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白州芙蓉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甫俊?!


        

桑远远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怎么会是他?”


        

“唔?”幽无命垂下头来, 漆黑的瞳仁定定望着她,“小桑果莫不是与皇甫俊有什么交情。”


        

她偏头看了看他,欲言又止。


        

怎么说呢?天都保卫战中, 幸得皇甫俊力挽狂澜, 救帝君于危难, 手刃邪恶反派幽无命,将一场滔天浩劫消弥于无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个传说级别的男人, 很强, 极强。以一家之力,庇护整条东境战线, 生生将‘皇甫州’更名为‘东州’, 意思便是一州之地已兜不住他皇甫家的势力了, 整个东境,都是他的。


        

坊间传言,皇甫俊正是女帝君背后的男人,出于爱情, 他甘心站在她身后, 做她最坚实的隐形靠山。


        

皇甫俊还有另一个身份, 他是幽无命的亲舅舅。


        

他嫡亲的姐姐是老幽王的正夫人, 也就是幽无命的母亲。


        

所以‘旧王余孽’若是和皇甫俊有关,既是出人意料,又好像在情理之中。


        

“东州实力那么强, 何必做这种事?”桑远远皱眉。


        

幽无命轻轻一哂:“小桑果若是喜欢东州那块地,迟些我打下来送你。”


        

桑远远:“……”@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把头偏到一边,嗤道:“有什么好的, 不就是产金珍珠么,若是我看得上那种东西, 整个幽州早已种满七彩的了!”


        

辣耳朵。


        

桑远远觉得自己有必要科普一下:“珍珠不是种出来的,而是产自蚌中。”


        

……


        

三万大军在一片诡异的寂静气氛中开拔了。


        

幽无命面无表情,好像打定了主意不和桑远远说话,也不和别人说话。


        

行出百余里,桑远远忍不住问道:“玉简还未送到父王那里么?东州的事……”


        

一只大手打断了她。


        

他闲闲地把一只手罩在她的大半个脸上,捂住她的嘴巴。


        

他的手心干燥温热,有厚茧,这样摁着她,竟是有种难以言说的安全感。


        

“不许提那狗屁珍珠。”他冷声道。


        

桑远远差点笑场。


        

他交待完毕,松开她,下巴在她发顶点了点,意思是她现在可以发言了。


        

桑远远轻咳一声,正色道:“皇甫家不可小觑。若是要和他正面硬碰,我知你不惧,但必定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惨烈恶战,这样的话,岂不是便宜了姜氏?”


        

幽无命冷冷一笑:“杀了皇甫俊,姜雁姬便少了一条狗。”


        

桑远远觉得他的表述不大妥当,皇甫俊是狼王,不是狗。


        

不过此刻不宜逆着毛撸。


        

于是她很八卦地凑近了他,低低问道:“莫非坊间传言是真的?你这个皇甫舅舅,当真与女帝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若是这样的话,你的敌手就更强大了。”


        

幽无命望向远方:“他们都要死。”


        

桑远远:“嗯嗯!”


        

幽无命斜眼睨她,十分不满:“小桑果你在敷衍我。”


        

她回过头,冲着他笑,笑得他有些晕乎,忙不迭把她的脑袋拨了回去。


        

她其实很好奇幽无命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么一个性格扭曲的大魔王。


        

他自小体弱,五岁时心疾发作险些捱不过去,幸得舅舅皇甫俊寻来灵药,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对这个死里逃生的宝贝独苗,老幽王夫妇当真是像眼珠子般捧着疼,还特意给他改了名字叫无命,意思便是他已死过了,让老天别再来收他一次。


        

夫妇二人对这个唯一的继承人极其重视,要什么给什么。照理说,这样一个人,要么长成一个纨绔,要么长成一个仁君。


        

谁知这个魔头羽翼丰满之后,第一件事便是灭了自家满门。


        

这些事情是在皇甫俊斩首幽无命之后,对着他的尸体念叨出来的。


        

任谁来看,都会得出中肯的评价——幽无命丧心病狂,是个该死的变态。


        

原本桑远远也和旁人一样,认为变态这种东西是纯天然的,但在她听到记灵珠中他的母亲对他说的话之后,她意识到幽无命的成长经历中,必定有不为人知,且极其重要的一环。


        

正是这一环,导致他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可惜现在还问不得。


        

那些东西,谁碰谁死。


        

她轻轻倚在他的胸前,沉吟道:“这件事,桑州应当可以帮你解决。”


        

幽无命偏着头,抓住她的脑袋,把她的脸转向他,一脸怪异地道:“小桑果,虽然我魅力非凡,但你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怎就这般为我神魂颠倒?”


        

桑远远想着自己的事,目光有些茫然,抬眼看了看他:“啊?”


        

幽无命嘴角抽了抽:“叫岳丈替我去前面死?不不不,小桑果,这种事,我可干不出来。”


        

他补充道:“我又不是韩少陵。”


        

“谁要死了,”她嗔道,“我们都会一起好好活下去。”


        

眼波流转,红唇微撅,认真的神色,好像在许下生生世世的诺言。


        

幽无命的表情破裂了一瞬,急急把她的脑袋掰了回去。


        

她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心脏突兀地多跳了两下。


        

头顶蓦地落下一道气流。


        

当是心悸的霎那,乱了呼吸。


        

她犹豫了一瞬,决定冒个险。


        

她轻轻仰靠在他的胸前,露出纤长的脖颈。她抬眼看他,视线扫过喉结,落在线条流畅漂亮的下颌处。


        

她的声音十分轻柔,带上少许媚意:“你不是说,再让你心乱一次,便要杀了我么。”


        

幽无命僵硬地垂目看她。


        

“你心乱了,怎么不杀?”她把一根手指点在他的心口,冲着他那对诱人的薄唇,吐气如兰:“你舍不得。”


        

他的额角清晰地跳了好几下。


        

嘴唇抿得更紧,唇角略微撇向下方。他盯着她,视线从那对蕴藏了盈盈秋水的眸子开始,缓缓滑过小巧的鼻梁,掠过红润双唇,落到颈间。


        

那脆弱美丽而优雅的脖颈,便这般毫不设防地暴露在他眼前。


        

只消轻轻一扼,便能折断。


        

他的呼吸更重。


        

沉沉落到她白皙的皮肤上。


        

然后他便清楚地看到,他的呼吸拂过之处,渐渐泛起一层淡淡的绯色。


        

她被他染上了颜色?


        

他微愕,心跳再度乱了两下。


        

她那张氤氲了红霞的脸蛋上,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既舍不得,就不要再放那狠话。”


        

“夜里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看我舍不舍得!”他覆在她耳畔,恼火地说道。


        

她唇角微弯,睨着他,与他讨价还价:“先成亲!”


        

他犹豫了。


        

半晌,他道:“不行。我一放手,你就会跑掉,再也不会回来。”


        

“我不会。”她不假思索。


        

“别人会。”他立起身子,神色淡淡,“没有人会放心我,若他们真心为你好,必不愿把你交到我手上。”


        

桑远远张了张口,却发现他说的是事实。


        

若是他放她归桑,桑州那边绝对不会答应把她嫁过来。他们会把她藏起来,让幽无命一辈子找不到她。


        

“那成亲的事就缓一缓,先解决了眼下的事情。”短暂沉默之后,她重新扬起了大大的笑脸,“幽无命,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你先说。”


        

“在我们实力不够的时候,不要贸然对天都动手,好不好?”她迟疑片刻,道,“我们可以从长计议。”


        

千万千万,不要破罐破摔把冥魔弄进来。


        

他愣住了:“不是要我先别碰你么。你这是在说什么?”


        

她抿唇笑了起来:“我喜欢你,你若实在想碰,那便碰,我是愿意的。我们朝夕相伴,在旁人眼中,我们早已……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清白那种东西,哪里有你重要?”


        

幽无命沉下了脸:“谁敢议论,我会让他永远闭上嘴。”


        

“那你会让流言变成事实么?”她幽幽问他。


        

幽无命:“……”


        

放着这么美味可口的一个小果子,就放在眼前天天看,强忍着不吃?


        

这是什么道理?


        

他恶声道:“解决了韩少陵,我带你回桑州,讨一纸婚契。他们答应最好,若不答应,我便径直将你带走,开封。”


        

不知不觉中,他又退让了一步。


        

“好。”她忽略掉那个很鬼畜的‘开封’,甜甜地冲他笑了下。


        

幽无命再一次感觉头晕,他想,一定是伤势没有彻底痊愈的缘故。


        

他觉得短时间之内不宜再被她诱.惑。


        

这个女子,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像个软软的水晶球,引得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将她吃掉,却又不大舍得。


        

他有点不确定,这样一个小桑果,吃过之后是不是真如那些人说的一样,会让他失去兴趣。


        

再留一阵子也没什么。


        

一切尽在掌握。


        

他扬起头来,骄傲地望向远方,决定不再搭理她。


        

“抵达玉门关之前,不要再和我说话。”他缓声傲慢道。


        

桑远远落得清闲。


        

她正好想要安静地修炼一阵子。


        

她沉浸心神,感知周遭的木灵蕴。前几日她就心有所感,知道自己马上要晋阶了。


        

绿盈盈的木灵缓缓沁入肌体,体内那些草绿的灵蕴颜色逐渐转变,变得粉绿粉绿的,看似淡了些,其实却是把原本泛着的那一层黄.色给剔去,只余下纯正的绿。


        

桑远远微微有一点心焦。


        

这种状态下,她已尝试了好几次,每每在颜色即将稳固时,它们又如潮水般退去,仍只留下浅浅泛光的草绿,像是在嘲笑她一样。


        

她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瓶颈。


        

当初她洗筋伐髓时,远比常人洗得透彻,按照通俗的说法,便是灵根纯粹,资质上乘。


        

修行过程中,汲取灵蕴的速度确实也是远超常人,但这些日子修炼下来,却发现该遇瓶颈还是遇瓶颈,完全没有半点开挂的感觉。


        

此刻,她再度冲击瓶颈,更是清晰地感觉到了后力不继。眼见到了临门一脚时,灵蕴又一次接续不上,仍然功亏一篑。


        

周身的灵蕴泛起了草绿,那层代表着晋级的粉绿向着四周散去,即将化成木灵本源,复归天地。


        

桑远远暗暗叹息,决定先歇息片刻,养一养精力再尝试冲击。


        

便在这时,一道迅猛的灵蕴漩涡突然生成,那些正在逸散中的木灵毫无抵抗之力,被漩涡挟裹着,冲入她的身躯。


        

桑远远不假思索,将它们死死薅住不放。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瞬间,脑海一阵清明,周身盈盈放光,粉绿的色泽流淌过肌体,一股充实的力量感氤氲全身。


        

晋阶了!


        

她长呼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竟已入夜了。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幽无命。她知道是他出手帮助了她。


        

侧边行着一位挑灯将士,盈盈冷火照在幽无命白得过分的漂亮脸庞上,让他看起来很像一位又冷又俏的夺命阎罗。


        

他垂目瞟了她一眼,黑眸之中浮起一缕骄傲,好似在说——对你而言难如登天的事情,对我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谢我,我不会理你。


        

于是桑远远平平静静地转开了视线。


        

幽无命:“……”


        

她此刻也没功夫应酬他。


        

晋级灵隐境二重天之后,最显著的变化莫过于周遭的细微声音变得更加清晰了。


        

原本在这样寂静的旷野中,凝神去听时,耳旁只能够捕捉到一整片白噪音。


        

但此刻,那些声音竟是清清爽爽地划分出了脉络,只要她有心去听,便能分出哪些是小虫子在活动,哪些是有人在低语,哪些是草木自然生长发出的‘簌簌’声。


        

她能感觉到,这些声音在满地草木之中传递,与她体内的粉绿色灵蕴隐隐共鸣。


        

她的心头泛起一阵狂喜。


        

现在她百分之百可以确定了,那时灵时不灵的‘窃听’能力,正是修为晋阶的附赠技能。


        

随着修为提高,她能够感知的范围必定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只要有草木的地方,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得过她的耳朵!


        

原来灵根纯粹到了极致,还是有些益处的。


        

桑远远深吸一口气,打算再接再厉,继续修炼,说不定一会儿幽无命又看不过眼,duang地给她来一下,抵她辛苦好几日。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幽无命的身体懒懒地动了下。


        

他取出一枚泛光的玉简,递给桑远远。


        

“幽无命。”玉简中,传出一个压抑着颤抖的声音,“你把小妹,怎样了?”


        

玉简送到桑都了!


        

桑远远正要接过玉简答话,便见幽无命‘嗖’一下收回了手,把玉简放到嘴边,恶意满满地说道:“吃了,你奈我何。”


        

玉简对面清晰地传出几声抽气。


        

桑州王的雄狮咆哮传出:“竖子找死!”


        

桑远远赶紧回身,抓住幽无命的手腕,委屈巴巴地瞪着他。


        

他轻哼一声,手一合,捏碎了玉简。


        

她眨了下眼睛,顿时泪盈于睫。


        

幽无命:“……多着呢。”


        

他一连取出七八枚,拍到她的掌心。


        

“我可以单独和他们说说话么?”她望着他,面上泛起羞涩,“当着你的面,有些话,我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幽无命不怎么高兴,冲着远处扬了扬下巴,道:“正好,孤也听不得桑成荫这老东西的声音。”


        

看看,都称孤道寡了。


        

桑远远害羞地笑了下,一手握着玉简,一手抓着他的胳膊,翻下云间兽,跑到了远处。


        

幽无命盯着她的背影,黑眸逐渐深沉。


        

她的声音越去越远——


        

“父王,截杀我们的那件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幽无命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短命的脑袋,道:“你看,我给她机会了,她若是要跑,或是要算计我,那她将会变成世间最可怜的人。我不会同情她!”


        

短命喷了喷鼻水。它觉得这个主人就是喜欢想太多。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是不想太多的话,它的主人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


        

所以到底应该不应该想太多呢?短命觉得这个问题太深奥了,它虽然脑袋很大,但实在是想不明白。


        

“你说,”幽无命的声音更加轻快,“她若要算计我,回来的时候会对我说什么?是不是说——”


        

他捏起嗓门,晃着身体,学着女子的声音和腔调,道:“幽无命你放心好了,我已说服了父王,只要你跟我一起回桑州,便能解决所有的事情!”


        

他停顿片刻,气息沉寂,声音染上了阴沉杀意:“根本不可能解决。姜雁姬不会认那些证据,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放狗来咬我,她又怎会错过。”


        

“都想要我死。”他慢慢仰起了脑袋,“我会先让你们死。”


        

“这个世间,没有一个人,会真心对我好……喜欢我,那又怎么样,她不可能为了我与整个世间为敌。你看,一旦有那么一点点机会,她便要背着我做什么事情,为她自己安排后路……我要杀了她,等她回来就杀掉!除非……”


        

“她过来先亲我。唔,那我便让她再多活一阵子。”他伸出红信尖,缓缓碰了碰上唇。


        

短命摇了摇毛茸茸的脑袋,长长叹了口气。


        

此刻,桑远远刚刚与父母兄长商谈完毕,她握着最后一枚玉简,站在远处,静静地谛听幽无命的自言自语。


        

她知道他独自一人的时候,经常嘀嘀咕咕自说自话。


        

果然,他依旧信不过她。


        

这个男人太没有安全感了。


        

她捏了捏最后这枚玉简,心中把方才和父兄商定的计划再过了一遍,然后平了平呼吸,跑回幽无命的身边。


        

他懒懒地挽着缰绳,漆黑的眼睛安安静静地望着她,看不出情绪。


        

他毕竟是一位真正的王者。


        

不想让别人看出情绪的时候,他就是一片深沉的海,无人能够窥探。


        

他骑在云间兽身上,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她也没有贸然说话,她的胸脯起伏得厉害,像是一时匀不过气。


        

刀尖上的舞者,时时都在考验演技。


        

她知道,在外长城寻回短命的事情,幽无命必定会起疑。再加上她又听到了关于‘督主’的那些话,他一定猜到她在听力方面有某种异于常人的能力。


        

所以方才他的话,真心有,试探也有。


        

她若是真的一回来就亲吻他,那才真是完蛋了——他便会认定,她做的一切,都只是在迎合他,而非真心。


        

她喘了一会儿,气息终于均匀了。


        

她冲着他笑。


        

“我与父亲商定了一个计策。”她弯着眼睛,“你附耳过来,我说与你听。”


        

唇角飞扬,小脸上满满都是得意。


        

幽无命怔了下。


        

黑眸缓缓转了半圈,唇角勾起一抹笑,他俯了身,把耳朵递到她的面前。


        

她稍微踮起脚尖,双臂环住他的颈,鼻尖抵着他的黑发,细声细气地在他耳畔低语。


        

少顷,她松开他,双眉弯得更高,用一副求夸奖的语气问他:“如何?”


        

他立起身体,打量她片刻。


        

她仰着脸蛋,坦坦荡荡地与他对视,目中满是骄傲自得。


        

幽无命忽地笑了:“倒也只有桑成荫来闹,才有几分可信度。”


        

他细细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没有太大的破绽。


        

如果桑州有诚意要出手的话。


        

“小桑果,”他傲慢地仰起了头,自上而下睨她,“只谈这件事的话,何必要避着我呢?”


        

便见她的脸蛋上氤氲起两团淡淡的红色。


        

水润的大眼睛轻轻闪了两下,少女特有的娇羞浓浓地溢出来,令他的喉咙不自觉地泛起一阵干涩。


        

“我怕你成亲之前,情难自禁……”她把双手握在了身前,无意识地掐起指甲,“便问了问母亲,初次做夫妻,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事情……”


        

幽无命重重一怔,喉结上下滚动,声音忽然便哑了:“岳母怎么说。”


        

“母亲说,若能等到成亲之后,那是最好,她自会为我备好嫁妆。若你实在等不得,可,取白州特产,芙蓉脂,涂、涂着用,便可、可……将损伤疼痛,降至最低……”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几不可闻。


        

幽无命愉快地扬起了唇角。


        

“好。”


        

他把她一把薅到了短命的背上,双臂环住她,把下巴搁到她的肩膀上,睨着她通红的耳垂,心情不由大好。


        

“小桑果,”他语声魅惑,“你就不想亲吻我么?”


        

她看了看四周,低低道:“人太多了。”


        

幽无命大笑,一扯缰绳,短命便远远将大军甩在了身后。


        

他们的第一次亲吻就是在荒野上。


        

此刻仿佛情景重现。


        

今日无月,一点星光映在彼此眼眸中,夜色弥漫,一双人只余剪影。


        

他用指尖勾起她的下巴,垂下头,没有急于吻她,而是细细地感受她的呼吸。


        

“小桑果。”清润的声音染上一抹沙哑,“教了你这么多次,该学会些了罢?”


        

她的心莫名就很真实地慌乱了一下。


        

这个气氛很不对劲,他的气息好像无处不在,钻进她的毛孔,让她有些头晕,心跳越来越响亮。


        

呼吸渐急,他终于吻了下来。


        

一阵惊悸从心底泛起,荡向四肢百骸。


        

辗转片刻,柔情加深,他的双手收得更紧,恨不能把怀中的人儿摁死在他的身上。


        

大军渐近,他松开了她,轻轻吐出一口气,哑声道:“芙蓉脂么,斩了韩少陵,即刻带你去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