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他的小迷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总攻开始了!


        

左右两侧, 幽军已将皇甫雄的精锐骑兵团团围困,他们拉起了横贯南北的铁索巨网,套向那些装备了精良铠甲的云间兽——这些都是热气腾腾的金子!


        

皇甫雄发现大事不妙, 终于开始尝试突围。


        

然而哪里还来得及?


        

退路被彻底封堵, 幽州的步兵阵心机满满, 正是针对骑兵而来,只见东州的云间兽一头接一头被网进了铁网中, 摔在地上扑腾挣扎, 许多骑兵也被网得动弹不了,剩下的或死或降, 迅速如割麦一般倒了下去。


        

两条长长的幽州兵线, 就像海面上的两道黑浪, 飞快地向着中间合围,将最后的挣扎尽数碾平。


        

桑远远呼出一口长气,总算是放下高悬了许久的那颗心。


        

只待收割战果了!


        

她的心神悠悠向四周荡去。


        

忽然侧耳凝神——身后的山林中,出现了极不寻常的声音。


        

满山绿树摇曳, 她听到一队人行走在丛林间。


        

唢呐低低地奏着哀乐, 一个年轻女子呜咽的声音传来——


        

“妾, 曲芽儿, 今日在这荒山之中,为心中倾慕之人,立上衣冠之冢。郎君今日到了黄泉路上, 还望听到妾的心声,等上一等,莫要一个人孤独上路。待妾安置好父母幼弟, 等到你身死的确切消息,便会辞别人世, 与郎君作伴,为奴为婢,陪伴郎君。”


        

桑远远听得奇怪,心中暗道,既然她还没有得到消息,又怎么知道她心爱之人今日就要踏上黄泉路?不知道人死没死,就急巴巴开始给他做坟,还做了个衣冠冢?她就这么确定无法替他收尸吗?


        

实在是处处透着诡异。


        

反常必有妖。此刻幽无命不在身边,桑远远决定主动出击,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万一真有问题才好做防范。


        

她扔出一朵大脸花,编织了细细的灵蕴丝,潜向那一行人挖坟立碑之地。


        

灵蕴丝很快就寻到了声源地。


        

只见一名女子身穿白色麻衣,面容秀美,看着模样确实是十分伤心。


        

挖坟奏乐的都是壮年男人,神情麻木,一副拿钱办事的样子。


        

桑远远思忖片刻,操纵着灵蕴丝,爬向那块放置在一旁,正准备立到坟前的墓碑。


        

墓碑用白色的细布罩着,也不知是风俗,还是不愿让人看见碑上的字样。


        

灵蕴丝悄悄爬进了白色细布中,桑远远向碑文望去。


        

透过灵蕴来视物,就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水光一样,看不太清楚,桑远远吃力地辨认着墓碑上晃荡的字样——


        

生卒年字体太小,完全看不清楚,唯有墓主人的姓名可以辨认。


        

只见正中处,左侧竖刻着:冀州曲氏女曲芽儿。


        

曲芽儿。方才这白衣女子好像就是自称曲芽儿。


        

桑远远看向右侧。


        

她的瞳仁,瞬间紧缩。


        

只见右侧竖刻的字样赫然竟是——幽州王幽无命。


        

桑远远深吸一口长气,稳住心神,再度凝神去看。


        

一字一字,清清楚楚。


        

幽州王,幽无命。


        

幽无命?


        

这个白衣女子,在给幽无命做衣冠冢——待她死后,便陪他的衣冠下葬的双人墓冢。


        

桑远远一时都不知该为哪一件事震惊。


        

曲芽儿这个名字,她一次都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这个女人为什么认定幽无命今日要死?


        

桑远远的心不禁有些慌乱,后脊阵阵发寒。她收回心神,转头望向战场。


        

幽州军的收割已接近尾声,幽无命把战场交给了部下。相隔太远,人就像小小的蚂蚁,他已收了手,不再爆发出那标志的青芒,桑远远凝神找了一会儿,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幽州军的行动有条不紊,气氛是活泼雀跃的,很显然,他们的主君什么事也没有。


        

好得很。


        

桑远远定了会儿神,终究还是放心不下。


        

她犹豫片刻,一路在树木上做着标记,寻向了那支奇怪的墓葬队伍。


        

很快,便在一处半山腰发现了他们。


        

桑远远小心地隐在树林中,向外望去。


        

加上那个名叫曲芽儿的女子,这一行共有十三个人,吹唢呐的四个人已经停了下来,坐在一旁的草地上歇息,掏出怀中的馒头来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另外八名汉子正在刨坟,边上还放着一口没合盖的棺材,棺中空空,女子手中捧了一块布料,舍不得往棺材里放。


        

难道那是幽无命的衣裳?


        

桑远远眯起眼睛,屏息打量着这些人,挨个看了一遍,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她观察了许多细节,譬如吹唢呐的人和挖坟的人,手中的茧都在什么位置,鞋子和衣料的新旧磨损可有异常,耳后的皮肤有没有灵蕴沾染过的痕迹。


        

看了一圈,她得出结论,这些都是普通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普通得叫人头皮发麻。


        

桑远远思忖片刻,悄悄扔出大脸花,探出灵蕴丝带,从地面迅速爬向场中,十三缕灵蕴丝带,分别潜到了那十三个人的脚下。


        

她闭了闭眼,陡然发作!


        

灵蕴丝忽然卷住了这十三个人的脚踝,猛地一收,拉着他们离地而起,往边上的高大树木上一卷一裹,齐刷刷头朝下,倒吊在了树上。


        

不待这些人反应过来,桑远远手一挥,一只巨大的食人花出现在众人正下方,它‘呼’一下张开了巨口,作势要吞食了他们。


        

“山鬼!是山鬼啊啊啊——”


        

短暂的寂静之后,一群人开始扯着嗓子鬼哭狼嚎。


        

桑远远藏身在树丛间,由着他们惊恐地怪叫了好一会儿。


        

观察了许久,她已然确定,这些人都不是修行者,因为身体上最细微的本能反应无法骗人,他们是真的惊慌恐惧,像无头的苍蝇。


        

桑远远慢慢地、小心地操纵着灵蕴丝,帮助他们一个接一个‘悄悄地’攀住了树枝,绕到树后,滑到树下的草丛里。


        

每个落地的人,都极力不发出一点声音,趁着食人花没发现他们,踉踉跄跄,手脚并用就往山外跑。


        

很快就像兔子一样跑没影了。


        

桑远远继续观察了一会儿,见曲芽儿喊到了力竭,快要昏过去,便收了食人花,把曲芽儿放了下来。


        

只见这个女子红肿着一双眼睛,瘫软地跌坐在树下,手中依旧紧攥着那块布料,抖成了一只鹌鹑。


        

“你怎么不跑?”桑远远从树后走出来,站定在距离曲芽儿一丈远的地方。


        

曲芽儿颤抖着,望向她。


        

从头望到脚。视线划过桑远远整洁干净的衣裳,最终落在了她那张美丽得不像凡人的脸上。


        

曲芽儿的目光,竟是渐渐地亮了起来。


        

“您……您是山鬼……还是山神?”曲芽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有何区别?”桑远远向前一步。


        

“若是鬼,求您稍微等等再吃我,容我替他做好坟冢。若是神,求您显显神威,救救我倾慕之人!”曲芽儿像是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伏在地上,砰砰砰磕起了头。


        

桑远远这一刻也不知心中究竟是何感想。幽无命一定想不到,这个世上竟还有那么一个女子,能够为了他,克服心中的恐惧,连鬼神都不怕。


        

她动了动手指,用灵蕴丝扯开了裹在墓碑上的白色细布。


        

“幽无命。他好端端的,为何要救?”桑远远问道。


        

曲芽儿:“您……是神仙?!”


        

她膝行几步,来到桑远远面前,毫不迟疑又磕了几个大响头。


        

“求您大发神威,到天都,救幽州王一命!我愿付出一切换他平安,愿生生世世为您做牛马!”


        

桑远远问:“谁告诉你他在天都?”


        

曲芽儿抬起头来,嘴唇颤抖着,目光恐惧:“我看见了,我还看到,他被一个身穿紫色衣衫的人……斩、斩首……”


        

桑远远的心脏猛地一悬,头皮麻炸,手足冰冷,一时竟是忘记了呼吸。


        

若是依着原书的剧情,幽无命可不就是在这个时间节点杀进燃火天都,殒落在皇甫俊的手中么?


        

脑中只觉嗡嗡作响,一时心绪纷乱,竟是牵不出一条头绪来。


        

片刻之后,她平静地开口:“你何时何地、如何看见的?”


        

曲芽儿焦急道:“神仙可否先救一救幽州王?迟了就来不及了!”


        

桑远远扬起了脸:“我绝不会让他出事。说,你与幽州王,究竟有何渊源,你又是从何处得知天都的事情?”


        

曲芽儿俨然已把桑远远当成了救命稻草。


        

她激动得面容扭曲,伏在地上急急说道:“三年之前,我外出踏青不慎迷了路,遇到歹人,欲行不轨。幸而遇上幽州王率军过境,恰好救下了我。我那时便知,他根本不是外人说的那样坏,他是个大好人,大英雄!”


        

天神般英俊的男子,在最危难之时救下了她的性命,足以让少女为他痴狂。


        

桑远远的目光落向曲芽儿捧在怀里的那半块布料。


        

她能想象得到,当时曲芽儿被歹人侮辱,必定是衣衫不整的样子。一般来说,救了她的英雄,都会给她一件衣裳遮身。


        

可是幽无命那样的人,会从自己身上脱衣裳给一个路边的陌生女子穿吗?


        

曲芽儿见桑远远盯着她手中的衣料,便道:“这是幽州王从身旁的亲卫身上撕下来,借我遮身用的衣裳……”


        

桑远远:“……”


        

所以这是拿阿古的衣裳,给幽无命做衣冠冢的意思?


        

虽然桑远远很明白这件衣裳是曲芽儿能找到的唯一一样与幽无命有关联的东西,但这未必也太囧了。


        

桑远远吸了一口气,道:“前情不必再说,只说你是如何知晓他会在天都出事。”


        

曲芽儿不敢隐瞒:“不瞒山神,前几日,天坛圣子大人途经我们曲家庄,落下了一箱金银财宝,被村中的人偷偷分掉了。我们家没拿,但我无意中,捡到了一面被他们扔掉的碎镜。我也不知圣子大人还会不会回头来寻,便想带回家好生收藏起来。谁知,那碎镜竟是神物,触碰到它,我时不时便能看到一些还未发生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很快就真的发生了!”


        

桑远远的心脏重重一跳。


        

天坛圣子,预知之镜。直觉告诉她,她摸到了一条了不得的线索!


        

她平了平呼吸,淡定问道:“后来呢?”


        

曲芽儿脸颊浮起了红色:“后来,我便尝试着,在心中呼唤幽州王……便看到他了。第一次,看到他站在高台之上,指挥着千军万马,要进攻天都。第二次,看到他在帝都外面擦拭着手中的刀,那模样,当真是好看得要命。第三次,便看到他死在了天都……是帝君,让史官把日子记进皇历中,我听到了日子,便是今日……”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户之女,什么也做不了。我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法与任何一个能在幽州王面前说得上话的人联络……况且,”曲芽儿摇着头凄苦地笑了笑,“像幽州王那样的人,决定的事情,根本不会更改。我能做的,便是让他在黄泉路上,不要太孤单……哪怕有个婢女也是好的。”


        

桑远远有一瞬间神思恍惚。


        

她想,若是一切按照原定的轨迹,幽无命他死后,若是真的泉下有灵,他会独自上路吗?还是会好心等一等这个痴心的女人呢?


        

这般想着,心头也不知是酸,是痛,还是甜。


        

“他不会孤单的。”桑远远微笑道,“他有我。”


        

曲芽儿吃惊地抬起头来看着她。


        

桑远远道:“幽无命,他是我的。碧落黄泉,我和他都会在一起。”


        

曲芽儿呆住。


        

半晌,她咧开了唇角,又哭又笑:“您与幽州王,确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您快救救幽州王,我愿侍奉二位大人,一生一世!”


        

桑远远道:“那不必。你把碎镜交给我便可。”


        

曲芽儿道:“神物藏在家中,我这便带您去取。可是幽州王……”


        

桑远远微笑:“等他一起。”


        

曲芽儿:“???”


        

山林中的风,带来了桑远远熟悉的气息。


        

短命实在是厉害,穿梭在林中竟是无声无息,就像一阵风一样,她得凝聚全神,才能捕捉到细微的动静。


        

此刻,幽无命已寻着她留下的痕迹来到了近处,桑远远清晰地听到了短命掌中的肉垫从落叶上踏过的声音。


        

她回过头,恰好看见林木一分,意气风发的王者单手挽着缰绳从林中踏出,黑眸居高临下,锁定了她。


        

她弯起唇来想笑,眼中却不自觉地滚出了泪珠。


        

她飞扑向他,吓了幽无命一跳,急急从短命背上跃下来,张开双臂,把她接进了怀里。


        

放肆地厮杀了这么久,他自然是流了汗的。


        

花香的味道变得更加浓郁,是极有男人味道的花香。她把脸贴在他的铠甲上,隔着战甲,听到了他有力的心跳声。


        

她死死地搂他,恨不得搂断他劲瘦的腰。


        

“小桑果,”幽无命失笑,“你怎么回事?离开这么一会儿都不行么?是不是当真得把你拴在我腰带上!”


        

她从他怀里挤出了脸,抹了把眼睛,道:“唔,不能再多激动了。”


        

她退开一步,道:“有正事。”


        

她示意他去看曲芽儿。


        

这个可怜的痴情女子早已呆若木鸡,嘴巴张得巨大,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幽无命。


        

见幽无命望了过来,曲芽儿猛地回神,扑倒在地,不知是狂喜还是悲情地喊了一声:“幽州王——”


        

幽无命:“……”


        

他吊起眼睛,瞪向桑远远。


        

“小桑果,这又演的哪一出。”


        

他警惕地说道。


        

桑远远叹息一声,道:“三年前,你曾救过她的性命。她愿为你做奴做婢,我已经拒绝了,我认为她应该有她自己的人生。”


        

“嗯,不错。我不需要什么奴婢。”幽无命警惕而快速地说道。


        

桑远远又道:“也是机缘巧合,她捡到了天坛圣子遗失的一面碎镜,透过那碎镜,可以看到未来。”


        

“噗哧!”幽无命笑出了声,“荒谬至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冲着曲芽儿扬了扬下巴:“难不成还看见我称霸天下?呵,那是谁都能猜得到的事实。”


        

曲芽儿抬起头来,望了他一眼,目光一言难尽——这位男神,好像和记忆以及想象中,很不一样。


        

桑远远揉了下眉心,冲着边上的墓碑努了努嘴:“喏。你死了,给你立了碑呢。”


        

幽无命轻飘飘地望过去。


        

然后就笑了,笑得整座山都在颤。


        

青光一闪,那块石碑轰然爆开,碎成了粉末。幽无命优雅地把黑刀收回鞘中,冲桑远远点了点下巴:“喏,死不了了。走吧!”


        

他偏头笑着,冲短命嘀咕道:“嗤,我会死,你信么短命,我就知道连你这没脑子的东西都不会信。”


        

桑远远揉了揉额角,颇觉头痛。


        

“幽无命,”她道,“我不管,我就是要那面天坛圣子的碎镜。”


        

和他这种家伙说话,还是撒娇最实在。


        

“好好好。”他止住了笑,揽着她跳上短命的后背。


        

“得带上她。”桑远远指了指曲芽儿,“带路。”


        

幽无命一挽缰绳,短命从曲芽儿身旁经过,他大手一抓,抓住她后背的衣裳,把人整个拎在手中。


        

桑远远:“……”算了随便吧,短命应该也不愿意被陌生人骑。


        

他低下一点身子,覆在她耳畔道:“我把皇甫雄放回去了。”


        

“收获如何?”她问。


        

幽无命开心地道:“八千云间兽几乎全部活捉,带甲的!人身上的甲也扒了,俘虏都留着,到时候让皇甫雄带钱来赎!”


        

听他这般说着话,感受到他身上热热的温度,桑远远觉得自己彻底从冰冷的林间噩梦中醒过来了。


        

“可以啊!”桑远远笑吟吟转头看他,“从前你怎么就没想到让人家拿钱买命呢?”


        

幽无命缓缓动了下黑眸:“从前那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怎么爽快怎么来。如今有媳妇了,还能让你饿肚子?”


        

浓浓人间柴火气息扑面而来,她忍不住想回转身亲他一口,想到那邪偶,便按捺了下去,只点点头,道:“嗯。”


        

她偏头望了望曲芽儿。


        

曲芽儿虽是被拎着,但短命跑得又快又稳,倒也没什么不适,就是神情有些恍惚,一会儿一会儿就会傻乎乎地露出苦笑——当初惊鸿一瞥,幽无命是那样高冷那样遥不及可的男神,令她痴恋了整三年。本以为他要在今日踏上英雄末路,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活蹦乱跳出现在面前,而且还这么的……一言难尽。


        

曲芽儿觉得自己好像放下了心事。有点空虚,又有点快乐。


        

下了山,幽无命令曲芽儿指路,很快就到了一处幽静的村庄外。


        

幽无命鼻梁微动,令短命停了下来。


        

“有死人。”他冷冷淡淡地说着,将拎在手中的曲芽儿抛到一边。


        

“陷阱埋伏?”桑远远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若这是陷阱,那曲芽儿当真是演技碾压桑远远这个影后的一代宗师了。


        

曲芽儿一脸茫然。


        

幽无命冷笑一声,反手出刀,压在身侧,缰绳一挽,带着桑远远掠进村庄。


        

一眼便看到了死人。


        

到处都是。


        

幽无命放缓了速度,慢悠悠顺着主干道前行。


        

家家户户的门都被破开,随便一瞥,便见屋中被翻得乱七八糟,被褥等物都被扔到了院中,草枕被利刃扎破,满地都是瓦罐碎片——很明显,凶手在寻找什么东西。


        

肆无忌惮地搜索,没耐心检查那些瓶瓶罐罐,便干脆都砸了。


        

到处倒伏着尸首。


        

许多人就在自己的家中,一脸茫然地被人斩掉了脑袋。


        

有的人往外逃,死在了路上。


        

整个村庄都被屠了,鸡犬不留。


        

幽无命眯起了眼睛,四下打量。


        

“一定是来找那碎镜的!”桑远远倒吸一口凉气,回头去找曲芽儿。


        

身后,曲芽儿正跌跌撞撞地冲进了一间大院子,片刻之后,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了出来——


        

“爹!娘!”


        

短命轻轻地跃起,落在了那间大院子的门口。


        

院中,一对中年男女死相极为凄惨,一望便知,他们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桑远远看着那两具肢体扭曲的残破尸身,一阵不适泛上心口。


        

忽然,她听到不远处传来奇异的‘咕噜’声。


        

循声一望,见到了一眼水井。


        

“井中有人!”


        

她不假思索,掷出一朵大脸花,灵蕴丝像蛇一般,迅速爬下井口。


        

一只木桶堪堪吊在水面上,正在左右晃动,一具小小的身躯沉入水中,看模样是力竭了。


        

桑远远操纵灵蕴丝,拦腰一卷,将沉入井下的人捞了出来。


        

是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生得清清秀秀,此刻颤抖得厉害,嘴唇发青,皮肤泡起了褶子,层层泛着白。


        

“小弟!”曲芽儿飞扑过去,搂住了面容苍白的小男孩。


        

男孩咳嗽了几声,哇地哭了出来:“姐!姐!他们抓了爹和娘!娘交出了镜子,可是他们还是不饶!把爹打死了!娘不肯说你去了哪里,也被他们打死了!”


        

男孩虽是吓傻了,好歹也能把事情大概说清楚。


        

曲芽儿紧紧抱着他,抖成了一团。


        

“霜姐姐趁乱把我藏进了井里,我在井下面躲了好久好久。刚才,听到姐的声音,我想喊你,可是没有了力气,就掉水里了呜呜……”少年哭着,回头去望。


        

循着他的视线一看,只见井边倒伏着一具丫鬟的尸首,脖颈上有一道恐怖的剑伤。


        

“霜姐姐!”男孩大声哭了起来。


        

大脸花把热热的喷雾洒向姐弟二人,带走了他们身上冰冷的水汽。


        

“行凶者,是天坛圣子的人吗?”桑远远问道。


        

少年抿着唇不说话。


        

曲芽儿赶紧推他:“快点说话!这位是神仙姐姐,定会替我们作主的!”


        

少年立刻就大哭起来:“是!就是那些人!他们上门来找东西,说我们偷了圣子大人的东西!爹娘又不是不给他们,也没有把东西弄坏!他们为什么要打死人,为什么!”


        

幽无命被他的哭声弄得十分头疼,很不耐烦地随口安慰道:“哭什么,死的人多了去了,你上外面看看,一个活的都没有。”


        

桑远远:“……”不会说话就少说点。


        

少年哭得更大声。


        

“所以东西已经被他们带走了?”桑远远问。


        

少年哭着点头。


        

桑远远看向曲芽儿:“他们遗落了东西,是哪一日的事情?”


        

曲芽儿强忍着悲伤,回忆了片刻:“应该是前天或者大前天。”


        

所以两三天之前,天坛圣子带着东西,途经冀州。发现东西丢了之后,他们并没有声张,而是悄悄沿途搜寻——冀州已被幽无命占了大半,却没有听到任何消息。


        

直到今日,查到东西丢在了曲家庄,便杀上门来,拿回了东西,还将整个曲家庄的人全部灭了口。


        

很显然不是为了什么金银,而是要找回那块碎镜。


        

“出去看看能不能寻到踪迹?说不定还追得上。”桑远远望向幽无命。


        

他的黑眸忽然一定,精致唇角浮起了诡秘的笑容。


        

“来了呢。”声音轻飘飘。


        

一阵兵甲之声在身后铿锵响起,桑远远愕然回首,看见一队天都士兵从院门涌入。


        

为首的那个将领满脸谄媚,对着身旁一个高冠道人点头哈腰,道:“圣子大人神机妙算,故意假装不知这小儿藏于井中,果然将这几条漏网之鱼给引出来了!英明、英明!”


        

被称为‘圣子大人’的高冠道人身着白色长袍,一副清高自持的模样,淡淡点点头:“既然自投罗网,那就都杀了。”


        

桑远远:“……”


        

请问到底是谁在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