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第一次交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目送短命逃离战场, 幽无命反手一挥,掌中运起的橙色的不灭火,扔进身下的尸堆之中。


        

旋即, 刀风向下一斩, 蓄力一荡, 只见这设伏区域之内立刻血肉横飞,火光四起, 一片混乱。


        

韩少陵停在了伏击圈外, 眯眼打量。


        

太乱了。方才看见幽无命的战骑倒下,韩少陵便知是阴月阁的人出手了, 再下一刻, 只见场中的冥魔尸首像开了花一般, 轰然爆开,点点火光泛起,仿佛有凶猛狂暴的力量在蠢蠢欲动。


        

韩少陵知道这是阴月阁特制的炸火,威力十足, 一旦炸起来, 幽无命绝无可能全身而退!


        

想到桑远远也在战局中心, 韩少陵暗暗咬紧了牙根, 手背上青筋暴起,目光中露出决绝——罢了,是她自己选错了人, 生死有命,怨不得人。


        

桑远远也察觉到了周遭的能量波动,正要动作, 忽然感觉到幽无命的身体向前一覆,紧贴住她。


        

他用脸颊捂住了她一边耳朵, 手掌捂住了她另一边耳朵。


        

她感觉到一阵炽热的温度袭来,还未作出反应,便看见周遭爆起了冲天火光!


        

隔着幽无命的身体,她都听到了轰隆震颤。


        

他继续挥着刀,将溅来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荡开,一双黑眼珠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带着她在这一团混乱之间穿梭行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压着眉眼,抿紧的唇角微微下垂,神色极其专注。黑发垂下一缕,落在唇边,反射着些微火光,衬得他的脸异常白。


        

伏兵准备的炸火,被幽无命用不灭火给点了。伴着血雨,炸得好看极了。


        

像焰火。


        

就是兜头盖脸洒了一身。


        

幽无命也没有特意去躲。桑远远知道,他要用这些血来制造出受伤的假象。


        

等到火光渐次落下,他放开了她的耳朵,‘啧’道:“白给你洗干净了。小桑果,回去重洗,这次,一定满足你,不会再叫你白等。”


        

她愣了下,然后想起自己在殿外故意对他说的那些话,只觉热血涌上了脑门,耳朵无可抑制地变得滚烫。


        

果真是男儿本色!不分时间不分场合,脑子里都能惦记着那种事情!


        

“你就这么点了炸火,不怕偶子还在下面吗?”她果断转移话题。


        

幽无命将刀上的青芒降至七丈,漫不经心地道:“死了倒省心。”


        

他横移一步,脚忽然便是一跛。


        

桑远远吓了一跳,急急低头去看,见他左边腿上着了火,一望便知是烧进了皮肉里面,他歪歪地拖着左腿,踉跄走了两步。


        

她略有些失神,一时竟是难辨真假。


        

只听他在耳畔笑了笑,道:“我腿断了。”


        

这语气,和方才说‘短命你腿断了’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好奇地打量着这位影帝。


        

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短命的演技和幽无命一比,就显得十分浮夸,一点儿都不自然。


        

只见幽无命傲慢地扬着下颌,唇角挂着冷笑,装出一副半点儿都不在意断了腿的样子。


        

厉害了。


        

若是他露出虚弱的模样,韩少陵说不定还会心生怀疑。而他此刻这副模样,无论叫谁来看,都绝对猜不到他是装的。果然,最强的演技便是返璞归真,本色出演。


        

血雨落地,一切暂时平息。只见满地火光之中,冥魔尸块混着许多人型的残躯,被烧出了阵阵焦臭。


        

幽无命拎着刀,狞笑着望向火圈之外。


        

韩少陵立在强壮的云间兽之上,单手握着戟,目光冰冷。


        

他极慢极慢地举起长戟,尖端指向幽无命。


        

幽无命扯着唇,轻轻笑了下,将刀抬至视线平齐,青光一震,重新荡出十余丈。


        

这便是灵耀境七重天的极限了。


        

韩少陵冷眼看着,见幽无命一身狼狈,左腿还燃着火都没来得及拍熄,这便急吼吼地使出了全力,心中便知,他已是强弩之末。


        

“幽无命,”韩少陵随手挥出几道威势十足的白芒,将袭向幽无命和他自己的冥魔无情绞杀,然后朗声道,“我今日杀你,非是私怨,而是为大局着想。你且安心去,幽州子民,我自会替你接管,不会叫他们多受半分委屈。”


        

幽无命阴阴地笑了起来,揽在桑远远肩膀上的手懒洋洋抬起少许,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虚虚点了点韩少陵:“这虚伪劲儿,倒是与赝品如出一辙。”


        

韩少陵自然是不会与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他淡笑着,转向桑远远:“祸不及弱质女流。桑王女,还请退到一旁,我自会护你无虞。”


        

“看不起我啊?谁要你护。”桑远远瞥了他一眼。


        

她那十九朵究级体的食人花早就蠢蠢欲动了。这冥魔浪潮在别人看来是凶恶魔障,在她这里就是营养丰富的饲料。她完全可以组个五环一路吃回去,想蹲哪一环就蹲哪一环,环环都安全。


        

韩少陵一怔,摇头笑了笑:“桑王女,我知你看不上梦无忧,不过此刻你不自量力地说出这话的模样,倒是与她素日作派如出一辙。”


        

桑远远心道,‘这是胜券在握,开始打压我了。无聊的套路。’


        

“冥魔过来就放花。”


        

幽无命低低叮嘱一声,反手荡出一道刀芒,将周遭围拢的冥魔清理了一大片,趁着这片刻空隙,他将桑远远留在原地,足尖重重一踏,身体像只大黑蝶般轻飘飘地掠了起来,直取韩少陵!


        

韩少陵哈哈大笑,挥戟迎上。


        

面对幽无命,韩少陵不敢有半分大意,哪怕此刻的幽无命看起来身受重伤,但困兽犹斗,临死的反扑才是最凶残的。


        

他倒是丝毫也没有怀疑幽无命伤势有假——左腿上的火,显然已烧进了骨头里。周遭阴月阁的杀手全军覆没,一个活口都不剩,幽无命绝不可能毫发无损。再有,他连桑远远都撇在了原地,说不是强弩之末,谁信啊?


        

虽这般想着,韩少陵仍是祭出了无人知晓的秘技。


        

只见那长戟之上,忽有雷电‘噼啪’作响,道道白色灵蕴光芒之上,爬满了紫色雷电,顷刻间,一条张牙舞爪的雷龙从戟上跃出,韩少陵周身灵蕴闪烁,风暴平地而起!


        

“雷龙出渊!”


        

金属性的灵蕴形成了飓风,涌入韩少陵周身,迅猛至极的灵蕴巨浪不断向着长戟之上的雷龙灌注而去,只见那雷龙仰天长啸,竟是令人心神震荡,皮肤阵阵发麻。


        

幽无命,已掠至半途。


        

此刻回转,根本来不及了。


        

韩少陵全力施为,双目锁死了半空中那道鬼魅般缥缈的身影,手中长戟重重向前一刺,便见惊龙出渊,携万千雷电鸣金之力,轰向幽无命!


        

耀目的雷光之中,幽无命的脸被映得冷白,精致无双的唇角,忽然便勾起了浅笑。


        

这一刻,韩少陵脑海中划过的第一个念头竟是——此獠是当真生得好极了。


        

这一次再见幽无命,韩少陵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上发生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若说从前此人像一片黑色泥沼,那么如今,倒更像是一潭沉静深水了。


        

没有被阴郁包裹的幽无命,显然可以轻易夺走‘云境第一美男子’这个名头。韩少陵心头泛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幽无命的刀芒撞上了雷龙。


        

不出韩少陵意料,那青芒根本没有半点抵抗之力,顷刻间便灰飞烟灭。


        

韩少陵再度蓄出全力,重重刺向幽无命——越是到了这般关头,越是不能有丝毫松懈。务必一击即中,斩首强敌,令他永不得翻身!


        

此刻全力施为的韩少陵,自身也是强弩之末。


        

雷电之中,忽地传出一声极轻的笑。


        

冷进了骨子里。


        

便见,一对火翼陡然展开,幽无命双手持刀,高举过头顶,刀锋之上燃起了青焰,那焰,一望便觉心神被狠狠灼伤,世间仿佛没有任何一种力量,敢与之硬撼。


        

周遭空气被燃烧殆尽,形成了短暂真空。


        

在这恐怖的焰力威压之下,韩少陵聚来的灵蕴风暴顷刻便散成了一团狂暴气流。


        

眼中的惊恐来不及凝聚成型。


        

幽无命的重刀,已干脆利落地劈了下来!


        

低低的‘呵’声,带着沙哑冷意,蕴满了力量与自负。


        

青焰触到雷龙。


        

只见密聚成雷的白色金灵蕴,发出了极其刺耳的‘嘤’声,旋即,雷龙连挣扎的姿态都来不及做出,便被一破为二!


        

焰刃直斩而下!


        

金灵蕴,向来以坚著称,但在这摧枯拉朽的青焰之下,竟是丝毫没有半点抵抗之力,黑刀过处,无任何阻碍,一破到底!


        

韩少陵只来得及横起了手中的长戟,双手托住戟身,挡在刀锋之前。


        

“叮——嘤——”


        

“咔——”


        

长戟毫无意外地断成了两截。


        

韩少陵身体重重一沉,座下的战骑,竟是被那震荡巨力生生压成了一蓬血花!


        

他跪倒在了满地血肉之中。


        

喉头一甜,大蓬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安排这刺杀之局时,韩少陵特意将那两万骑兵调远了些,以骗幽无命放松警惕,同时防止幽无命混入人群中趁乱逃脱。


        

此刻横遭反杀,麾下大军根本救援不及!


        

幽无命双足落地,先回头看了桑远远一眼,见她无碍,这才懒洋洋地动了动手指,重新握紧了刀柄。


        

青焰已没入刀刃之中,此刻站在韩少陵面前的幽无命,平平无奇。


        

韩少陵抬起了头。


        

他撑着断戟,拄在地面,没有倒下。


        

“是你……你竟破境了!”韩少陵神色略有些恍惚,“灵耀之上,是什么?”


        

幽无命的黑眸缓缓转动:“你不需要知道。”


        

他轻飘飘地扬起了手中的刀,对准韩少陵的脖颈,毫不迟疑地挥了下去。


        

韩少陵闭上了眼睛,唇角浮起淡淡的笑容。


        

败了,便是败了。


        

被人堂堂正正击败,击杀,并没有什么不甘。这样的战斗,无论胜败,只觉畅快。今日若败的是幽无命,他韩少陵,会惺惺相惜,但绝不会有丝毫留情。


        

谁也不是命定的主角,谁都会失败,变成他人的踏脚之石。


        

他感觉到了风。


        

风之后,便藏着冰冷的刀刃。


        

幽无命的刀,最重,最快,最冷。


        

被这样的刀斩了头,应当是没机会感觉疼痛的。


        

他身体微绷,浑身丝丝发麻。


        

眼见一代王者,即将殒于刀锋之下!


        

就在劲风拂起韩少陵散乱的鬓发,刀锋堪堪划破他的皮肉之时,忽有一道惊雷,自头顶高空落下,击在幽无命的刀锋之上!


        

那一瞬间,谁都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黑刀被天地巨力轰然荡开,险险没有脱手,幽无命口喷鲜血,连退三步!


        

他瞳仁骤缩,反手将黑刀刺入脚下,双手撑住刀柄,焰翼伸展,扛住雷霆之击。


        

轰隆一声巨响,只见以幽无命为圆心,一道恐怖至极的震荡波向着四周席卷,冥魔尸块被压成了碎屑,溅向四方。


        

这场变故来得猝不及防,桑远远没来得及回神,便见第二道落雷又降了下来,直指幽无命!


        

桑远远心头大骇,抬头去看。


        

只见头顶上方,不知何时竟多了一团七彩雷云,这诡异的雷电,正是来自那雷云之中。


        

桑远远倒抽一口凉气,望向韩少陵——同样身处落雷中心处的韩少陵,竟是丝毫损伤也没有,此刻神色错愕,愣愣地看着被雷轰得倒退的幽无命。


        

这雷,是在护持韩少陵。桑远远心中闪过两个令她毛骨悚然的字——天、道。


        

她不假思索,向着场中奔去!


        

第二道雷,落在了幽无命的身上。


        

他的膝盖被压得重重一弯。


        

火翼燃起更耀眼的光焰,与这天劫对抗。


        

他喘着粗气,渗血的虎口握紧了刀柄,黑刀之上,重新燃起青焰。


        

震荡波轰向四野,冲向战局中心的桑远远只觉胸口重重捱了一击,她咽下涌到唇边的血,继续扑向幽无命,同时扬起双手,掷出食人花,直攻韩少陵!


        

第三道雷,迅速凝成。


        

她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朵不知何时出现在半空中的七彩雷云已经散了。


        

这是最后一道雷!


        

幽无命唇角浮起狞笑,横刀向天。


        

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洒落下来,落在幽无命的脸和刀上,这来自大自然的抚触,在这一刻显得无比嘲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仁,才是至仁。


        

若有偏袒循私,那还叫什么天道自然!


        

幽无命低吼出声,刀锋之上,青焰大炽!


        

一双幽黑的眸中,尽是狠戾决绝。


        

他不退反进,扬刀再斩韩少陵!


        

他这是打算无视落雷,用身体硬撼这一击,也要将这所谓的天命之子斩于刀下!


        

韩少陵此刻已聚了些气力。


        

他单手拄地,目光与幽无命同样狠绝。他握住带着戟头的那半截断戟,手臂蓄足了力道,只待幽无命进入攻击范围,便会借那落雷之击,刺穿他的心脏!


        

桑远远的喊声淹没在雷鸣之中。


        

第三道落雷,到了!


        

幽无命瘦长的身躯沐着雷光一跃而起,青焰越过惊雷,重重斩下!


        

同一时刻,单膝跪地的韩少陵扬起了手中半截断戟,不管不顾,直刺幽无命!


        

‘扑嗤——’


        

‘噌滋——’


        

‘轰隆——’


        

雷势荡向四野,最强的一道落雷,夺走了这一方天地之间的所有光芒,眼前一片雪白,一时之间,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巨大的食人花苞散成了无数细碎的光粒,像落幕的焰火一般降下。


        

耳旁,是短暂失聪的锐利嗡鸣。


        

视觉恢复了。


        

韩少陵最先缓缓低头,看了看自己。


        

只见左边整个肩膀,连着手臂,以及小半幅胸骨向着地面滑落。胸腔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之中,凉风吹来,径直吹痛了胸腔中那颗‘怦怦’跳动的心脏。


        

方才他只来得及偏头避开了要害,手臂连着肩膀被重刀斩断,差一点就削到心脏了。


        

剧痛后知后觉地传来,他抬起麻木的眼睛,望向身前。


        

他抬着右手,手中握着半截断戟,方才刺穿了一具身躯。


        

滚烫的血顺着戟身流到了他的手上,他循着那道蜿蜒血溪望去,便看见女子娇小的身体被断戟贯.穿。


        

断戟刺中的是桑远远。她扑上来,用自己的身体替幽无命拦下了那贯心一击。


        

幽无命已被她推到一旁,硬撼惊雷之后,他的模样也是惨烈至极,口中鲜血狂涌,一时挣扎不起。


        

韩少陵像被烫到一样,松开了手。


        

便看见桑远远踉跄两步,带着断戟扑向幽无命。


        

然后便软软地伏在了他的怀里。


        

“桑、桑……”韩少陵倒抽一口凉气,顾不得断臂之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一动,便感觉风吹进了胸腔,满腹脏腑都发出了剧烈的刺痛。


        

被逼与幽无命硬拼的那一记,已令他身受重伤。


        

而幽无命这厮,竟是拼着硬吃落雷,也要向他斩来,幸好有神雷相助,化去了那刀上的力道与焰气,否则便不是丢掉一边肩膀这么简单了。


        

韩少陵颤抖着,扯下战袍,用牙帮忙,把伤口胡乱地缠了几圈,然后倒坐在地,喘着粗气,盯紧了幽无命。此刻双方都丧失了行动能力,只待自己的人过来,便能平定大局。


        

“幽无命,你死了。”韩少陵吐着血说道。


        

幽无命的模样有些怔忡。


        

似乎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茫然地接住了扑过来的桑远远,动作机械,压抑着剧烈颤抖的手,很本能地拔掉那根刺穿她胸膛的断戟,然后撕下衣摆替她缠住伤口,再把这团小小软软、不断颤抖的身体揽在了身前,呆呆地垂头看着她,眼睛一眨也不眨。


        

“你,没事吗?”她抬眸看着他,一边说话,口中一边涌着血。


        

幽无命挤出全部力气,紧了紧搂住她的胳膊,摇下了头。


        

“死不了。小桑果,你会不会死。”他快速地问道。


        

“应该不会,”她又吐了口血,“你看着点,别让我睡。”


        

“哦。”幽无命怔怔地点了点头。


        

她闭了下眼睛,笑了:“还行,试出来了,也就这样。”


        

“嗯,”他道,“不过如此。”


        

所谓‘天道’,不过如此。


        

轰隆的蹄声渐渐逼近。


        

敌人来了!可是幽无命却连挪一挪位置都办不到。


        

“韩少陵的人。”幽无命喘着重气,牙齿几乎咬到了桑远远的耳朵,“小桑果,不如这样,我把命和修为都给你。他不会杀你。以后,你好好活着。”


        

这一刻,他心中所想,竟与复仇无关。


        

“你是想让我生不如死么?幽无命,你这么恨我啊?”她撅起染血的红唇,嗔道,“当初是谁说死的时候一定带着我?男人的话,果真信不得。”


        

多说了几句,只觉两眼阵阵发黑,一片黑暗之中闪烁着点点暗金色的光芒,他的俊脸变得模糊,只余一个晃动的轮廓。


        

麻木的伤口开始传来阵阵刺痛,耳旁响起尖锐嗡鸣。


        

她觉得有些冷。


        

“桑远远,不要睡。”


        

幽无命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紧张。


        

她甚至听出了一丝颤音。


        

她怔怔地想,原来,他这样的人,也会害怕啊……


        

她努力睁大了眼睛,朝着他的方向,用力凝聚精神。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带着我,是死是活,带我一起。”她用尽全力,攥住了他的手指。


        

旋即软软地伏在他的身上,轻轻地喘着气。


        

幽无命深吸一口气,并起颤抖的手指放在她颈脉上探了探,发现性命无虞,不禁微微松下一点心神。视线一扫,发现韩州的骑兵已迅速逼近,先锋距离此地已不到百丈!


        

他生受了三道落雷,身体中就像有一万只雷虫在乱啃,使不上半点气力。方才以为小桑果要死,一颗心全系在了她的身上,倒不觉疼痛,此刻心神微松,顿时痛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除了狞笑,竟是摆不出第二种表情了。


        

他单手揽紧了她,另一手拄着刀,想要站起来。


        

“韩……少……陵……”


        

发红的眼睛望向数丈之外,只见韩少陵已挣扎着爬了起来,想要去捡那落在一旁的断臂——只要把它捡回来,总有办法给它装回去!


        

再有两三个呼吸的功夫,韩少陵的重骑兵便要碾过这里,救回他们的主君,杀掉动弹不得的幽无命!


        

幽无命定定望着韩少陵伸向断臂的那只手,目中翻涌着血色怒焰。


        

他已有太久太久没有像此刻这样,感觉力不从心——都拼成这样了,竟连最后一点战果也要失去么?


        

“幽、无、命,”韩少陵吐着血,笑了,“你,输了啊,待我,医好了手,我一定,用这只手,灭你……幽州!”


        

幽无命连咬碎牙齿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就在韩少陵的手颤抖着,抓住了地上的断臂之时,只见一个黑红黑红的大脑袋忽然从他身后的尸堆中钻了出来,后蹄重重一踢,身形如电,蹿过韩少陵身边,一口薅走了他尚未抓稳的臂膀!


        

这道黑红的闪电一刻也没有停留,叼着韩少陵的左臂,掠到了幽无命身前,一个旋身急刹,矮下腰,几乎是用‘铲’的姿势,把幽无命和桑远远弄到了自己的背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后撒开了四蹄,像一道血旋风般,从冥魔浪潮中刮了过去。


        

变故来得猝不及防,韩少陵一个愣神的功夫,胳膊没了,将死的幽无命没了,攥进了手心的小桑果,也没了!


        

那道黑红黑红的毛茸闪电,向着远方飞驰。


        

“主君!您……”骑兵已至,看见韩少陵缺了一边肩臂,为首的将领目眦欲裂,痛苦地跪在了韩少陵身前。


        

韩少陵深吸一口气,取起独臂,挥向前方——


        

“杀!”


        

骑兵开始冲锋,弩手张弓搭箭,一排排箭雨,如蝗虫一般率先扑向那道飞速远去的身影。


        

箭雨之下,幽无命已调整好了身姿,单手挽着缰绳,将绵软的桑远远圈在身前,另一只手斜斜护着她的肩胸腹。


        

短命速度虽快,跑得却是很稳,没有什么颠簸。


        

“怎么不咬死他!”幽无命虚弱且嫌弃地说道。


        

短命百忙之中,回转过毛茸茸的大脑袋,非常鄙视地望了他一眼。


        

“傲五。”短命叼着韩少陵的胳膊,含混不清地说。


        

桑远远诡异地再一次听懂了它的狗话——你都没死我干嘛要找死。


        

她不禁想起了原剧情中,幽无命战死天都后,短命明知必死,却还是扑向了姜雁姬,最终被皇甫俊打进了火海。


        

一滴晶莹的泪水划过桑远远带笑的唇角,悄悄在风中飞走。虽然身上疼得要命,生死危机也尚未解除,但在这一刻,她竟诡异地感觉到了幸福。


        

大家都还在。


        

短命左扑右突,避过身后袭来的箭雨。


        

没有幽无命帮它击落那些箭矢,它的动作狼狈极了,几次险险要被射中。


        

幽无命深吸一口气,声音里带上了丝丝寒意:“偶死哪去了。”


        

方才它若是在场,必能给韩少陵补上致命一击!


        

死哪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