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邪王小逃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远远和幽无命搂在一起笑闹了一会儿。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扬起小脸看着他:“父王怎会这么干脆就答应把我嫁给你?”


        

她原以为这事儿得好好磨上一些日子。


        

说起这个,幽无命立刻‘刷’一下坐直了身体,将她从他怀中拽出来, 抓着肩膀, 一本正经道:“小桑果, 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做聘?日后,你得想办法给我挣钱——我别的都行, 就是赚的没有花的多。”


        

桑远远:“……所以你是用钱砸到父亲点头?”


        

这和她想象中一点儿都不一样!原来这种事也是能用钱解决的吗?


        

“对啊, ”幽无命轻飘飘道,“一直加码, 加啊加啊他就同意咯。”


        

桑远远:“……所以你到底花了多少钱?”


        

他凑近了些, 低低地道:“全部家当, 加上未来五年内的赋税。”


        

桑远远:“……”很可以,都学会超前消费,分期付款了。


        

所以她即将嫁给一个家徒四壁的月光族?


        

这一点儿都不霸总!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金钱的光辉:“这么贵的小果子,自然得好好护着, 掉了一根头发, 都得损失不少金子。”


        

桑远远:“……”


        

……


        

天明时, 桑不近率了一千亲卫, 向着韩州方向出发了。


        

韩少陵的生辰是三日之后,帖子老早就送到了各州国,白、风二州各有两位待嫁王女前往韩州赴宴, 车马途经桑州,刚出城便遇上了桑不近一行。


        

桑不近下车,与白、风二州的世子说话。


        

桑远远也只能下车稍微应酬一二。


        

白州两位王女都生得白皙丰腴, 是那种喜气媚人的相貌。


        

风州以狂风闻名,多沙漠戈壁, 两位王女肤色偏黑,像西域美人。


        

见到桑远远,四个女子心照不宣,对视一眼,眸中都浮起了失望之色——韩州王既然邀请了这位‘前妻’,那必定是存着与她复合的心思,还有自己什么事儿?


        

王女们相互施了礼,不动声色地把桑远远打量了一番。


        

只见她身穿冰蓝的蚕纱,更衬得肤若初降的霜雪,色若春晓的花蕾。乌发松松绾着,堕在优雅纤细的颈间,气质有些慵懒,却又高贵得令人不敢逼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王族讲究礼仪身份,就算心中发酸,也绝不会当面说出不合时宜的话来。


        

王女们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端庄地各自回到车厢中,缓缓驶上通往韩州的路。


        

白州姐妹一进车里就忍不住抱怨起来。


        

“韩州王真没意思!既邀了桑远远,还请我们作甚?!给他们作见证、作陪衬么!”


        

“是啊!有她在,谁还抢得过风头?不如打道回府算了!”


        

“此刻掉头,岂不是要被人笑死?呵,无所谓了,反正倒霉的也不止你我二人。”


        

“话说桑远远不是曾被……那个人掳走了一阵子么,韩州王也不介意?当真是胸襟广阔啊!”


        

正抱怨得起劲,忽见兄长躬身上了车来。


        

两姐妹委屈地瞪着他。


        

白世子喜气洋洋:“别摆这丧气的脸!方才桑不近已给我交了底啦,他妹妹已定下了亲事,不和你们抢韩少陵哒!”


        

“谁?和谁?”


        

白世子摇了摇头:“不知道。桑州方面口风紧得很,竟无一丝消息传出来。”


        

“不会是幽……吧?前些日子,不是都传桑远远被那个人掳走,日夜不离身么?”妹妹悄悄问道。


        

“怎么可能!”姐姐道,“那个人像是会娶妻的模样么?肯定是随便许了个人啊,毕竟已是经了两次手的女人,但凡有点身份的男人,谁愿意当这王八啊!多掉价。”


        

一听桑远远不会和韩少陵复合,这二女立刻就忘记了方才还把人家当作不可战胜的劲敌,此刻噼里啪啦就把她贬到了最低处——人的心理,往往就是这么奇异而微妙。


        

“别瞎猜了。”白世子高兴地说道,“我已打听清楚,此次赴宴的众女中,要论容颜出众的话,除了云州云许舟和秦州的秦无双之外,便能排到你们两个。云许舟性子强势,韩少陵恐怕不喜。而秦无双身体孱弱,恐怕子嗣艰难。你们两个,希望最大!哎呀,我真为你们高兴啦!”


        

二女立刻欣喜起来。


        

其中一人道:“那太好了!既然这样,不如宴席之后,借着酒意摸到他寝宫去,把生米给做成熟饭,这男人可不就是掌中之物了!”


        

“咱们姐妹就一起上吧,到时候谁做大谁做小也无所谓!不过……韩他,能吃得消我们两个一起嘛?”


        

“带上神奇露不就好了!”


        

二女咯咯咯笑作一团。


        

白世子幽幽道:“要真成了事,日后可要记得,多帮衬着我些哦!”


        

……


        

风州那边,气氛又有些不同。


        

两个黑瘦的女子执着手,两张脸都红扑扑,满是激动的笑容。


        

“许久未见,桑世子还是那么迷人!”


        

“是哟!姐姐我方才都激动得差点儿失态了呢!他怎么能那么好看!”


        

“是嘛!比女人还美丽的男人,能娶回家就好了,将来的娃子不知得多美!”


        

风世子坐在一旁直翻白眼:“行了行了,你们两个花痴,给我收着些!在外面别丢了我风州的脸!……话说桑世子真的长得好好看啊,我若是女的,我也想嫁。”


        

“哥,你可以娶桑王女啊?这样咱不就亲上加亲啦?”妹妹凑上前,“桑王女那么好看!哥哥你真不动心?”


        

“桑王女已经许人啦!”风世子道,“我估摸着桑州此刻已经后悔死了,谁想得到,韩少陵居然有意复合呢?不过也难说,若是韩少陵有破镜重圆的意思,桑州说不定会毁了定下的亲事,与韩州再续前缘。嗐嗐嗐,别说我了!总之,你们两个,在人家桑不近面前都给我好好端着,听见了没有!”


        

“听——见——啦!”


        

……


        

桑州满地都是矮桑。


        

桑远远端坐车中,把白、风二州世子王女的对话听了个一字不落。


        

她的眼角跳一下,再跳一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心下暗忖,日后不管避不避着人,讲话都不可以像她们这般肆无忌惮——指不定就被谁给听去了呢。


        

白州这些家伙!呵,难怪特别盛产那种东西!原来女的如狼似虎,男的软弱无用!桑远远幸灾乐祸地想。


        

至于风州……风州姐妹性子其实倒还不错,只可惜和桑不近是没什么缘份了。


        

“小妹,幽无命去哪了?”桑不近问道。


        

桑远远也不知道。


        

他让她跟着桑不近先走,说是换换装扮就跟上来,谁知到了现在还不见人影。


        

桑不近一想到三日后就要见着云许舟,心中着实是没底,只想拉着妹夫好好探讨一番,争取下次表现好一些,把丢掉的分数给补回来。见幽无命迟迟不出现,他不免有些焦心。


        

“大哥,你和幽无命,怎么就突然这般要好了?”


        

桑不近圈起手来咳了咳:“都要做一家人了,自然得相亲相爱些。”


        

桑远远狐疑地望着他。


        

她隐约能猜到桑不近是为了云许舟的事情找幽无命,可无论怎么看,这种事不是都应该和她这个妹妹商量么?


        

幽无命难道还能替他去找云许舟谈心不成?


        

一想这件事,桑远远不禁又有些头大。


        

云许舟对桑不近的情意毋庸置疑,可是桑不近好像根本就没搞明白他自己对云许舟的心意。那一日人家不惜毁了清白替他解毒,他倒好,说是要负责,却扶也没扶人家一下,甜言蜜语更是半句都没有,就那么把人给晾在车里,真是太凉薄了。


        

设身处地想想,若幽无命也这样对自己,不知该有多伤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皱起了眉头——该不会,桑不近已经不想负责了吧?要不然他干嘛一直抓着幽无命商量呢?他是觉得幽无命心狠绝情么?那他还真看错人了呢!


        

幽无命,明明是她的绝世大可爱!


        

这般想着,桑远远不忿地替幽无命发声了——


        

“哥,你是不是还对幽无命有偏见呢?我告诉你,他就是天上地下最好的男人!他和我,这辈子都不会分开的!”


        

桑不近:“!!!”果然是,厉害了!看看都把小妹给迷成什么样子!


        

他更加坚定了抱幽无命大腿的决心。


        

拜师,必须拜师!


        

……


        

此刻,桑都的白字号店铺中,偷偷摸摸地潜入了一个蒙着脸的客人。


        

他身材高挑,略有些显瘦。随意往柜台前一站,那股气势便让店家不自觉地收敛了心神,屏住呼吸,上前招待。


        

此人虽然蒙着脸看不见神色,但却莫名让人心头有些发毛。


        

他的身上,杀气太重!


        

终于,他开口了:“芙蓉脂,二十盒。”


        

“哎,哎。”店家松了口气,躬身去取。


        

神秘客人快速补了一句:“神奇露一瓶。替我大舅哥买。”


        

店家绷了半天心神,忽然听到这么一句,乍然放松,想笑没敢,生生憋了个屁出来。


        

神秘客人:“……”


        

东西到手,他一个箭步离开了白字号店铺,匆匆溜进了一旁的小巷子。


        

半刻钟之后,一个相貌平平,侍卫打扮的人骑着一头速度极快的云间兽,向着北方追去。


        

“小桑果,”他磨着牙,掂了掂手中沉沉的包袱,“下回有了芙蓉脂,你看我还会不会轻饶了你!”


        

他骄傲地扬着下巴,努力把藏在包袱最底下、‘给大舅哥买’的那一瓶神奇露从脑海里驱逐了出去。


        

短命跑得飞快,不多时就追上了车队。


        

它见到桑远远总是特别开心,急吼吼地立起半个毛茸茸的大身体,把两只前爪搁在了车窗边,脑袋吊在车窗上,开心得想要喷鼻水——它知道对着桑远远喷鼻水很不礼貌,于是很客气地转向一边,对着桑不近连打了三个湿.漉漉的大喷嚏。


        

幽无命差点儿笑抽了。


        

安抚完短命,桑远远伏在车窗上,唤幽无命上车。


        

“我好像快要晋阶了,上来带我一带。”


        

她丝毫也不觉得被幽无命带着升级有什么问题。原著中,梦无忧后来也修行了,就像每一个‘独立自强’的女主一样,她很有自尊,一身傲骨,绝对不要韩少陵帮忙,结果升级就跟龟爬似的,到了结局还是个拖油瓶。


        

在桑远远看来,这就是脑子进水的傻缺。


        

用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实力,不拖累旁人,甚至可以独当一面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难道不比前期矫情的‘自尊’更有价值千万倍么?


        

幽无命最喜欢她这么理直气壮地抱他大腿。


        

偏生嘴上还要嫌弃:“蜗牛一样,跟你一起修行,我都懒怠了许多!”


        

两个打情骂俏开心得很,一旁的桑不近更加郁闷。


        

他道:“小妹你先自己修炼,我有要事与幽无命相商。”


        

桑远远:“?”


        

此刻,幽无命刚好跳进了车厢。


        

桑不近正好急匆匆地站起来往外走,二人‘砰’一下撞了个满怀。


        

这下可好,幽无命拎在手中的那只大包袱‘呼’一下被撞到了厢壁上。


        

他愣了下,旋即,黑眸中溢满了惊恐,无力地伸手去抓——


        

已然太迟了。


        

只见包袱‘哗’一下散了,一堆堆四四方方、装着芙蓉脂的玉盒四散横飞。


        

一堆玉盒子中,那只白色的小玉瓶,显得异常醒目。


        

桑不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一边随口说抱歉,一边弯下腰替他去捡。


        

幽无命抢救不及,眼睁睁看着桑不近把那只小白玉瓶抓在了手里……


        

“白氏神奇露。”一无所知的桑不近就那么念出了贴在瓶上的小红纸条上面的黑字。


        

有那么一瞬间,车厢里静得仿佛遇到了黑洞。


        

桑远远呆呆地望着幽无命,看着他那张易容过的脸一阵阵发白发青。


        

桑不近立直了身子,把手中的白氏神奇露递给幽无命。


        

他着急向他请教问题,根本没把这种小事放在眼里。递了两下,发现幽无命不接,他不禁有些纳闷,又低头看了看散落满地的芙蓉脂。


        

‘这么点小事也值得生气么?’桑不近心中暗想,‘罢了,此刻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他随手把神奇露搁在了桑远远面前的矮桌上,躬身去替幽无命捡那些芙蓉脂。


        

“白州芙蓉脂。”桑不近念出了玉盒上的刻字,很努力地活跃气氛,“幽无命,你对小妹倒是真上心,买这么多面脂,用得完么!那个神奇露,也是配在一起用?效果挺好的吧?”


        

他还偏头看了看桑远远:“嗯,气色确实比从前好了许多!”


        

幽无命:“……”他有点想死一死。


        

桑远远的脸也红成了个桃子。


        

这真是亲哥哎!


        

幽无命那对漆黑的、僵硬的眼珠子终于缓缓地转动了几下。


        

“桑不近,”他的声音很飘,“这些,是给你买的。”


        

这句话一出口,幽无命的脸上立刻恢复了不少血色,狭长的双眼微微地眯了起来,唇角勾起一丝坏意。


        

桑不近:“给我买的?”


        

幽无命快速点了点头,眉毛挑得老高,精致的唇向上咧起来,声音诡秘:“对呀,应你所求,替你买的。”


        

桑不近愣了一会儿,白皙的俊脸极慢极慢地涨成了猪肝色。


        

半晌,占着妹妹完全不懂,桑不近艰难无比地问道:“就是……半个时辰?”


        

“对!”幽无命挑着眉点了点头,“只能用两滴,超过两滴会出人命。芙蓉脂不是涂脸的,明白么?神奇露,你的,芙蓉脂,云许舟的。懂了吗?”


        

桑不近重重点了点头,飞快地把那一堆芙蓉脂和那瓶神奇露收回了散落在地的包袱里面,匆匆往软榻下一塞,半尴不尬地冲着桑远远笑道,“呵,忘记了,我托幽无命买些小礼物,送给云许舟。不是什么东西,就,普通女孩子用的,你用不上。”


        

桑远远揉了揉额头:“嗯,你开心就好。”


        

幽无命解决了危机,偷偷吐出一口长气,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向软榻。


        

他坏笑着揽住了桑远远的肩:“来,带你修炼。”


        

她正在发愣。


        

他的气息猝然袭来,她的心中不禁微微一悸,身体一颤,眼底浮起了少许羞意。


        

呼吸也乱了片刻。


        

昨日那般亲密过后,终究还是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他一靠近,胸腔里便像多了一团什么东西,酥酥的,麻麻的,牵动到指尖。


        

这副模样落在幽无命的眼中,他只觉心脏泡在了暖融融的热水里,就快要化了。


        

“小桑果……”声音哑了下去。


        

“咳咳咳咳!”桑不近恼怒地打岔。


        

桑远远双耳发烫,急急盘膝入定。


        

好半天静不下来。


        

他离得太近,气息又强势,他聚来的木灵,仿佛都染上了他那独特的幽暗花香。


        

他一边把木灵聚到她的身边,一边在静中观察着她的轮廓。


        

单一个轮廓,就好看得无药可治。她看起来小小的,软软的,好似一碰就会在掌中化去,光看外表,根本看不出她有那样一颗坚强的心脏。


        

其实他的小桑果非常坚强。他知道,即便没有他,她也会这样扬着头往前走,她就像水,看似柔弱,其实可凿壁、可穿石。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的脚步。


        

他何德何能,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小果子呢?


        

入定的时光总是飞速流逝。


        

车队进入韩都城时,桑远远成功晋级灵明境五重天,她睁开眼睛,随手一召。


        

整个车厢中立刻塞满了大脸花。


        

如今升级时,可召的大脸花数量是呈几何级数上涨的,四重天能召二十朵,如今升到五重天,她可以召出四十来朵花。


        

花盘又大了一圈儿,一坨坨花盘塞满了整个车厢,有些花无处安放的大脸被挤到了地上,委屈巴巴地瘫着。


        

被挤到厢壁上的桑不近:“……”


        

幽无命强忍着没有笑:“小桑果,要不你试试让它们长牙?虽然有我在不需要你上阵打仗,但有点唬人的本事总是更好些。”


        

桑远远悲愤地瞪了他一眼。


        

大脸花已经很让人感觉操淡了,更何况大嘴花、大牙花……


        

谁还不想做个小仙女了?!


        

她思忖了片刻,觉得脑海中的五根碧色的灵弦有些蠢蠢欲动。


        

‘攻击!’


        

心念一转,她反手收掉了大脸花,然后猛然向着车厢正中掷去——


        

只见一根细细长长褐色茎杆立在了车厢中,茎杆顶部迅速冒出一朵鲜红灿烂的大花。


        

合着花瓣,像个郁金花苞。


        

桑不近惊奇地凑上去:“看着像会喷火的样子。”


        

桑远远阻止不及。


        

只见那鲜花的大花蕾猛然往上一蹿,然后居高临下,兜头罩向桑不近。


        

花瓣‘呼’地分开,它像是巨蛇吞物一般,照着桑不近一口就薅了下去。


        

眨个眼的功夫,鲜红花.苞已吞到了桑不近的脚踝处,将他的身躯困在了那褐色茎杆中。


        

桑远远吓了好大一跳,急急挥手撤掉了这朵大红花。


        

桑不近瞪着眼睛,狼狈无比地站在车厢正中,衣裳被划成了一件褴褛的破布袍,满身都裹了褐色的粘液,三个呼吸之后,才彻底散了个干净。


        

幽无命笑得直不起腰来。


        

抢在他狗嘴吐不出象牙给花取名字之前,桑远远急道:“食人花!”


        

桑不近抹了把脸。


        

半晌,才平复了心绪。


        

“我的修为是灵明境六重天。”他道,“这花足以困我半刻钟,大约还能让我受些轻伤。也就是说,灵明境三重天以下的修行者,恐怕会丧命其中。小妹,这是凶物,切记不要遍地乱扔!”


        

桑远远严肃地点点头。


        

……


        

傍晚时,桑、白、风三州的车队顺利抵达韩王宫。


        

三十定妻是十分盛大的仪典,韩王宫中已布置得无比喜庆,装红点绿,天色未黑,宫中已燃起了华灯,黑石大城中,红绿二色交相辉映,一望便是要办的是喜宴。


        

桑不近搀着桑远远,优雅地踏下了兽车。好巧不巧,刚好看到梦无忧打扮成小侍女的模样,双目通红地离家出走了——她脸上的面具竟不知何时取了下来,一张脸光光滑滑,看不出毁过容的痕迹。


        

桑远远半点都不惊奇。


        

哪个女主毁容还能真就毁了?


        

“那不是赝品吗?”幽无命阴声坏笑,“不如我跟上去……”


        

抬起手,在脖颈处比划了下。


        

桑远远赶紧摇头:“别!不理她。”


        

她百分之百敢确定,梦无忧身上绝对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今发现自己就是桑远远的桑远远,已开始隐隐摸到了一丝不寻常的脉络,直觉告诉她,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事情,多多少少,一定和梦无忧有什么关联。


        

在没摸清对方底细之前,贸然动手肯定要吃亏。


        

先看看。


        

正前方,韩少陵已亲自迎了出来。


        

他的气色看起来好极了,大步流星迎向桑远远,距离一丈时,重重站定,俊脸上浮起了自信的笑容:“来了。”


        

眸光意味深长,似有许多许多的话,想要对她说。


        

双方互施了王族见面礼。


        

白、风二州的王族也到了,走上前来,两两施了行。


        

礼毕,韩少陵目光灼灼,盯住了桑远远。


        

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外界并不知道详情。幽无命入京刺杀皇甫俊之后,便令替身开始率军攻打冀州都城。替身的身边并没有女人,外界猜测,必定是桑成荫与幽无命达成了协议,桑州闹了伐幽大典,作为交换,幽无命把桑远远还给了桑成荫。


        

在世人眼中,幽无命和桑远远这两个人,早已经没有什么交集了。若非如此,韩少陵也不会巴巴往桑州递帖子。


        

不过叫桑远远也感到十分意外的是,幽无命现身桑都,与她订下了婚期之事,竟然直到今日还未传到外头!想来上回出了叛徒之后,桑州王是下了狠手清理过桑州高层了。


        

“桑王女仿佛憔悴了些。”韩少陵靠近两步,压着低沉磁性的声音道,“离开我之后,过得不好么。”


        

桑远远纳闷地抬眼瞥了他一下。


        

这不是信口雌黄么。


        

她今日的面色可不要太红润哦!


        

她轻轻地笑了下,道:“是有一点忧虑。今日盛典毕竟是大事,来到此地的,都是十八州未来的砥柱,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差池,否则云境危矣。”


        

韩少陵:“……”他说的是男女之情,她倒给他心怀天下来了?!


        

正要开口,却被桑远远温柔坚定地打断:“方才入城时,还看到一个侍女鬼鬼祟祟地贴着墙根出去了,我怎么看都觉得有问题,韩州王,你的王宫,防卫就那么疏忽懈怠么?我还真是有些担心哪!”


        

韩少陵失笑:“韩宫怎可能让人随意出入……”


        

话说到一半,他猛地意识到不对了。


        

是有那么一位‘侍女’,可以随意出入的。


        

韩少陵脸色微变,不再纠缠桑远远,匆匆施了礼,吩咐左右将桑、风、白三州的贵客好生安置,然后便追向了外头。


        

桑远远回眸一看,见幽无命抱着手,似笑非笑地站在身后。


        

她冲他调皮地眨了下眼睛,朝着韩少陵的背影低低笑道:“下次要不要写一个《韩宫宠榻:邪王的九十九次小逃妻》?”


        

他微微倾身,声音极低极暖味:“不,我要的是,邪王与娇妻在韩宫的九十九次榻宠戏。”


        

桑远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