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神秘红纱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帝君遇刺这等大事相比, 皇甫俊自然只能靠后。


        

两名咬得最紧的至强高手当即返身掠向帝宫,幽影卫压力骤减!


        

直到这时,桑远远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幽影卫分出六个人, 不再撤退, 而是正面扑杀向兽骑。


        

其余的人都没有回头。


        

谁都知道, 六人这一去,十死无生。


        

其中一人大笑着说道:“最后一个, 记得收尸!”


        

其余五人爽朗应道:“哎!”


        

笑语悲壮。@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是桑远远第一次对‘战友’这个词有了最直观的体验。


        

她紧抿双唇, 反手揽住幽无命的腰,尽量撑住他的身躯, 让他省些力气。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追兵被成功挡下, 一行人绕过几条巷道, 与接应的人碰头,很快便有人处理干净了身后的痕迹,幽人像是游进大海的鱼儿一般,消然没入天都的人潮之中。


        

这一次行动共出动了十九人, 回来的剩下八人。


        

众人回到了幽州在天都的一处暗中据点, 这里环境寻常, 像是一间普通的民宿。


        

幽无命一到安全的地方就倒下了。


        

他只来得及对她说了三个字:“我要自……”


        

桑远远呼吸一滞。


        

上次他答应过她, 自封心识疗伤之前,先知会她一声。


        

话未说完便倒了,可见他伤得有多狠。


        

此刻, 帝君遇刺是怎么一回事、皇甫俊是死是活,都不再有人关心,众人围在幽无命身边, 个个额角迸出青筋,眼眶睁得浑圆, 七手八脚搀住了幽无命。


        

桑远远忽然小小地一惊:“阿古将军。”


        

“在!”阿古凝重地望向她。


        

“劳烦你派人冒险走一趟。韩十二与一个冥族在一起,此刻应当正前往那间茶楼。若有可能,将那个冥族抢下或者杀掉,千万别让他们利用那个冥族救了皇甫俊的命。我们的人,不能白死!”


        

这一瞬间,桑远远觉得自己完全是个无情的机器。这才穿越多久啊,她居然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下这样的命令了。


        

众人齐齐一震。


        

“是!”阿古郑重其事,当即点了两个没有受伤的手下,亲自带着人出去了。


        

幽影卫把幽无命搬到了床榻上。


        

桑远远用剪刀裁开了他的衣裳,露出了受伤的胸膛。


        

右边锁骨下凹陷了一大块,骨头断了两根,左边的箭伤迸裂了,鲜血淋漓。


        

胸膛上青了好几处,是与皇甫俊硬拼的时候震出的内伤。


        

桑远远深吸了好几口气,看着幽影卫们忙前忙后,替他接续断骨,敷上伤药。


        

“主君伤势太重,必须尽快治疗。”小五担忧地说道,“希望阿古哥可以顺利把那个冥族带回来,这样主君便……”


        

桑远远打断了他:“他不会接受。别考虑那个冥族,想别的办法。”


        

小五错愕地望着她:“为,为什么……”


        

桑远远抿了抿唇,轻轻摇头。


        

这是幽无命的逆鳞。


        

他绝对不会答应用一个冥族替他续命。


        

那会让他彻底发狂。


        

“那我去抓几个医者回来。”小五道。


        

桑远远微有迟疑:“对方知道我们有伤员,必定会盯紧药房和医者,你千万千万小心,安全第一,不可逞强。”


        

“是!”


        

幽影卫各自去处理后续的事情,屋中忽然便静了下来。


        

桑远远将纷乱的思绪逐出脑海,静心入定,往幽无命的胸口上种起了太阳花。


        

他的轮廓有些模糊,胸口很明显有木灵蕴在向外逸散。


        

桑远远有种错觉,那些逸散的,不仅是木灵,还是他的生命力。


        

她的心忽然像是被针刺了一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能再让木灵这么跑掉。’


        

她暗暗想着,操纵太阳花下面的两片叶子,让它们像两只手一样,抓住青色的木灵蕴光粒,然后把叶尖当成细针,像织毛衣一样,把攫来的灵蕴编织起来。


        

居然成功了。


        

桑远远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她飞快地织起了一条围巾般的东西,青色的一小条,敷在伤口上,像一条创可贴,封住了灵蕴逸散。


        

她继续编织这些碧色的光带,一条又一条绷带缠住了幽无命的身体,将他的每一道伤口都堵得严严实实。


        

太阳花盘不断地沁出浓浓的水质光晕,顺着这些青光绷带渗下去,散发出很滋润很饱满的青色光芒。


        

她专心致志地做着这一切,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感觉后背有些发冷。


        

入定状态可以感知身后的灵蕴。


        

神念往身后一扫,她猛地惊出一身冷汗,险些从定中脱离。


        

一片青芒之中,分明多了个小小的清晰的轮廓,只一眼,桑远远便认出了它——那具偶人。


        

它,正摇摇晃晃,慢悠悠地,向她走来。


        

此间惊悚,难以言说!


        

愣神的刹那,偶人已越过屋正中的木桌了。


        

桑远远倒抽一口凉气,睁开了眼,猛地扭过身,望向背后。


        

木窗在微微地晃动,屋中空阔,并没有什么异物。


        

桑远远感觉到腮帮子上窜满了电流,自己都能感知到瞳仁在迅速收缩。


        

手腕忽然被攥住。


        

她的心头骤然一喜——前两次幽无命醒来时,都是这样闷不作声就抓住她,吓她一跳。


        

她惊喜地转身回视,身体转到一半,脑海里突然传来‘嗡’一声轰鸣,寒意顺着手腕向上攀爬,冰封了她的心脏。


        

攥在她手腕上的那只手太小了,根本不是幽无命的大手!


        

它是什么,自不用说。


        

这一瞬间,桑远远觉得自己心跳都停了。


        

她像具木乃伊一样,僵硬地继续转头,看见了身后的东西。


        

它趴在幽无命的胸口,垂着头,那串琥珀念珠怪异地摊在幽无命的身上。它探出一只小小的冰冷的手,攥住她的手腕。


        

兵器?兵器?这特么是兵器?!


        

桑远远脑海里‘嗡嗡’乱叫,僵滞片刻,她像个木偶一样开口了。


        

“他,受伤了,胸口,压不得。”声音哑得彻底。


        

闻言,偶人极慢极慢地抬起了头。


        

桑远远头晕目眩,喉咙像是被一大团木屑堵住一样,想放声叫人,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咝咝’声。


        

柔顺的黑色发丝顺着它的脑袋滑向两旁。


        

偶人的脸蛋缓慢地从黑发中探了出来。


        

桑远远觉得自己有点被吓麻木了,她定定地盯着黑发中间,眼睛一眨不眨。


        

忽然便看见了一张极度委屈,扁着小嘴的脸。


        

桑远远:“……”


        

在她的记忆中,这具童偶长相美艳,嘴角咧着,笑得极为邪恶,是很典型的恐怖片里偶人道具的模样。


        

可这一刻,它的脸颊和腮帮都鼓着,一双大眼睛向下耷拉,虽然不会流泪,但任谁一看,都知道它摆着一张哭包脸。


        

它攥着她的手腕,笨拙地从幽无命胸口上翻下来,坐在她的身旁,两只小手平平地放在膝盖上,摆出一副与她一齐探望病人的姿态。乖得不行。


        

桑远远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谁能告诉她,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她快速地轻吸了几口气,缓缓并作一口长气呼出。


        

正要说话,忽见偶人的面色陡然一变,放在膝上的两只小手猛地握成了拳。


        

桑远远心中一惊,下意识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幽无命。


        

有人轻轻地叩响了木门。


        

“阿古求见。”


        

桑远远下意识地望向身旁的偶人。幽无命说过,这具偶人是他的兵器,这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它压着眉眼,抿起唇,小手摁在了床榻边缘。


        

下一瞬,这只偶人就像是由远处的丝线牵引着、忽然被重重拽走的风筝一样,直直从敞开的窗口飞掠了出去。


        

桑远远平了平呼吸:“阿古将军,请进来。”


        

阿古走进屋中。他皱了下眉,走向窗户:“主君受不得风。”


        

关上窗户,阿古走到床榻旁边,看了看幽无命,然后向着桑远远拱手,禀道:“桑王女,属下无能,那个冥族宁鸿才,被人截了胡。”


        

桑远远心头一跳,定定神,安抚道:“无事,人平安回来便好。阿古将军你坐下来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种时候,与其发怒怪责,不如理顺思路,看看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她暂时将偶人的事情抛向脑后。


        

听她这么说,阿古一怔,眸中同时浮起了惭愧和感激。


        

他并没有去坐,而是继续站着禀道:“截走宁鸿才的,是一名极其美艳的红衣女子。”


        

他略有些迟疑地看了桑远远一眼,纠纠结结地说道:“浓妆之下,容貌与桑王女倒是有三分相似。”


        

桑远远讶然:“……”一个像她,又一个也像她,是她长了大众脸,还是这些人都照着她这个第一美人整过容?


        

阿古继续说道:“那红衣女,实力相当惊人,韩十二的修为是灵明境五重天,在那女子手下,竟只撑了十个回合,便被扭了胳膊,扔到一边。”


        

桑远远皱起了眉:“是帝宫或皇甫俊的人?”


        

阿古摇了摇头:“不像。那女子爽朗得很,倒有几分像个打马江湖的豪客,她夺过宁鸿才之后,取出金锭砸那韩十二,大笑道,‘你家主子可真真好笑,慷他人之慨倒是顺手得很!若真是善心人,何不直接替宁鸿才他孩儿治了病?若他知恩图报,自会愿意交托性命;若他是个白眼狼,便掳了他走,也为世间除个祸害!’”


        

桑远远不禁睁大了眼睛,道:“是个奇人!”


        

阿古道:“属下想要上前夺人,不料刚现身,就被几个实力在灵明境五重天上下的护卫拦住了。若是争斗起来,恐惊动帝宫,于是属下佯装退走,让擅长追踪的小九悄悄跟在他们身后,摸清了他们落足之处后,便急忙回来禀报。”


        

桑远远微微沉吟。


        

灵明境五重天的强者,放在任何一个州国,都是亲卫级别的大将军。


        

这名女子身边有亲卫随行,自身实力亦是不俗,想必是哪一州国的王女或王妹。


        

思来想去,记忆中却完全找不到这么个人物。


        

竟是个深藏不露的奇人!


        

“她落足何处?”桑远远问道。


        

“鸾梦醉。”


        

桑远远:“……”一听就不是正经地方。


        

她犹豫了片刻,起身道:“劳烦阿古将军看好幽州王,我得出去一趟。”


        

幽无命伤重,天都处处戒严,正在四下搜拿刺客,这样藏下去并不是长久之计,形势只会越拖越坏。


        

直觉告诉桑远远,这名奇女子,或许可以带来转机。


        

她走到侧屋,重新盘了发,用黄颜色的花胭脂点了点颊,然后换了身衣裳,站在镜前稍微酝酿片刻,气质顿时大变,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哀怨的妇人。


        

阿古正在纠结,想要劝桑远远不要出去冒险。


        

见她装扮一新从侧屋出来,他不禁瞠目结舌,略有些迟疑地问:“您是……桑王女?”


        

桑远远点点头:“看来没有什么问题了。阿古将军,请务必看好幽州王,屋中最好时刻留下两个人。”


        

说罢,神色一敛,顷刻间又变成一个被浪子辜负的怨妇。


        

阿古:“……”总觉得主君以后会被媳妇玩死是怎么回事?


        

……


        

桑远远很快就找到了鸾梦醉。


        

它实在是醒目,二层楼栏上立着一排身着彩纱的女子,正对着下方往来的客商们挥舞长袖。


        

这些女子个个面容姣好,身上的纱衣一望便知价格不菲。


        

然而她们并不是楼中的姑娘,只是迎客的小侍。


        

可想而知,这是档次极高的销金窟。


        

桑远远到了鸾梦醉门前,被人挡下了。前来寻找丈夫的怨妇天天都有,这样的女人,是绝对不会被放进去的。


        

桑远远低眉垂眼:“我不是来闹事的,只是来给夫君送金银。他昨日出门太急,将钱袋落在了家中。”


        

她拉开手中的小包袱,将一片金灿灿露了出来。


        

见到钱,立刻便有一名上了年纪的女子迎出来,亲热无比地挽住了桑远远的胳膊,将她往里面带。


        

女子脸上分明涂着厚厚的脂粉,妆面却是极为熨帖,一望便知化妆用的是上等佳品。


        

口气亦是清新得很。


        

她笑道:“小娘子这样的媳妇,可真是打着灯笼也寻不着哪!不知你的夫君是……”


        

桑远远抿了抿唇:“他是个文人,到了你们这儿,应当用的是化名。父母走后,家中产业都是夫君在管着,我一个弱质女子,也只能倚靠他过活,哪里还敢多嘴去问呢。”


        

她的模样悲伤隐忍,将一个错嫁不良人,被夺了家产还得仰人鼻息的可怜女人演绎得淋漓尽致。


        

中年烟花女顿时面露同情。虽然沦落风尘,但人心总是肉长的,看着桑远远这模样,便为她不值,也替她难过。


        

更让她感到难得的是,面对沦落风尘的自己,对方竟没有表露出丝毫鄙夷,对自己的触碰毫无芥蒂,并不嫌‘脏’。


        

于是中年女子的神色更真挚了几分:“妹妹你也别太难过,日后我留心替你看着些,我会交待底下的姑娘,不动声色劝着他些,让他回家好好过日子,啊!若不嫌弃,可以叫我一声凤娘。”


        

桑远远从善如流,眼泪说掉就掉:“多谢凤娘了!”


        

凤娘心头发软,叹息着,引她走向楼中。


        

行出两步,忍不住多嘴劝道:“其实我们女人哪,也未必非要靠着男人过活,对自己狠些,总能找到出路的。有些男人,是靠不住的呀!”


        

桑远远‘执迷不悟’,哀凄地摇着头。


        

凤娘也不好再劝,只能悄悄叹息。


        

二人进入了楼阁。


        

这帝都销金窟,果真非同凡响,金柱玉栏,装饰的都是上好的云雾绸纱,盆景用的是玉釉,朵朵鲜花娇艳欲滴,无一处不精致。


        

泛光的玉台上有佳人在抚琴,冰山般的美人,让人以为错进了什么高雅殿堂。


        

凤娘引着桑远远在楼下绕了一圈,并未找到她想找的人。


        

“恐怕是在包厢,这可有些麻烦。”凤娘略微沉吟,“妹妹可愿意换身衣裳进去送茶水?”


        

桑远远自然求之不得。


        

凤娘寻了一身只露出一点点玉肩的白色纱衣让她换上,用玉盘端了细长瓷壶,挨间包厢送过去。


        

“戌时楼下有好节目,这会儿,客人们应当只会让姑娘陪着饮些酒。妹妹只管放心进去,看一眼便出来,没事的。”凤娘隐晦地安抚她。


        

桑远远点点头,装出一副鼓足了勇气的模样,敲门进入第一处包厢。


        

里头的场景并不陌生。


        

酒酒肉肉,男男女女,早已司空见惯。


        

她敛了气息,丝毫也不引人注意地换走了桌面上的旧茶壶。


        

到了第五间包厢,桑远远一眼便看到了自己要找的红衣女子。


        

女子描着入鬓的红眉,眉心点了朱红的玫瓣,唇角夸张地画出两道上挑的唇线,艳光四射,一身红衣上用暗线纹着金鸟,低调又华贵。身上没有丝毫媚态,眉眼举止英姿勃发,颇有几分中性美感。


        

就像一个火红的太阳,光芒夺目,风姿灼人。


        

桑远远看得一怔——阿古的说法太保守了,这名红衣女和她何止三分相似!至少也是像了五分。卸妆之后,恐怕能像七八分!


        

更奇的是,见到她的第一眼,桑远远心头就浮起了一种浓浓的似曾相识的怪异感。


        

她不动声色环视屋中,并没有看到宁鸿才和护卫们的身影。


        

只见一名粉纱女子娇笑着,正往红衣女的杯中添酒,口中嗔道:“女公子怎地就关心小玉漱的事嘛,奴是哪里不好么?老说一个死人的事情,多晦气呀!”


        

桑远远动作微微一顿。


        

小玉漱这个名字,她曾听到过。那一日姜谨鹏潜入帝宫,想要杀死她嫁祸给姜谨真时,便提到过他要为小玉漱报仇。


        

所以这个红衣女子是在关心小玉漱的事情?


        

红衣女笑了笑,声音如流水叮咚般清润,雌雄莫辨,耳熟得很,她问道:“小玉漱与那姜州王次子,当真交情匪浅么?”


        

女伎撅着红唇,回道:“哪能呢,不瞒女公子,姜家两兄弟,都是满肚子坏水,不把姐妹们当人看的,若不是实在实在是家中急用钱,谁都会找借口推脱不愿服侍他们,哪来的交情。”


        

桑远远心头微跳,不动声色地看了红衣女一眼,目光中满是迟疑。


        

“果然,”红衣女伸出手指,叩了叩桌面,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自语道,“我就晓得,对小妹动手之事,另有玄机。哼,叫我查出来,他们就等死吧!”


        

她的手很大,手指极长。


        

桑远远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盯着‘她’。这个语气,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不,应该是‘他’。


        

这个‘女子’,就是她那个便宜哥哥,桑州王世子,桑不近!桑远远把视线投向他的喉部,只见一片精致的红纱上坠着彩石,将喉结挡得严严实实。


        

桑远远一时都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深吸了几口气,缓解心中的震撼。


        

粉纱女伎见桑远远迟迟不走,奇怪地皱起眉:“你新来的?愣在这里做什么?”


        

闻言,红衣桑不近抬起了头,一双纹了彩凤尾的眼睛望向桑远远,见她呆呆愣愣地盯着自己,一副又像见了熟人又像见了鬼的模样。


        

他皱起眉,上下看了一圈,嘴角猛地一抽。这身形……太熟悉了!


        

“你,”他拍了拍粉纱女子的手臂,“先出去。”


        

声音都僵硬了。


        

粉纱女子气呼呼地瞪了桑远远一眼,拧着腰走出去。


        

她们这些姑娘其实还蛮喜欢接待富贵的女客,因为女客们好伺候,会疼人,且女子最懂女子的需要,很容易便能赚个盆满钵满。


        

这当口被人截胡,换谁心里都不痛快。


        

粉纱女子一走,桑不近顿时把双手罩在了脸上,声音伸吟一般从指缝中溢了出来:“……小妹。”


        

桑远远重重坐在他的身旁,叹息:“……大哥!”


        

她觉得自己这个便宜哥哥好像很想原地去世。


        

半晌,他把脸从手掌中挪了出来,艰难地说道:“哥哥扮成这样,只是为了打探小玉漱的事情。”


        

桑远远可信了他的邪。男装逛窑子难道有哪里不方便吗?


        

他就是个女装大佬!


        

她很体贴地点点头,道:“我明白的哥哥,你看我也是乔装过来的,我还易容来着。”


        

桑不近感激地抽了抽鼻子,问道:“小妹为何会在这里?你不是与幽无命在一起吗?你们何时来了天都?!今日街上闹刺客,幽无命怎放你一个人在外面乱跑!他就不担心你遇到危险吗!”


        

他说着说着来了火气,一双漂亮的眼睛高高吊了起来。


        

看来桑不近还不知道所谓的刺客正是幽人。幽州与帝都之间的恩怨,姜雁姬从来密而不宣。


        

桑远远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大哥,他们在追拿的刺客,就是我呀。”


        

桑不近:“……”


        

他瞪了她一会儿,扯着唇道:“小妹,出息了啊。”


        

桑远远叹了口气:“现在满城都在搜寻我们,幽无命受了伤,行动不便——哥哥有没有办法带我们出城?”


        

桑氏父子闹了伐幽大典,桑、幽已是捆绑在一条船上了。


        

“小事情。”桑不近眼睛都不眨就应了下来。


        

他扔下几枚金锭,揽着桑远远的肩膀往外走。


        

到了门口,凤娘眼睛都看直了:“妹、妹妹,你,你不找你夫君了?”


        

桑远远低声道:“凤娘我想通了,你说得对,男人有什么好的,不要他了!”


        

说罢,抬手挽住了桑不近的胳膊。


        

凤娘:“……”不是,不是,她是劝这个小娘子说男人靠不住,但也没有说要换成女人啊?!


        

很快,这桩奇事传遍了整个鸾梦醉——有女子上门来给文人夫君送钱,结果琵琶别抱,跟了个富贵女公子离开。


        

不到小半刻钟,便有几个衣裳不整的书生匆匆忙忙跑出大门,回家寻妻去了。


        

……


        

兄妹二人转入一条暗巷。


        

“哥哥带走了宁鸿才吗?”桑远远问道。


        

桑不近点点头:“说来也是巧,我在来路上偶遇韩十二,心中有些生疑,便尾随着他们,恰好听见了宁鸿才与妻儿告别的话。我听着便觉得梦无忧那假惺惺的行径实在令人作呕,于是出手抢下那一家三口,预备带回桑州去。”


        

桑远远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就怕他落到帝宫或是皇甫俊的手中!可是哥哥有把握把他们送出天都么?”


        

“放心!”桑不近得意极了,“这天都,处处是哥哥的人,你大哥我,来去自如!”


        

桑远远:“……”不是,等等,上次同桑州王一起过来的时候,桑不近根本就不是这副如鱼得水的老油条模样啊?


        

她看着哥哥那张浓妆艳抹的明丽面庞,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在天都建立人脉时,用的都不是桑世子的身份,而是这个美丽女公子……


        

果真,是个深藏不露的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