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曲水流觞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说我喜欢的人会飞!”


        

“别想糊弄我。”幽无命强行绷着脸, “小桑果,我可不是韩少陵那种蠢物!”


        

她肯定还和那韩州老狗聊了别的!


        

只见她小嘴一扁,眼眶立刻就红了。


        

幽无命登时麻了爪, 手忙脚乱把她拢进了怀里, 垂下头来, 不断吻她的眼角,就怕她真的哭出来。


        

“刚不是还好好的么, 怎说哭就要哭, 你别哭,我又没有不信你。我什么时候不信你了, 从前那些一听就假得离谱的话我都信了好么。”他嘀嘀咕咕地说道。


        

“那, ”她破涕为笑, “我要和你说一些我从前的事情了,还要叫哥哥进来一起听,你不许生气。”


        

“嗯嗯嗯。”他很敷衍地应道。


        

黑眼珠一转一转,他心中在琢磨, 至于听完了生气不生气嘛, 他自己说了算, 大不了换个方法收拾她就是了。


        

她牵着他, 走到大殿中。


        

云许舟和桑不近两人尴尬地杵在那里,像两根木桩子。他也不招呼人家坐一坐!


        

桑远远头疼无比,上前一手拉一个, 把这对别扭的家伙拖进了内殿。


        

四人坐在了窗边的榻上。


        

桑远远犹豫片刻,道:“不知哥哥还记不记得我及笄礼那一天发生的事情?”


        

桑不近见她神色郑重,便仔仔细细地思量了一番, 斟酌着回道:“有些细节可能会有出入。印象较深的有几件,一件是典礼快开始了, 你却跑到外头去捉蚕玩,叫人一通好找。一件是,好几个州同时向爹提亲,其中便有韩少陵。还有一件便是自那之后,你就不再疯闹了,收拾了性子,从此规行矩步。”


        

对上了。


        

桑远远叹息一声:“当年我在外头捉蚕的时候,便已见过韩少陵了。他提及此事时,我记起了一些当时的心情,应该不会有假。爹爹曾说,我一见韩少陵就像变了个人,其实不是,及笄礼时我已是第二次看见他了,至多算是有些许好感,别的,谈不上。”


        

桑不近慢慢皱起了眉头:“所以,什么少女怀春性情大变,为了某人而温婉贤淑,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不错。”桑远远偷眼望了望脸色渐渐变臭的幽无命,轻轻拉住了他的衣袖,对桑不近说道,“哥哥你看,我如今对幽无命,已是生死相许的情意,你可曾见我性子有半分的变化?”


        

幽无命肩膀绷了下,旋即,极淡定,极漫不经心地望向窗外,摆出一副‘他们聊的天十分无趣’的样子,却恰好暴露了渐渐红起来的耳朵尖。


        

桑不近颇有些无奈地看了桑远远一眼:“小妹啊……你真是口无遮拦!”


        

云许舟冷眼瞟了他一下,哼笑道:“你若有小果一半爽快就好了。”


        

桑不近:“……”白皙的脸庞又一次开始涨红。


        

桑远远可算是总结出了她这个哥哥的特色——扮成女人的时候爽朗大方什么都敢说敢做,一恢复男儿身,就束手束脚像个鹌鹑。也不知道这奇葩的毛病该怎么治?


        

她摇摇头,摁下了老母亲般的愁绪,继续说方才的事。


        

“当时,我答应韩少陵的求婚,却要将婚期推迟到六年之后,这般无礼的要求,为何父母和哥哥都没有异议呢?”


        

这件事,桑远远着实是不解。


        

桑不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当时谁也没把它当回事,还以为你是推托搪塞。我正好拿这个做挡箭牌,把那些上门提亲的苍蝇一个一个都给轰出去,那时候谁能想得到,你竟是真要嫁给韩少陵呢?”


        

桑远远:“……”这是把她往天上宠啊!所以这六年之约,说穿了只是韩少陵单方面的事儿,桑州就没当真的。


        

“后来你便把自己关在房中,再不与我玩耍。”桑不近道,“我生气,父亲还把我揍了一通。后头那几年,我极少能看见你,送你的东西也都被你收去库房,我偷偷看过,你根本连拆都不拆。”


        

说起往事,桑不近有些发蔫。


        

桑远远心中也十分难受。前一日还在柱上刻‘桑不近是乌龟大王八!还要从台阶掉下去!’的妹妹,后一日便生分成了那样,换了谁都得心梗。


        

桑不近偷偷用小指点了下眼角:“今年开春韩少陵上门提亲,说起那六年之约,父母亲与我都不是很满意,因为他早已在五年前迎娶了幽盈月,我们怕你嫁过去要吃亏。奈何你一定要嫁,只得让你嫁了。谁能想到,差一点就天人永隔。小妹,你若真走了,我与阿爹阿娘,不知得有多难过。”


        

最后一句他说得悲恸,桑远远亦是身体一颤,悲从中来。


        

若是她没有回来……一切,是不是就要走上书中的轨迹?桑州覆灭,她的一切都被梦无忧取代……九泉之下的亡灵又如何闭得上眼睛?!若是当时在看那本书的她知道那些都是发生在自己父母亲人身上的事情,哪怕是身在地狱,也一定会爬回来的吧!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的呼吸变得有些不稳,心绪震荡难安。


        

一只大手忽然攥住她。带着茧的掌心和长指,将她纤细柔软的手指牢牢捉住。令她心安的温度和气息包围了她,她迅速就平静下来。


        

偏头一看,这傲娇的家伙依旧望着窗外,下巴微仰,拽得很欠揍。


        

她忍不住扬起了唇角,情绪彻底平复。


        

她并不打算贸然告诉桑不近她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一来,她自己也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说出来徒增烦恼,让他们再多担一份心。二来,那件事难说是人为还是某种未知的力量,在自己能力未逮之前,尽量不要牵扯更多人进来才好。三来,知道的人多了,更容易打草惊蛇。


        

思忖片刻,她问道:“哥哥记不记得,及笄礼之后,我曾单独见过什么人吗?”


        

桑不近回忆片刻,缓缓摇头:“礼毕,你们女眷便去了后殿接受祝福。不知娘会不会记得——小妹,你是不是记起了什么事情?有人害你么?”


        

他皱起了眉头,目光渐渐凌厉。


        

桑远远摇了摇头:“我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了。但我知道,我肯定不会平白无故让一个初次见面的人等我六年。我先问问阿娘。”


        

桑不近点点头,取出与桑夫人联络的玉简,交到桑远远手中。


        

玉简很快就接通了。


        

说起及笄礼后的事情,桑夫人大约也还记得。


        

她道:“当时观礼的女眷都一起到了后殿,接受天坛圣子的祝福。阿娘一直看着,并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若说单独相处的话,那倒只有天坛圣子曾与你说过几句话。再后来,你爹便寻了过来,说起有人向我们提亲的事情。”


        

桑远远:“只是这么短短一点时间吗?”


        

“对,”桑夫人道,“前后也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吧。我记得你爹进来时,你神色有些恍惚,提到韩少陵,你当时是这么说的——‘若他当真有意,还请等我六年’。我看你像是累极了在说梦话一般,其实也并未当真。”


        

桑远远定了定神:“阿娘帮我查一查,当时在后殿的人究竟都有谁,还有当日那位天坛圣子的身份。”


        

桑夫人一一应下,碎了玉简。


        

天坛差不多算是钦天监,位于帝都,主要负责祭祀祝福、卜算吉凶这些玄学事务。天坛圣子深居简出,王族成人礼以及大婚时,会派出圣子前来观礼祝福,若是大婚,婚契与同心契,也是交由圣子,由他们送至天都珍存。


        

这般来看,最可疑的人,莫过于那日身在桑州的天坛圣子了。


        

此刻再无其他头绪,只能先等待桑夫人那边的消息。


        

殿中静默了片刻,忽有桑不近的贴身亲卫求见。


        

桑不近有些纳闷:“进来。”


        

便见一个铁塔般的壮汉眉开眼笑,小跑着进来,将一只包袱递到了榻中的小矮桌上。


        

“世子,这是您千叮咛万嘱咐,让属下保管的,给云州摄政王准备的礼物!”


        

桑不近:“???!!!”


        

下车的时候他就随口一说,让亲卫替他把东西带进来,可没说要怼到云许舟的面前啊啊啊!


        

亲卫非常鸡贼地朝着他挤了挤眼睛,然后一溜烟跑出去了。这意思便是:世子,俺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勇敢表白吧!


        

桑不近僵成了一座木雕,伸手要去抢,结果云许舟先他一步,将东西夺到了怀里。


        

她挑高了眉毛:“嚯!送人的东西,还有反悔的道理?”


        

桑不近:“不、不是,我……”


        

云许舟了然一笑:“行了,我知道你脸皮薄,我自己回去看!”


        

她抱着包袱,乐呵呵便走了。


        

桑不近:“……”


        

他用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目光,可怜巴巴地瞅着幽无命。


        

幽无命满脸坏笑,彻底无视了桑不近的求救,径直拉住桑远远的手,将她带到了殿外。


        

石阶下方有一处极大的庭院,他攥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了一株巨大的菩提树下。


        

“哥哥那东西……”桑远远踮着脚去望云许舟离去的背影。


        

“无事。”幽无命坏笑道,“反正早晚要用。”


        

桑远远:“……”她竟无言以对。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忽然凑上前,将她抵在了树干上,用额头触着她的额头。


        

“小桑果,”黑而深的眸子紧紧盯住她,“若是我,只要应了你,便一定会做到。莫说六年,便是六十年也一样。无论多少年。只要你开口。”


        

她愣了一会儿。


        

最初,她以为他还在吃韩少陵的醋,故意要把他比下去。


        

旋即她反应了过来。


        

依桑夫人和桑不近复原的及笄日情形来看,她出事之前,其实是有些先兆的。


        

她知道六年之后还能回来。


        

所以,幽无命此刻是在给她一个承诺。万一很不幸再次遇上那样的事情,他会一直等她,一直等到她回来的承诺。


        

她的视线忽然一片模糊。


        

心口和鼻子都酸得发痛,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这个话题,她不敢接。


        

“骗子,”她扑进他怀里,带着哭腔冲他嚷道,“你不是说一定会看紧我,绝对不会让我出事的么!为什么又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幽无命:“……”


        

他手忙脚乱地拍她的背,笨拙地哄她。


        

她狠狠攥住了他的衣裳,道:“牛皮糖见过么!我会像牛皮糖一样粘住你,谁也别想把我撕开!我不会离开你,打死都不放!听见没有!”


        

“好好好。”幽无命故意装出愁眉苦脸的样子,眼底却已是笑开了花。


        

“如今只能等阿娘的消息。”桑远远蹭了幽无命一会儿,把脑袋往后仰了一点,看着他的眼睛,“答应我一件事,拿到名单之后,不可以不问青红皂白把名单上的人全部杀掉。”


        

幽无命:“……小桑果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读心术?”


        

一副心思被看穿的懊恼样子。


        

她扶着他的肩,把额头抵在他的身上,一边擦眼泪,一边咯咯地笑个不停。


        

他本来就是个行事肆无忌惮的人,这些年早已习惯了用杀戮来解决问题。面对这样一个大威胁,他若心慈手软,那就不配做灭世魔王幽无命了。


        

笑了一会儿,她扬起小脸看他:“会出现在那里的,都是亲近、重要的人。你若是杀掉了她们,阿娘会恨你一辈子。”


        

“知道了知道了。”他很傲娇地别开了脸,“呵,这么一点小事罢了,我定给你查个水落石出,不冤枉一个无辜。”


        

“嗯,你最厉害了!”她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幽无命缓缓把眼珠转向她:“待会儿,我要听你再说一遍。”


        

桑远远:“?”


        

他坏笑着,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内殿。


        

“幽无命!哥哥看着呢!”


        

“管他!”


        

一抬头,便见桑不近像个鬼影似的立在台阶上方,幽幽地看着二人。


        

幽无命一脸吃惊:“桑不近,你怎么还在这里。”


        

桑不近:“?”


        

幽无命道:“你就不担心云许舟的性命安全么?神奇露用多了要出人命。你就不怕她瞎用?”


        

桑不近倒抽了一口长长的凉气,撩起衣摆,拔足往外飞奔。


        

幽无命得意地挑挑眉,大步流星把桑远远抱进内殿,反身一脚踢上了殿门。


        

桑远远紧张得喘不上气,双手拉着他的衣襟,被他抱到云榻上。


        

他垂头吻她的额,又用长指点了点她的鼻尖,感觉到她僵硬地缩起身体,他不由闷闷地笑了起来。


        

“傻果子。”他啄了下她的唇,“我怎会在外面动你。在这种地方,留下你的味道,你的气息,岂不是便宜了韩少陵?”


        

一双黑眼睛清澈得很。


        

她愣愣地看着他:“那你刚才说什么……让我夸你厉害?”


        

幽无命得意地笑出了声:“小桑果!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不正经的东西!厉害,当然指的是修炼咯!我要带你修炼,你想到哪里去了!”


        

桑远远:“……”


        

“行行行,”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把靴子一踢,盘膝上榻,道,“回头定会好好满足你。别急别急。等离开韩州的。”


        

他伸出一根手指,指指点点:“是你自己要求的哦!到时候可别求饶!”


        

桑远远:“……”无耻之徒。有本事他别买神奇露!


        

这一夜,桑不近还是回来了。


        

他带回了那瓶白氏神奇露,一张脸又蔫又红,像个熟过头了的柿子一样。也不知他是怎样厚着脸皮把送出的礼给收回来的。更不敢想象他是如何交待云许舟不要把芙蓉脂往脸上抹……


        

一夜无话。


        

次日天明,外头响起了悠扬的号角声,金鼓被擂出了阵阵闷响,气氛既隆重,又喜庆。


        

早晨的祭礼旁人无需参加,有兴趣客人的倒可以前往祭坛观礼。桑远远一行自然是没有兴趣,听着外头热闹的声音,晃眼便到了中午。


        

大宴正式开始,侍者恭恭敬敬地引了各州国的贵客,前往设宴处。


        

韩少陵从祭坛返回王城,他身边跟着一群美丽女子,就像飘了一堆五彩的云。


        

白氏姐妹、秦州王女、赵、周、齐三州各有一至二人——这些位王女,便是对韩少陵的大小夫人之位最有兴趣的人。她们大半夜就爬起来,跟随韩少陵到祭坛去观礼。


        

桑远远拿眼扫去,心中不禁微微一怔。


        

按着原书剧情,韩少陵捉回小逃妻之后,便将她牢牢拴在身边,祭天时,让她站在了正夫人的位置上,打脸了一众贵女。


        

可今日,韩少陵左边站着幽盈月,右边站着秦无双,根本看不见梦无忧的身影。想来小逃妻又被关进了小黑屋。


        

桑远远有点儿明白了。


        

白月光的力量,果然不可小觑。


        

韩少陵他爱上的,其实就是当初在桑田之中,初见这张脸的感觉。那一霎那,是最单纯,最诚挚的心动。他爱上的是他自己那一刻的感觉,而他爱上的这张皮囊之下,装着什么样的魂魄,根本无关紧要。


        

所以,若有桑远远,那她自然是他的首选。若是世上已没了她,那他就要梦无忧。


        

正因为他爱的是那一瞬间的天真无邪,所以梦无忧越‘作’,他越能从中汲取到他需要的那种感觉,他才会宠着她,纵着她,鼓励她像个小女孩一样无忧无虑地闹。


        

其实他要找的,不过是当初他自己初心萌动的感觉。短短一瞬间的单纯美好,没有利益,没有计较,在记忆之中无限美化过的那一束光芒。


        

不过就是个缺爱的娃罢了。


        

桑远远摇了摇头,与众人一道前往殿中赴宴。


        

三十定妻宴,设的是流水席。


        

仍是在大殿中,但特意铺设了竹筒水道,各色菜品装盛在玉质莲瓣中,缓缓而来,绕殿一周。美酒则是盛在荷叶状的薄玉杯中,时不时打着旋轻轻碰撞,淌着玉的叮咚声优雅在回荡在殿中。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一个曲水流觞。


        

玉杯之间,偶见一对对鲛绒制成的合欢花随波打转。


        

每一对合欢,颜色都与别对不同。


        

这又是一种有趣的习俗——王女们各取一朵合欢,戴在头上,另一朵便继续在渠中漂。若是有哪家公子捡起来戴了,意思便是他对她有意。


        

两人要是看对了眼,那便各自将合欢带回家,附在提亲的礼品之中,成就一段佳缘。若是女子对男子无意,便将头上的合欢扔回渠中,男子也只能悻悻将花儿归还给曲水,等待下一位有缘人。


        

一次定妻宴,往往能凑出好几对妙偶。


        

正因为如此,这个风俗才会流传数千年,且每次都那能办得热闹非凡。


        

韩少陵最先捡起了一朵大红色的合欢花,将另外那一半掷回渠中,目光灼灼,望向桑远远。


        

作为今日主人,他自然享有最优先的权利。


        

通常,主人的大红合欢花会一直留到最后。这个过程中,众女们便会暗中博弈决出胜负。最终捡起大红合欢的女子,差不多就是定下来的今日女主角了——王族女子身份高贵,贸然捡了主人合欢却被主人弃花的话,那当真是成了全境的笑柄,无人会冒这个险。


        

桑远远颇为新奇地看着面前的竹渠。


        

曲水流觞,只在古文中窥见过一鳞半爪,今日到了这里,只见那竹渠通透似玉,泉水清凌至极,玉质莲瓣中,精致的美食一望便让人胃口大开,那美酒自不必说,各色佳酿流到面前时,醇香随波荡起,让人忍不住每盏都想要尝一尝。


        

韩少陵自从让那半朵大红合欢顺流而下开始,目光便一直落在桑远远的面前的竹渠上。这也默认的规则。他摆明了此刻最中意她,若是旁人提前捡了他的合欢,那便是不识趣,打脸勿怪。


        

桑远远正在专心品尝美食。


        

这是很轻松的宴席,不需要守什么规矩。


        

无数双眼睛盯着那朵大红合欢,看着它来到了桑远远的附近。


        

抢占了韩少陵右手位置的秦无双憋不住了,轻咳道:“桑王女今日气色倒是很好,想来前些日子与幽州王朝夕在一起,相处倒是融洽愉快。”


        

乐融融的气氛顿时一滞。


        

桑远远瞥她一眼,还没说话,就见韩少陵左边的幽盈月跳了起来,吊着眼道:“怎么,羡慕嫉妒?你可省省吧,我王兄瞧不上你这样的!”


        

秦无双差点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幽盈月抱着胳膊冷笑:“字面意思。这儿那么多青年才俊,你谁也不提,单提我王兄,那可不就是对他有意思?啧啧,看不出来看不出来,秦王女居然也暗恋我王兄哪!嘿,这倒也不稀奇,王兄生得那般英俊,实力超绝,引人思慕再正常也不过了!对吧秦王女?”


        

秦无双眼泪都急出来了:“我没有……”


        

“哦?”幽盈月装模作样吊起了眼睛,“你是说我王兄不好么?”


        

秦无双吓得俏脸发白:“不是,我……我……”


        

韩少陵叹息,轻咳一声,道:“夫人,不要闹了。秦王女莫怪,盈月惯爱说笑,无心之语,不必放在心上。”


        

幽盈月撇撇嘴,得意地白了秦无双一眼。心道自己实在是太聪明,又替王嫂解围,又拍了王兄马屁,还能怼秦无双一脸,真真是,一箭三雕!


        

桑远远抿唇一笑,继续低头寻觅美食。


        

第一日打交道,她就发现幽盈月是那种说傻吧有点傻,但偶尔智商树就会‘叮’一下被点亮的选手。幽盈月知道今日这些女人里面,秦无双是最大的劲敌,于是抓住这次机会往秦无双脑门上‘啪叽’扣上一顶暗恋幽州王的帽子。


        

虽然谁都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但这样一来,韩少陵若再选秦无双,就要变成全境的笑话。


        

谁说这金孔雀傻的?


        

她精得很。


        

几句话的功夫,韩少陵的大红合欢已漂到了桑远远的面前。


        

众人不禁屏起了呼吸,齐齐盯住桑远远的手。


        

她正要去取一盏水晶鸭舌。合欢挡了下手,被她‘呼’一下拨到了下游。


        

韩少陵:“……”


        

众王女:“呼……”


        

这下,主人的合欢就成了无主之物。众王女松一口气的同时,又齐刷刷地打起了精神,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大红合欢的位置,观察哪些人有出手的意向。


        

众王女都很稳,合欢到了面前时,都恰好‘不经意’地在和身边的人说话,等到它漂了过去后,适当地表现出一点遗憾错过的意思。


        

少时,韩少陵的合欢流过一圈。


        

便轮到王女们了。


        

对韩夫人之位意向并不浓厚的王女们,开始挑着自己喜欢的颜色,从渠中捡出来斜戴在鬓发间。


        

风州姐妹当先挑了两朵,然后便眼巴巴地盯着渠中另一半,又瞅瞅不远处的桑不近,盼着他对她们的花儿有意思。


        

她们开了头,许多王女与世子开始不动声色地取出准备好的东西,摆放在面前的竹槽中。这叫做‘放礼’。


        

便是在给自己加码。


        

摆出纸帛的,意思是结亲多赠城。摆出金箔,便是赠财。摆出美玉的,便是赠送固玉晶等提升修为的灵物。


        

秦无双的脸色渐渐缓了回来。


        

眼见到了‘放礼’环节,她再一次按捺不住,盯住桑远远面前空荡的竹槽,曼声道:“桑王女容色绝世,当真是自信非凡呢。可是,也没必要这般特立独行吧?大家都要放礼,就你不放么!莫不是你加上的,便是自己丰富的经验?”


        

秦无双知道自己在嫉妒,但她没有办法不嫉妒——身边这些男人,个个都在偷看桑远远,那个女人一句话都不用说,就能夺走全部风头,这一幕,让秦无双心底那股子酸劲儿根本压不住,不断往喉咙泛上来,冲得头脑发热,管不住自己的嘴。


        

而且她还有另一个重要目的,便是抓住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再掷出自己的王牌来!


        

这般刺耳的话一说出来,场面顿时寂静了一瞬。


        

桑远远赶紧反手攥住了幽无命。偏头一看,果然见他唇角浮起狞笑,看向秦无双的目光已是在看一个死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捏了捏他的手,冲他摇了摇头,轻声笑道:“看着。”


        

虽然这段情节她只是匆匆掠过,但大致发生过什么事情,心中还是有数的。


        

幽无命磨了下牙,垂眸敛下杀意。


        

众人下意识地齐齐望向秦无双的竹槽。


        

幽盈月的智商树时亮时不亮,这会恰好就不太亮。她忍不住再一次跳了出来:“哟嗬!秦无双,你不也没放礼么!怎么着,你这意思是说,你自己经验也十分丰富?”


        

秦无双等的就是这一句!她就是要打脸一次幽盈月,报复回来。


        

她微笑着,拈出一枚小小的金贝壳,傲然掷入面前的竹槽里,“谁说我不放礼?”


        

金贝!


        

饶是十分讲究风度的王族众人,也不禁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州灵矿丰沛,制造灵蕴神兵和灵铠的技术更是一流。那些质量绝佳的装备价格高昂,但绝对是物超所值。若说晋州的装备能让士兵们以一当五的话,秦州上等的灵蕴装备,足以让将士们的实力平地飞升,以一敌十不在话下!


        

与秦州交好的贸易伙伴,能够获赠特制的、代表着尊贵身份的贝类。幽、韩、桑各州,手中拿的一直都是铜贝,贸易中可享受九折优惠。而天都和东州,则是手持银贝,享受六折优惠。


        

金贝只有一枚,持金贝,可用二折的超低价格购置秦州的灵蕴装备!千百年来,这枚金贝始终被秦州王室牢牢攥在手心里,不曾出过世。


        

没想到,今日秦州王,竟把这等重码加注给了秦无双!


        

这只意味着一件事——秦州王对韩少陵,是何等看好!


        

金贝一出,在座一众世子齐齐喉咙发干。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便连韩少陵的目光也直了。


        

这种东西,自然是抢不得的。若是强抢,非但秦州不会认可,而且瞬间便会成为全境公敌。


        

桑远远盯住了那枚金灿灿的贝壳,回忆起后续剧情,唇角忍不住浮起了神秘的微笑。


        

盯了一会儿,她偏过头,撅起红唇,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冲着幽无命骄傲地说道:“我的!”


        

他的黑眸瞬间宠溺,低笑出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