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偶死哪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偶死哪去了。”


        

幽无命声音冰冷, 压抑着怒气。


        

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时,正前方的冥魔浪潮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它看起来快乐极了, 小手里拎着一只破损处打上了结的小布袋, 布袋中沉甸甸地装了小半袋不明颗粒, 看起来很坠手的样子。


        

人偶两边嘴角都咧到了耳朵根,染得黑红的衣袍迎风翻飞, 踏着冥魔的脑袋, 一蹦蹦起几丈高,飘来飘去, 整个偶精神十足, 从头到脚都写着一个‘浪’字。


        

它把它的亮晶晶给捡回来了!


        

幽无命:“……”


        

活活给气乐了!


        

身后箭雨又至。


        

人偶猛地皱起了眉头, 抓住一只冥魔荡出的长舌,像甩秋千一样,把自己的身体抛了起来,在半空翻了个跟头, 落到了短命身上。


        

它把手中的小布袋抛到桑远远怀里, 然后蹿到了后面, 身上爆起青黑的雾气, 替短命‘乒乒乓乓’地击落了射来的箭矢。


        

这样一来,短命就不再需要左冲右突,只需直直前进。


        

谁也追不上一往无前的短命。


        

转眼之间, 韩少陵的骑兵阵就被它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摆脱危机了!


        

虽然韩少陵为了寻回断臂,并没有放弃追击,但他的骑兵和短命之间的距离, 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拉越远……


        

短命向着东方,一路飞驰。


        

自从人偶归来, 桑远远就发现幽无命强打起了精神,脸上一丝虚弱也看不见,若不是额角和手背上不自觉地迸着青筋,根本就看不出他此刻正在承受剧痛。


        

她知道,他是担心人偶反噬。


        

这个东西心智非常单纯,但单纯,便意味着行走在细细的钢索上,左右都是深渊,一边是至善,另一边是至恶。


        

她轻轻挣了下,用气声喊道:“偶……”


        

小小的人儿晃了下,落到她的身边,倒骑在短命的大脑袋上,一双小手端端正正摆在膝盖上,眨巴着大眼睛凝视着她。


        

“帮我收好袋子。”她吃力地把布袋向它递了递——方才偶去对付箭雨时,把这袋固玉晶抛到了她的怀里。


        

人偶激动地探出小手,刚碰到袋子,忽然想起了什么,紧张兮兮地抬起头,偷偷瞥了瞥幽无命的脸色。


        

见他脸色虽臭,却没有阻止的意思,偶便接过了布袋,小心翼翼地环抱在胸前。


        

“找个地方歇息疗伤,顺便,再多产些固玉晶。”桑远远虚弱地说道。


        

人偶漆黑的双眼顿时微微泛起了光。主人很虚弱是不是可以反噬什么的,人偶通通不知道,它只知道,找到个安静的好地方,它就会拥有更多更多的亮闪闪了。


        

幽无命微微沉吟。


        

他身受重伤的消息,韩少陵必会报给姜雁姬,若是此刻与冀州赶过来的七千幽军会合的话,必定会遭遇韩少陵和章泾的全力围追堵截,即便能拼杀出去,情况也是极其惨烈。


        

况且,自己没有任何自保之力,只能将寄希望于麾下的士兵,命运全不由己,这不是幽无命的行事风格。


        

“小桑果,你当真是我腹中的虫。”幽无命淡淡一笑,取出玉简,令那支正在赶往长城的军队原地转头,穿过平州,伏于平、韩二州的交界处,等待下一步指令。


        

对于主君的命令,部下从来不会有丝毫质疑,接令之后,那七千身穿玄甲的士兵立刻调转了头,直直往西而去。


        

桑远远知道,这是预备伏击重伤返程的韩少陵。


        

她的唇角浮起了一丝微笑——便让他知道,幽无命的七千人,对上他的二万骑兵,究竟谁高谁低!


        

“下冥渊!”


        

幽无命即刻作出了决定。


        

他回转头,遥遥望了一眼几乎消失在视野之中的韩州骑兵,抽着嘴角冷笑一声,挽紧缰绳,令短命跑成了一道残影。


        

他双臂微绷,尽力揽护着桑远远,不让她承受太多的颠簸,以免撕裂了伤口。


        

不幸中的万幸是,韩少陵祭出绝式与幽无命硬拼之后,身上的灵蕴已然耗尽,所以穿刺了桑远远的这一击,便只是寻常的物理伤害,并没有带上灵蕴之毒。


        

只不过刺中了胸口,还伤到了心脉,所以让她一时缓不过劲来。


        

幽无命的情况比她糟糕很多,他偷偷吐了好几回血。


        

桑远远发现,他的血泛着金属般的蓝白色。


        

“是金雷。”她伏在他的怀里,用虚弱的气声说道,“也不算是完全无迹可循。韩少陵属金,那一记绝式凝的是雷龙,想必他与雷力之间,有些我们不知的牵绊。这也许意味着,即便天道要出手护他,也是越不过某些规则的。”


        

“呵,”幽无命牙间噙了冷笑,“天、道。”


        

“其中定有古怪。”桑远远沉吟片刻,“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情和天坛脱不了干系。”


        

不知不觉说话大声了些,牵动胸口的伤,一口潋滟鲜血喷涌出来,偶被吓了好大一跳,差点儿扔了手中的布袋。


        

它歪歪地匍匐过来,一只手抓着布袋顺便薅住短命几缕毛毛,另一只手腾了出来,小心地伸向桑远远,勾了勾她的手指。


        

它盯着她看了片刻之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把小手伸到袍子里面,扒拉了一会儿,从肩膀上拆下几朵紫色的蝴蝶花,递到桑远远的身上。


        

取下蝴蝶花之后,它的胳膊立刻就往下歪了一点,要掉不掉的。


        

它赶紧把布袋换到了另外一只手里,以免再次弄丢。


        

桑远远:“……”


        

幽无命挑了挑眉,将蝴蝶花收了,然后用缰绳往短命耳朵上拍了拍:“停。一丈,回旋跳。”


        

他手臂一紧,将桑远远死死揽住,然后难得地多看了偶一眼:“抓稳了。”


        

偶就像个突然被严父点了名的胆小娃子一样,猛地点点头,一对小胳膊紧紧搂住了短命的耳朵。


        

只见短命一个急刹,然后迎着冥魔巨浪直直冲向冥渊。


        

跃向深渊的那一刻,桑远远只觉寒毛倒竖,虽然心中极度信任幽无命,但身体腾空的霎那,她还是忍不住炸了毛。


        

她屏住了呼吸,身体不自觉地绷紧。


        

一切仿佛成了慢动作。


        

她看着偶的一双小木腿飞了起来,在空中划过一道小小的弧。


        

极短暂的滞空之后,短命的大胖身体开始下坠。


        

只见它非常灵活地在空中翻了个滚,两条后腿极魔性地向后一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不知从哪儿借来的力,就见这云间兽在空中划了半个圈,然后直直撞向了冥渊的悬崖壁。


        

漆黑的崖壁之上,赫然有一处黑黢黢的石洞。


        

短命极为灵巧地落了进去。


        

洞中的冥魔被吓了好大一跳。丑陋恐怖的魔脸之上,一只只白色的单眼球缓缓转动,盯住了这头从天而降的茸毛怪兽。


        

下一刻,无数道长满倒刺的黑舌直袭短命!


        

在这狭窄的洞窟内,生生搅起了浓郁腥风。


        

人偶动了。


        

青黑的灵雾泛起,它就像一道小小的旋风,围着短命刮过一圈,把周遭的冥魔都切成了碎块块。


        

“这是?”桑远远强打起精神,惊奇地问道。


        

幽无命道:“深渊口。”


        

桑远远吃了好大一惊:“深渊口,都是与冥渊相连吗?”


        

“当然咯,”幽无命很好笑地望着她,“不然冥魔哪来的。”


        

“你怎知这里有个洞?”她感到不可思议。


        

他俯身,坏笑道:“……不告诉你。”


        

桑远远:“……”


        

吐血给他看!


        

幽无命指挥着人偶,将一处略微平坦的地方清理干净,然后搂着桑远远翻了下去,双双靠坐在洞壁上。


        

“小桑果,”他的脸上浮起一个帅得晃眼睛的笑容,“从未想过,我幽无命竟有这落难天涯的一天,身边竟还有人陪伴。”


        

“感觉如何。”她问。


        

“好极了!”


        

正在外围拼命击杀冥魔的偶:“……”不,感觉一点儿也不好。


        

“等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桑远远道。


        

“嗯?”幽无命眯眼望她。


        

“桑成明。走投无路,带着心腹跳下冥渊?”


        

当初桑州那个叛逆,桑州王的庶弟,桑远远的王叔。时至今日,桑远远仍觉得那件事仿佛哪里怪怪的。


        

“唔,兴许未死。”幽无命漫不经心。他对桑成明半点兴趣也没有。就算没死,也就是一刀的事情。


        

他侧过了身,解掉缠在桑远远伤口上的布条,然后开始脱她的衣裳。


        

桑远远:“?”


        

虽然她非常了解这个男人,知道他只要有一丁点儿力气,都会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叫人看不出来他身负重伤,但是这个时候脱她的衣裳,未免也太……


        

扒掉衣裳之后,幽无命干脆利落地用蝴蝶花钉住了她的伤口。


        

钉好正面,又把她翻过半个身,把后背的伤也钉了起来。


        

“这扑棱蛾子花还算有点用。”他眯着眼瞄了瞄,然后轻飘飘地说道。


        

短命慢慢拧过毛茸茸的大脑袋,诡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和桑远远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嗯,没错,扑棱蛾子还是有点用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幽无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桑果,你和短命,这眼神是什么意思?”他非常警惕,瞬间发现了不对。


        

桑远远:“什么眼神?短命怎么了?短命跑了好久,一定累坏了,是吧短命?”


        

短命慢吞吞把脑袋垂了下去:“欧呜。”


        

完全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类在说什么。俺要先啃了面前的猪蹄子。


        

它开始啃食韩少陵那只可怜的臂膀——云间兽本就是很凶的凶兽,若没有经过严格驯化的话,它们可是会吃.人哒!


        

幽无命:“……”明明知道哪里不对但就是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


        

桑远远偷笑着,慢慢把脑袋倚在了幽无命的肩膀上。


        

她要蓄点力气,召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