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疯狂的人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远远很无语地望着面前的高冠道人。


        

不知为何, 总觉得他的模样有几分眼熟。


        

这位天坛圣子年纪在三十到四十之间,面容清俊文弱,皮囊生得是挺好, 就是那副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的模样, 着实是十分欠教育。


        

官兵们亮出了兵刃, 涌进院中,将桑远远四人团团围住。


        

“天坛的人?”幽无命挑着眉, 漫不经心道。


        

官兵将领目光微凝, 盯住了幽无命的战甲:“幽州军人?算你倒霉了!要怪,就怪自己运气不好, 管了你管不起的事情。”


        

幽无命愣了一下, 然后发出了一串轻而低的笑声:“……这世间, 竟还有我幽无命管不起的事么。”


        

“幽无命?!”


        

就在对方瞠目愣神之时,只见幽无命像一只大黑蝶,轻飘飘地掠了起来,旋身、闪逝、出刀。


        

他落回了原处, 低低地压着刀, 一溜血珠汇聚到刀尖, 垂落, 次第敲击在砖石地面上。


        

他垂着头笑。


        

根本不必确认战果。


        

这么装逼的动作,被幽无命做出来,居然有种水到渠成、理所应当的味道。


        

桑远远被他狠狠地帅到了一下。


        

她抬眼去看, 只见那里三层外三层的天都官兵,已齐齐捂住断掉的脖颈,难以置信地吐着血, 一个接一个软倒在地。


        

噗通、噗通、噗通……


        

几个呼吸之间,还能站着的, 便只剩那个彻底傻掉的天坛圣子了。


        

幽无命慢悠悠转过身,拂了拂袖口,歪着眼睛,慢条斯理地说道:“秦州王有个胞弟,名叫秦玉池,听说体弱多病,隐世多年。原来隐在天坛,做了天坛圣子?”


        

听他这么一说,桑远远顿时醍醐灌顶。


        

难怪看这人十分眼熟!


        

他的容貌,和秦无两、秦无双兄妹十分相似,只不过年纪和打扮相差甚远,一时才没想起来。


        

天坛圣子中,居然还有王族?


        

原本在桑远远的眼中,天坛就是个玄学机构,观观星,卜卜运,号称能够与神鬼通灵的天坛圣子们,不过就是拿公家俸禄的神棍罢了。


        

后来,她知道自己魂穿异世的事情极有可能与天坛有关,才开始对这个组织留了心。


        

今日意外发现幽无命战死天都的这段‘原剧历史’,居然就记载在一枚天坛圣子遗落的碎镜之中,这件事更让她清楚地意识到,天坛极不简单,这一切的背后,必定黑幕重重。


        

纵然如此,在知道眼前这个圣子竟是王族时,桑远远仍是吃了好大一惊——天坛历代并无实权,圣子们深居简出过得清苦,只在王族婚嫁、成年仪典上出现,送上祝福。就算再落魄的王族,也不会沦落到天坛去。


        

除非他早已知道天坛水很深。


        

“幽、幽无命?你是幽无命?!”这位天坛圣子发现自己的护卫竟被一招秒杀,清高傲慢的神情顿时彻底破裂,“你、你可以杀我,但动手之前,最好三思——天坛,不是你招惹得起的存在。”


        

桑远远:“……”好羞耻中二的台词。


        

幽无命把大黑刀往砖里一插,手拄着刀柄,笑得直不起腰。


        

天坛圣子秦玉池迅速退了两步。


        

幽无命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回头看。


        

“越过那条线,你会从这里,断成两截。”幽无命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平平地照着秦玉池的腰间比划了一下。


        

秦玉池脸色一变,回头望向地面。


        

便看见官兵的血很诡异地在他身后的地面上圈了一个圈。


        

“幽州王!我劝你不要和天坛作对!”秦玉池色厉内荏,“你放了我,我可以当作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桑远远和幽无命对视一眼,瞬间读懂了对方的眼神——这圣子,怕是用钱买进去的。


        

再结合他偷偷摸摸带着碎镜回秦州,返程途中东西丢了也不敢大张旗鼓地找,找到了还要杀.人.灭.口的行径来看,十有八.九,他是私底下在做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敢让天坛知道。


        

所以……


        

桑远远有理由怀疑,正是这秦玉池偷偷带着‘预知之镜’回到秦州,让秦州王看了什么,之后,秦州王才会祭出了供奉在祖庙千余年的金贝,让秦无双带着这份天大的嫁妆参加韩少陵的定妻宴。


        

所以,秦州王通过这预知之镜,看到了什么?


        

桑远远的心脏‘怦怦’直跳,道:“把他拿回去,细细地审!”


        

幽无命夸张地作了一揖:“遵令!”


        

桑远远:“……”


        

秦玉池转身就想跑。


        

这个人身上一丝修为也无,幽无命随手敲晕了他,像拎一只小鸡崽一样拎在手里,然后冲着曲芽儿姐弟偏了偏头,淡声道,“去,把镜子找出来。”


        

幽无命是个很怕麻烦的人。


        

若是叫秦玉池交出东西,他必定不甘愿,又要扯东扯西聒噪个半天。


        

干脆就打晕了,让见过碎镜的曲家姐弟去替他做事。


        

因为心中燃烧着仇恨的烈焰,所以姐弟二人并不怕这些尸首和满地的血。他们四下一找,很快,就吃力地拎着一只箱子回来了。


        

到了面前,将箱盖一掀,便看见满箱都是亮闪闪的金银珠贝。


        

曲芽儿抿着唇、红着眼,在那一堆金灿灿里面扒拉了一会儿,取出了一枚三角形状的小碎镜,交给幽无命。


        

“正是此物。”曲芽儿捧着小镜,强忍着伤悲。


        

就是这么一面干干净净的小镜子,却已染满了一村人的血。


        

幽无命伸出两根长指,拎过碎镜,偏了偏头,道:“动作挺快,喏,那些东西便赏你们了。”


        

桑远远了然一笑。


        

方才他让这姐弟去拿东西时,她就心有所感,猜到他要把那些金银送给他们。


        

幽无命是个恩怨分明、赏罚也分明的人。曲芽儿为他做坟立碑,一心为他求平安,这份心意他虽然不会回应,但也绝不会轻贱。


        

正因为曲芽儿有这样的心意,机缘巧合之下,又让桑远远发现了重要线索,也算是无意之中立了个大功。


        

如今全村被屠,姐弟二人留在这里凶多吉少,想要活下去,必定得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有了这些金银,至少便有了安生立命之本。至于前路究竟如何,那便各凭造化。


        

幽无命,向来是这么一个行事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人。


        

桑远远心中感慨,望向幽无命的眸光中又多添了一重温柔。


        

“桑果,走了。”


        

幽无命抓着昏迷的秦玉池,揽住桑远远,跃上短命后背,向着幽州方向飞驰而去。


        

到了平原上,她偷眼看他,嗔道:“有人愿生死相许呢。很得意吧?出手这么大方!”


        

幽无命吓了一跳,正色道:“才没有,别瞎说。”


        

她瞥他一下,目光幽幽地飘向远方:“幽无命,你送我的聘礼,有那一箱子宝贝值钱么?”


        

幽无命‘噗哧’笑出了声:“想什么呢小桑果!我砸锅卖铁,也要凑它几十车金子给你做聘礼!那一点点东西算什么!”


        

桑远远吃惊地回眸看他。


        

这个男人倒是从来不瞎说大话,都能具体到数量了,那便是真正会这么做。


        

几十车金子?


        

那可真是砸锅卖铁了。


        

她不禁有那么一点点心疼他,正要张口说话,便看见这个狗男人得意地眯起了眼睛,笑吟吟地说道——


        

“岳父那样的人,岂会容得旁人议论他卖女儿换金子?看着吧,他必定会带上金贝,到秦州,把这些钱全买了灵甲,当作你的嫁妆送回来!”


        

桑远远:“……幽无命你还要不要脸了!”


        

“有媳妇就行了,要脸做什么。”他坏笑着,把她揽得更紧。


        

憋了一会儿,他憋不住了,神秘兮兮地凑到她耳旁,道,“小桑果,你信不信,这秦玉池,能换回几十车金子都不止!这才是个金疙瘩!”


        

桑远远:“……所以几十车金子都是这家伙为你贡献的,而你自己出的聘礼,便是一口铁锅就对了?!”


        

幽无命黑眸一闪,立刻指着远方:“小桑果你快看!那里有一群羊!”


        

羊,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多得是牛和羊!


        

“别给我转移话题!”她气咻咻地回身,揪住他的衣襟。


        

正待嬉戏打闹,忽然想起了那只容不得幽无命开心快乐的偶人,二人急忙收敛了心神,不再乱动。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碎镜呢?”她问。


        

幽无命道:“我收着,在我把里面的夭蛾子弄清楚之前,不会让你碰到它。”


        

桑远远缓缓点头。


        

毕竟,她当初出事和天坛脱不开干系,碎镜既有这般神秘的力量,谁知道会不会又对她造成什么影响?


        

“先回。”


        

心中惦记着碎镜与人偶这两件大事,幽无命快马加鞭,赶往幽州,把短命跑成了一只陀螺旋风。


        

这一路上,秦玉池共醒了三次,每次刚一醒,便被幽无命重新敲晕。


        

进入幽都时,秦玉池又一次醒了,却继续假装昏迷——再敲,脑袋上全是包了。


        

踏入王城,看见阿古已率着幽影卫,早早守在那里等候。


        

幽无命把秦玉池扔给了阿古,道:“事无巨细,拷问清楚。”


        

“是!”阿古那张平时看起来略显憨厚的大脸上,立刻浮起了狰狞凶恶的笑容。


        

桑远远瞅了一眼装晕的秦玉池,心中不禁有几分同情——就连东州派来的死士也能被阿古撬开嘴巴,何况区区一个秦玉池。估计天黑之前他就能把小时候尿炕的事情都交待得清清楚楚。


        

秦玉池发现不妙,赶紧睁眼大叫:“幽州王!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要是出事,秦州和天坛都不会善罢甘休!”


        

幽无命眼风一掠,阿古扬起手刀,再一次敲晕了这位王族圣子——阿古清楚得很,主君要的可不是这种颠三倒四啰里八嗦的口供,得整理得清清爽爽,一眼看出重点梗概才行。


        

打发了这位天坛圣子,幽无命带着桑远远,径直回到了他的寝宫。


        

他跳到青玉大榻上,盘着膝,从腰间取出了那枚碎镜。


        

“果子,离我远点。”他把桑远远赶到了窗边的长榻上,然后凝视着手中的预知之镜。


        

“小桑果。”他凝视着碎镜,道。


        

半晌,面无表情地歪了歪头。


        

“我。”他微皱着眉,掂着它,很不耐烦地说道。


        

半晌,他换了个姿势。


        

“偶。”他冷声道。


        

又过了一会儿,仍没什么动静。


        

“嗤,”他笑道,“神棍的玩意。不灵。”


        

他随手把那枚碎镜抛到了青玉枕后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远远走向他。


        

走到半途,他竖起了手:“等,我再看看。”


        

纠纠结结地,又把碎镜捡了回来。


        

“短命。”他道。


        

“阿古。”


        

“小八。”


        

依旧一无所获。


        

桑远远停在半途,犹豫片刻,建议道:“你心中想着韩少陵,试一试。”


        

幽无命下意识地吊起了眼睛,正想大放厥词,忽然想起了什么,眯了下狭长的眼睛,笑了。


        

“好。”他说。


        

他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挑着唇,不屑道:“韩少陵。”


        

半晌,眉峰忽地一蹙。


        

旋即,双眉越皱越紧。


        

桑远远屏住了呼吸,小心地靠近了两步,歪着头,察看他的神情——也不知关于韩少陵,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只见那对精致的薄唇渐渐抿了起来,抿成一道坚毅的线。


        

片刻之后,右边的唇角缓缓挑高,扯出一个又冷又邪的笑。


        

他睁开了眼,眸光残忍冷酷,声音轻而嘲讽:“当我死了么。”


        

桑远远急急走到他的身边,把手放到他的小臂上,轻声问道:“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幽无命吓了一跳,随手把那碎镜甩了出去。


        

“小桑果!什么时候跑到我旁边了!”


        

桑远远:“……”刚刚那个邪王,一定是自己的幻觉。


        

眼见那具有神秘力量的预知之镜,在青石大殿砖上可怜兮兮地连翻了十七八个跟头,然后停在了厚重的门槛边上。


        

“看到了什么?”她坐在他的身边,问道。


        

幽无命不想说。


        

“没什么。”他嘀嘀咕咕,很不爽的样子。


        

“都是假的,”她撅起红唇,轻轻摇晃他的手臂,“曲芽儿不是还看到你前日死掉了么?假的!”


        

“嗯,假的。”幽无命扯着唇,冷笑一声,“就凭他韩少陵,还想占我幽都?笑话!”


        

桑远远:“嗯嗯,滑天下之大稽!”


        

心中想道,不错,原书中幽无命战死天都后,确实是韩少陵第一个攻入了幽都。


        

她眯起眼睛,望向那枚躺在地砖上的碎镜。


        

她仿佛看见一面巨大的镜子摔在地上,碎了,这只是其中一片。


        

它本来,该是什么样子,或者说,拥有什么样的力量呢?


        

“幽无命,”她再晃了晃他的手臂,撒着娇道,“你再看看,看我爹、娘,还有哥哥,还有云许舟!”


        

“小桑果……”他无奈地望着她。


        

“看看嘛。”


        

“好好好!”


        

他踢踏着靴子,懒懒散散走过去捡回了碎镜。


        

“你,离远点。”


        

她应着,搬了一把木凳子,坐到了不远不近的地方。


        

“没有岳父。没有父母。桑不近也没有。”很快,幽无命吐出了一堆结果。


        

“咦?有云许舟。”他动了动眉毛,“云许舟招了个上门女婿。啧。”


        

桑远远轻轻吸着气,心中的想法愈加笃定。


        

书中,幽无命、短命、桑远远、她的父母兄长,在这个时间点上都已经死了,所以看不到这些人的‘未来’。


        

云许舟手握云州权柄,确实很可能招个赘婿,继续掌管州国。


        

也就是说,这碎镜中,能够‘感应’或者说‘记载’的,乃是没有被她桑远远改变过的‘未来’。


        

把它当做‘原著’就可以了。并没有多么恐怖。


        

桑远远这般想着,心头忽然便敞亮了起来,那重厚厚坠在胸口的阴云不翼而飞。


        

“幽无命……”她微笑着唤他。


        

他动了下眉毛,将碎镜扔到床尾,向着她张开了怀抱:“嗯?”


        

她扑到了他的怀里,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腮。


        

“真好。现在的一切,真好。”


        

他垂头,吻她的额。


        

“不好。”他说。


        

她纳闷地看着他——为什么要说这么煞风景的话?


        

他缓缓地凑到了她的耳边,声音极低,坏入骨髓:“不能*你,有什么好。”


        

她心尖一颤,呼吸大乱,一时不知该羞还是该恼。


        

“该去捉它了。”他扶着她站了起来。


        

她一时没站稳,小小地退了半步。


        

幽无命顿时乐了,坏笑道:“小桑果,这么一句话,便让你腿软么?到时候动起真格来,可怎么了得?下次我可不会再对你留情了。”


        

上次不带感情的半个时辰,已大大拓展了他的心理极限,他知道,自己其实是很有潜力的,只要别太激动,说不定还能挑战一下一个时辰。


        

这般想着,眼角眉梢坏意愈浓。


        

桑远远诡异地看懂了他的眼神,她目露警惕:“你别乱来。”


        

他哈哈大笑着,扣住了她的五指,将她小小软软的手置于掌心,拖着她向外走去。


        

“它会在哪里呢?”桑远远问道。


        

幽无命摊手:“到处转转咯。”


        

桑远远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方才幽无命第三个看的便是‘偶’,然而什么也没有看到。这是否意味着,他死去,偶也会跟着他一起死去?


        

那么,反过来呢?


        

桑远远道:“若是找到它,先别伤到,将它拿回去再说。我怕伤了它,对你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


        

幽无命重重在她脑门上‘叭叽’了一口:“想得这样多么?你可当真是爱死了我!”


        

桑远远:“行了,翅膀要出来了!”


        

短命驼上二人,屁颠颠出了王城。


        

偶。它会在哪里呢?


        

那么小一具偶,随便往哪里一藏,只要它不动,兴许一辈子都不会叫人找到。


        

桑远远打量着四周,就这短短一条街上,能藏身的地方就数也数不清——板车底下、竹筐里面、酒坛、米缸、屋梁……


        

这怎么找?


        

不过看起来幽无命已有想法了。


        

他的身体时不时便轻轻左右一晃。


        

短命与他相伴十数年,对他的肢体语言早已了若指掌,它轻盈地踢踏着四蹄,拐了几拐,便停在了一处院子外面。


        

这里一看就是办过丧事。


        

仿佛还不止办过一场丧事。桑远远定睛打量,发现悬挂在门边的白色幡布有新有旧,新的不过是数日之前挂上的,旧的却已隐隐发黄,看起来已有月余了。


        

“受害者的家?”桑远远轻声问道。


        

“嗯,”幽无命懒懒地回道,“第一例。听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扬了扬下巴。


        

桑远远四下一看,见到巷子里停了一架较大的平板车,便往那车底下扔了一朵大脸花,脸盘子皱成一团,收缩在车底。


        

一缕灵蕴藤蜿蜒爬了出来,绕着墙壁上的青苔,轻轻巧巧就翻进了院子里。


        

院中,一对夫妇看起来刚刚归家不久,二人都在厨房里,一人生火,一人择菜。


        

夫妇二人眉间都竖着深刻的‘川’字,眼神灰败,无精打采。


        

烧好了火,妇人将米和菜一起往锅中一扔,盖上盖子,便不管了,夫妻双双坐在了厨房门槛上,扶着额头唉声叹气。


        

过了一会儿,锅里水烧干了,糊味飘了出来,二人却根本没什么反应。许久之后,妇人后知后觉走到灶前,拨走了柴,把煮烂的菜和夹生的米一起舀了出来,夫妇二人默默地嚼完了这算不上饭菜的饭菜,然后便进了内室,双双躺在了榻上,闭着眼,再不说一句话。


        

桑远远观察了片刻,一无所获。


        

看来受害者之死,给亲人造成了太大的打击,这对夫妇已经没什么生志了。


        

死去的,是他们的孩子吗?那个漂亮的、小小的偶,会摆出哭包脸委委屈屈,也会把小手放在膝盖上坐得规规矩矩的偶……竟连孩子都杀么?


        

不过……这里看着像是办过两场丧事的样子。


        

桑远远偏头看了幽无命一眼,见他眯眼望着远处,好像在专心想事情,便没有出声打扰他。


        

她思忖片刻,操纵着灵蕴藤,翻进了隔壁的院子。


        

有时候,要探听消息,从邻居入手更管用。


        

隔壁夫妇二人正在说话。


        

男的说道:“你无事便多到隔壁走动走动,劝劝老张媳妇,我瞅着她是有些不想活了,今日晌午在外河那儿转悠了许久,我都没敢走,就跟在后头看着。”


        

女的说:“这你叫我怎么劝?我这嘴巴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我说啊,她现在就该点鞭炮庆祝呢!”


        

“怎么说话的你!”男的照她身上肉多处拍了一巴掌。


        

女的反手掐他:“我哪句没说对?哎你说说,这媳妇自从嫁进张家大门啊,当牛做马,陪着男人一起供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小叔子,夫妻两个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攒那么点银子,全给小叔子赔了赌债!好容易去年生了个大胖儿子,这老张终于开窍,不供张二那烂人吃喝玩乐了,结果倒好,岁把大的娃儿,上个月莫名就能从家中跑出去,跌河里淹死!老吴你自己不也说,八成就是张二那烂人干的么!”


        

男人道:“这,这也就是怀疑,没证据不能瞎说的!”


        

“哼,”女的冷笑,“要我说,什么觅心者行凶嘛,张二那颗黑烂的心,就是老天开眼,给他掏去的!那边刚害死了侄子,转头就把哥嫂给娃儿攒下的钱全骗去赌了个精光!你看看,那娃娃上个月死掉,你见他哪日不是眉开眼笑的?啊哟连我这个做邻居的,想起那胖娃娃,心里都痛哟!”


        

“嗐,嗐,人都死了,死者为大,不说了啊,”男的道,“反正你得空多劝劝张嫂子!”


        

“是呗。”女的说,“孩子没了虽然难过,但人也还年轻,有机会再生的。张二那吸血虫没了呀,往后才是开始真正过日子哪!明日我便去说说她,你也劝着老张些,啊!”


        

夫妇二人说了一会儿,便相约上了榻。


        

桑远远:“……”果然古代老百姓平时没什么娱乐,天不黑就开始夜生活了。


        

幽无命拽了拽她的衣袖。


        

桑远远正在消化方才接收到了信息,略带些茫然地回头看他。


        

只见他眼角微抽,冲着她使眼色。


        

桑远远:“???”


        

巷子边上,忽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怪叫——


        

“怪物啊啊啊啊啊!”


        

桑远远吓了一跳,循声望去。


        

便看见一个长相忠厚朴实的中年男人推开了那架平板车,露出了车底下大脸花那张又大又丧的大脸盘子。


        

桑远远:“……快跑!”


        

幽无命不假思索,一夹短命,像离弦之箭一般,飙出了巷子。


        

“呃……”桑远远十分不好意思,“吓到你的子民了,对不住。”


        

“也是你的。”幽无命道。


        

桑远远摸摸鼻子:“这花真是……脸一天比一天大。”


        

她摇了摇头,正色道:“方才,倒是听到了一个消息。被人偶杀死的那一个,是个赌徒、恶棍,很有可能在月前杀死了自己的亲侄子。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他依旧活得好好的,继续挥霍兄嫂的钱,直到数日前被掏了心,邻居还说是老天爷干的呢。”


        

幽无命‘噗哧’一笑:“你的意思是,偶在替天行道?”


        

桑远远神色莫名:“到别处看看再说。”


        

“嗯,”幽无命轻飘飘地应道,“第二个受害者,可是个口碑极佳的老好人呢。小桑果,不要对它抱太大的期望。”


        

桑远远轻轻点了下头:“嗯,我知道。”@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穿过三条街,到了另一处挂着白幡的院子。


        

院门敞开,幽无命左右一看,大步走了进去。


        

桑远远正要跟上,忽然心有所感,回头望向身后——便看见,一只小小的手,拽住了她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