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勾魂蚌女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幽无命神情平静, 微微阖上双目,将桑远远揽进怀里,护在胸前。


        

青黑的光翼亦是向着她合拢, 他的下颌抵着她的发顶, 是彻彻底底的, 庇护的姿态。


        

这一股狂暴的木灵震荡,生生将桑远远的修为冲得连晋两阶, 到达灵明境四重天, 当真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脑海中的碧色灵弦分裂为四条,心念一动, 只觉周遭处处有大脸花在蠢蠢欲动。


        

桑远远:“……”好得很!


        

桑不近与云许舟都属火, 在这恐怖的冲击之力下, 双双压制不住体内灵蕴,被木灵点燃,身上爆起了明焰。二人心中喜忧参半,望向幽无命的眼神复杂之极。


        

“灵耀境之上……是什么?”


        

每个人都在茫然发问。


        

不知过了多久, 灵蕴风暴终于平息。


        

青黑的光翼缓缓消失, 幽无命垂下脸来, 嘴唇如蜻蜓点水一般, 碰了碰桑远远的额心。


        

他望向目瞪口呆的桑不近和云许舟,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见过别人亲热么?”


        

桑不近皱起了眉头:“动静太大了, 怕是要惊动皇甫俊的人。”


        

幽无命松开了桑远远,走到窗边挑开车帘一看,只见狂乱的灵蕴竟是搅动了荒野风云, 半空的云被撕裂成条状的漩涡,因为缺失了大量木灵, 导致五行不稳,映射在云团之上,散射出极光一般的明亮炫彩光影带。


        

这一片生长着杂草的荒原,生生变成了传说中的极地景象。


        

桑远远眸中的震撼渐渐平息。


        

满地野草随着微风舞动,她侧耳倾听片刻,道:“西面来人了。兽骑,约两千人。距离我们三百里。东面十里,天都一行也向着此地赶来。”


        

先前在云州,那里天寒地冻,寸草不生,虽然她连续晋阶,但利用植株来聆听远处动静的能力却是无法施展。今日天时地利,恰好又晋阶,她已能精准把握三四百里之外的细微动向。


        

“快走!”桑不近返身跳上车辕,准备驱车离开。


        

幽无命面色平静,一手抓起木匣,另一手牵着桑远远下了车。


        

“你们去东海。”他把木匣用一张绸布裹成个包袱,背在身后。


        

动静这么大,出现在这附近的车辆肯定会被严密排查。幽无命很有自知之明,他这性子,被人三两句话一盘问,肯定得拔刀杀人。


        

一旦闹起来,无论东海湖血蚌的事,或是向皇甫俊送礼的事,通通得凉。


        

此刻最好的选择,便是兵分两路,由桑不近和云许舟驾着车来吸引东州军的注意力,助幽无命和桑远远悄悄潜走——虽然幽无命一个人离开会更好,但谁都知道这个家伙不可能放桑远远离开身边。


        

桑不近定定望了幽无命一眼,郑重道:“照顾好小妹。”


        

“保重!”云许舟缓缓点头。


        

形势紧急,也来不及多说告别的话。


        

桑不近闭了闭眼,驱车向南。


        

荒原上,便只剩下了幽无命和桑远远。


        

他攥着她的手,四下看了看。


        

“再有一刻钟,敌人便会到了。”桑远远问,“我们不走?难道你可以杀光他们?”


        

幽无命很不客气地斜了她一眼:“小桑果,原来在你眼中,我当真是无所不能吗?”


        

她抿唇憋着笑意,很认真地冲他点了点头。


        

幽无命差点儿就把翅膀翘了出来。


        

转了转黑眼珠,他的视线定在一处草木茂盛的小凹地。


        

他反手出刀,干脆利落地掀起一块带草的地皮,刨出个棺材模样的坑,手中灵蕴闪烁,将坑壁和坑底的泥土压实,凝成了半木半土的材质。


        

他揽住她,跃入坑中平平地躺了,扬手抓过方才掀开的那片带着草皮的‘棺材盖儿’,合拢。


        

桑远远躺在‘棺材’里,感觉有点一言难尽。


        

“你确定这样不会被发现?”


        

“发现的话,就算他们倒霉咯。”幽无命侧身揽着她,脸上满是坏笑,手中捏了一根毛茸茸的草杆子,在她脸上扫来扫去。


        

坑壁上有灵蕴在闪烁,淡淡的青色微光朦胧地照在幽无命的脸上,这一刻的他,竟然奇迹般地不像地狱中的罗刹。


        

就像个玉人。


        

她把脸蛋埋到他的怀里。


        

他扔掉草杆,重重揉了揉她的后脑勺。


        

“那一日,我抓了雪兔子等你回来时,已令人打下了冀州都城,领军的是我的替身。如今消息还封锁着。”他的声音很平静,“到时候将冀都早已被幽无命拿下的消息放出来,便是姜雁姬的动机一。”


        

桑远远愣了片刻,惊愕地抬头看他:“所以,在你发现那轿中的人是皇甫渡而不是皇甫俊时,已开始计划后面的事情?”


        

幽无命得意地笑了笑。


        

他继续说道:“姜雁姬的伤,便是动机二。”


        

偶人伤的。


        

桑远远叹道:“若是从冀都挥军南下,确实可以对天都造成很大的威胁。姜雁姬带着伤,内忧外患。这个时候,若是……”


        

幽无命轻轻地笑了笑:“若是皇甫渡恰好暴露了一点取而代之的意思。”


        

桑远远接道:“那么姜雁姬惊怒之下,难免会生起一石三鸟之计,杀死皇甫渡嫁祸给你,引皇甫俊与你鹬蚌相争。所以如今我们要做的,一是用最适合的方式送上礼物,二是替皇甫渡制造一点野心。”


        

“小桑果,”幽无命道,“你若是我的敌人,那将会排在我必杀名单第一位。”


        

她仰起脸来,冲着他笑。


        

幽无命再一次感觉头晕。他觉得可能空气不大够用,于是在指尖凝出灵蕴,多切了几道细细的通风口。


        

两千兽骑赶到了。


        

身处草根之下,上方的动静听得更加清楚。


        

桑远远思忖片刻,扔出一朵大脸花,编织了细草一般的灵蕴线,顺着通风口探了出去。


        

只见皇甫俊的东州军果真是很不一般,铁甲凛凛,动作整齐划一,就连云间兽身上,也穿载着黑铁铸成的精巧铠甲,当真是资源丰富,财大气粗。


        

再看他们的兵器,无需蓄力,便有相应的灵蕴光芒隐约闪烁,件件都是上乘的神兵利器。


        

和这样的军队对上,哪怕是最精锐的幽州军,也必定要吃大亏。


        

输在装备了!


        

东境本就资源丰富,皇甫氏一手遮天,周围的州国早已沦为这只巨兽的后勤基地,积年累月,底蕴身家丰厚,自然是西境诸国难以比拟。


        

就在桑远远暗自思忖之时,东面的姜谨真一行也来到了近处。


        

皇甫军的将领御兽上前,恭敬向特使大人行了礼,然后便与三名接引使者一齐查看四周。


        

“并无任何打斗痕迹。”一名瘦弱的中年接引使拂了拂须,“当是天地灵蕴的自然杰作。”


        

皇甫军的将领默默颔首:“毕竟要确认一番,才好放心。”


        

桑远远操纵着灵蕴细丝,缓缓向着那驾镶金嵌玉的华贵大车爬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还有那玉珠么?”她覆在幽无命耳朵边上,用气音问道。


        

他轻轻挑了下眉,唇角浮起一丝坏笑。


        

一看他这眼神,她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正经的——当初二人第一次亲亲时,他便是拿出一把玉珠握在她的掌心,与她十指相扣,一边碾珠子,一边笨模笨样地亲她,还嫌弃她没技术。


        

他取出玉珠,放在她的掌心,薄唇凑到近处,与她呼吸相闻。


        

气声低沉:“要多少?”


        

分明是极正常的一句话,竟被他说得要多不正经有多不正经。


        

“一对。”桑远远一本正经。


        

幽无命看起来有些失望,捻出两枚玉珠,握到她的掌心。


        

桑远远将其中一枚卷进灵蕴细丝中,顺着通风口送了出去,在草丛间缓缓游.走,向着姜谨真的大车挪去。


        

姜谨真对灵蕴爆发的事情根本没有半丝兴趣,他揽着那两名衣裳不整的美艳女子,左边接一口红纱女子递来的果脯,右边噙一口紫纱女子奉上的美酒,自在得不行。


        

玉珠顺着那精致华美的车架向上攀爬,很快便爬进了车厢。


        

四散飘飞的鲛纱缎带中,泛着微光的纤细灵蕴毫不起眼,一枚玉珠更是寻常得不得了。


        

玉珠攀到了车顶。


        

灵蕴一闪,抛下玉珠,让它向着下方自由坠落。


        

途经姜谨真的额侧时,桑远远将另一枚对应玉珠捏碎,放到唇边,吐气出声,情人般絮语。


        

“西河月夜,蚌妖精专吃男子,你可敢来?”


        

玉珠滑过姜谨真耳廓,碎成屑末。


        

姜谨真猛然打了个寒颤,抬手去抚耳垂,只摸到一手空空。


        

那道缠得死人的女声,却已直直钻进了心底,令他从足底麻到了头顶,只觉魂魄飞离体外,如同中了邪术一般。


        

接连打了五个寒颤之后,姜谨真的眼睛越来越亮,他猛地揪住右边那名紫纱女子的前襟,喘着粗气问道:“西河,在哪里!”


        

紫纱女子被他吓了好大一跳,正要答话,忽然看见左边那个红纱女子频频向她使眼色,幅度很小地拼命摇头。


        

紫纱女子眼珠一转,明白了。


        

此去往东百余里,便是一座销金浪漫之都,西府。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东州全境管控极严,唯有这西府,乃是唯一一处享乐之所,温柔之乡。就在半年前,西府中最富盛名的西河灯船上,新添一名好女,人称蚌女仙,其体态之婀娜,容色之浓夭,技巧之勾魂,实在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不知多少风流子弟倾尽家财,只为一夕温存。


        

男人爱她,称其为仙,女人恨她,啐其为妖。


        

紫纱女子心中一个激灵,惊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叫这天都特使看见了那蚌妖精,哪还有她们姐妹二人什么事?


        

“是奴家哪里伺候得不好么?大人为何要问起那等脏污之地?”紫纱女子无骨一般贴在了姜谨真身上,纤手向着不可告人之处缓缓点去。


        

奈何此刻的姜谨真被那道缥缈媚人的女声勾去了魂魄,对她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致。


        

他随手将紫纱女推到一旁,冲着车外喊了一声:“姜十三!”


        

一名亲卫躬身进入车厢。


        

“给我去打听,西河有没有什么专吃男人的蚌妖精!”


        

此言一出,两名女人面面相觑,眸中浮起一片恨意,思来想去,只不知这姜谨真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红纱女子反应极快,迅速勾住了姜谨真的胳膊,娇声道:“大人,问奴家不就好了么,奴家知道的呀!”


        

便将那蚌女仙的事情说了一遍。


        

姜谨真差点儿就激动晕了,当即发号施令,让队伍加速赶路,前往西河。


        

外头三名接引使正与皇甫军的将领查看桑不近的车辙,听闻姜谨真嚷着要去西河,将领不禁皱起了眉头,颇为不悦。


        

中年接引使心中叹息,为姜谨真解释道:“特使当是有绝密任务在身的,并非贪花好.色。”


        

皇甫军将领礼貌地笑了笑,拱手告辞,率人追着桑不近的踪迹而去。


        

总归要查过才能放心。


        

桑远远在地下听着,忍不住胸腔颤动,窝在幽无命怀中笑得乱抖。


        

“特使有绝密任务……”她用气声道,“真是天助你我。”


        

抬头一看,却见幽无命绷着唇角,一双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眸中有暗潮翻滚。


        

他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她的下巴。


        

桑远远这才惊觉,幽无命的气息好像已经冷了好一会儿了。


        

他在生什么气?


        

“他们都走掉了。”她轻轻推了推他,“我们可以出……”


        

嘴巴被他堵住。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过她,牙齿磕破了她的唇,他狠狠抵住她的伤口,将她摁在坑壁上好一通欺负。


        

毫无章法,就是故意让她疼。


        

半晌,他大喘着气,稍微离了她两寸,狞笑道:“这里便不错,无人打扰。”


        

桑远远吃惊不浅:“我们得尽快赶去西河,准备对付姜谨真。”


        

幽无命冷冷地笑了起来:“对付一个姜谨真,还需你亲身上阵么。怎么,先用那样的声音引.诱他,然后呢,你还想做什么?”


        

他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看着是气得不轻。


        

桑远远呆呆看了他一会:“你又吃醋了?”


        

她明白了,方才她引.诱姜谨真的时候,拿出了百分百的演技,将短短一句话说得莺啼燕转,媚色横生,把幽无命的醋坛子给踢翻了。


        

幽无命眸光一闪:“没有。是我在问你。”


        

“我没有要做什么。”桑远远用额头蹭了蹭他的下巴,道,“西河是真的有个蚌女妖,勾魂夺魄,男人一见了她,便走不动路,恨不得为她去死呢。幽无命,该担心的人是我,我还怕你被她勾了魂去!”


        

幽无命‘嗤’地一笑,表示不屑。


        

旋即,他那对黑眼珠缓缓一转:“真有那么个人?不是你去扮?”


        

桑远远‘噗哧’一笑:“想什么呢,为了你的大计出卖我的色.相?你答应我还不答应呢!”


        

幽无命愣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他有点儿忘了自己方才是为什么不高兴。和她在一起,他总是不知不觉就被她带偏了,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桑远远抓住他的衣襟,撅着红唇,不依不饶地问他:“见了蚌女仙,你会不会被勾了魂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幽无命这下是把自己生气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挑起眉头,坏笑道:“那可不一定咯。”


        

二人又笑闹了一回。


        

半晌,幽无命问:“小桑果,东州妓子的事情,你为何知晓得这般清楚?”


        

桑远远实话实说:“书中看到的。”


        

只不过她说的‘书’,和幽无命理解的‘书’,不是同一个书。


        

这位蚌女仙,便是那个在原著中被韩少陵收到身边的巫族女子,所以桑远远才会知道这么一档子事。


        

“小桑果,”幽无命道,“你都看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书。”


        

“学些乱七八糟的……”她凑到他的耳畔,低低吐字,“日后好让你神魂颠倒啊。”


        

幽无命倒抽一口凉气,镇定地转开了头。


        

他愉快地推开上方的地皮,揽着她掠出了‘棺材’。


        

“不许多看那蚌女仙!”桑远远乘胜追击巩固战果,“把耳朵也闭上,不许听她说话!”


        

幽无命笑得身体乱晃,揽着她的肩膀,肩后展开光翼,轻身一掠便能掠出个十来丈,急速向着西府方向行去,速度竟是丝毫也不比车马慢。


        

桑远远体验了一把飞的感觉。


        

一蹦蹦起三层楼高,真是更加玄幻了呢。


        

“我偏要看,偏要听。”幽无命的笑声随着风飘出很远,得意极了,“小桑果,现在讨好我已经来不及咯!”


        

入夜时分,幽无命与桑远远赶到了西府。


        

这座城,远远望着便知道不一般。


        

东州的城池全是用黑铁建的,西府也不例外。


        

为了让这座销金窟看起来不那么冷硬,城墙上方竟是密密地挂满了灯笼,远远望去,城墙好似镶了一圈金边,城门更是个金碧辉煌的洞口,乍一看,让人误以为是不是已经渡过了苦海,抵达那极乐的彼岸。


        

这里与别处大不一样。


        

进城要的只是金子。


        

幽无命牵着桑远远的手,随着四方人潮来到了城门下。


        

门洞里悬满了五色灯笼。灯芯是用带着灵蕴的灵藤配着金珍珠炼制出来的,那光芒与寻常的灯笼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一眼望去,处处炫彩斑斓,平庸的姿色被这灵蕴彩灯一照,登时添了一重彩妆,平地拔高了好几个档次。


        

于是进入城中的人,男的俊,女的俏,个个如天仙一般。


        

进入城中一看,更是不得了。


        

道路两旁,无论房屋还是树木,都用长条的纱缎裹了,被那炫彩灯笼一照,处处都是仙境,遍地都可取景。


        

有钱的文人墨客令小厮拉着长长的透明鲛纱,点着金墨,挥笔便是华丽文章。


        

金玉般的楼阁中,处处有清歌曼舞,空气香浓,抬手一握,仿佛能握住饱蘸了繁华的珠光宝气。


        

这西府夜景,无论放到哪个时代,都大有一战之力。


        

桑远远惊叹了一路。


        

偏头一看,见幽无命也看得十分仔细,微蹙着眉,目光在那雕梁画栋之上缓缓游.走,嘴里还在嘀咕些什么。


        

她凝神一听,便听到他在说——


        

“拆了这个,当够三头上等云间兽的价钱。这株树油脂颇丰,点上火油,应当够烧半刻钟。”


        

桑远远:“……”


        

二人循着最热闹的地方行去,很快,便看到了传说中的西河。


        

这是一条流着金水的河。


        

河畔的灯火实在是太过灿烂,映在河中,淌的是金屑碎波。那金光之间,浮着无数画舫,画舫似是用玉雕出来的,水至清,没于水下的那一部分船体时隐时现,金中浮着玉,玉中镶着金。


        

画舫中的人儿好似天仙下凡,鲛纱飞扬,隐约能见到佳人怀抱琵琶或是坐地抚琴。


        

到了这样的地方,脚步总觉得有些飘忽。


        

有癫狂的富家年轻公子,抓着一把把的金叶,就往那西河里面抛。


        

“啧。”幽无命望着河面,若有所思。


        

“来了来了来了!”人潮忽然便激动起来,“蚌女仙来了!”


        

几个富家子更加疯狂地朝着河中扔金屑。


        

一艘大画舫顺流而下,很快就到了面前。


        

只见那画舫的船头,端端正正摆着一只巨蚌。


        

流金的河水、满岸的炫彩都不及它耀眼,那游.走于虚实之间的光芒,在蚌壳上缓慢地流淌,壳子尚未打开,里头鲜美的蚌肉已引得人遐想连篇。


        

“来了来了。”桑远远作势去捂幽无命的眼睛。


        

他捉住她双手,绷着唇角,按捺笑意,忍得十分辛苦。


        

姜谨真的大车早已停在了高处。


        

朝着河里洒金片洒得最疯的就是他。


        

蚌女仙的画舫果然停在了离他最近的地方,那蚌壳微微一动,河岸上的人已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一片寂静。


        

等待许久,在一阵袅袅升起的琴音中,蚌壳终于缓缓张开。


        

只见一团白润。


        

岸边的彩灯也无法给她染上颜色。


        

柔软的躯体轻轻一动,岸边霎时响起一片抽气声。


        

终于,那一团白乎乎的东西伸着懒腰,坐了起来。


        

单看那体态,便足以让男人辗转难眠。


        

距离画舫最近的人已经疯魔了,只听一声声‘噗通’,金水四溅,河里像下饺子一般落了不少年轻公子。


        

只见那巨蚌边上,缓缓行出来一个彩衣娘,她把双手合在唇边,悠扬的声音飘满了整条西河。


        

“放——雀——啦——”


        

人群顿时一阵沸腾。


        

这蚌女仙实在是太抢手了,若是单凭财力来争抢的话,到了最后便只会成为几个巨富的掌中之物,一位伎子若是到了这般田地,那么她的吸引力和身价都将大大往下跌。


        

于是老.鸨便花样迭出,变着法儿挑恩客,以招徕更多人气。这放雀便是其中一种择客方式。


        

放出一只极通人性的小金雀,金雀若是停在了哪个风流客的肩上,那他便可以付出‘少少’一斗黄金,得到与蚌女仙共度良宵的机会。


        

那只小金雀很快就被抛了出来。


        

无数视线聚焦在它的身上。聪明的风流客在自己的肩膀上洒满了芳香扑鼻的甜点碎屑,想必是早早买通了消息。


        

只见那只小金雀围着画舫绕了几个圈,然后竟是越过人群,直直飞向幽无命,端端正正落在他的肩头,还垂下小喙,梳了梳金灿灿的羽毛。


        

幽无命:“??”


        

桑远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