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真正的狂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桑不近说已把宁鸿才藏到了安全的地方, 桑远远不禁放下了那颗高悬许久的心。


        

紧绷的神经乍然放松下来,她忍不住轻轻地摇晃着脑袋,感慨不已。


        

“这一趟, 真是走得太值了!”


        

桑不近却是面色大变, 红袖重重一扬, 把她护到了身后。


        

她纳闷地探头一望,只见一个满身煞气的男人正从巷子那一头直直朝着兄妹二人走来。


        

他一出现, 整条巷道中, 光线仿佛昏暗了许多,迎面刮来的风本带着几分微暖, 此刻也变成了阴风。


        

竟是……幽无命。


        

他脚步极重, 眨眼到了面前。


        

他面色惨白, 嘴唇毫无血色,眸中燃着两点幽冥鬼火,通身寒煞,令人感觉冷进了骨缝。


        

桑远远愕然望着他, 脑海里一片空白。


        

幽无命抬了下手, 只见一只偶人从屋檐上轻巧地落下来, 停在他的肘弯, 它扬起小脸,冲着桑远远兄妹笑得天真无邪。


        

“抓到你了。”幽无命神色淡淡,“小桑果, 你要去哪里?”


        

语气平静,杀意直指桑不近。


        

桑不近眉眼压低,身上爆起了火灵蕴。


        

两个男人之间, 火|药|味霎时浓得溢上半空。


        

只见偶人身上氤氲起一阵泛黑的青雾,颇有些艳丽的面孔隐进了青黑的雾中, 散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森森寒意。这分明,是至强者的灵蕴!


        

桑远远心头一跳,恍然大悟。


        

不错,它,的确是兵器,还是一件大杀器!


        

趁着皇甫俊遇刺、两名绝强高手离开帝宫、女帝君心神不属之时,暗中潜入宫廷刺杀女帝君的,恐怕正是这具偶人!唯有这么一个小东西,才有可能在青天白日里公然潜入帝宫,悄无声息地遁到姜雁姬身边,不叫任何人察觉。


        

桑远远轻轻抽了一口凉气。


        

就在不久之前,她看着沉睡的幽无命,心中还曾生起过心疼怜悯,觉得他也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也会受伤,也会脆弱,也会拼尽全力却功败垂成。


        

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狠绝。


        

只杀一个皇甫俊,根本满足不了他。他要的是,一箭双雕。


        

“小桑果,”幽无命咧开唇角,“趁我睡着时,偷偷联络上了旁人,想要从我身边逃开,是不是?”


        

凄绝的笑容寸寸破裂。


        

桑远远仿佛一眼就看见了他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邪偶蠢蠢欲动,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在诡雾中若隐若现,盯紧了桑不近,眼见就要出手。


        

桑远远猛地把桑不近往边上一推,拎起裙摆,大步冲向幽无命,差点儿把他撞了个倒仰。


        

他瞳仁收缩,停了偶人的手臂挥到一旁。


        

“你跑出来做什么!”桑远远一把拽住他的前襟,语气比他凶狠一万倍,“伤没好知道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要命了!好啊,你不如就这样死了吧,我也不活了,仇也不报了!一起死了算了!”


        

幽无命被她凶傻了。


        

他瞪着她,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她丝毫也不心虚的样子,让他感觉到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


        

偶人身上的青黑雾气也像退潮一般漫回了它的身体中。


        

桑远远扁着嘴,愤怒地吼他:“我给你种了那么多花,是要你好好卧床养着,你就这么糟蹋我的心血吗!以后都没了!再也没有了!我再也不给你种花了!”


        

一边控诉,一边有眼泪掉下来。


        

通红的眼睛,鼓起的脸颊,她好像快气炸了。


        

幽无命呼吸凝滞,喉结滚了下,手一扬,将偶人抛上屋檐,眨眼它就消失在视野中。


        

他抓住她的肩膀,艰难地把她推开了一尺,捂着胸,喘了一下,低沉委屈地说道:“好一个身轻如燕的美人,我险些,被你砸死了。”


        

桑远远比他更委屈:“我去哪里,我能去哪里!我想尽一切办法,要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家去!你呢!我弄了那么久,才给你敷好一身伤药,你就这般不珍惜!我的心血全都喂了狗了!你还要怀疑我,你怎么能怀疑我!”


        

幽无命:“……”


        

桑不近早已看得目瞪口呆。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冻住了,完全无法理解眼前这一幕——小妹冲着这世间最令人胆寒的疯子张牙舞爪,而这个家伙,居然像个木头人一样,被她凶得一愣一愣的,那双阴沁沁黑洞洞的眼睛里竟有几分心虚狼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只见幽无命慢慢垂下了眼睛,盯住桑远远扁起的嘴唇,声音低低地道:“算我错怪你了好吧。”


        

像他这样的人,能说出这句话,已是退了十万步。


        

桑远远见好就收,回头冲着桑不近喊道:“哥,快来扶住他。”


        

桑不近一脸不爽,走到近前。


        

上下一打量,发现这幽无命当真是半只脚踏在了鬼门关里。


        

幽无命也在打量着他,嘴角抽一下,又抽一下,想说什么,最终礼貌地忍了回去。


        

两个‘美人儿’一左一右,把幽无命弄回了驻地。


        

幽无命没舍得把重量放在自家小桑果的身上,他用胳膊吊着桑不近的脖颈,心安理得地把大舅子当苦劳力使。


        

这两个男人,天然就对对方有着莫名其妙的敌意,肢体一接触,忍不住就暗自较起劲来,勒一下,抵一下,斗得有滋有味。


        

这边打打闹闹,驻地里的阿古却差点儿急疯了。


        

见到幽无命回来,他三步并两步扑到近前,半晌,要哭不哭地抿住了嘴,语气无比哀怨:“主君……”


        

视线左右一转,定在了桑不近身上,瞳仁顿时一缩。


        

这不就是那个抢了宁鸿才的女子么!


        

阿古深深地皱起了眉头,目光慢慢落向幽无命和桑不近紧挨在一起的地方。


        

他发现,自家主君几乎把全部重量都压在了这个陌生‘女子’的身上,二人毫不避忌,紧紧相拥,像在暗暗较劲一般,胳膊和手掌几乎要嵌到对方的皮肉里,偶尔视线交汇,你来我往,明明白白地碰撞出凌厉的火花。


        

桑远远好似完全被排除在外。


        

阿古忍不住抬起头,又看了看桑不近的脸。


        

这个美艳的红衣女子,长得与桑王女当真是很有几分相似。


        

阿古不禁想起了韩少陵那档子破事——正是因为韩少陵找了梦无忧那个替身,桑王女才与他生分了,叫自家主君趁虚而入,将佳人夺入怀中。


        

这还没好上几天呢,没想到自家主子居然就要重蹈韩少陵的覆辙?


        

阿古好一阵牙疼,心中完全搞不懂这些上位者的想法。为啥非得找个赝品?是正主哪里不好用吗?


        

他大步上前,劈手夺过幽无命,狠狠地盯了桑不近一眼。


        

桑不近:“……”不是,这防贼的眼神是几个意思?我还能把幽无命怎么着不成?小爷又不好龙阳!


        

忽见阿古身上玉简一闪。


        

小九的声音传了出来:“阿古哥,前头的据点被端了!”


        

阿古神色一凛:“主君,三两日内,恐怕就要被人顺藤摸瓜!属下准备准备,护送主君强行突围出城吧!”


        

“不必。”幽无命眼珠一转,盯住了桑不近。


        

桑远远也可怜巴巴地望着桑不近。


        

桑不近:“……”还能怎么办,全揽身上呗。


        

安顿了幽无命后,桑不近便离开了幽州驻地,前去安排出城事宜。


        

阿古立在床榻旁边,满目忧心:“主君是否太过信任这个陌生女子了?若是她前去告密……”


        

“他不会。”幽无命眼皮不动。


        

见他这般笃定,阿古不禁倒抽一口凉气,提心吊胆地望了桑远远一眼,心中暗想,主君这般偏信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怕是会伤了桑王女的心。


        

阿古愁得掉眉毛。


        

他跟了幽无命五年多,知道这位主君和正常人不一样,他缺了些人味,随时都可能滑进自我毁灭的深渊。这么多年了,幽无命的情况从无半点好转的迹象,直到和桑远远在一起之后,身上才突然有了些生机和活气。


        

阿古觉着,这世间,能在悬崖之上拉住幽无命的人,唯有一个桑远远。


        

绝对不是随便找个长相一样的女人就能替代的!


        

主君这是一时糊涂了!


        

阿古纠结许久,拿出了死谏的勇气。


        

“主君,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但属下今日必须要讲!”


        

桑远远和幽无命都有些吃惊地抬头看着这个皮肤涨红的马脸男人。


        

“说。”


        

阿古牙一咬:“我,还有弟兄们,只认桑王女一个夫人!”


        

幽无命:“……”这什么跟什么?


        

桑远远:“……”莫名其妙就被锁死了?


        

半晌,幽无命那双漆黑的眼睛直勾勾地望向桑远远:“小桑果,你什么时候收买了我的人?”


        

桑远远无辜地眨着眼睛,顺势问道:“那,你怎么看?以后还打算再娶两个小夫人么?”


        

幽无命凉凉一笑:“你一个,都麻烦死了!省省吧,我还想多活几年。”


        

得了他一句准话,阿古搓着双手,笑得有牙没眼,快速退了出去,替他们关上了屋门。


        

桑远远诡异地感觉眼眶有些发热。


        

半晌,她低低地问:“你就那么放心我大哥?”


        

“不放心。”幽无命直言道,“‘它’跟着。”


        

桑远远转头看他,见他双目放空,整个人像个空洞的木偶,显然不会再多说。


        

她轻轻叹了口气,柔软地倚向他,像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一样,把脸颊搁在他的肩上。


        

她问:“姜雁姬怎么样了?”


        

半晌,幽无命低低地回道:“还死不了。”


        

桑远远点点头,安抚地轻蹭他。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那个女人夺了明先生的修为,又在帝君的位置上整整坐了十年,实力之雄厚根本难以想象。


        

过了一会儿,幽无命眉毛一动:“小桑果,你不会当真不给我种大脸花了吧?我要那个海带!”


        

桑远远:“……”


        

海带什么鬼?!


        

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上次用叶针给他编织了一些糊住伤口的灵蕴条。


        

大脸花、海带。这个家伙的修辞手法当真是鬼斧神工。


        

她手脚并用爬起来,又给他栽了一胸脯,顺便编织了长长的‘海带’,把他生生裹成了木乃伊。


        

包扎完伤患,她惊奇地发现自己又晋阶了!体内木灵蕴变成了橄榄绿,而且明显还有加深的趋势。


        

她当机立断,聚来更多灵蕴,大肆吸入体内。


        

不多时,绿色加深,又一层深绿覆上肌理。


        

她竟是连晋两阶,将修为提升到了灵隐境八重天!短短这么些时日,她便已离灵明境不远了。


        

灵明境和灵隐境最大的区别就是灵蕴外放。


        

一旦晋阶灵明境,她便终于真真正正地走上玄幻之路,自己也可以duangduang放特效了!


        

正当她暗自激动时,幽无命忽然睁眼,幽幽道:“小桑果,你试着进我身体……”


        

桑远远吓了好大一跳,惊恐地瞪着他,以为他是不是伤糊涂了,说反了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我现在身体还不行!”


        

桑远远:“……”你也没行过。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的眼神让幽无命颇有几分气急败坏:“我的体内淤积了木、水、火、金之毒,伤势才久久难愈。我是让你用你的办法,试试从我的身体中,把它们弄出来……”


        

他越说越不对味,抿住了唇,眼神要杀人。


        

桑远远的眼神更是一言难尽,脸上倒是一本正经,快速点了点头,道:“我试一试,但我无法看到你身体里面的状况。”


        

幽无命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那是我最后的防御。”


        

她心头微跳,脸上丝毫不显,只若有所思地点头道:“事先说好,若我办不到,你不得凶我,也不可以嘲讽我。”


        

幽无命颇为无语:“你就只关心这个么。”


        

桑远远茫然地望向他:“啊?不然呢?”


        

他眯起了眼睛:“我这是把命交到你手上了,小桑果。”


        

她笑吟吟地啄他唇角:“你不早就是我的了吗!”


        

她继续打太极,避开了那些容易让他缩回硬壳中的话题。


        

幽无命挑着眉,揉了揉眉心,很敷衍很不耐烦地冲她点点头:“开始开始。”


        

桑远远深吸了几口气,快速进入定中。


        

幽无命果然与往次不同,他的轮廓变得模糊,胸腔中,一颗充满青色灵蕴的心脏在平缓虚弱地跳动,她凝神打量着他的身体,颇有些心惊。


        

这当真是,卸下了所有的防御。


        

若她是个刺客的话,此刻便能径直攻击到他脆弱的心室。


        

她定了定神,神念在他体内游移,很快便找到了那些灵蕴之毒。它们隶属于其他的强者,所以像是剧毒一般,腐蚀他体内的生机。


        

左边距离心脉极近的箭伤上,附着了熔岩一般的火毒。


        

三寸外,一团形似女子手掌印的青色木毒隐有扩散之相。


        

被皇甫俊击断的两条肋骨底下,淤积了一整片黑色水毒。


        

整个胸腔之中,还密密地分布着另一些点状的白色金之毒和淡黑色的水之毒。这些,便该是与韩少陵、皇甫俊硬拼的时候留下的震荡灵蕴。


        

桑远远吸了吸气,小心翼翼地控制着一条‘海带’,潜入他的身体,把最小的一粒金毒包裹起来。


        

他的这几个对手中,最弱的就是韩少陵,所以桑远远选择了从韩少陵留下的金毒开刀,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伤害亦是最小。


        

就在‘海带’裹住那粒细砂般的金毒,将它移出身体之时,幽无命重重一颤,一声难以抑制的闷哼声溢了出来。


        

桑远远一惊,急急散去灵蕴,睁眼看他。


        

便见幽无命额头渗满了冷汗,唇色一片煞白,眼睛里浮起血丝。


        

“好。”他咬牙切齿道,“有用,继续。”


        

“可是你……”


        

他一脸狠戾:“放心,我不会再出声打扰你。”


        

桑远远抿住了唇。她知道他此刻要的是速战速决,替他治好体内淤毒之伤,而不是无用的安抚怜悯。


        

“好。”她道,“那你可要好好忍住,千万不能晃动身体,否则毒灵碰到内脏,后果不堪设想。”


        

幽无命见她一句也不劝,黑眸中不禁流露出一丝诧异,抿了抿唇,颇有些骄傲又委屈地说道:“小桑果,你太看轻我了!”


        

桑远远继续动手了。


        

她有种感觉,在她裹住他体内那些淤毒,将它们强行取出来时,他承受的痛苦绝不亚于刮骨疗毒。


        

她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些什么,只知道自从二人交流过之后,他当真变成了一根木桩,再没动过一下,吭过半声。要不是心脏还在跳动,桑远远简直以为他已经活活痛死了。


        

清理完韩少陵的金毒后,她盯住了那些散布他整个胸腔的点状水毒。那是和皇甫俊硬拼的时候受到的灵蕴震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尝试着用‘海带’裹上去。它们果然比韩少陵的金毒更加凶残,甫一接触,她的灵蕴光带便被侵蚀了一个圆圆的黑孔洞。她急急将它裹住,在它烙穿她的灵蕴之前,将它扔出了幽无命的身体。


        

一阵虚弱感袭来,眉心有种熬夜之后疲惫酸涨的难受。


        

动这些水毒,对她心神和灵蕴的耗损极为恐怖。


        

强撑着清理完点状的散毒之后,桑远远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脱离了入定状态。


        

她抬眼去望,见幽无命的气色明显好了一些,脸颊上竟是隐隐泛起了一点几不可见的红色,像是大病初愈时焕发的第一缕生机。


        

立竿见影地得到收获,令桑远远心中大喜,疲累仿佛一扫而空。她当即闭上眼睛,继续静心入定。


        

那熔岩般的火毒看着稍弱些,但距离心脏太近,桑远远没有贸然去动它们。断裂肋骨之下的整片水毒触目惊心,消灭它们得耗费大量‘海带’,她现在有点儿入不敷出。


        

她选择对那个青色的女子掌印下手。


        

明先生是木系强者,姜雁姬夺了他的修为,用的自然是木灵蕴。这个掌印是谁留下的,答案呼之欲出。


        

它留在这里,带给幽无命的伤害远不止明面上这么多。


        

‘海带’卷向青色的木毒。


        

桑远远头疼地发现,木毒连成一整片,根本无法像那些散毒一样,一点一点裹住取出来。


        

她思忖片刻,往他胸口扔了一朵太阳花,然后抽出一缕叶针,蜿蜒爬向那个掌印。


        

叶针尖端切入木毒掌印边缘。


        

令人牙酸的‘滋’声响彻脑海,桑远远只觉颅中传来尖锐刺痛,太阳花的叶针瞬间发黑破碎。


        

桑远远一阵眩晕,强打着精神‘望’去,见那掌印边缘,已被她成功切割下了极小的一片碎屑。


        

她咬咬牙,卷住了它,扔出幽无命的身体。


        

脑袋痛得有点发胀。


        

她见幽无命一晃也没晃,便咬紧牙关,继续派出叶针去对付那木毒掌印。


        

她有种在与姜雁姬同归于尽的错觉。


        

这份错觉让她有些盲目癫狂。


        

在她的意念之中,她好像变成了一个英勇的女战士,挥着刀,朝着姜雁姬劈头盖脸地乱砍,嘴里还要‘啊啊啊啊’地大叫大喊。


        

不知过了多久,那掌印被她恶狠狠地用凌迟手法切光了指头,只剩个光秃秃的巴掌。


        

看着这个颇有几分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巴掌,桑远远的心头不禁泛起一阵愉悦,就好像她当真把姜雁姬给凌.虐了一通似的。


        

就在她停下来喘口气的时候,幽无命忽然动了。


        

他倾身上前,冰冰凉凉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桑远远心中一惊,睁开了眼。


        

只见这个男人惨白着一张脸,动作倒是强势利落,不容抗拒。


        

他把她向后推倒,压在了被褥上。


        

“嗯?”


        

对方闭着眼睛,并不回应她的疑问。


        

他凶狠地亲吻掠夺,像要将她拆吃入腹。


        

桑远远脑袋有些发晕,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推他。


        

他动作一顿,腾出一只大手来,毫不留情地重重覆在她的身前,碾动。


        

桑远远倒抽一口凉气,只觉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他夺了过去,身躯发软,小腿有点抽筋。


        

幽无命重重喘着气,呼吸凶狠,狞笑着狂暴地吻她,身上的虚弱一扫而空,整个人就像一座随时要爆发的火山。


        

正当桑远远以为自己在劫难逃时,幽无命忽然松开了她,翻到一旁,喘着粗气,道:“桑不近到了。”


        

桑远远赶紧爬了起来,面红耳赤地整理衣裳和头发。


        

原来已过去了一整夜,桑不近带着三架大车,来到了外头的街道上。


        

幽无命率着一众幽影卫出了门,与桑不近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对方十分不顺眼。


        

桑不近仍是女装打扮,今日他画了金色的眼线,一双眼睛简直像是随时要平地飞升变成凤凰一般。


        

他盯着桑远远泛红的脸蛋和微肿的唇,眸色渐渐凌厉。


        

他大步走到幽无命近前,压着声音,恨恨道:“从今往后,休想再与小妹单独过夜。”


        

幽无命嗤地一笑,眉梢尽是挑衅:“那你陪我咯?”


        

桑远远叹息着,把这个精气神十足的伤患拽上了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