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火焰的诅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凤雏被迫嫁人了。”云许舟如是说道。


        

这句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 桑远远一时都不知道该从哪个角度开始吐槽。


        

千言万语汇成了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


        

桑远远:“emmm……”吃口鱿鱼冷静一下。


        

幽无命毫不客气,捂着肚子,笑得肩膀乱抖。


        

“笑什么?”云许舟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她就要被迫洞房了!”


        

幽无命:“噗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云许舟拿他没辙, 便转头对桑远远说道:“你们来得正好。抢在洞房之前, 速速救出凤雏,顺便潜入山火族的祖地, 将那不灭之火盗出来。”


        

桑远远:“???”


        

若要问她这一刻的感想, 她觉得就像对着看漏了十集的连续剧,满脑袋都是带着断层的问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洞房?山火族祖地?不灭之火?这都是什么?


        

她眨巴着眼, 等云许舟解释。


        

云许舟叹了口气:“边走边说吧, 时间不等人!”


        

她带着桑远远二人, 飞速掠往北面的群山。


        

路途中,云许舟将这些日子的发现告诉了桑远远和幽无命。


        

蚌中之虫的消息倒是非常好查,养蚌的人个个都知道。


        

东海湖血蚌中寄生的虫子被称作血线虫,一旦感染, 雄蚌就会迅速衰弱、死亡, 对雌蚌却没有什么影响, 只以虫卵的形式潜伏, 继续感染下一代。


        

伤男不伤女,与云氏的‘诅咒’简直如出一辙,只不过从来也没有人会把这两件事情往一处想。


        

蚌民们用草药来对付血线虫。


        

云许舟买了虫药, 硬着头皮灌进自己的肚子。可惜的是,那药虽然对付蚌中寻常血线虫十分管用,却伤不到云许舟血脉之中被炼成灵蛊代代相传的异虫。


        

找到了病因, 也有了灭虫之法,却是卡在了最后一步。


        

云许舟和桑不近猜测, 既然那幕后黑手选择了这东海湖的血线虫,那么炼化之法,应该多少与此地有点关联。


        

几番打听之后,意外有了收获——东海湖北岸,与小姜交界的山岭中,居住着许多不入世的山人群落,其中一族叫做山火族,山火族世代保管着一种奇异的不灭之火,据说那火可以将灵蕴炼进任何一样物件之中。


        

其实这异火根本没什么大用,因为把灵蕴炼进一件铠甲或者兵器的功夫,足够开采十处灵矿,做出几千套富含灵蕴的装备。


        

就这么个鸡肋之火,山火族还像眼珠子一样宝贝,藏在祖地,不容外人觊觎。


        

说的人只当笑话随口一说,云许舟和桑不近却如获至宝。那血线虫,可不正是被炼化成了灵蛊?!


        

真相近在眼前,只要利用那不灭之火,便可以如法炮制,将杀虫的解药也炼制成灵药。


        

于是云许舟和桑不近便急急赶往山火族的聚居地。


        

两个人没想到的是,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山寨,竟然处处暗藏火焰陷阱。


        

刚一靠近祖地,就引动了陷阱,差点儿被活活给烧熟了,还惊动了山火族人。


        

山火族人崇拜火焰,在狂热的信念支撑之下,日夜与火灵为伴,修行比寻常人勤勉了千百倍。族中卧虎藏龙,拥有不少火系强者。加上这里又是他们的主场,云许舟和桑不近很快就落了下风,险险要被俘。


        

桑不近拼尽全力拦住追兵,助云许舟逃走,他自己却落入了山火族的手中。


        

云许舟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独自逃命去,她悄悄潜回来救人,结果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山火族长对俘虏一见钟情,要强娶她,今夜就成亲。


        

若不是桑远远和幽无命正好赶到,今夜云许舟便只能拼上性命去‘闹洞房’了。


        

桑远远:“……”


        

云许舟紧皱着眉头:“但愿这狗男人不要色.迷.心窍,洞房前就碰她……”


        

桑远远也有同样的担心。


        

只不过担心的方向有些不同——倒不是怕桑不近失身,就怕暴露了男儿身,那山火族长恼羞成怒,要伤他性命。


        

……


        

云许舟带着桑远远二人,在山林中穿梭了许久。


        

忽见茂密的草木左右一分,目的地,到了。


        

眼前豁然开朗!


        

山火族的聚居地很有特色,一眼望过去,还以为山林里起了大火——所有的建筑物,都染成深深浅浅的红色,空气里飘满了焦味,几乎每一座木屋的门边上都插着熊熊燃烧的火把。


        

居民光着脚,穿着红色的布衫,个个都忙碌得很,将一盆盆看起来烧得很焦的坚果送往一座建在高地的大木楼。


        

这座大木楼占地极广,像一座宫殿,共有四层楼,整个楼体都染成了红色,每一层的承重柱子上都插了火把,乍一眼看去,就像个烧得通红然后立起来、还带着明火的烧烤架。


        

木柱和廊栏上都裹满了红色的布条,一望就是要办喜事的样子。


        

云许舟指着山寨周围地面上那圈淡黑的痕迹,示意桑远远二人看。


        

她道:“那个大约是火粉之类的东西,外人一靠近,便会燃起十来丈高的火墙,凶猛得很。正因为它,我与凤雏才会暴露。那座木楼后面便是他们的祖地,你看,那边那样密集。”


        

桑远远凝神去望,只见那座大木楼后方的矮山附近,淡黑的痕迹密密麻麻,一圈一圈辐射向四方。


        

山火族人都光着脚,个个脚底都像是黑炭一样,踩过地上那些淡黑痕迹倒是不会激起任何反应。


        

倒是个集防御与警报于一身的大阵。


        

“看来只能飞进去。”桑远远暗暗琢磨。


        

山里的天,黑得特别快。


        

仿佛就是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夕阳的余晖便消失在了密林后面,夜幕罩了下来。


        

山火族人开始往土路两旁摆火堆。


        

云许舟担忧极了:“凤雏前些日子还中了毒,身子那么虚,我真担心她吃亏!”


        

幽无命在一旁阴笑:“难说谁吃亏!到时候裤子一脱不定谁更……”


        

桑远远狠狠在他腰上拧了一下。


        

她道:“不必太担心,反正那族长其实也做不了什么……”


        

怎么好像越说越不对的样子。


        

桑远远和幽无命对视一眼,一起闭上了嘴巴。


        

月亮从远山爬出来的时候,山火族长与桑不近的婚礼开始了。


        

类似唢呐的悠长响亮乐声从大木楼中飘了出来。山民们举着油汪汪的火把,乱哄哄地欢呼着,气氛热闹极了。


        

很快,一对新人手挽着手,从大木楼那足有二层楼那么高的大门中走了出来。


        

隔了那么些日子,桑远远终于再一次看见了自家的便宜哥哥。


        

只见他穿着一身火红的衣裳,头上戴着顶插满了红色鸟毛的大银冠。他上了妆,一看就知道是新鲜出炉的妆容,用的便是山火族染色的那种渐变的红色染料。


        

额心一朵烈焰,扎眼得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眼尾画的是火烧云,眼眶亦是用红色描了,极为诡秘艳丽,有种非常野性妖冶的美感。


        

他居然在唇上涂了粉。


        

上半截妆容红惨惨的,下半边脸却是雪白雪白,那种强烈的冲击感,让每一个视线落在他脸上的人,都再也转不动眼珠。


        

桑远远不禁有些无语——莫非,桑不近说他忙,并不是想办法逃命什么的,而是忙着化妆?!


        

白替他悬着心了!他看起来不要混得太好!


        

幽无命看得嘴角直抽。


        

“小桑果。”他在她耳旁嘀咕道,“你我大婚的时候,你也得画成这样么?别了吧,这个,口味太重了,像鱿鱼。”


        

桑远远:“……”这什么鬼直男审美。


        

云许舟抿着唇,半晌,恨恨吐出一句:“还有心思描眉画眼么!我看她倒是乐在其中呢!”


        

气得不轻的样子。


        

桑远远本来想替便宜哥哥解释两句,然而看着那个家伙像个红孔雀一般招摇,恨不得冲着山火族的族人开屏的样子,她只能实事求是地说:“大约是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的妆容,想要看看风评如何?”


        

说话间,只见山火族的族人将事先放在土路两旁的柴堆全部点燃起来,然后把那些烧得‘呼呼’作响的柴棒踢到了路中。


        

那山火族长笑得像个傻子,小心翼翼地带着桑不近,从一根根火条上跨过去,嘴里一直在念叨当心当心当心,桑不近眼波横飞,整个人便是一朵红艳艳的云,看着喜庆到不行。


        

哪有半点羞涩勉强?完全是乐在其中。


        

云许舟怒失分寸:“挑挑拣拣这些年,就看上这么个东西么!男人就这么好么!不就是多长二两肉!她疯了吧她!”


        

桑远远:“……”什么也不说,说什么都是错。


        

山火族人在族长的率领下,开始哼唱一曲很古老的调子。


        

没有词,只有啊啊哦哦的单音节。


        

倒是出人意料地传情达意,一听便知道饱含了山火族对‘火焰’的狂热崇拜。


        

新婚夫妇成功踏过了火道。


        

“怕是要去祖地了!”云许舟神色凝重,低低地提醒道。


        

山火族民簇拥着族长与桑不近,走向山后。


        

云许舟一行小心翼翼地潜行在山林中,不远不近地跟着。


        

大木楼后方,一座没有什么植被的矮山懒洋洋地趴在月色下,众人顺着涂上了深红树脂的山道,翻越了这座矮山。


        

矮山后方,有一处暗红色的石崖。


        

山火族人停在了石崖面前,再一次哼唱起古朴的调子,双臂环胸,伏在了断崖前,以额触地,低低地吟唱。


        

八位白发苍苍的长者走到前方,手中燃起明亮的赤色光焰,摁在了暗红色的山壁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只见那他们手中的光焰,像是流入了水渠的水一般,在那山壁之上缓缓开始流淌。


        

山火族人吟唱的声音更加响亮,一种诡异的气氛笼罩住月色下火一样的山。桑远远望着被围在人群中的桑不近,心中有些紧张,不自觉地攥住了幽无命的衣袖。


        

幽无命反手抓住了她的爪子,不动声色把她那五根纤细柔软的手指握在了掌心,火光之下,精致的唇角悄悄浮起了笑意。


        

他微眯着眼睛,这一刻,脑中放空,什么也记不起,心中只觉燃着一团温暖的火焰,足以照亮余生。


        

桑远远的心跳忽然乱了一拍。


        

她侧头去看,见幽无命的侧颜被火光烙上了一圈朦胧的金边,嘴角骄傲地翘起一点,好看得无药可救。


        

她愣愣地偏开了头,继续盯着正在流淌起火光的暗红色山壁发怔。


        

心跳有一搭,没一搭。


        

他掌心的热度不断地侵袭她的神经,她仿佛闻到了他掌中之茧的味道,这种感觉,当真是不可思议。


        

结婚的,分明是山火族长和桑不近啊。


        

她怎么觉得,倒像是自己正在这里无言地许诺一生。


        

真是太神奇了。


        

正想再多看他一眼时,只见前方的山壁上,忽然有了动静。


        

八位长者手中的流火渐渐凝成了一个形状。


        

像是一枚暗藏着玄机变幻的火焰,磨盘大小,极明亮耀眼。


        

一瞬间,整面山壁仿佛都燃烧了起来,那暗红色不再死气沉沉,而像是那种内里正在燃烧的炭火——只要把易燃物扔上去,即刻就会被点燃的那种炭火。


        

这枚映在山崖之上的火焰印记,成了扣开祖地之门的门环。


        

八位长者齐齐发力,只见那山壁忽然便左右一分,露出一个洞口。


        

桑远远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奇异的机关?


        

一道明亮的火道出现在面前。


        

这是一个造型很普通的洞窟,就像那种挖得不是非常规整的防空洞,两人高,丈把来宽。与寻常洞窟不一样的是,四面洞壁,都是熔岩般的暗红色,有些地方暗淡些,有些地方明亮些,总之,一看就非常烫脚。


        

“来。”山火族长牵住了桑不近的手,带着他向洞窟中走去。


        

云许舟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桑远远也有些紧张。


        

这个地方,看起来有些不好惹。如果在里面出了什么问题,那恐怕会非常麻烦。


        

云许舟猛地踏前一步。


        

桑远远赶紧劝阻:“别冲动,我来!”


        

这么片刻功夫,那两道火红的身影已携手消失在洞窟中。


        

桑远远手指轻轻挣了下——她的手被幽无命紧紧攥着。


        

幽无命松开了少许。


        

他好像有些不高兴,重重地捏了下她的小指指腹,这才不甘不愿地放手。


        

桑远远屏息凝神,牵动周遭的木灵蕴共鸣,尝试片刻之后,径直把一朵大脸花召在了洞窟的石门后方。


        

她低估了花盘的宽度,不小心露出一道花边,挂在了石门上。


        

心头一凛,她急急操纵着那朵大脸花来了个‘立正’。


        

顿时,整只花缩挤在了石门后面。


        

幽无命看得嘴角直抽。


        

桑远远轻轻吐了口气,操纵大脸花编织出细细的灵蕴藤,顺着洞窟的边缘向里面爬去。


        

灵蕴藤在暗火的照耀下变得透明,不盯住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桑远远的心神跟随灵蕴藤,迅速潜入了火窟深处。


        

不知拐了多少弯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那山火族长牵着桑不近的手,双双立在一块明亮的橙色石台之下。


        

石台上,盘膝端坐着一名少女。


        

少女身上不着寸缕,但任何人看了,都不会生起一丝邪念。


        

因为少女的身体燃着火。


        

她还活着,但显然活得非常痛苦。每一次呼吸,鼻孔中都会冒出一朵小小的橙焰,令她疼痛战栗。她就像是一根被牢牢粘在烛台上的蜡烛一般,燃烧着自己。


        

桑远远屏住了呼吸,难以置信地向着那‘烛台’靠近。


        

越是靠近‘烛台’,四周温度越高,她的灵蕴细藤隐隐有点要被点燃的迹象。


        

高温是从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辐射向四周。


        

这是……不灭之火?!


        

到了近处,发现少女的双腿已经彻底焚尽,像是香炉中的炉灰一样堆叠在她身.下。


        

透过那一片灰白,隐隐可以看见她的心脏处燃着一团橙色的火焰,它在她的身体中燃烧,她用自己的身体供养着这团火!


        

山火族长牵着桑不近,走到了近前。


        

他从怀中摸出两只深红色的小杯子,一柄同色的弯刀,轻轻割开了火焰少女的指尖,用那两只杯子盛住少女指尖流出来的血。


        

血上燃着橙焰,就像是用火点燃的酒。


        

“来,饮下神火的祝福,我们生出的孩子,就有更大的机会成为不灭神火的容器!”山火族长哈哈大笑。


        

桑不近皱起了眉头,指向‘烛台’上的少女:“我的孩子?做容器?就像她这样吗?我不忍心。”


        

山火族长安抚道:“不用担心,男孩子是不会被选为容器的,只有没用的女娃才会,放心放心!”


        

桑不近的眸中爆起了愤怒的火光——在桑州,从来不会有人认为女娃就低人一等,谁家软软甜甜的闺女不是捧在手心中疼着护着?看着面前痛苦至极的少女,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家的宝贝妹妹,眼眶渐渐就湿润了。


        

他深吸了一口长气,不知想到了什么,咬了咬牙,将情绪收回腹中。


        

他伸手接过了山火族长手中的那只深红小杯子。


        

桑远远心头一跳,急急把灵蕴藤爬了过去,卷住桑不近脚踝,拉扯示意他不要喝。


        

他显然感觉到了,却是不为所动,头一仰,饮下了那杯带火的血。


        

山火族长满意地哈哈大笑,也饮掉了自己手中的杯血,高高兴兴地揽住桑不近的肩膀往外走。


        

桑远远瞳仁剧缩,心脏‘怦怦’直跳。


        

二人向着洞口快速走来。


        

桑远远及时撤掉了石门后的大脸花,就在二人踏出火窟、石门合拢的刹那,她眼疾手快,又扔了一朵大脸花进去。


        

只见暗红崖壁之上,石门无声无息地合上,根本看不出一丝痕迹。


        

山火族人紧紧跟随着族长与桑不近的脚步,返回大木楼,准备闹他们的洞房。


        

“得快些!”云许舟紧张得双手轻.颤,道,“凤雏拖不了很久!若是取火不便,就优先去救她!”


        

桑远远将心神尽数投到了方才趁石门闭合之前扔进去的那朵大脸花上。


        

她仔细端详着石壁之后的那面墙,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青铜门把。


        

原来这门从外面开启不易,从里面开启倒是不难。


        

大脸花蹭了过去,用叶子缠住门把,缓缓转动。


        

石门再一次打开,幽无命一手揽着桑远远,另一手抓着云许舟的衣带,展翅从那些密布在地面上、一触即燃的暗痕火线上方横空掠过,落入洞口。


        

大脸花蹦蹦跳跳在前方引路,三个人很快就站在了少女的面前。


        

透过大脸花的灵蕴来视物时,世界就像是蒙着一层水光,有少许模糊变形,此刻到了面前,更觉触目惊心。


        

少女的身体就像是蜡烛一般,早已软软地融化了,只有一层皮肉外壳支撑着她,没有往下倾塌。


        

她看起来痛苦极了,难以抑制地拧动挣扎,然而一根烛芯般的深红石刺贯.穿了她的脊骨,将她牢牢钉在了这‘烛台’之上,什么也做不了。


        

桑远远虽然心中早已有数,此刻仍是感觉呼吸凝滞,胸中燃起了一团火。


        

云许舟已惊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盯着火焰少女看了一会儿之后,幽无命的神色变得有些怪异,他快步走上前,右手食指的指尖亮起了青色灵蕴,以指为刀,毫不迟疑地刺破了火焰少女的肩膀。


        

血火流出,被他挑在指尖。


        

他眯着眼睛,凑到那朵小小的血火边上,盯了片刻,然后缓缓把手指放入口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少女死死抿着唇,惊恐地望着这三个闯入祖地的陌生人,胸腔不住地起伏,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面前的状况。


        

幽无命躬下腰,直视她的眼睛。


        

“告诉我,你在这里,做什么?”


        

痛苦加惊恐,令少女心神失守,轻易就被他控制。


        

“供养不灭神火。”


        

幽无命问:“如何供养?”


        

“用我们的身躯……燃烧一年之后,传给下一个容器……”


        

桑远远和云许舟同时轻轻吸了一口凉气。


        

带着高温和淡淡硫磺味道的空气,吸入肺中,竟是彻骨寒凉。


        

“怎样传?”


        

“将我的血与火,渡给继任者……”


        

幽无命猛地立直了身体,面色难看至极。


        

半晌,薄唇一动,他重重吐出两个字——


        

“冥族。”


        

桑远远惊愕地望向他。


        

幽无命淡声道:“好一个能炼化万物的不灭之火。它炼化了冥族的血脉,将血脉与火焰融为一体,全部,传给下一个人,一代一代传下去,如此来维持永恒不灭。”


        

冥族血脉,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都送给另一个人。


        

炼化了冥族血脉……


        

在一个‘容器’死亡之前,将火,连着血脉,一起渡给下一个人……每年,都要换一个新的‘容器’……


        

低头一看,发现石台边的地面上,早已沉积了厚厚一层灰白。


        

桑远远轻轻打了个寒颤。


        

只见幽无命再一次微微躬下了腰,直视少女的眼睛,低沉的声音满是蛊惑:“我就是下一个容器,来,把不灭之火传给我。”


        

少女缓缓地点头。


        

桑远远倒抽一口凉气,望向幽无命。


        

他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