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失言和失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少陵怔怔地看着桑远远。


        

就算是那些身经百战的沙场将士,在这犹如炼狱般的环境之中,也很难镇定如常。


        

譬如幽影卫,平日也不是像猴子一样。


        

除了幽无命这个疯子之外,韩少陵真没见过第二个在冥魔战场上面不改色的人。


        

还是一个女人,一个看起来很弱的女人。


        

韩少陵阅人无数,一望便知道,这个女人不是故作镇定,更不是见惯了杀戮之后的麻木不仁。


        

‘她是过早结出的胜利之花——本该盛开在一切结束之后,带着全新的生机和希望。’他的脑海里诡异地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他怔怔地望着桑远远,那张易容过的,平凡的脸在这一刻仿佛散发着耀眼的白光。


        

失神之下,他脱口对幽无命说道:“你不是心心念念惦记着桑王女吗,这个女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此言一出,在场每一个人都惊呆了。


        

哪有这样上赶着做王八的啊!


        

桑远远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实在是受到了太大的冲击。她这个名义上的丈夫这是在……替她吃醋?!


        

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茫然地眨了眨眼。


        

直到现在,她还是丝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镇定有多么惊人。


        

其实,这样变态的心理素质是生生磨炼出来的。


        

曾经她也是个被镁光灯一照就从心头虚到脚底,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菜鸡。她咬着牙,一点一点战胜自己,一次一次杀死心头的软弱和退缩,直到脱胎换骨。


        

有了人气之后,伴随而来的便是种种刻毒的谩骂、不必负责任的恶意揣测和诋毁、陷害、出卖、背叛……撕开那层华丽的明星光环,底下藏的尽是尘世不堪。


        

越是登高,风霜愈烈。


        

没有人天然就会习惯这些。


        

无数人倒在了通往红毯的荆棘之路上。


        

而桑远远,是笑到最后的王者。


        

柔软的外壳之下,那颗心脏早已像钻石一样,坚不可摧。


        

到了这地狱般的战场上,她心中确实有着惊骇,身躯也会微微地战栗,但她早已经习惯了将一切都深藏在宁静如水的表皮之下,不让观众察觉任何端倪。


        

如今,她的身躯中多了那些生机勃勃的木灵蕴,本就挺直的脊背更见坚韧,加上身后还有幽无命——他是个疯子,是个杀戮机器,但到了战场上,他就是她最坚实的靠山和后盾。


        

这一切,让她无所畏惧。


        

她略带着迷茫,眨了眨眼。


        

韩少陵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和失态。


        

他的眼神重重一闪,浮起了明明白白的懊恼。


        

他挥手示意,道:“你们先行,我率军殿后。”


        

幽无命没跟他客气,带着满脸坏笑,故意贴着韩少陵,从没有呕吐物的那一边,与他擦肩而过。


        

韩少陵不自觉地把余光落在了桑远远的身上。


        

昨日城墙上他便看见了这个女子,当时却并未多心——待在那么高的地方,被大军保护着,谁都是那么风轻云淡。


        

梦无忧身在城内时,也是千方百计想要出城玩耍不带怕的。昨日闯了祸,今日又敢嚷着要跟他出来学除魔……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可能是被驴踢了,才会把她带出来。


        

方才她惨白的小脸和眼角的泪珠,还令他萌生过几分怜香惜玉,但此刻见到这个淡然的女子,他心中对梦无忧的丝丝柔情顿时化为乌有。


        

只余埋怨——偏爱逞强,丢人现眼。


        

他忍不住回眸,再看一眼那道柔韧的身影。


        

凭什么,幽无命这个疯子凭什么能找到这样好的女人?简直是暴殄天物。


        

虽无法看穿易容物之下的真实样貌,但韩少陵敢肯定,此女一定是位绝世姝丽。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令他一见心折的女子,竟是桑远远。


        

他更没想到,所谓‘一见钟情’,其实只是在战场上神智太过亢奋,乍然看见那么一个令人宁静的女子时,心神受到冲击太大,激发了同心契的效果。


        

他把它错认成了爱情。


        

幽无命一骑当先,离开了城门。


        

大地在隐隐颤动,入目尽是一片腥红,幽、韩二州的大军在内长城下疯狂收割,城墙险险保住,一排排箭矢开始疾射,冥魔浪头被一步一步推远,一切重新井然有序。


        

但此刻却是最危险的时刻。


        

内外长城之间的冥魔大潮并未溃败,等到‘尾啸’一至,尚未稳固的防线必会遭遇灭顶般的冲击。


        

幽无命和韩少陵同时作出了决定——撤。依托内长城来撑过‘尾啸’。


        

便在这时,变故发生了。


        

本该开启的内城城门,却是诡异地紧紧闭合。撤退的两州主力军挤在了城门外,阵型微乱。


        

韩少陵连碎十来枚玉简,对面仍是寂静无声。


        

箭雨也停歇了。城头空无一人,如同一息之间变成了一座无人鬼城。


        

“怎么回事!”被困在两道长城之间的大军聚向他们的君王,在这万丈洪峰之间,凝成了两座孤岛。


        

‘尾啸’就要来临了!若不能进入内长城,在这只有冥魔的缓冲带,必定要遭遇灭顶之灾。


        

内长城之上,缓缓立起了一面旗。


        

桑。


        

这一刹那,桑远远只觉浑身的血液都冷了下去,一股恐怖的寒流自足底涌上,直直撞击着心脏。


        

一行冰冷的字眼浮上脑海——


        

‘桑州王与世子率军越境,奇袭幽无命,令他腹背受敌,险些将他置于死地。与幽无命同行的韩少陵也受了重伤。’


        

竟是……这样一个时机吗?


        

幽无命俯身覆在桑远远耳畔,声音听起来倒有几分兴奋:“小桑果,你的人来救你了呢。”


        

“不可能。”桑远远听见自己发出了僵硬刻板的声音,“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已交待灵姑她们,让她们劝住桑州王,千万不要乱来。


        

若说桑州王为了泄愤,还是把居临关给拿了,那她倒是可以理解,但,枉顾整个云境安危,从背后捅刀坑害韩、幽两国国君,随后还弃城而去,引发一场大祸……


        

这绝不可能!


        

桑远远的心中一片敞亮。


        

这不可能!哪怕桑远远死了,父兄想要杀死幽盈月来替她报仇,也绝无可能做出此等卑劣的事情!他们不是书中一语带过的纸片人,而是豪气干云的真英杰!


        

即便还未见过面,桑远远也敢拍着胸脯打包票,桑州王和世子,绝不可能这般行事!


        

她急急转身,抓住了幽无命的前襟,眼中波光闪动:“我必须与父亲联络。”


        

他垂头,意味不明地看着她。


        

看了片刻,忽然啄了下她的额头。


        

“你……”


        

他大笑起来,载着她离开人群,来到一处只有冥魔的清静地,把一枚玉简交到了她的掌心。


        

他掠下坐骑,在她身旁闲闲地舞着刀,替她开辟出一小块安全的、无人打扰的小天地。


        

桑远远急急捏碎了玉简。


        

“闺女?!!!”


        

“爹,你在哪里?”


        

桑州王长长呼了口气,声音里带上了憨厚的笑意:“能在哪?在家干着急!你哥不让和你联络,生怕你处境不安全反倒给你添乱。快快,将你的位置告诉爹,你叔这就去接你!”


        

桑远远心脏怦怦乱跳:“带人入韩州境内的是王叔?!”


        

“哎,”桑州王回道,“你叔点了三万人,拍着胸脯给我保证定将你找回来。”


        

桑远远深吸一口气:“爹你听着,王叔叛了,他带着人,将我与韩、幽两州的主力全部关在了长城外,‘尾啸’即将来临,我们撑不了太久!你即刻出兵平叛、救我,不要联络王叔,以免他狗急跳墙对我下毒手!”


        

玉简对面传来阵阵难以置信的倒气声。


        

“好好好,爹这就,”摔了一跤的声音,“爹这就叫上你兄长,出发,你不要怕,不要怕,爹爹这就来救,救你!”


        

声音已带上了哭腔。


        

冥魔刺耳的哀嚎声冲破玉简,由不得桑州王不信。


        

“幽无命。”桑远远唤道。


        

他掠到她身后,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不是说王叔和堂兄是韩少陵的人吗?”桑远远质问,“他的人,为什么要坑死他?”


        

幽无命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耸肩道:“你问我,我问谁?”


        

他抬起手来,用食指指侧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或许他们脑袋有问题?”


        

桑远远也知道此刻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她吸了吸气,道:“收缩防御,撑过一日半,父亲定来驰援。”


        

最快速度行军,从桑边境至韩州西境,也需一日半。


        

“小桑果,”幽无命脸上的假笑淡了下去,“我为什么要把脑袋交到你的手上?”


        

那一边,韩少陵的人马已经动了。他们缓缓向着北面移动,打算从百里外的北部城门入关。


        

在铺天盖地的冥魔大潮中,军队举步维艰,如陷泥沼。


        

行军便会露出许多破绽,转眼之间,已有无数战士被冥魔扑倒。


        

桑远远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惨景——等到‘尾啸’袭来,军队伤亡会更加惨重,几乎全灭的部队好不容易挪到了下一处关口,等待他们的,却是好整以暇的收割者。


        

桑州王的王弟既然已经叛变,必定不会有任何顾忌,他会率着人,在城墙上方悠悠哉哉地跟随着狼狈逃窜的猎物,等待他们进入射程时,给予致命一击。


        

书中便是这样的,只不过这个罪名,最终却是扣到了桑州王的头上。


        

幽无命用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盯着桑远远,盯得她浑身发毛。


        

终于,他悠悠说道:“夹着尾巴逃窜这种事,韩少陵干得出来,我却不行。那便上墙,防守。”


        

桑远远心中又喜又沉。


        

喜的是他愿意信她,沉的是,她也不确定能不能平安撑过一日半。


        

逃走尚有一线生机,留在这里,若是桑州王出了什么状况,或者防线被冲破,那就必死无疑。


        

“没事没事,”他亲亲热热地抓住她的肩膀,声音轻快,“要是真有个好歹,我杀你祭旗再走就是了。小桑果的血这么香,祭了旗,必佑我大获全胜。”


        

桑远远:“……”


        

这个她是信的,若是真顶不住,这个男人一定会亲手杀了她,绝不会让她死在其他什么东西的手上。


        

顺带祭个旗,倒是毫不浪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