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最毒妇人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远远此刻亦是热血激荡。


        

真正的战场是有神奇魔力的,它像是狂烈的毒素,令人热血冲头,又战栗,又狂热,浑身颤抖,恨不得用牙咬、用手撕,将眼前的敌人绞成碎片。


        

一声刺耳哀嚎中,她根本没听清幽无命对她说了什么。


        

只知他在问她,“……可好?”


        

他的气息滚烫,激得她热血翻涌。


        

“好!”她点头,“杀光它们!夺回城门!”


        

幽无命很明显地愣了一下。


        

半晌,他失笑:“这就是你的条件?可以。”


        

他低沉地笑了起来,笑得连着短命一起颤动。


        

蓬勃的木之灵蕴爆开,桑远远只觉清气一荡,被血气糊住的眼睛顿时明亮了许多。


        

便见他的黑刀划过之处,留下了道道青色残影。


        

外长城已被冥魔攻占多日,城门之下挤满了赤红的魔躯,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塞满了蛆虫的罐子,令人作呕。


        

墙根堆了十余丈高的冥魔尸身。短命四蹄奔腾,从这座恐怖的尸山下掠过,直直奔向城门。


        

桑远远吃惊地发现,自从黑刀之上泛起青芒之后,幽无命每划出一刀,都会有极其凛冽的刀风向着四周荡开,但凡触到刀风的冥魔,立刻整整齐齐被切成两段。


        

青色的刀芒足足可以掠出七八丈远。


        

这就是灵耀强者的实力!


        

相当玄幻!


        

对于桑远远来说,能像幽盈月身边的灰衣那样,在掌心里制造一团无根之火,已经是非常修仙的事情。而此刻幽无命展现出的实力,再一次刷新了她对玄幻世界的认知。


        

他冲进了城门。


        

城门,便是那洪峰到来时,堤坝上被冲开的缺口。


        

甫一接触,就连桑远远都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


        

它们太多了,这道外长城,不知将多少魔物挡在了身外。而这一处被攻破的缺口,足以令所有的魔物发狂。


        

它们挤在城门下,疯狂涌向内陆。


        

近半的冥魔在挤压中生生爆开,令周遭的同类披上了更加骇人的血衣。


        

幽无命眉眼微压,一把将桑远远摁在了短命的背上。他单手握住缰绳,身躯压低,小臂横护着她的背,另一手单手舞刀,荡出道道华丽冰冷的刀影。


        

桑远远伏在短命染血的软毛间,余光瞥着阵阵刀光,只见无数残躯像是滴入了水中的红墨一样荡开,杀戮王者寸步不退,如旋风一般卷上了城墙。


        

太厉害了!


        

她也想变得这么厉害!


        

“主君!”


        

前方传来嘶哑兴奋的吼声。


        

幽无命的幽影卫仍留在城墙上。他们封堵了一段城墙,留下小小的通道,将送上门来的冥魔一只只击杀,这里就像是狂风海浪之中的一处暂时的安全孤岛。


        

幽无命收刀归鞘,拎着桑远远坐直,只见短命四蹄一纵,生生跃过三丈远的距离,从一群张牙舞爪的冥魔头顶飞掠而过,落进了一处黑铁战壕。


        

桑远远的身躯难以抑制地颤抖着,眼神却是丝毫也不怯,她惊奇地看了看四周的景象,又将视线投向这一队传说中最为神鬼莫测的幽影卫。


        

都说那些胆敢议论幽无命的人,就是由幽影卫一个个处死的。


        

看着却也不是什么恐怖的家伙。


        

这一队人给她的感觉活泼得惊人,每一个都是好动分子,一刻也停不下来。因为幽无命绞杀了一路,所以这会儿甬道口安安静静,暂时没有冥魔冲上来。幽影卫行过礼之后,便在墙垛和筑起的临时战壕上跳来跳去,像一群不安生的猴子。


        

桑远远随着幽无命一路拼杀过来,对血腥刺激已经有些免疫了,她抓着幽无命的胳膊从短命背上跳下来,走到墙垛边上去看。


        

外长城以西,便是冥渊。


        

昨夜意外晋阶至灵隐境二重天,桑远远已明显感觉到了体质上的改良,她的视力比昨日要好了一倍不止,站在城墙往下看,可以看清每一只冥魔的形状。


        

只见那赤色浪潮延伸至左右视线的尽头,而正前方百余丈外,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深渊,深渊之上雷云密布,道道惊雷从云中劈进渊底,却无法阻止密密麻麻的冥魔自渊下涌出。


        

云境十八州,像是大海之中的孤岛。整座大陆的四周都被这样的深渊环绕,冥魔自渊底而来,随时可能发疯一样攻击任何一处防线。毫无规律。


        

桑远远收回视线,又走到另一面城墙边上。


        

这里,与内长城遥遥相望。


        

这一夜,从渊底上来的冥魔数量忽然激增十倍,小部分从破开的城门挤入缓冲地带,更多的冥魔,却是像叠罗汉一样,一层叠一层,涌动着,径直翻越了外长城。


        

除了被幽影卫占据的这一小段之外,其余地段已沦陷得彻底。


        

此刻,就连内长城边上也堆满了尸山,根本来不及清理。城墙上不断倾倒下熊熊燃烧的火油,大团大团的冥魔被点燃,从城墙往下滚,就像是烧着的蚁球。


        

“报主君,‘涌潮’快结束了!‘尾啸’即将来到!”一个尖嘴猴腮的人上前来报。


        

‘涌潮’,便是这一波超出平时十倍不止的冥魔攻势。而‘尾啸’,指的是结束之前最为凶猛的反扑。


        

他们这些人都是血海里滚出来的,和冥魔已是老对手了,十分了解它们的习性。


        

“嗯。”幽无命一脸无所谓,“关闭城门,撤。”


        

“是!”


        

众人忙碌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把架在面前的黑铁防御层给拆了,扛在肩上,蹬蹬下楼。


        

桑远远目光微凝,喊了幽无命一声。


        

他走到她的边上,垂目望去。


        

只见又一队铁骑径直向着外长城奔袭而来,领头那一位特别出众,像一只红背的黑.鹰。


        

幽无命看着有些牙疼。


        

桑远远瞥着他的神色,感觉这个人有时候就像个小孩——做事的时候百无禁忌,其实干了坏事还是知道心虚的。


        

比如斩了降索之后,他就一直躲着韩少陵。


        

桑远远忍不住莞尔一笑。


        

“见到他很高兴?”阴恻恻的声音贴着耳朵响起。


        

她偏头看他,见他完美的面庞上染着血,一双眼睛深不见底,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嗯,”她点点头,“我希望他死掉,这样我就不会被那同心契束缚了。”


        

幽无命的模样有些愕然:“……果然最毒妇人心。”


        

“有什么办法,谁让我喜欢你呢。”桑远远生生演出了潘金莲的效果。


        

幽无命打了两个冷战,落荒而逃。


        

他刻意想像平时一样潇洒地走路,但脊背却难以抑制地紧绷起来。


        

对属下说话的声音也比平常高了几度:“快点,别叫姓韩的抢了功劳!”


        

走了几步,他想起忘记了桑远远和短命。


        

他又折了回来,目光有一点飘,随手把桑远远拽到短命背上,僵着身体,指挥它下楼。


        

到了城门下,桑远远再一次见识了新鲜玩意。


        

只见那道被拆下的黑铁防御圈又被他们装了起来,一层一层往上搭,像是组装积木一样。


        

很快就将城门封堵了近半。


        

他们攀着这张又像墙又像网的东西爬到高处,一边将袭来的冥魔戳死,一边继续将下方递来的黑铁架子继续往高处垒。


        

很快,一道网状的铁门封住了门洞。


        

几架带着轱辘的小铁板被塞到了铁门下方,众人手掌灵蕴闪烁,抓住这扇活动门,将它向外推去。


        

无论活的冥魔还是死的冥魔,都被这股巨力推着,不由自主地倒退。


        

“嘿……嘿……嘿……”


        

幽影卫怪笑着,用肩顶,用手推,不多时,便生生顶住了万丈洪流,将这扇临时搭成的铁门推出了沦陷的门洞!


        

黑铁轰然向外倒下的瞬间,幽影卫急急后撤,推动最外侧的两扇铁门,将之合拢。


        

腥红光明在眼前不断收缩,随着黑铁轰隆声,眼前的光迅速收缩至一线——“啪铛”,是铁销落下的声音。


        

“轰——”


        

外头的冥魔撞上黑铁城门,整座城都在震颤。


        

幽影卫后退,渐次关闭了所有的门。


        

冥魔被隔绝在外。


        

身后,蹄声恰好来到。


        

幽无命懒懒散散地扯着缰绳回转身,歪着头,一副无聊的样子。


        

若不是有那满身血污作证,任何人都会以为他只是来这里看风景的浪荡子弟。


        

韩少陵一骑当先。


        

见到城门已闭合,他吁了口气,憋了许久的那团火也灭了小半。


        

“‘尾啸’快到了吗?”韩少陵不计前嫌,颇有几分友好地问道。


        

幽无命正要说话,忽然看见韩少陵身前有个绵软的人儿悠悠醒转,她还没立直身体,就先吐了起来。


        

梦无忧。


        

“噫……”幽无命毫不吝啬他的嫌弃。


        

他扯着缰绳,退出了老远,然后抬起一只手,斜着指了指桑远远。


        

“看见没有,我的女人。”


        

语气满是炫耀。


        

韩少陵的目光立刻落在了桑远远身上。


        

她坐得端端正正,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惊惧,对上韩少陵的视线,她并没有露出丝毫怯意,只轻轻点了下头。


        

她易了容,此刻相貌普通。


        

外头带着血色的光线落在她宁静的脸上,伴着漫天哀嚎,韩少陵恍惚之间,竟觉得自己看见了一朵圣洁的雪莲,开在了血腥炼狱之中。


        

仿佛是意外降临在这个恐怖世间的一束光。


        

韩少陵重重一震,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满了惊艳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