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五灵固玉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向幽无命求援的章州, 正好与那个正在搞夭蛾子的秦州接壤,位于秦州西面,北临冥渊。


        

幽无命带着桑远远、狗子和偶子出发的时候, 从冀州方向发往章州的幽州援军也出动了。


        

这一回, 正好借着这一波‘涌潮’, 试试从皇甫雄的八千骑兵身上扒下来的装备威力如何。


        

幽州的兵,还是第一次穿上灵蕴铠甲呢。


        

可惜的是收剿来的云间兽和兽甲一时还派不上用场——战兽和骑兵, 需要很长时间磨合才能一起上战场。而幽州的云间兽体能较差, 装上铠甲大大影响了行动能力,倒不如不穿。


        

所以此次发往章州的幽军组的是灵甲步兵阵, 共七千人。


        

他们的行军速度自然比不上短命, 得迟个两日。


        

次日午时, 短命越过幽州境,抵达了章州地域。


        

章州的大地很漂亮。


        

是典型的丹霞地貌。


        

走在那些好似被红、橙、黄三种颜色的染料大肆泼洒过的山岩群里,再抬头看看湛蓝的天,当真像是误入了画中世界一般。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章州的饼很香, 一种很奇怪的软面做成的, 咬在嘴里略有一点点粘牙, 每吃一口都得使出一两分力气来, 把它稍微拉长一些,然后才会酥酥糯糯地断在牙间。饼中夹了切得细细碎碎的肉,烤过, 鲜香扑鼻,再夹了一些章州特有的黄或绿色的调味菜,每一口滋味都不同。


        

桑远远把肚子都吃出了一个小鼓包。


        

幽无命常走章州, 倒是早也吃惯了。他见她像只松鼠一样,抱着饼子‘吭哧吭哧’啃个不停, 心中好笑,便买了一大包,挂在短命的脖子上,让她一路走一路慢慢吃。


        

她吃撑了,却又舍不得那些烤肉的滋味,便偷偷把外面的饼壳拆下来,趁幽无命不注意悄悄往短命嘴里塞,她自己就吃里头的馅儿。


        

幽无命从来也不许短命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许它吃粮草。


        

短命知道,桑远远也知道,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这一人一兽为了口腹之欲,配合得极为默契,一个悄悄塞,一个偷偷吃,时不时齐齐心虚地瞟一眼幽无命,然后继续偷吃。


        

两个都没注意到,每当桑远远把一块饼往短命嘴边递,而它极有灵性地偏头来接时,幽无命身后总会探出一只小小的手来,敲敲他的肩膀,然后指向那块从桑远远手上落入短命大嘴里的饼子。


        

这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告小状。


        

“小桑果,胃口不错。”幽无命挑着唇笑,声音轻飘飘,含意不明。


        

桑远远讪讪地回头冲他笑:“唔……好吃。”


        

他俯下身,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畔,声线暖味:“我还饿着呢。”


        

桑远远心尖一悸,回身把一整张饼塞进了他的嘴里。


        

幽无命愉快地咬着饼,含糊不清道:“不吃这个,要吃果子。”


        

桑远远搂着他的脖颈笑,趁他盯着她的眼睛挪不开视线时,反背在身后的那只手,再次偷偷把一块没了馅儿的饼壳子塞给短命吃。


        

人偶愤怒地把小手指向短命那张嚼得‘叭叽叭叽’作响的大嘴巴,指了半天,见幽无命假装看不见,气得背转了身,倒坐在短命尾巴旁边,拔它尾巴上的毛。


        

短命忙着偷吃,根本顾不上丢几根毛毛这种小事。


        

不能吃美食且被彻底无视的偶:“……”


        

气到啃爪爪。


        

放任桑远远把短命喂成个西瓜肚之后,幽无命悠悠闲闲地开口了,“小桑果,你知道章州有两个王么?”


        

桑远远一怔:“章州也有摄政王?”


        

“不是,”幽无命指着前方一整片绵延不绝的山群,道,“章州全境是山,多马匪,清剿不易,北面又毗邻冥渊,顾得一头顾不得另一头,章州王章岱继位之后,常年引兵在外,疲于奔命。”


        

桑远远轻轻点了点头。


        

来到章州地域不过一日一夜,便已遇上过三波马匪了,若是寻常百姓,在这样的地方必定是寸步难行。


        

马匪劫了百姓,百姓为了活命又做了匪,恶性循环,处处是盗匪,不见老实庄稼人——纳税人都落草为寇了,州国征不到粮税,只能再加重赋税,恶性循环愈演愈烈,便成了如今这个首尾难顾的局面。


        

难。


        

幽无命道:“章岱久久回不了一次章都,他的弟弟章泾便代替他处理州国事务,为了行事方便,章岱将王印交给了章泾。这般过了十余年,外界已只认章泾这个章州王了。”


        

桑远远道:“这两兄弟感情很好?”


        

一山容不得二王,都这样了,居然还没打起来。


        

幽无命嘲讽地笑了笑:“章岱只看得见面前方寸地,哪里有缺漏便往哪里跑,你叫他隔着千里望见章泾的野心?呵。”


        

桑远远奇道:“既然章泾有野心,为什么不自己称王呢?”


        

“没必要。章泾已是实际上的章州王,把名头留在章岱傻大个那里,那个傻子便替他在外头奔命,指哪打哪,章泾只管盘在章都,好处都是他的,何乐而不为。只待章岱一死,名声和王位,还不就是章泾的囊中之物。”


        

桑远远笑了:“外界一定不是这么说的,对吗?”


        

“嗯,”幽无命道,“那些蠢人,只道这二人兄友弟恭,一文一武,支撑着章州这风雨飘摇的大地。呵,小桑果,要不是怕你担忧,我才懒得管这些闲事。向我求救的是章岱——他是真的害怕冥魔攻进来。至于章泾,已在数日之前,发了声明与幽州断交,他是想借着这一波涌潮,把章岱的老本都拼光呢。”


        

桑远远忍不住回头望他。


        

这双懒懒散散的眼睛,总是把什么事都看得那么透彻。不知他走进燃火天都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若是从前,他才不会管什么秦州打地洞的事情,也不会对任何人道破章州二王的内幕。在他眼中,这块土地就是一艘很快就会沉下海底的破船,他不在乎它的桅杆是不是早已被虫蛀满了孔洞,也不在乎甲板下面究竟有几处在漏水,更无所谓自己身处的位置是不是会被下一个浪头淹没。


        

从前的他,什么也不会在意。


        

但是如今他有了她,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方才的话中之意,便是要管这闲事了。


        

可是怎么管呢?章州如今这局面,当真是千疮百孔,拆东墙也补不上西墙。


        

她暗暗思忖着,决定什么也不问,自己来琢磨这件事情——就算他一万个愿意护持她一辈子,她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变成无用的寄生虫。无论是哪一个方面,都得努力成长起来才行。


        

……


        

入夜时,幽无命赶到了章州的外长城下。


        

附近这几个州国的长城守备军早已看熟了幽无命这张脸和这把刀,远远见他过来,城墙之上便响起了阵阵欢呼。


        

桑远远惊讶不已:“章州的人这么喜欢你么?”


        

“嗤,”幽无命满脸不屑,“谁要他们喜欢。”


        

桑远远倚着他,感觉到他的心情其实还不错——他喜欢战场,也喜欢那些和他一样喜欢战场、悍不畏死的士兵,无论他们属于哪一个州国,是否与他敌对。


        

等到幽无命掠到城下时,士兵们已摆出一副熟稔的样子,高兴地拉开了长城下的铁门,任他像流星一般掠出去。他们都知道,幽州王每次支援,总要先冲进冥魔浪潮中,反复杀它几个来回,让冥魔们用血迎接他这位煞星的到来。


        

今夜,头顶又是挂了一轮血月。


        

短命从长城下跃出的霎那,桑远远忍不住回身问道:“但凡出现‘血月’,必定伴随着‘涌潮’吗?”


        

幽无命一边将重刀切入魔躯,一边笑着回道:“没注意。”


        

他根本不在意这种细节。


        

关于血月的种种恐怖传说,到了幽无命这里,通通都是笑话。他不信天命,不畏人言,从来没有什么能让他恐惧退缩。


        

冥魔扑上来,被轻易切成两截。


        

幽无命故意没有荡出灵蕴光刃。


        

他就是要让它们扑到近前,让那些滚烫的血如暴雨一般洒落下来,让自己的手指和掌心细细地享受刀锋斩断魔躯时传回来的美妙触感。


        

人偶激动得几欲发狂。


        

这是幽无命第一次把它带到了战场上。


        

它可以感应到他杀敌时热血激荡的心情,然而它却只能一直隐藏在阴影之中,做一些刺杀的勾当。直至今日。


        

它忍不住掠了出去。


        

周身氤氲满了青黑的雾气,像一道小小的闪电,轻易地割碎大片冥魔的身躯。它个子小,又披着夜色,一掠进冥魔浪潮中顿时没了踪影。


        

只知道它途经之处,就像龙卷风过境一般,冥魔被杀了个东倒西歪,惨不忍睹。


        

等到幽无命冲杀到冥渊边上时,人偶终于一蹦一跳地回来了。


        

连头发丝丝都染成了红色。


        

幽无命:“……别指望我给你洗。”


        

人偶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冲着他呲出一嘴白牙。


        

“放你的花。”幽无命从短命背上跳下去,信手挥着刀,把胆敢凑过来的冥魔干脆利落地斩成一滩滩碎肉。


        

桑远远扔出了二大一小三朵花。


        

只见两只大红胖子带着一枚小红瘦子‘噗叽’一下出现在面前,厚实的花瓣猛地一分,就像几张血红的大嘴。


        

人偶和短命齐齐吓了好大一跳,短命弓起背,脊背上直溜溜炸起一道鬃毛,偶直接就缩到了短命的肚皮底下,小手攥着它的毛,从肚皮边上探出半只眼睛。


        

只见三朵食人花张着嘴巴,‘叭叽叭叽’冲着冥魔群张牙舞爪地薅了过去。


        

人偶小心翼翼地从短命另外一边肚皮下爬了出去,探头探脑往外瞅。


        

食人花堵在了冥渊边上。


        

从渊底爬上来的冥魔被它们毫不留情地叼进了嘴里,‘噗叽噗叽’吃得渣都不剩。


        

短命望向桑远远的目光逐渐变得崇拜。


        

这个也太厉害了!


        

男主人虽然很能杀,但他也没本事吃掉这么多啊!


        

在短命质朴的兽生观里,最能吃的,往往就是最厉害的!


        

人偶更是张大了眼睛,两个木头小拳拳紧紧握在身侧,嘴巴撅了起来,学着短命,摆出了‘欧呜’的口型。


        

太厉害啦!


        

从远处的长城上望过来,这一幕其实是极其凶险的。‘涌潮’的恐怖自不必说,更何况还深入冥魔浪潮之中,杀到了冥渊边上。从远处看,根本看不见人,只知道层层叠叠的冥魔堆成了一只大球,将这小小一骑围困在正中。


        

阵阵恐怖的咆哮声回荡在长城内外,守军只想一想,都替身在魔群之中的幽州王以及他的女人瘆得慌。


        

长城守军多是箭手,无法出城相救,只能在城墙上干着急。


        

守官急急把军情报给了身在另一处涌潮点的章州王章岱。章岱一听幽州王孤身陷入涌潮中,赶紧挥军赶了过来。


        

此刻,‘身陷危潮’的幽无命正不紧不慢,游走八方,将围攻上来的冥魔削得整整齐齐,一叠一叠地码在周遭,越堆越高。


        

“果子,这边吃一下。”幽无命脸上沾到了冥魔的血,月色下,白惨惨的俊脸上染着血,像是异闻传说中的吸血鬼王子。


        

只见他手指的方向,冥魔尸块已堆积得高耸入云,再不清理一下,就要倒下来埋人了。


        

这会儿,三只食人花都已进化成了完全体。


        

奇怪的是,她始终召不出第四朵食人花。


        

这三朵花,好像在憋着力量,准备什么大招的样子。


        

听到幽无命的召唤,桑远远指挥着三朵大花扑了上去,‘吭哧吭哧’把那座肉山啃得秃了瓢。


        

三朵巨大的鲜红食人花,在血月底下泛起了盈盈红光。


        

桑远远心头一动,口中默默念道:“炼灵!”


        

二人一偶一狗,同时感应到了异常的能量波动。


        

三朵食人花的巨型花苞似乎在震颤,因为频率太快,看起来像是在发光闪烁一般。


        

少时,几枚细细碎碎的晶砂,缓缓顺着食人花那三根小小的褐色尾巴漏了出来。


        

白、青、玄、赤、黄五色晶砂一粒接一粒往外掉,落进了满地血污之中。


        

幽无命愣怔片刻,猛地偏头望向桑远远。


        

桑远远俨然看见他的脑门上闪烁着一个金光灿灿的‘钱’字。


        

“小桑果!”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幽州王大人,此刻声音隐颤,压抑不住兴奋,“这是,固玉晶。”


        

桑远远:“……”


        

难怪看着有那么一点点面熟的样子。


        

所以说,她的食人花,吃下去的冥魔,拉出来的是五系固玉晶?!


        

幽无命手一扬,将一只布袋抛给了人偶。


        

“去,收集它们。”


        

那人偶方才便看着那些亮晶晶的晶砂,看得入了迷。


        

一听这话,整只偶顿时一个激灵蹦了起来,圆睁着眼睛和嘴巴,满脸兴奋地扑了上去。


        

小手探进地上的血泊中,轻轻一捞,把晶砂捞起来,放到嘴边吹一吹,然后郑重其事地把它放进手中的布袋里面,还要照着布袋外面拍一拍。


        

桑远远:“……”果然宠随主人,这活脱脱就一小财迷。


        

短命很明显不喜欢偶人,它一离开,短命就很愉快地抖着毛,伸个懒腰,整只放松了下来。


        

不喜欢才正常。自从把这偶放出来,短命身上都秃了好几处。


        

……


        

进化出炼灵能力之后,桑远远发现又能继续召唤食人花了。


        

手一挥,又有一朵原始版本的食人花出现在那三只红胖身后,抻着长长的褐色茎杆,卖力地开始吞咽冥魔。


        

幽无命时不时便会掠回来,抓住桑远远,照着她的脑门‘叭叽’一口,再赞一声:“小桑果你真是个宝贝!”


        

桑远远:“……”这还用得着你说?!


        

固玉晶啊!一匣子就值五十斗金子的固玉晶啊!换成云间兽,那是一万五千头!这样吃下去,她很快就是云境首富!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自己想太多了。


        

人偶很快就把落在地上的固玉晶全部收集完毕,装在布袋里,也就小小一撮,距离一匣子还差得远了去了。


        

它眼巴巴地盯着那四条花尾巴,等它们产出固玉晶。


        

大部分冥魔被食人花消化之后,只能提供少少的能量,助桑远远产出更多的花,只有极少数冥魔才会留下固玉晶。


        

幽无命缓缓转动着眼珠,若有所思。


        

一炷香之后,他开始特意给几朵食人花提供不同的食物。


        

他不再留手,青光一扫,便是满地伏尸。


        

他大踏步掠进尸山之中,将看中的冥魔用刀尖挑了,抛向食人花。


        

桑远远发现固玉晶的产量开始显著提升。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合了个喇叭冲他喊道。


        

他随手拎了一具冥魔尸体掠了回来,往她面前一放。


        

“看,它要特别强壮一些。”


        

桑远远看不出这具软绵绵的尸体有哪里强壮了。


        

幽无命又拎了另一具尸体回来往旁边一搁。


        

有对比,区别就十分明显了。


        

‘强壮’的冥魔整体要比普通冥魔大上一圈,差不多就是站在后面堪堪能整个挡住的程度,而且它的‘肤色’也有少许不同——冥魔身上无皮,包裹着血腥粘液,可以看出,‘强壮’冥魔粘液下的身体,颜色会稍微偏黑一些。


        

“这只是……玄水属性?”桑远远问道。


        

“聪明!”幽无命笑着,用刀尖一挑,将这只水冥魔扔进了食人花的大嘴里。


        

很快,人偶成功收集到一枚水灵固玉晶。


        

“冥魔也带属性的!”桑远远惊奇道,“莫非它们也修炼不成?”


        

幽无命摇了摇头:“应当是环境。”


        

“嗯……”桑远远思忖片刻,“这样说来,灵火矿脉边上那些冥魔,恐怕有很多,身上都带了火灵。”


        

幽无命的黑眸中泛起了财富的金光,手中的黑刀挥得更加利索了。


        

赚钱的光阴总是如白驹过隙。


        

很快,东边的天际线上开始泛起了鱼肚白。


        

桑远远的手下一共拥有了十九朵究极体食人花。


        

幽无命又一次回来亲她脑门时,她忍不住感慨道:“真想住在这里不走了。”


        

幽无命眸中顿时浮起了警惕:“很快便要大婚了。”


        

桑远远随口便道:“这么赚钱,还结什么婚……”


        

话到一半,发现面前的男人神情变得危险,急急转口道,“……当然是要最盛大的婚礼啦!咱们现在可有钱了!”


        

幽无命怪异地笑了下,伸出一根长指,指了指人偶手中的小布袋。


        

“小桑果,你想太多了,这点钱,也就够放半炷香的焰火。”


        

桑远远吃惊地望着他:“还要放焰火?太奢侈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国君大婚放的焰火,那不得是国家级?国级的焰火,烧的都是钱啊!


        

幽无命眼角一抽:“小桑果!我可是一国之君!大婚不放焰火,我脸往哪搁?”


        

桑远远:“……”原来他还是要脸的哈?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分明是在聊两国联姻这等大事,听起来却像是小男孩小女孩在聊过家家一样。


        

远处传来的咆哮声忽然有些异样,地面传来了很有节奏的颤动。


        

幽无命踏着冥魔尸山一掠而起,片刻后,皱着眉落到她的身边:“来人了。”


        

桑远远恋恋不舍地收掉了食人花大军。


        

幽无命揽住她,骑上短命,抓起人偶,返身向着来路杀回去。


        

前方迎来的是一支军队。


        

只见人偶气呼呼地鼓起脸颊,两道漂亮的小眉毛紧紧拧到正中,黑眼睛里凶光毕露,瞪向断它财路的人。


        

一双小手环在身前,死死攥着装了固玉晶的布袋——攒了一夜,也是沉甸甸实坨坨的小半袋了呢。


        

幽无命伸手抽了两下,都没能成功把布袋从人偶手中抽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幽无命:“……”算了就让它抱着吧!


        

他随手一拨,把人偶扔到了短命的肚皮底下。


        

前方出现的是一支银甲军。朝阳的光芒正好洒了过来,满地血污之中,银甲军被晨曦染成了金红色,像是天降神兵。


        

幽无命慢慢挑起了一边眉毛。


        

一道俊逸非凡的身影高高立于战兽之上,低沉的声音穿透力极强,越过冥魔浪潮,遥遥传来——


        

“听闻幽州王不幸被困于涌潮之中,孤,特意率军前来相救!”


        

这般说着,却是有无数飞箭无差别地兜头射落下来。


        

“是韩少陵!”桑远远心头一凛,“他怎么会在这里?”


        

幽无命随手将一波飞矢击落,漫不经心道:“定是缩在章都那只王八,章泾,向姜雁姬讨来的援兵。”


        

桑远远气乐了:“章岱向你求援,章泾便找来韩少陵,这不就是故意捣乱么!”


        

这世间,谁能不知道幽无命和韩少陵水火不容?


        

幽无命愉快而夸张地笑了:“小桑果!你竟连这个都能看得明白了,果真是名师出高徒!”


        

桑远远:“……”


        

说话间,又一波飞箭如雨般砸落。


        

幽无命把桑远远揽护在身前,微眯着眼,挥落箭雨之后,压下刀,预备发起冲锋。


        

谁也没注意到,一只被射穿在地上的冥魔,竟是忽然探出长舌,直袭短命的后腿!


        

腥风袭至,短命想要收腿,已然来不及了。


        

圆溜溜的黑眼睛里刚露出一点惊恐,便见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它腹下钻了出去,一只小手揪着它的毛毛,另一只小手扬起手中的‘兵器’,‘砰’一声挡下了冥魔的攻击。


        

只见无数细细碎碎的光粒向着四周洒落。


        

固玉晶洒了!人偶情急之下,竟是把方才幽无命都抢不走的布袋子当成兵器,替短命拦了一下。


        

眼睁睁看着满袋固玉晶粒飞向四面八方,人偶呆呆地伸出小手,嘴巴一张,下颚整个掉到了下巴底下。


        

箭雨又至,短命撒开四蹄冲向前方。


        

人偶依旧呆呆地伸着手,张着嘴,盯着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亮晶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