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谁是大英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远远看着前方景象, 心中一时情绪翻腾,不知该震惊还是愤怒。


        

幽无命打开的通道,连接的是一间修至一半的大殿。


        

殿中点了五只大火盆, 以灵焰照明, 亮度差不多相当于夕阳落山之后的黄昏时分。


        

殿中工匠约有三四百人, 伏在高高矮矮的木梯上,正在仔细修凿殿壁, 往石壁上雕刻繁杂精致的花纹。成型的那半间大殿漂亮华美, 单看那一半,根本无法想象出这是在数丈深的地底。


        

但视线转向未成型的那半边, 便知它原本只是一个粗糙开凿的大石窟而已。


        

顺着敞开的殿门望出去, 精致华美的殿宇铺排到了视野的尽头, 工匠如蚁一般,爬在墙壁、銮柱和穹顶边上。


        

这漂亮大气的地下王城,真真是用无数人的血汗泪堆积建成的。因为那些伏在木梯上面的工匠,每一个都被折断了双腿, 用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扭绞在木梯上。


        

墙壁上突然破开这么一个大口子, 出现两个陌生的人以及一头云间兽和一只奇怪的人偶, 工匠们也没办法逃跑, 只大张着嘴巴,惊恐地注视着桑远远一行。


        

从他们的动作表情来推断,这些人恐怕是失去了发出声音的能力。


        

桑远远不自觉地攥紧了幽无命的手。


        

他轻轻‘啧’了一声, 遗憾地说道:“看来得改变计划了。”


        

虽然他早已想到,修建地下城的工匠必定是被长期关在地下见不到天日,却也没料到秦氏做得这么绝, 居然断腿药嗓,以杜绝任何走漏风声的可能性。


        

“原本的计划是?”桑远远声音微颤。


        

他勾了勾唇:“把人赶走, 让冥魔装满这里,送给秦玉泉一个大大的惊喜。”


        

桑远远望着面前这些惊恐至极却一时无法挪动太远的工匠,慢慢抿住了唇。这些人根本没有逃亡的能力,冥魔若是进来,他们必死无疑。


        

这里只是其中一间宫殿。


        

敞开的殿门之外,‘叮叮咚咚’的开凿声不绝于耳,空阔阔地回荡来回荡去,显然,地下王城已颇具规模。


        

这底下,少说也有数万人。


        

这么多行动不便的人,要救走,谈何容易?


        

她忽然愣了下,望向幽无命。


        

这个能把冥魔引进天都的疯子,如今竟会考虑工匠们的死活了吗?


        

他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很不耐烦地说道:“我若放冥魔咬死了他们,小桑果你肯定要和我闹脾气。”


        

思忖片刻,他跃出洞口,用刀从石壁上切下一块大小和通道口差不多的巨石,将通道封堵了起来。


        

“走吧。”


        

在一片惊恐的注视中,幽无命悠悠闲闲地带头往殿外走去。


        

桑远远叹息着,跟在他身后走向殿外——这些工匠难以挪动也发不出声音,倒也不用担心他们打小报告。


        

“这地下,当有监工吧?”桑远远压着声音问道。


        

话音未落,便听到前方传来一声皮鞭抽打在人身上的脆响。


        

工匠都是哑的,被打了也发不出声音。


        

“偷懒,偷懒!叫你们偷懒!老子倒了八辈子霉,落这狗屁差事,陪你们这些不中用的东西终年不得见天日!还敢给老子偷懒?!”


        

桑远远停住了脚步。


        

幽无命长眸一斜,晃晃悠悠拐进了右手边的宫殿。


        

便见一个监工打扮的人正在抽打地上的工匠。那工匠头发花白,缩成一团,抖个不停。


        

另一个监工假模假样地劝道:“哎哎哎,差不多得了,这月你已打死八个了,自己掂量着些。”


        

打人的那个停下了手,冷笑道:“得了吧,你自己打杀满了九人,在这说谁呢?我这不才八个,都月底了,再不用便要白白浪费了名额。”


        

周遭的工匠们恐惧得肩膀直抖,手脚更加利索,就怕自己被盯上,成为下一个目标。


        

为了督促进度,每个监工每个月,都可以打死九个人。除了干活最利索、成为楷模榜样的少数工匠之外,其余的工匠,谁都可能被监工看不顺眼,变成下一个被打杀的对象。


        

躺在地上那一个,显然是体力不支,干活慢了被盯上的。


        

桑远远瞳仁收缩,捏紧了拳头。


        

“小桑果生气了。”幽无命轻笑出声。


        

他毫无顾忌的声音惊动了殿中的两名监工。


        

那二人转过头来,见到出现在面前的竟是一对容貌漂亮衣裳整齐的男女,一时怔在了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幽无命慢悠悠走到了二人面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步履潇洒闲懒,一手一个,抓住那两个监工的肩膀。


        

“人生在世,”幽无命一脸认真,“什么事都可能会遇上。有的时候呢,落了难,总会期望周遭的人对自己善良一点。”


        

这二人见他气质不似常人,心中猜测大约是下来巡视的高官,便讪讪地笑道:“大人,这下面,规矩便是这样的,这真不是我们为人不善,只是为了工程进度嘛。大人您是不知道,这些东西可奸滑了,若不是时常敲打震慑着些,这陵寝,能有现在一半都不错喽!”


        

底层的监工们并不知道正在建造的是地下城,只以为是王族的陵墓。


        

另一人也笑道:“大人,这规矩是上面定的,您若觉着不近人情,可以向上边多递递折子,说不定就能改一改规矩了,您说是吧?”


        

幽无命冷下了脸:“我说话的时候,不需要你有嘴。”


        

掌中有雷焰闪过。


        

那二人还要再辩,忽觉喉间一阵烫麻,张开口,竟是像那些哑匠一样,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幽无命松开了手,这二人立刻想要往外面跑,被他轻轻巧巧踹翻在地,很随意地折了腿。


        

两名监工痛得面目扭曲,在地上无声地扑腾挣扎。那雷焰的力量,寻常人哪有半分抗拒能力?只一个照面,声带与腿脚,已是废得彻底了。


        

幽无命慢悠悠蹲了下去,一手一个,摁住他们,声音无比温和地说道:“我方才说什么,可听清了?人生无常,意外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上一刻权力还握在手中,下一刻,可就什么也说不准了。往后做了匠人,千万记得不要偷懒耍滑。既然你们这么执着于‘规矩’,那也不用祈祷新来的监工对你们善良。”


        

他温柔地笑了笑,伸出手,在那二人脸上安抚地拍了两下,然后起身,从怀中取出绸布来,擦了擦手,扔在一旁。


        

他走回大殿门口,揽住桑远远,跃上短命后背。


        

“这样的事情,四处都在发生,我们管不过来。”桑远远很勉强地冲他笑了笑。


        

她知道,幽无命愿意管了眼前这桩闲事,只是为了让她心中稍微好受一点。可是这地下城那么大,监工与工匠不计其数,若是一处处清理过去,不知得到猴年马月。况且,此事的根源其实也不在地下,而在地面。


        

幽无命用下巴碰了碰她的发顶,闲闲地道:“要是不救那个小老头,小桑果今日一整日,念头都会不通达。我见不得你心中郁郁。”


        

缰绳一挽,短命像一道白色闪电,飞速穿过一间间宫殿,精准地避开了来回巡视的每一个监工。


        

“那两个监工,真会变成工匠吗?他们虽说不了话,但还可以写啊,总有办法告诉别人今日发生的事情。”桑远远很随意地问。


        

“呵。”幽无命笃定地笑了笑,“待那些匠人回过神,定会弄花了他们的脸,扒下他们的衣裳,不会给他们机会告诉别人他们的身份。有没有看见那些匠人的眼睛?里面藏的仇恨被复仇之火点燃,变成了带毒的烈焰。”


        

桑远远轻轻吸了一口气,一时失语。


        

幽无命缓声道:“折磨那两个曾经的监工,令他们有苦不能言,有冤不能诉,将变成这些匠人余生最大的快乐源泉,那样的快乐,甚至超越他们未被捉到地底之前的任何一个时刻。”


        

“小桑果,我真不愿你的眼中,装进人世阴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不自觉地染上了一种诡异的缥缈的威严。


        

像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神祇特有的漠然与慈悲。


        

桑远远心弦颤动,久久失语。


        

幽无命闲闲地挽着缰绳,在这些富丽堂皇的殿宇之间游走。只见那些彻底完工之处,殿壁和銮柱之上还细细地漆上了色泽明丽的彩绘。到时候只要将家私搬进来,便是一处富贵安乐窝。


        

桑远远皱紧了双眉:“这些匠人,便是历年来‘失踪’的那些青壮年吧。”


        

一个州国那么大,每一年,都会有数不清的人因为各种意外而人间蒸发。谁又会想到,其中有那么一部分,被关在了暗无天日的地下,没日没夜地劳作。


        

幽无命揉了揉她的脑袋:“带你看点开心的!”


        

缰绳一挽,短命一个急刹,穿过了几处无人的廊道,来到一处开凿声特别整齐的宫殿外。


        

幽无命把她从短命背上抱了下来,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唇边:“嘘。”


        

桑远远听见,敞开的殿门之中传出节奏明快的‘啪啪’声。


        

开凿石壁的‘叮叮’声极有韵律,都在跟随那击掌的节拍。


        

击掌声停住。


        

“今日就到这里!诸位辛苦啦,合作愉快,合作愉快!来来来,领馒头喽——今日,我的例份猪头肉不小心又掉到了某一只馒头里面,来来来,看看谁最有口福,捡走了我今日那丁点可怜的油水!”


        

桑远远怔住,扒着巨大的精致石门向殿内望去。


        

只见说话的是一名监工,模样看着与方才被幽无命倒饬过的那两个也没什么大区别。他站在一筐白面馒头边上,耷眉怂眼,把一只只馒头递给陆续挪移过来的工匠们。


        

很快,就有一名匠人吃到了猪头肉馅。


        

他把手里的半个馒头高高举了起来,周遭的匠人们纷纷露出了羡慕且友善的笑容。


        

监工抱着手,站在一旁眯眼笑。


        

场间一片乐融融。


        

桑远远偷眼望着,脸上不禁也露出了微笑。


        

幽无命愉快地揽住她,继续向前掠去。


        

“你怎知会有心善的监工?”她惊奇地问。


        

“傻果子。”幽无命很自然地说道,“人便是这样,什么样的都有,只要数量够多,你便会在其中找到任何一种人。这一类,其实还挺常见的。你别以为他傻,他聪明着呢,他手下的进度,必定数一数二。”


        

桑远远略微失神地看着他。


        

她想,或许这便是所谓的‘格局’,他见过太多人、太多事,拥有太大的地域,这让他的脑海中储存了极丰富的经验,面对任何事情时,心中都大致有数,自然便有了雍容气度,以及一切尽在预料之中的运筹帷幄。


        

“怎么了?”他垂眸看她。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厉害。”她诚挚地说道。


        

幽无命的黑眼睛里立刻溢满了笑意,脸上偏要装作若无其事,嘀嘀咕咕道:“这有什么。小桑果,你肯定猜不到,这人放在馒头里面的猪头肉,其实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还是进了他自己的肚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远远‘噗哧’笑了起来:“我一点儿都不关心他的猪头肉是多是少。不过幽无命,你知道短命已经很饿了么?”


        

短命:疯狂点头。


        

幽无命:“……”


        

他决定向这位待人友善的监工致敬。绕了几个弯,寻到了近处的监工住所,循着猪头肉的味道找到了他藏在灶上温着的那一大盆猪头肉,让短命吃了个满嘴流油。


        

吃罢,幽无命顺手从人偶的布袋中取出两粒土灵固玉晶,抛进了那只被短命舔过的油汪汪的大盆子里,以作报酬。


        

“便宜这小子了,本王从不取白食。”他唇角挂着缥缈的浅笑,缰绳一挽,离开了这片宫殿群。


        

桑远远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留下固玉晶,此人便会知道,他的猪头肉并不是手下的工匠们偷吃的,而是属于他自己的机缘。


        

这里本就是黑暗深渊,一着不慎便会彻底堕落。若是因为一盘猪头肉,而破坏了这名监工与工匠们之间友善的气氛,那可真是渡人成魔,造了大业。


        

幽无命其实很珍惜这个世间的一切善意。


        

喂饱短命之后,幽无命挽着缰绳,在修整得富贵华美的半片地下宫殿群中悠然转了一会儿,选定了一间特别大的宫殿。


        

这些彻底完工的宫殿中并没有留人,因为没必要。这里一片华丽空寂,当真是像极了地下陵墓。


        

“上面,便是秦玉泉的寝宫。”幽无命眉眼笃定。


        

桑远远点头。她虽然没什么方位感,却也可以感觉到,整个地下宫殿群,是以此处为中心向着四方辐射的。


        

把地下城的核心枢纽修在王城旧址之下,的确比较有归属感和纪念意义。


        

幽无命反手出刀,一道道青白雷芒被他信手挥向殿顶,无声无息地没入了数丈岩层之中。他做得极为专注,偏着头,眯着眼,不断地打量殿顶,向着那看起来毫发无损的地下城顶补上一道又一道雷芒。


        

前后忙活了一炷香不止,终于,他满意地收了刀,坏笑道:“好了,接下来,便是寻个好地方看戏。”


        

缰绳一挽,短命迈开四蹄从侧殿离开。幽无命寻了一处合适的位置,像来时一样,在墙壁上炸出一条整整齐齐的通道,然后带着桑远远离开了宫殿群,到了一处深渊裂口之后,又从一旁掘了山石过来堵住缺口。


        

“幽无命。”桑远远戳了戳他。


        

“嗯?”他正得意洋洋地看着封回原样的通道壁。


        

“你方才打穿的地方,墙壁上雕满了图案。”


        

幽无命:“……”


        

所以他在这里仔仔细细把通道封堵成原状是毫无意义的行为。


        

黑眼珠转了转,他若无其事,指挥短命继续前行。


        

“从秦州生人祭的深渊口出去。”他淡定道。


        

地下城虽有入口,但那里一定防备森严,从那里离开,百分之百会打草惊蛇。所以幽无命选择回到冥魔密聚的深渊通道中,顺着深渊口离开地下。


        

桑远远忍不住回望地下城的方向。


        

幽无命拨走了她的脑袋:“小桑果,别愁了,都这么多年,不差这一日两日,离开秦州之前,我定为你解决了这件事情。”


        

她道:“嗯,我知道,大英雄嘛。”


        

二人相视一笑,心领神会。


        

很快,幽无命便顺着那些弯弯绕绕、四通八达的地下网络寻到了秦州地下的深渊口。


        

桑远远对他的导航能力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在这种完全没有任何参照物的地底,身上又没有指南针,能摸清东南西北已经是很逆天的能力了,他竟还能一次不走回头路,径直寻到了深渊口之下。


        

冥魔聚过来,被他随手荡出一圈青白雷焰,扫到了四周的石壁上。雷火交织,可怜的冥魔们变成了一滩滩黑色的不明物质,像墨汁一般溅了满墙。


        

幽无命很自然、很漫不经心地偏头对桑远远说道:“看见没有,我出手,你便再无机会收集固玉晶了。”


        

“嗯嗯嗯!”


        

幽无命侧眸看她。


        

他发现,她的神色,可以十分自如地在诚挚与敷衍之间来回横跳。


        

“小桑果,你真是天赋异禀。”他神色莫名地赞了一句。


        

桑远远谦虚地冲他笑了笑,然后抬头望向只余一线天的深渊口。


        

“带着狗子,还能飞上去么?”


        

上回飞出韩州的深渊口时,他只带着她一个,而且还借助了那灵火矿脉的爆.炸之力。这一回带着大胖狗,这里也没有可以引爆的火脉,只有一条泛着浅淡青光的灵木矿脉,不知幽无命打算怎样上去?


        

“小事情。”幽无命兜胸把短命一搂。


        

只见这大胖狗立刻四肢僵直,被他整只抱了起来。


        

那模样,当真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呆。巨大的一只茸毛怪兽,便这么愣愣地被幽无命单手搂在了胸前,狗脸上那表情……只能说一言难尽。


        

桑远远再一次意识到,看起来精瘦精瘦的幽无命,真的比她大只了太多——若是她用这样的姿势去搂短命,就只能搂住它的毛茸大脖颈,根本不可能搂得住那肉墩墩的胖胸脯。


        

人偶抱住短命一条僵硬的前肢,紧张兮兮地挂在它的身上。


        

幽无命侧了侧头,“果子,伏我背上。”


        

“噢。”桑远远小心翼翼地趴到他的背上,双臂环住他的肩胸。


        

双翼从她左右肋旁展了开来。


        

‘呼’地一扇,径直略起二十丈有余。


        

看来炼化那雷元,又让他的修为更进一步!


        

带着狗都能飞了!


        

幽无命单手搂住狗,另一只手反手攥着刀,时不时便切入身边的石壁,略微借力。


        

掠到高处,桑远远忍不住垂头看了一眼。


        

“幽无命,等等。”


        

“嗯?”他将刀斜斜插到石壁中,悬在了半空。


        

“你看看下面的冥魔,是不是哪里有点不对。”


        

幽无命垂头一看,立刻就发现了问题。


        

正下方,是一处较为空阔的地下空间,冥魔自北面聚来,向着南面爬去——它们与地面的冥魔一样,都是来自深渊方向,攻向内陆中心。


        

底下这地下空间,通往内陆中心的通道位置有些歪,偏向了东面。


        

冥魔群却是直直扑向正南,一头接一头重重撞在正南的石壁上,然后被后方的魔潮推动着,涌向左右,直到涌入偏东面的通道。


        

“正南,有什么在吸引着它们。”幽无命一针见血。


        

两个人下意识地望向南面——虽然面前只有一堵黝黑的石壁。


        

正南,是天都。


        

桑远远叹息:“真想看看它们是奔着什么而去。”


        

“迟些带你去看。”


        

“也许会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桑远远不禁有些兴奋。


        

幽无命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从石壁上抽回了刀,双翼一展,继续向上方飞掠。


        

不多时,便掠出了深渊口。


        

秦州同样是由祭司殿负责深渊口的守卫,幽无命轻车熟路地把几个祭司全踹了下去。


        

“你对祭司殿的人倒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没一个好东西。”


        

祭司殿就建在深渊口北面。


        

幽无命把短命扔进了祭司殿外的兽栏中,和一堆普通云间兽混在了一起,然后无视一狗一偶哀怨的眼神,扔下它们,带着桑远远掠上城墙,潜入宫廷。


        

每个州国,王宫中暗卫的分布点和侍卫的巡逻路线都差不了太多,幽无命随便扫一眼,心里就有了数。如今他比从前更能飞了,轻易便带着她从一间间宫殿上方掠过,滑翔于树荫与宫墙之间,没有惊动任何人。


        

王城最正的大殿外,几只镶金大鼓正轰隆隆地敲。


        

是在迎接东州镇西大将军,皇甫雄。


        

皇甫雄领了重军,自冀州而来,即将奔赴北面长城,助秦州共同防守,渡过这一波‘涌潮’。


        

幽无命闲闲地揽住桑远远,掠上设宴大殿的金顶,坐在了屋角飞扬的螭吻旁边。此刻天色已暗,夜幕遮住了一对剪影。


        

桑远远双手放在膝盖上,偏头看他,见他懒懒散散地坐着,姿势狂放不羁。


        

不多时,便见黑熊般的皇甫雄被俊秀儒雅的秦州王引着,踏上白玉阶,进入二人脚下的宫殿。


        

“什么时候动手?”她问。


        

“等他们开宴,噎死一个是一个。”幽无命笑得满脸坏意,“小桑果你可还记得我上次给你讲的笑话?”


        

桑远远:“……”


        

二人第一次在她的云榻上做夫妻时,他便是讲着宴席上噎死了人的‘笑话’,硬生生划水划了半个时辰。


        

他居然还好意思提?大脸花都没他脸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幽无命闲闲掀起几片琉璃瓦,便听得皇甫雄的声音从底下传了出来:“秦州王,无需这么客气,前方军情紧急,吃一杯酒我便要走了!”


        

秦州王秦玉泉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斯文:“镇西将军不必着急,我军备有灵甲,冥魔想攻进来,还没那么容易!镇西将军一片除魔丹心,孤十分敬佩,来来来,敬将军一杯!”


        

秦州盛产灵铁矿,富得流油,自家的军队自然是装备一流,‘涌潮’对于秦州来说,并不算什么太大的威胁。因为太富,所以秦州历来也不喜欢欠下人情,以免被人挟恩图报。


        

秦玉泉颇有心机,频频引着话题,称皇甫雄是当世大英豪,古道热肠,以助人为乐——这意思便是,不是秦州需要皇甫雄帮忙,而是他自己多管闲事。


        

皇甫雄虽是个粗中有细的将领,却是对话术没有任何抵抗力。一被夸立刻开始飘飘然,只见他故作谦虚地接过话头,又把自己那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往事添油加醋好生吹嘘了一通。


        

推杯换盏中,宴席上的气氛渐渐便热烈了起来。


        

桑远远慢慢偏过头看向幽无命,满脸服气:“你就是在等皇甫雄吹这一波牛!”


        

皇甫雄刚把自己吹嘘成救人于危难的大英雄,立刻就有数万身陷水火苦难之中的可怜人在等待他的帮助……皇甫雄要是不做这个大头英雄,那当真是自己把自己的脸给打烂了。


        

幽无命这回倒是没翘翅膀,因为他觉得这事儿再正常不过了,他很随意倾身向前靠了靠,揽住她,道:“秦玉泉既想要皇甫雄帮助,又不想欠他人情,定会故意这般捧他。”


        

桑远远不禁感慨,幽无命这家伙,实在是太懂人心了。


        

“小桑果,准备看戏咯。”


        

幽无命肃了容,神情极其专注,在指尖凝出一缕青白雷焰。他缓缓起身,长臂干净利落地一挥,便见那缕雷焰划亮了半个夜空,直直掠向一处金碧辉煌的大殿,如落雷一般,没入殿底。


        

夜色之中,他的侧颜和身姿短暂地被雷焰照亮,晃得桑远远好一阵头晕。


        

这一刻的他,不像凡人,而像手握着天地之力、生杀予夺全凭一己喜怒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