        

现在轮到她了。好了,他也要干净利落地办了她了。


        

无望的挣扎只会让狩猎者更加兴奋。


        

“我心毒发作时,你千万别停。”她环住了他的颈,不再躲避,“但愿你给我的快乐能压过毒发之痛。”


        

他恰好在这一刻找到了遍寻不获的秘藏之门。


        

进与退,只在一念之间。他迟疑了,晦暗眸光猛烈闪烁。


        

桑远远倾身,吻住他略微僵硬的唇。


        

这一次,她闻到了他的气味。


        

是带着一点苦味的花香,很浓郁,是那种破灭之前苍凉华丽的味道。


        

一滴泪水滑过她带笑的唇角,伴着丁香,落入他的唇间。


        

幽无命轻轻一震,忽然之间,溃不成军。


        

……


        

他没收了她的玉简,把她关在了他的卧房。


        

他的神色阴郁得吓死人,指着她,凶狠地命令她不得发出任何声音打扰他。


        

他要在隔壁的书房处理公事。


        

他故作镇定,他狼狈逃离。


        

桑远远觉得,这一定是幽疯子人生中唯一一次露出囧态。


        

她时不时就会听到隔壁有暴躁的脚步声回来地踱。


        

她并没有老实待在床榻里,而是轻声下地,察看他的居处。


        

她知道下一次自己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


        

幽无命毕竟是个绝世强者——他的修为已是灵耀境,比韩少陵高出了好几重天。


        

第一次,只是意外。


        

当然会不会留下什么阴影就不得而知了。


        

桑远远都不知道自己后来是怎么强撑着演完全场的。


        

面对着那双清晰地浮起无限懊恼的黑眸,她装作一无所知,吻着他的唇角和脸颊,感谢他愿意放过她,还畅想了一下二人的未来……


        

不愧是拿过小金人的大佬。


        

桑远远毫无廉耻之心地夸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