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凭什么特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觉如何?”幽无命眼神有点飘,岔开了关于美人这个话题。


        

“手酸。”桑远远老实不客气地抱怨,“刀太重了,不适合我。”


        

“回头给你弄个好的。”


        

幽无命慢悠悠转过头,瞥了韩少陵一眼。


        

韩少陵只觉每一根头发丝都不自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今夜子时将开始‘回潮’,自‘回潮’始,起码要撑过五个时辰。你我须戮力同心。”


        

桑远远轻轻抿住了唇。这个时间,差不多正好够桑州王赶到。


        

可是即使桑州王到了,开启了内长城的城门,幽韩二军也不可能顶着‘回潮’和‘尾啸’的压力,穿过这十余里缓冲地带退回内长城。


        

还是得在这里硬撑过去。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战将是何等惨烈。


        

韩少陵面容微微扭曲:“不灭桑州,绝不罢休!”


        

“嗤,”幽无命笑,“你有命出去再放这狠话。”


        

韩少陵收起了目中的阴鸷,立起了手中的银色长戟,冲着幽无命笑道:“来,你我比赛!”


        

“好呀。”幽无命懒懒地应着,忽如一道黑色闪电般,反手出刀,直斩韩少陵。


        

“铛——”


        

刀与戟相撞,云境最杰出的两位青年王者肩抵着肩,相视‘嘿’地一笑,然后分别荡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开始大肆收割冥魔的性命。


        

即便桑远远一万个看不上韩少陵,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上了战场,也是极为霸气迷人的。


        

只见银芒闪烁,长戟舞出清越至极的‘嘤’声,一片片冥魔如割麦般倒下,热血染红了英俊刚毅的面庞。


        

她怔怔地想,其实对于这样的王者来说,女人永远只会是闲暇时的消遣吧。书中的完美结局,也不过就是梦无忧斗败了所有的女人,独占韩少陵的后宫,陪他走上巅峰之路罢了。


        

这有什么意思。


        

说曹操曹操到。


        

一个女人小心翼翼地蹭到了桑远远身边。


        

她可怜巴巴,又娇又弱。


        

梦无忧。


        

桑远远警惕地盯着这个女主。


        

虽然她知道梦无忧并不是那种披着白莲皮的恶毒女人,但是在这般凶险的战场上,身边吊着这么一个动不动就失声尖叫的拖油瓶,完全是不死找死。


        

她梦无忧有不死光环,自己可没有。弱的保护强的?没这个道理。


        

于是桑远远把刀横在身前,禁止梦无忧接近。


        

“不要过来。”她低狠地威胁,“再敢靠近,一刀砍了你。”


        

反正谁都知道她是幽疯子的人,她也没必要表现得正常。


        

梦无忧惊得退了两步:“你……你怎么这样!”


        

桑远远刀尖一挑,将她逼得更远。


        

梦无忧的大眼睛里飞快地溢出了泪水:“韩少陵那么喜欢的人,怎么会是这样……他明明说,最喜欢温柔善良的女子……”


        

“谁要他喜欢了。”桑远远挥了挥手中的刀,“走开。”


        

梦无忧掩着嘴,无限震惊。


        

“这里,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是女孩子,为什么不能相互照应?你为什么偏要和这么多男的混在一起?”


        

这些肌肉虬结的士兵给了她巨大的压力,她好似一只误入狼群的小白兔,迫不及待要和另一只小白兔抱团取暖。


        

此言一出,方才与桑远远并肩战斗过的人顿时面露不屑。


        

一个壮汉咧出染了血的牙,鄙夷道:“冥魔可不会管你身前是不是多出两团肉啊小姑娘!”


        

梦无忧像是受了天大的侮辱,她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不断往后退去。


        

桑远远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这样的战场上,哪里还有什么性别之分!大兵的话虽然粗鄙,却是话糙理不糙。有那矫揉造作的功夫,不如多杀几头冥魔来得实在!


        

木灵蕴修复了酸痛的肌肉,她很快便休息好了,拎着那把不衬手的刀,又重新杀回了第一战线。


        

虽然修为低微,但她从前苦练过舞蹈和武术,身形特别灵活,个子又小,最适合给大兵们查缺补漏。


        

有她辅助的地方,压力能够减轻不少,再加上她是木系修行者,全力施为的时候,身边会自然地聚来一些木灵蕴,这些灵蕴饱含生机,对于战场上干渴疲累的士兵来说,舒适程度不亚于扑到沙漠旅者脸上的一阵阵细雨。


        

桑远远不知不觉变成了战线上最受欢迎的小将。


        

韩少陵越来越频繁地把目光投向她。


        

怎么会有……这样迷人的女子?情人眼中出西施,此刻的韩少陵,看桑远远哪里都可爱至极。


        

梦无忧察觉到情郎的目光,心中更加疼痛如绞。她叫住了一个韩州士兵,向对方讨要兵器。


        

她……她也可以的!


        

士兵不情不愿地把手中的长剑递给了她。


        

“啊!好重!”


        

长剑铛啷坠地。


        

士兵见她连剑都拿不了,便没功夫和她磨叽,当即捡回重剑冲杀上前。


        

梦无忧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我好没用!我怎么那么没用!为什么那么简单的事情我都做不到……呜呜呜……谁来教教我应该怎么办……”


        

她的哭声吸引了一只伏在黑铁防御架下方的冥魔。它悄悄潜向她,猝然探出长舌,卷住了她的脚踝!


        

“啊啊啊啊啊!”梦无忧的尖叫撕心裂肺。


        

倒刺扎入皮肉,附近的士兵赶紧回身替她斩断冥魔的舌,不料身后却有另一头冥魔探出长舌,勾住了士兵的脖颈。


        

倒刺扎入血管和气道,士兵双目暴凸,绝望地张大了嘴巴,口中鲜血暴涌。


        

魔舌被斩断,士兵也倒下了。


        

梦无忧呆楞了一会儿,扑到了士兵仍在抽搐的身体上,不住地摇晃他。


        

“你不要死!你不要死!求求你们,快来人,救救他,救救他呀!”


        

她倒是没顾上自己仍在流血的脚踝。


        

桑远远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幕。


        

她离梦无忧更远了一点。


        

像这种被天道眷顾的亲闺女,对于旁人来说,就是个大灾星——对她友善,必定要受她拖累;想弄死她,那更惨,看看历史上数不尽的炮灰们的下场就知道了。


        

最好就是离得远远的,老死不相往来。


        

她手中的刀卷了刃,正想淘换一把,忽见幽无命像一只大黑蝴蝶般翩然掠来,将一柄略小巧的剑递给她。


        

“不许死,”他威胁道,“你若敢死,灭桑州时,我第一个打头阵。”


        

“不许灭桑州!”桑远远喘着粗气,双手拄在膝盖上,抬眼瞪他。


        

幽无命愉快地笑了:“如果你不死的话。”


        

“一言为定!”桑远远接过剑,拍开他的手,回身跑向战场。


        

他立在原地,唇角浮起了自己不曾发现的笑容。


        

“幽无命!”韩少陵的喊声远远传来,“你要输了!”


        

幽无命垂着头,阴阴地笑了起来。


        

为了给她寻一把适合的兵器,他当真是耽搁了不少功夫。


        

长眸一斜,眼风飘向韩少陵,尽是睥睨。


        

“那我开始认真咯。”


        

……


        

夜幕降临了。


        

长矛挑起一盏盏冷焰灯,照得城墙上一片惨白。


        

虽然冷焰会将四周的冥魔引来更多,但是摸着黑作战伤亡会更加惊人。


        

两害相权取其轻,反正守着关隘,能够扑杀到近前的冥魔也就是那么多。只要不让它们翻越黑铁防御架,就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真正的危机,在‘回潮’时。


        

占领了内长城的叛逆并没有阻拦冥魔,他保存着实力,一心要置韩少陵、幽无命于死地。


        

冥魔的前浪已翻越了内长城,冲入内陆。虽然它们迟早会被彻底消灭,但在此之前,必定要给内陆生灵带来滔天浩劫。


        

此事,已无可转圜。


        

子时来临。


        

悬在冥渊之上的银月渐渐变成了赤月。


        

‘尾啸’结束,‘回潮’开始了。


        

内外长城之间的缓冲带上,冥魔纷纷掉转了头,扑向冥渊。


        

桑远远虽然无法看清长城全貌,但骤然激增的压力,却是让她明白了眼下的状况。


        

原本只是临渊那一边压力巨大,而此刻,两面城墙同时响彻了咆哮声,冥魔遮天蔽日,这天与地之间,仿佛清气已然不存,只余邪魔外道!


        

虽有幽无命、韩少陵率着顶尖强者四处补漏,但仍有两处黑铁防御架被生生挤断,冥魔寻到空隙,发疯般向着漏口狂涌。


        

形势极度危险!冥魔只要冲进来,就全完了。


        

幽无命眸中闪烁着暗芒。


        

片刻凝滞之后,他与韩少陵齐齐开口。


        

“放兽。”


        

城墙之上有数万云间兽。


        

它们有利爪和獠牙,亦有强健的体魄。


        

令它们冲出城墙,迎着冥魔涌潮扑杀出去,便能大大缓解城墙的压力。


        

云间兽与骑手朝夕相伴,感情亲如兄弟。


        

军令一下,无数士兵登时泪流满面。


        

看着这一幕,桑远远的心脏也揪了起来。


        

视线转动,她震惊地发现,短命亦是跟在了兽群之后,预备跳出缺口。


        

“幽无命!”她忍不住跑到了他的身边,“短命也要去吗?!”


        

他唇角挑起,黑眸中全无笑意。


        

“它也是云间兽,凭什么特殊。”


        

桑远远不禁掩住了口。


        

它很特殊啊,它跑得那么快,它那么通人性,它……


        

可是面对着周遭一双双满是悲痛决别的眼睛,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亦知道说出来也无用。


        

短命纵身一跃,跳下了城墙。


        

“回来,要回来……”她用力地眨着眼睛,不让泪水掉下来。


        

幽无命垂目观察着她的表情,眸中闪烁起谁也不懂的暗芒。


        

云间兽与冥魔巨浪裹在了一起,向着冥渊奔腾而去。


        

众人目不忍视,垂着头,七手八脚重新建好了防线,闷头抿唇,疯狂地击杀面前的魔物。


        

云间兽的牺牲换来了近一个时辰的安宁。


        

很快,防线再度处处告急!


        

守军个个精疲力尽,全线崩溃,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