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燃烧的战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踏入宫殿的雕花及顶大门, 幽无命松开了攥在桑远远腕部的手。


        

他返身,慢慢关上了殿门。


        

桑远远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只觉这殿中静得叫人心头发毛。


        

她不怕他, 不怕他对她做出任何事情, 但他此刻的状态显然有些不正常, 她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一直是乱的,身体一直是冰冷的。


        

阖上殿门之后, 他有好一会儿一动也没动, 就那么静静地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他今日穿着黑袍, 领口、袖口和袍尾都有暗金色的隐线纹绣, 在这光线略显昏暗的大殿中, 一晃一晃,发出点点冰冷的微光。


        

他的身体没有任何起伏,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


        

“幽无命……”


        

她轻轻唤了他一声。


        

带一点点局促的声音在空旷的殿中回旋了片刻。


        

他终于慢慢转过了身。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小桑果,我现在要你。”他说。


        

她怔忡地看着他, 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因为他的表情实在是太平静了。


        

她动了动嘴唇, 愣怔着, 看他两步走到她的面前, 将她打横抱向内殿。


        

云榻清清冷冷,窗户紧闭,殿中一片昏暗。他半点没有要燃烛的意思, 把她平平放在云榻上之后,拈出一枚玉简,看了片刻, 搁在玉枕旁边,然后开始解衣。


        

黑袍滑落在地。


        

他垂着头, 一言不发解掉了她的衣裳。


        

他的目光很空,俨然有着沉重心事。


        

直到他合身覆上来时,她仍然没有任何准备。


        

她抿住了唇,轻轻搂着他的脖颈,温柔地应和他。


        

他明显不专心,时不时便会不自觉地望一眼枕边的玉简,好像在等待什么消息——她也分辨不出,他是想要等到什么消息,还是不想要等到什么消息。


        

两个人都心不在焉。


        

他的身体是冷的,就像是机械地在完成任务一样。


        

她的心中惊疑不定,此刻的幽无命,再一次让她无法看透。就像当初那个随时可能发病的,处于混乱之中的疯子幽无命一样,这一刻,除了能够确定他不会伤害她之外,她对他的情绪一无所知。


        

外面透进来的那一丝昏暗的光线彻底消失了。


        

“幽无命……”她轻声说道,“半个多时辰了。”


        

他动作一顿。


        

缓缓垂头看她。


        

黑暗中,他的眼睛像是两粒燃着暗火的星星。


        

“受不了了么?”他终于开口问道。


        

声音平静,有些哑,但不是那种漫着黑暗的哑。


        

“嗯。有点疼。”她应道。


        

他抬起手来,抚了下她的额。


        

“乖,很快就……”


        

玉简忽然亮了。


        

在这一片漆黑的清冷寝殿中,乍然亮起的玉色光芒颇有些扎眼。


        

青绿的光芒映在幽无命的脸上,他的眼睛变成了两点明亮的绿火,神情平静,却像凶恶的鬼。


        

他抽身而起,反手披上黑袍,坐在了云榻边上,拈起玉简,“说。”


        

玉简中传出阿古的声音:“报主君,又出事一个,死亡时间一炷香之前。”


        

幽无命冷冷淡淡地问:“死法有任何区别吗?”


        

阿古回道:“没有!”


        

“知道了。”


        

幽无命捏碎了玉简。


        

他扔出一缕明火,点燃了殿中的烛。


        

她闭了闭眼,一时无法适应光亮。


        

他慢慢偏过头来,嘴角微微抽搐,笑容冰冷狰狞。


        

“小桑果,觅心者,容不得我们在一起呢。”


        

她猛地一惊,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心脏突突乱跳,愕然望着他。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心头有些惊悸和茫然。


        

“吓到了?”他扯着唇笑了笑。


        

她缓了缓心绪,抓着他的胳膊坐了起来,把发软的身躯贴在他的身后,艰涩地说道:“你是说,你与我在一起,就会有人被杀死?”


        

“嗯。”他的胸腔闷闷地颤了下,发出低沉平静的声音,“第一次出现死者的时间,正是在你的云榻上,你我做夫妻时。”


        

他转过身,探出长臂,把她的身体整个揽进了怀里。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抚她的发:“我细想了一路,终于找出了唯一的规律——但凡我因为你而心中激动,觅心者便会开始行凶杀人。”


        

桑远远猛地一震:“时间……都能确定吗?”


        

幽无命薄唇轻扯,露出一个冰冷到极致的笑容:“现在,彻底确定了。”


        

她一时感觉有些难以消化,喃喃道:“你我,和短命,在小河中嬉戏玩闹的时候,难道是你最开心激动的时候吗?”


        

那个时间段内,‘觅心者’连杀了两名幽影卫。


        

“嗯。”他的眸中划过一丝温柔,“从未有过那样的心情。”


        

那是彻底敞开了胸怀的嬉闹,不掺杂欲.望,抛却了一切烦恼,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还带着狗子。


        

桑远远心中剧震——无论相隔多远,都能够即时感应到他的情绪,且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灵明境的高手……


        

她重重闭了闭眼,像叹息呻.吟般,吐出了两个字。


        

“是它?”


        

“是啊。”幽无命轻飘飘地说。


        

他垂下了深刻狭长的眼睛,凝视着她。


        

“破境之后,便断掉了控制。”他扯着唇,冷笑,“我原以为修为太高,它跟不上,变成了无法动弹的木头。”


        

桑远远深吸了一口凉气:“它到底……是什么?”


        

“是啊,”幽无命眯了眯眼,“是什么呢?”


        

那是他原本的身体,早已在二十年前死去,因为他与它仍有感应,便带着它一起修炼,将它制成了偶。


        

谁能想得到,偶,竟会断了线,挣脱了偶师的束缚?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他:“它仍能感应到你的开心快乐。那你呢?能感应到它么?”


        

“仇恨。”幽无命缓缓眨了下眼睛,“只有仇恨。与我从前一样,一整片,都是阴暗的仇恨,像苔藓。整个人,由内至外,都是发了霉的苔藓。”


        

他用平静到了极点的语气,说着这般令人惊心的话。


        

她紧紧抱住了他,尽力温暖他冰冷的身躯。


        

半晌,他低低地笑了一声。


        

“小桑果,你为什么不穿上衣裳?还想要么?”


        

桑远远:“……”忘记了。


        

他伸出长指,挑了挑她的下巴:“只能先委屈你一阵子,拿到它之前,不能再碰你了。”


        

她点点头。


        

旋即,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好像她非常需要他碰她似的。


        

她无语地起身,穿上了衣裳,坐在距离他一尺之外,道:“方才我也没觉得你激动啊,它怎么还是杀人了?”


        

幽无命淡淡瞥她一眼:“有激动。怎可能不激动。”


        

“哦。”她的心头后知后觉地泛上些许羞意。


        

他凑近了些:“你好像不是很喜欢。是时间太久了么?”


        

桑远远:“不,是少了感情。”


        

“啊……”幽无命懊恼地拍了拍额头,“我只顾着想那件事……”


        

“没事的。”她冲着他,安抚地笑了笑,“你专注的样子,迷人极了。”


        

他脸色微变,她也吓了一跳,急急指了下他的心口:“别激动!”


        

二人对视,深呼吸,调节情绪。半晌,像是打了一仗似的,颇觉疲累。


        

她绷起了一张女夫子的脸。


        

“从今日起,你需心如止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有点想笑,忍了下去,很不屑地挥挥手:“修炼修炼。”


        

这一夜,桑远远的修为再次向前跃了一大步,顺利突破了灵明境六重天。其实在修炼这方面,她显然是个天才——本身与木灵的亲和度就已经非常惊人了,再加上还有大佬贴身带飞,这样的升级速度说出去能把人吓死。


        

脑海中的青色灵蕴之弦变成了六条。


        

桑远远手一招,只见整个大殿里密密挨挨挤满了大脸花。


        

二大一小三只食人花艰难地从一堆脸盘子里面挤出它们鲜红的花瓣,时不时‘呼’地张开巨大的花瓣口,冲着大脸花左右摇晃着抖上几抖,作势要吃人家的脸盘子。


        

幽无命将阴云压到眼底,虚虚地大笑了起来,笑得拍床。


        

“小桑果你是想要笑死我好继承我的遗产么?”


        

“继承你那一屁.股欠债?”她没好气地瞪他。


        

幽无命假装听不见她在说什么,转着黑眼珠,慢悠悠把脸拧到另一边。


        

他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正色道:“你这毛病,应当是神魂太强。”


        

她惊奇地望向他。


        

他续道:“但是脑子里装的东西又太……”


        

他指着面前那些又丧又奇葩的玩意,半天找不出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来,就捂着肚子笑。


        

桑远远:“……幽无命你够了。”


        

“嗯。”他干脆利落地翻身离开了床榻,“我该走了,乖乖在家等我。”


        

桑远远吃惊地望着他:“不带我去么?”


        

幽无命失笑:“小桑果,我又不是去玩。”


        

“其实我现在也没那么没用……”她思忖片刻,丧丧地垂下了头,“算了,不拖累你。”


        

她的反应速度、身体强度终究是差了许多,到了战场上,那些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对付皇甫家的精锐,不比收割冥魔。


        

她爬了起来,替他从桌上捧来了战袍:“安心去吧,受伤没关系,回来我给你治!”


        

他很想重重亲她的乌鸦嘴,终究还是把心思按捺了下去。


        

披上战袍,他大步流星踏出了宫门,一次也没有回头。


        

桑远远走到窗边长榻上坐下,托着腮,颇有些忧郁地望着天。


        

忽见殿门那里黑影一晃,身着战袍的幽无命大步走回来,抓住她的手:“走!”


        

桑远远:“?!”


        

他带着她,跳上短命后背,如箭一般掠出了冀都。


        

“我出门打仗你却看不见我,必定胡思乱想,心绪难安。”他用陈述事实的语气,平平静静地说道,“我想到一个地方,你可以在那里观战。”


        

“才不会,”她心中温暖,唇角不禁浮起了微笑,“我就修炼,兴许你回来了我都不知道。”


        

他轻笑一声,懒洋洋道:“少来,你入得了定,算我输。”


        

几句话的功夫,短命已跑过了一小片荒原,面前是连绵的矮山,山上稀稀有一些树。


        

“上山。”幽无命拍了下短命的大脑袋。


        

短命很不爽地偏过头来,打了个愤怒的喷嚏。


        

桑远远知道,它是心理不平衡了。


        

不患寡而患不均,从前短命只是在西部这几个贫穷的州国晃荡,大家都没装备,它也无甚感觉。这回到云州溜达了一圈,它便发现人家的云间兽,身上是穿着装备哒!


        

而且听说东州的云间兽待遇更好,灵甲从头裹到了脚,进这种山,穿过那些矮树丛,根本就不会扎一身毛毛刺哒!


        

像它这样高级的云间兽……为什么要裸.奔!为什么!


        

生气气!


        

它瞄了幽无命一眼,怂了,老老实实勾着头,跃进了一团矮树丛中,快速穿过小山包。


        

接近午时,短命载着幽无命二人,从一处一线天断崖上跃过,落进一片松柏林。


        

穿出松柏林,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山的正下方,是一片难得的开阔地,一条平坦的山间谷道通向外头,足够五十头云间兽并行。


        

开阔地囤了骑兵,约有八千余人,装备精良,威风凛凛。


        

领头之人身材魁梧,桑远远从远处一望,便认出了皇甫雄这个老熟人。


        

她的目光顺着山间谷道往外飘去,数里之外,便是那连接秦、冀二州的栖喜道,栖喜道中,正有东州的后勤运输军将大车大车的秦州灵甲运往南面。


        

栖喜道两旁的山林间,偶尔能看到一点黑甲反射的光,那便是埋伏在两侧,预备收割这一批军备的幽州军。


        

等到幽州军截下军备,向南边转移的时候,皇甫雄便会率着八千骑兵猝然杀出,幽州军猝不及防,带着沉重的装备,又是步兵遇骑兵,必定得吃一个大亏。


        

这便是皇甫雄想要从幽无命身上收取的‘利息’,好叫天下人都知道,虽然丢了装备,但因为他皇甫雄的雷霆一击,叫幽无命也吃了好大苦头!


        

只可惜皇甫雄怎么也想不到,他这只黄雀背后,还站着幽无命这个残忍的冷血猎人。


        

幽无命平抬起手臂,漫不经心地指了指山道外的一处平地:“皇甫雄的八千骑离开谷地,必要在那里整军列阵,发起冲锋。小桑果你看,我昨日便让他们在那平地前方半里路处,埋好了铁蒺藜,皇甫雄一冲锋,必定人仰马翻!”


        

“斩了皇甫雄,我便回来接你。”他把她从短命背上抱下来,找了块干净的大石头,放她坐下。


        

桑远远惊了惊:“你要杀皇甫雄?”


        

皇甫雄这个人,怎么说呢?虽然敌对,但好像也不算个坏人。而且现在杀了皇甫雄的话,岂不是又把皇甫俊的仇恨拉回来了?


        

幽无命了然一笑:“好,依你,不杀。呵,小桑果,你要知道,我想杀他,随随便便就杀了。”


        

桑远远:“……”他明明就不想杀!


        

他不再啰嗦,跃上短命的脊背,像一阵风,卷下了山去。


        

今日他带着他的刀。


        

身影在树影中时隐时现,像是一帧帧特意截出来的画面,每一幅,都是青年王者最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仿佛回了下头。


        

这么远,早已看不清彼此的容颜。


        

她还是冲着他笑了起来。


        

栖喜道很快就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


        

幽无命找的这个地方当真是极好,从这里往下望,整个战场一览无遗。


        

桑远远留意到了许多细节,比如,幽军和皇甫军相比,确实是输在了装备。他们借着山势伏击经过底下谷地的东州运输队,本该是饿虎出山,扑食鼠兔的局面,然而皇甫军仗着装备好,悠然结成了防御阵线,不紧不慢向后退,幽州竟是追击不上。


        

当然身在战场上,是看不到这些东西的。


        

在幽军看来,便是他们扑杀下山,东州的运输队扔下东西闻风而逃,跑得比兔子都要快。


        

这个快,其中又有讲究——首先,皇甫军的云间兽,品质更好。其次,云间兽平日的饮食一定更加健康营养,它们的爆发力和力量,都要远远优于幽州的穷兽。再次,云间兽身上的灵甲丝毫也没有阻碍它们的奔跑速度。


        

总结起来,就是一个钱字。


        

桑远远更加理解书中幽无命为什么要选择那般极端的同归于尽了。


        

越拖下去,幽州只会越来越穷,力量被削弱得越来越厉害。


        

眼睁睁看着仇家一天比一天兵强马壮,他能怎么办?


        

能同归于尽都不错了。算算时间,韩少陵的三十定妻宴之后,幽无命便要火烧天都、身首异处!


        

幸好如今有她。她已逆转乾坤,暂时保下了他的小狗命。


        

桑远远深深吸了一口气。


        

想要打败那些敌人,路还长得很。


        

当务之急,便是——


        

钱!


        

她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一定要想办法,帮他挣很多很多的钱!


        

等等。


        

她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幽无命他的全部家当,能有几个钱?


        

用全部家当和未来五年赋税作聘礼?


        

恐怕真正算得上大钱的,就只有预支的那五年赋税吧?!


        

所以他是开了张空头支票,就把她给套走了吧!其实,根本就是一毛不拔!空手骗媳妇!


        

原本以为自己很值钱的桑远远:“……”


        

再等等。


        

幽州几乎全员皆兵。幽无命对手上的兵,那是优待得不得了,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从他们手上征多少税!未来五年赋税,恐怕,根本就没几个钱!


        

已经发现自己可能不怎么值钱的桑远远:“……”


        

这狗男人,居然还摆出那副豪爽大方的样子,骗得她小心肝儿一通乱颤?!


        

所以其实他的聘礼,可能还比不上赵周齐那些小州国的贵族娶亲时花得多。


        

至于一个月后的大婚?


        

算了,就请请亲朋好友,随便摆两桌凑合吧!


        

终于发现自己一文不值的桑远远:“……”


        

她瞪着那道急速穿梭在山林间,向着皇甫雄的骑兵迅速逼近的利落身影。


        

瞪了一会儿,忍不住扶着额头,无奈地笑了起来。


        

这男人,她都不用担心日后要斗什么小三——他根本没钱去浪!


        

想完了财政大事,她的目光幽幽飘向西面。


        

她又想起了今日他在云榻上的表现。


        

幽无命是极其聪慧的人,亲眼看见尸体上的伤痕之后,他恐怕就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所以在路上时,他才会仔细回忆每一次凶案发生之时,他在做什么、心情如何。


        

两相对照,他已确定‘觅心者’正是那具人偶。但到了冀都之后,他还是选择把她抱上云榻,怀着复杂至极的心情,和她亲密了一回。


        

一来,是最后的确认。


        

二来,是为了她的安全。


        

他必须确认,那具邪偶此刻身在幽州,无法伤害到她。


        

这样他才敢离开她,独自上战场。


        

桑远远望向那道正在密林中穿梭的身影。这里地势实在险峻,除了短命之外,再没有第二头云间兽可以这般无声迅捷地接近皇甫雄的骑兵,但是这一仗又非打不可,因为铁蒺藜不可能灭了一支八千人骑兵,一旦皇甫雄稳下阵脚,便会绕过陷阱地带,再一次发起冲锋。


        

所以幽无命必须做这个英雄。


        

桑远远凝望着他的身影,眼眶隐隐有些发热。


        

这个心思缜密的男人,其实也为她付出了太多。


        

栖喜道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幽军大获全胜,将那一车车精良的装备从谷地运了出来,从极远处看,都能看出那些蚂蚁大小的黑人们个个是一副穷人乍富、走路发飘的德性。


        

恨不得一路唱歌回去。


        

皇甫雄的骑兵出动了,五十人一排,铁蹄踏出隐身的谷地,迅速在谷外的平原上结成了方阵,压下枪尖,开始发起冲锋。


        

一切尽在幽无命的掌握之中。


        

他的身影停在了最后一座小山头上。


        

短命仰起了脑袋,预备冲锋。


        

刀在手中,他偏过头,往身后的高山上看了一眼。


        

旋即,战袍飞扬,身形似箭,笔直地向着前方那八千铁骑扑杀而去,一往无前!


        

黑刀低低压在身侧,相隔那么远,桑远远都能听见隐约的嗡鸣震颤声。


        

她激动得站了起来,心脏‘怦怦’乱跳,血液在体内奔腾。


        

既是紧张,又在为他感到兴奋。


        

这,就是她选择的男人!


        

皇甫雄的骑兵前排开始人仰马翻。


        

除了铁蒺藜之外,那一带还埋藏了许多爆.炸物。


        

平原之上,轰隆声、兽鸣声,连绵不断。


        

冲锋之势不是说停就能停的。


        

前排出了事,后排根本来不及刹车,就算及时勒停了云间兽,后方的骑兵也会重重追尾上来。


        

皇甫雄只知抛出了那么一大块肥肉作饵,幽州人必定上当,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还有黄雀在后,旁人竟是比他多看一步,将计就计,反将一军。


        

一团混乱之中,幽无命那道携带着地狱气息的身影已然杀至!


        

根本不给皇甫雄重新整军的机会!


        

他的狂笑声回荡在平原上,令皇甫军心惊胆寒,更加不知所措。隔着一片陷阱地带,幽军在将领的指挥下,迅速分成了两拨,一拨继续将军备押运回关内,另一拨则是列成了行军阵,从两边侧翼向皇甫雄的骑兵包抄而去。


        

幽无命在大军中杀来杀去,扰乱他们结成阵形。他的身后渐渐汇聚起了一大股铁浪般的追兵。


        

皇甫雄很快就发现,幽无命这疯子居然胆敢一骑闯入自己的兵阵,当场便发了狂。


        

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皇甫雄热血冲脑,他不顾左右两旁包抄而来的幽军,径直指挥麾下的军队,从各个方位堵截幽无命。


        

桑远远不禁有些紧张,她往前走了几步,扶着一株松树,站在了山边。


        

幽无命并没有暴露他真正的实力。


        

他压制着修为以及焰力,刀上爆出的青光仍与当初玉门关一战时相仿。只使出五分力气的话,他的续航能力自然是大大提升,激战许久,非但不见半点疲态,反倒愈战愈勇。


        

他这般勇猛,皇甫雄只以为他已是强弩之末,挥令手下送死送得更加勤快。


        

桑远远凝望着幽无命那道矫龙般的身影,见他所经之处,皇甫军一茬一茬如割麦般倒下,心情不由得更加激荡,不住地在心中为他喝彩。


        

从侧翼包抄过去的幽州军已越来越近,眼见再有一炷香的功夫,皇甫雄这支阵脚大乱的骑兵,必将被幽军这头猛虎一口吃下!


        

骑兵在无法冲锋的时候,对上步兵便不再有压倒性的优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刻皇甫雄已红了眼,一门心思就想取幽无命的性命,根本没留意到自己很快就要彻底陷入敌人的包围圈。


        

桑远远忍不住再一次叹息——幽无命,真不是人。


        

若是他率着一支骑兵队伍从背后偷袭的话,皇甫雄就不会这么头脑发热,肯定会提起警惕,注意到侧翼的情况,早早开始突围。


        

然而他就一骑杀了进去。


        

被一个人杀退八千骑兵,那当真是奇耻大辱,皇甫雄那颗热血中二的脑袋里,绝对绝对不会生出撤退的念头。


        

真是,算尽了人心。


        

只见道道半月青光在人群中闪烁,东州军人仰马翻,左右两翼,幽州步兵迅速包抄,冲着凌乱不堪的东州骑兵阵,发起了总攻!


        

幽无命那低冷带笑的声音穿透力极强,横扫原野,回荡在谷地之中——


        

“杀!”


        

幽军的战意被彻底点燃。


        

“杀!杀!杀!”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