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羞耻度爆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主君今日难道不想么?”


        

听到自己的声音, 桑远远一个激灵,人都吓醒了。


        

怎么会说这么羞耻的梦话?!


        

一回神,发现自己的嘴巴好端端闭着。


        

而且, 自己也从没叫过他‘主君’。


        

“嗯?”幽无命懒懒应道, “你想?”


        

桑远远:“……”不, 我不想。


        

她吃力地睁了睁眼睛,感觉眼皮上好像压了座大山, 挣扎半晌, 才勉强撑开一丝眼缝。


        

朦胧看见,一个穿着白裙的娇小女人, 楚楚可怜地站在床榻边上, 正微微躬着身, 凝视着幽无命。


        

她的眼睛里,转动着几点奇异的星光。


        

正是方才悄无声息挑好萤烛、备好温茶,又替桑远远备下一套里衣的双儿。


        

“主君难道不想试试,今日在奴隶营看见的那样……我愿为主君, 做任何事情。主君不想试试个中滋味么?”双儿轻轻舐了下鲜花般的唇。


        

桑远远:“……”为何要用我的声音说这种话?羞耻度简直爆表。而且这个尺度也太大了, 接受无能。


        

她似是困极了, 浑身上下都像烂泥一般, 动弹不得。


        

就像一个看客,眼睁睁地看着白日里救回的女子,模仿自己的声音, 在勾.引幽无命。


        

原来……老早就中招了!


        

什么灵异事件,什么狗屁缘份。难怪这一整天,人都浑浑噩噩, 好像失了魂一样。


        

这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迷魂术?!


        

桑远远的神智愈加清醒,奈何身体依旧不争气。


        

她的手指堪堪触着幽无命那件宽大的袍子, 却是连拽一拽他衣裳的力气也使不出来。


        

只能眼睁睁看他侧着身,微仰着脸,懒洋洋道:“你自己来。”


        

桑远远:“……”请不要随意拓展下限!


        

女子小心翼翼地靠近一步,眼睛里的星光转动得更快,似在加深控制。


        

“嗯……”她缓缓抬起双手,去解衣带。


        

眼看,那完美无暇的身躯,就要出现在幽无命眼前。


        

便在这时,她的脸色微微一变,忽然小小地惊呼出声。


        

脸上媚意更浓,那呼声竟是有种欲拒还迎的味道,就好像幽无命对她做了什么一样。


        

桑远远疑惑地动了动眼皮。


        

她很确定,幽无命两只手都十分老实,并没有碰这个女人。他的右手撑在额侧,左手则是放在膝盖上,姿势略有一点风流狂放。


        

“啊!”女子又一次叫出了声。


        

这一回,声音更是直白。


        

桑远远:“……”虽然幽无命当真是生得漂亮,半敞的胸膛也很迷人,但还不至于用眼睛看看就能嗨成这德性吧?


        

短促的惊呼声愈加频繁。


        

桑远远听得老脸通红,无比尴尬。


        

这演技,她有点甘拜下风。


        

能好端端地站着就叫成这样……着实是个人才!


        

由着双儿叫唤了一会儿之后,幽无命缓声道:“双儿,你这是在做什么?嗯?”


        

桑远远心中一跳——原来他并没有被迷惑,他知道这个女人是双儿。


        

她发现这个调调好像有点耳熟。


        

他今天就用这种催眠般的语气问过她,关于韩少陵的什么事情?桑远远的脑袋更加清醒了。


        

便见那双儿呆呆地回道:“我在勾.引主君啊。”


        

“哦?”幽无命淡声问道,“从一开始,便存的这个心思么?”


        

双儿摇了摇头:“开始只是想让夫人把我救出来,做她的婢女总好过在奴隶营受折磨。”


        

“什么时候起了坏心眼呢?”幽无命漫不经心地弹了弹膝盖。


        

“都说主君是个不近女色的疯子,我却见主君宠极了夫人,想必传言不实,主君其实是喜欢女人的。”


        

幽无命轻笑:“继续。”


        

“主君只要把我错认成夫人,要了我,我就可以一步登天,成为人上之人。事后,我只说我是无辜的,是被主君强迫的,夫人这种心善的女人,肯定不会为难我。他日,我一定会更得主君喜爱,因为我在床榻之上,比夫人可厉害太多了,我什么都可以做。”


        

“若夫人看不惯我,我便用惑术,让她一直‘病’下去。”


        

她老老实实地说出了心里话。


        

“那你成功了吗?”幽无命的声音阴恻恻的。


        

“成功了啊,方才……”


        

幽无命轻笑出声,打断了她:“好好看清楚,让你要死不活的人,是我幽无命,还是那茅坑里的死鬼啊?”


        

双儿的眼珠子极缓极缓地转动着,片刻之后,发出了一声极其刺耳的尖叫。


        

幽无命的声音像是淬了毒:“既然这么舍不得,便去,陪着他。”


        

双儿迷蒙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缕清明,她开始挣扎,像是溺水一样。


        

“血……脉……压制,怎,怎么可能……”


        

她断续吐出了几个字。


        

幽无命轻轻敲了敲膝盖:“去。”


        

双儿眸中那缕清明像是被拉进了深渊。她的目光彻底变得僵直,极慢极慢地点了下头,呆呆地说道:“好……”


        

她退出了寑殿,轻轻阖上殿门。


        

幽无命慢悠悠回头,桑远远赶紧闭上了眼缝。


        

“可怜的小桑果,”他伸出一只手,轻抚她的头发,“若是换一个男人,便叫这巫族女人骗去了呢。你喜欢的男人,若是碰了别的女人,你肯定要哭,是不是?”


        

“幸好你遇上的是我。”他轻快地笑了笑,“小桑果,你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桑远远:“……”


        

她捕捉到了关键字。


        

巫族。


        

三邪之一。


        

巫族血脉,天生就会惑乱之术。在人的心防最薄弱时,很容易被他们操纵、影响。


        

今日受那祭祀的血气冲击,桑远远心神大乱,被这巫女钻了空子。她天生共情能力极强,在这巫女眼中,根本就是个招摇过市的大靶子。


        

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巫女脱离了奴隶营,又想爬上幽无命的床。她太飘了,对他使这种伎俩,岂不是找死?


        

不过……血脉压制是什么意思?


        

幽无命的身上,怎么可能流淌着巫族的血?


        

幽无命已凑到了面前。


        

她感觉到冰冰冷冷的花香味拂在她的脸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个男人,只有在战场上,以及想要对她做一些事情的时候,身上的温度才会高得惊人。


        

平时便是冰冷的,像蛇一样。


        

看来他今天并没有什么兴致。


        

死鱼一样的桑远远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轻轻把她拖进了怀里,下巴搁在发顶,一只大手环到她身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拍她的背,像在哄婴儿睡觉一样。


        

他的箭伤已经愈合了,只留下一个骇人的疤痕。胸前的掌印也消退了,自愈能力实在是惊人。


        

桑远远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口,几乎已经嗅不到血腥味。


        

她暗想,这个男人,除非一下把他打死,否则,所有的伤害恐怕都只会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少时,额心忽地一阵清明。


        

她心有所感,双儿,死了。


        

试着动了动身体,果然,梦魇已经消退,再没有半点束缚。


        

她很快便沉入了梦乡,这一夜,梦境中只有花香,没有画面。


        

清晨睁眼,见幽无命已穿好了战甲,侧着身子坐在床榻边缘,居高临下凝视着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冲他笑:“今天比昨天更要多喜欢你一点。”


        

这一点,是为了他不想让她哭的那一份心意。


        

幽无命快速把头偏了回去,发出一点轻轻的鼻音,道:“一样就行了。自作主张。谁要你多。”


        

桑远远偷偷抿唇笑了下,坐起来,歪着身子找到他的眼睛,便看到了一抹小小的、骄傲的雀跃。


        

她的心头忽然一暖,倾身上前,在他唇角印上了浅浅的吻。


        

“唔,有件事。”幽无命道,“你换衣裳,我与你说。”


        

这一次,他替她准备的不再是随从的衣裳,而是行动方便,坚固却不沉重的战甲。


        

黑色的精致战甲配上大红的披风,桑远远感觉自己瞬间变成了英姿飒爽的女将军。


        

在她换装的时候,幽无命漫不经心对她说道:“昨日你捡回来那个女奴,半夜自己想不开,寻死去了,跳了茅坑,啧。”


        

“啊……”桑远远叹道,“幸好与她还未培养出什么感情。”


        

幽无命微讶:“我以为小桑果会难过。”


        

“想活的人都救不过来,寻死的,理会她作甚。”她理好了披风,从屏风后面转出来。


        

便见幽无命双眼一亮,黑眸中映出一个窈窕女将。


        

他把她拉到了长案边上。


        

“看,为你寻到一件好兵器。”他得意洋洋地指给她看。


        

桑远远低头一看,瞬间就被一把剑的颜值给征服了。


        

它如梦似幻,银色透明的剑身,内里坠着无数丝絮状的嫩绿色灵纹,像是钻石之中镶嵌着上好的翡翠,美得叫人眼晕。


        

“这是观赏品吧?”她难以想象用这么个美貌无比的工艺品去砍冥魔是个什么体验。


        

幽无命笑了,反手抽刀,一刀斩下。


        

桑远远心疼得眼泪都冒了出来。


        

这什么绝世霸总啊?一句不喜欢,便要毁掉价值连城的礼物?!重点是她也没说不喜欢啊!


        

便见长长的黑木长案应声而碎。


        

那柄漂亮的晶玉剑落在一地木屑中,竟是毫发未损!


        

幽无命收回黑刀,双臂懒洋洋抱在身前,扬了扬下巴。


        

桑远远扑上去,把这宝贝晶玉剑抢到了手中。


        

“是我的了!”


        

幽无命愉快地笑道:“你也不假意推托几句么小桑果!”


        

她弯起了眉毛:“你人都是我的,这些身外之物还矫情作甚。”


        

幽无命很不屑地嗤了一声,抬脚大步往外走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什么时候变成她的了。”他嘀嘀咕咕地对短命说道。


        

短命昂着脑袋,摇头晃脑,一副待不住的样子。


        

它喜欢上战场。


        

幽无命只点了三万精兵,御驾亲征,前往玉门关去会韩少陵。


        

临行前,见阿古急急从牢狱方向掠来,到近前拱手道:“主君!幸不辱命!属下总算在那逆贼军师临死前抠出了一个名字!”


        

幽无命眉梢轻挑,薄唇微启:“皇甫俊。”


        

阿古嘴角猛抽:“主君如何知晓……”


        

幽无命斜着长眸,看起来比阿古更吃惊:“我乱猜的。不会真是他吧?”


        

阿古:“……主君英明。”


        

桑远远的心脏猛地一跳。


        

陷害幽无命的人,怎么会是皇甫俊!


        

书中,正是这个男人,斩了幽无命的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