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陈年记灵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只是临时行宫,却也能看出幽无命平时对生活上的事情是非常不在心的。


        

侍者为他准备了质地上乘的薄丝被褥,他显然一次也没有用过,它们还维持着当初叠在榻上时的形状,唯有床头附近凹陷了一小块,桑远远甚至能脑补出幽无命很随便地坐在那里修炼的样子。


        

他会把一些奏报和兵书带到床榻上看,看过便随手乱扔,床头床尾都有,桑远远小心地拾起来看了看,然后放回原处。


        

这个世界的文字类似小纂,她能大致看懂七八成,书面语法看起来很拗眼,还不用标点符号,看了半天没看完几页,根本找不出有用的讯息。


        

她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身处绝境时,若不想坐以待毙,就只能强迫自己动起来,随便做点什么,说不定就能找到一线转机。


        

墙边立着黑纹大木柜。桑远远小心地握住了青玉凹槽,轻轻慢慢地打开柜门。


        

都是他的衣裳。


        

黑、白、灰三色,样式简单,纹着不醒目的无爪螭龙。衣裳叠得很整齐,一目了然,不像藏了东西的样子。


        

她鬼使神差地躬身嗅了下。


        

没有任何味道。


        

木窗边上有一张榻,榻上放置着白玉矮桌,桌上有黑色的笔筒和一些纸张、砚墨等物。


        

桑远远翻查了一遍,仍然一无所获。


        

她得出了唯一的结论——幽无命的身边,确实没有女人。


        

目光落回了床榻上,忽然定住。


        

她疾走几步,小心地掀起青色玉枕。


        

只见枕下端端正正地藏着一只小小的墨色木盒子,看起来颇有些年份了。


        

她的心脏‘怦怦’直跳,凝神听了一会儿,听到隔壁传来幽无命把藤椅压出的‘咯咯’声,这才放心地摸到扣环,轻轻开启这只小木盒。


        

精致的绸布中,沉着一枚莹白通透的珠子。


        

记灵珠。


        

注入灵蕴,就可以录入一小段影像和声音,保存在珠子里,再次注入灵蕴,就可以反复读取。


        

灵明境才能放外灵蕴。她看不了。


        

桑远远郁闷地合上了木盒,将它压回玉枕下面。


        

这一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否则不会被他放置在枕头下面——像幽无命这样的人,除了刀之外,出行还随身带着别的东西已经是一件很稀罕的事了。


        

木盒陈旧,盒身处处被磨得通透光亮,显然时常被幽无命拿在手中。


        

而那块绸布……一望便知道是属于女子的东西。是浓艳明媚的女子,带着火红色的香味。


        

记灵珠,一定与她有关。


        

是幽无命非常在意的人。


        

他这样的人,也会有在意的人吗?


        

她想得入神,没发现不知何时,鬼魅般的男人已悄悄站在了她的面前。


        

“你在想什么?”他又恢复了漫不经心的样子。


        

桑远远定了定神,仰面看他。


        

方才她已洗去了脸上的易容物,此刻脂粉不施,夕阳的余晖为她上了淡淡金妆,一笑,便晃得幽无命眯了眯眼。


        

“我在想,等你打了胜仗,随我回去见父王时,该是何等鸡飞狗跳的景象。”


        

这是在浴桶中,她趁他愕然失神时,单方面勾勒的未来图景。


        

此刻的她,是在刀尖上舞蹈。


        

她必须让他对她感兴趣,这样才能保得住自己的小命。但她又不能让他对她太感兴趣,尤其不能激起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兴趣。


        

幽无命果然来了兴趣,他唇角一勾,大大咧咧坐到了她的身旁,拍着膝盖道:“肯定很有意思。桑成荫那个老家伙定会提刀砍我。”


        

“还有哥哥。”桑远远侧头笑问,“你能打得过他们两个吗?”


        

竟莫名有那么一点岁月静好的错觉。


        

幽无命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快速敲着膝盖道:“难说。我不会打架,只会杀人。”


        

听这话中之意,是不想对桑氏父子动真格的。


        

桑远远莫名被安慰到了。


        

他歪过头来看着她,眼睛里闪着幽黑的光芒,问她:“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桑远远:“……”这个真的有点不好编。


        

“是这张脸?”他毫无怜惜扯了扯他自己的面皮。


        

旋即摇头:“不是,你从前没有见过我。”


        

“因为我杀人厉害?”他像是问她,又像在自语。


        

他堂而皇之地瞪着她,大声控诉:“你没病吧小桑果!”


        

桑远远:“……”


        

“好吧,”他得到了结论,看起来心情又好了几分,“既然你喜欢看我杀人,日后我便多杀给你看。”


        

桑远远:“???”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他指了指床榻里侧:“你要睡觉吗?”


        

桑远远赶紧摇了摇头:“我洗筋伐髓了,可以用修行来替代睡眠。”


        

“那就随我一起修行。”他看起来开心极了,随手扒拉了几下,把那床薄丝被褥掀到了床榻里面,腾出大大的空处。


        

他弯下腰,脱掉她的鞋扔向一边,抓着她的脚,盘成了标准的打坐姿势。


        

他也踢掉靴子跳上床榻。


        

玉枕挡了他一下,被他随手掀到里面。


        

那只墨色木盒子便暴露了出来。


        

幽无命像被点了穴一样,顿住。


        

他伸出手,指尖泛起一点淡淡的青光。


        

修长的五指扣在了墨色木盒上,青光如水一般淌过,与木盒轻轻地共鸣。晃动的水波之中,清清楚楚地浮起了好几个指印子。


        

小巧的,柔美的,一望便不是他自己的。


        

他把木盒抓在掌心,回身看着她。


        

这一刻,桑远远的感觉像是被人用电蚊拍重重地敲在后脑和脊背上。她身体僵硬,头皮麻炸。


        

怎么办?和他拼了?


        

“难怪。”他忽地一笑。


        

桑远远紧紧盯着他,心中暗想,拼死也要在他这张脸上挠几道血印子!最好能咬住他的喉咙,说不定就咬断了呢?


        

“难怪酸不溜秋的。”他弯起了眼睛,“你以为这是我相好的东西?不是。是我……娘。”


        

桑远远:“……”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吃醋了?这脑补的功夫当真是一绝。


        

等等,他好像没生气?


        

“过来。”他招了招手。


        

见她不动,他伸出长臂,把她拽了过去,撞在他的胸口。


        

他环着他,在她眼皮子底下掀开了盒盖。


        

他胸腔微颤,好笑地说道:“发现了又看不了,是不是很气?”


        

桑远远只好顺着他道:“好气哦。”


        

幽无命愉快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向那枚记灵珠中注入青色的灵蕴。


        

等待它发光需要少许时间,他懒懒地把下巴撂在她的发顶,一手捻着那枚通透的珠子,另一手不经意地向上一撩,抓在她身前,不轻不重地捏了几下。


        

桑远远脑海里传来“嗡”的一声,瞬间面红耳赤,气恼地向后退缩。


        

“别动。”他的声音忽然又沉了,“难得我此刻平静。”


        

她咬住下唇,僵硬地转头看他。


        

他那对黑眸看起来无比空洞,直勾勾地盯着指尖的记灵珠,面孔又冷又硬,像是一截毫无生气的木头。


        

犯病了?


        

一道慵懒浓烈的女声缓缓从记灵珠中飘了出来。


        

“可怜的儿,娘亲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舍弃你了啊。别难过,这没什么好难过的,谁都会死啊,不是吗?这样死,还能为娘亲做点事,娘亲无论日后到了哪里,都会记着这个愿为娘亲牺牲的好宝宝……”


        

珠面上只有一片漆黑,并没有出现当时的情景。


        

幽无命慢慢把记灵珠握在了掌心。另一只手也放开了她。


        

桑远远顿时明白了,当时,他就是这样把珠子攥在手中。


        

所以,对他说话的是他的母亲?


        

难道五年之前那件事……他并不是发疯,而是自卫反杀?


        

桑远远一时也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


        

他偷偷用记灵珠录下了她对他说的话,却并没有替自己洗刷声名,而是用更血腥的手段无情地镇压那些议论声……


        

桑远远喉头发干,她感觉到幽无命身上的气息渐渐发冷,他像潮水一样退后,离她远远的,把那枚珠子扔回木盒中,阖上木盖。


        

然后他便径自坐在床头入定,再不多看她一眼。


        

桑远远平了平呼吸,找了个离他不远不近的位置坐定。


        

心绪纷杂,始终无法平静。


        

那件事是五年前发生的。幽州王嫁女,世子幽无命发疯,率着心腹幽影卫血洗大殿,将前来道贺送行的幽氏一族屠了个干净,除了即将嫁往韩州的幽盈月之外,一个也不留。


        

事后,幽无命并无半点悔意,他踏着满地血泊继位称王,然后将一枚沾着新鲜王血的玉简交给了幽盈月,拍着她的肩,温柔地叮嘱她到了韩州之后,千万不要丢了幽州的脸。


        

染着至亲血的手印,烙在了大红喜服的肩头。


        

幽盈月是瘫软着,被人架上迎亲车的。


        

谁也不知道幽无命用了什么手段来镇压反对的声音,结果就是幽州境内一致拥护新王,而那些递向天都的弹劾折子全部如同泥石沉海。


        

自此之后,无论在哪一州,公然议论这件事的人总会死于非命。


        

幽无命这个名字,渐渐成了禁忌。


        

桑远远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这背后,竟然藏着什么内情吗?老幽王的夫人,有什么理由要逼反自己的儿子啊?


        

况且,五年前的幽无命已是绝世强者,羽翼丰满,他的母亲在他面前,不可能用这样优势满满的语气说话。


        

倒更像是……对着年幼的、毫无反抗之力的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