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瞧你这出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远远望着幽无命天人般的侧颜, 一时竟是失了神。


        

这个男人,当真是生得太漂亮了,漂亮也就罢, 还这么强, 强到发光。真是要命。


        

幽无命懒懒地将目光从远处收回时, 第一眼就看见自家傻果子微张着花瓣般的唇,呆呆愣愣地望着他。


        

幽无命脸上漫不经心的神情顿时炸裂。


        

他故作镇定, 抓住她的肩膀, 把她转向后殿,覆在她耳畔道:“看, 要开始了。”


        

声音有些发飘, 心中颇觉不可思议——她的眼神分明没有丝毫媚态, 脸上也没有半点勾引人的神情,怎就令人完全招架不住,根本不敢再多看她一眼,也不敢让她再多看自己一眼。


        

桑远远蓦地回神, 耳朵悄悄烫了起来——她竟看着他看呆了!真是, 太没见过世面了, 丢人。


        

这片刻等待的功夫, 大殿金顶之上的气氛渐渐变得有些不对劲。


        

他的呼吸沉了许多,独特的幽暗花香气息更加浓郁,仿佛挤走了周遭的空气, 令她感到呼吸困难。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眼看着,这个非常不合时宜的地方,就要上演一些令人耳热心跳的事情。


        

幸好底下的变故及时发生了。


        

在一片夜色之中, 居高临下地望去,那些细微的变化丝丝分明——


        

幽无命方才掷出的那缕雷焰, 顷刻间便引动了他在地下王城中心所做的那些布置。


        

只见几道纵横交错的青白雷焰隐隐自地下泛起,活像大震时的地光。


        

短暂闪烁之后,低沉的‘嗡’声传来,仿佛脚下有地龙翻身,周遭的宫殿被震荡波及,琉璃瓦‘咣咣铛铛’地撞出声声脆响。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隆声响起,大地仿佛被一头从天而降的金牛重重轰撞了一下,伴随着这股惊心动魄的震荡巨浪,恐慌迅速蔓延。


        

桑远远位于高地势,看得极为清楚。


        

只见失事之处,那座大殿像是一只失手坠落摔在地面的盘子一般,猛然向下一矮、一碎,旋即,崩塌自正中处开始,开花一般,卷向八方。


        

金柱玉砖琉璃瓦,顷刻破碎,扬起最后的富贵尘屑。


        

再下一刻,整块地面软软地向着地底倾塌而去,像是化掉的蜡。


        

这样大的动静,第一时间就惊动了所有的人。


        

秦玉泉根本拦不住皇甫雄这个好管闲事的‘大英雄’,震动尚未停歇,皇甫雄已一马当先,掠出设宴大殿,循着动静冲到了那处恐怖的地陷裂口。


        

探头往深渊废墟中一看,皇甫雄顿时愣在了那堆残垣断壁之间。


        

幽无命把崩塌做得十分漂亮。


        

恰好,能够清晰地看到地底敞露出来的雕梁画栋。


        

皇甫雄站在废墟之中,盯住那露出冰山一角的地下王城,陷入了迷茫的沉思。


        

“镇西将军!不过是地动而已,前线传来急报,将军还请速速驰援!”疾步赶来的秦玉泉见到地下城暴露,强压着惊慌,想要转移皇甫雄的注意力。


        

“那是怎么回事?”皇甫雄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下方。


        

秦玉泉额头冒汗:“密室。镇西将军,孤难道就不能在自己的寝宫下面建一间密室么?将军啊,前线军情要紧哪!这等小事,孤自会处理。”


        

“我问的是,那些人,是怎么回事!”皇甫雄酒意上头,通身散发出浓浓的英雄气概。


        

秦玉泉凑近一看,只见上方的火把光芒惊动了地下城中常年不见天日的奴隶匠人,他们蠕动着,爬向久违的星光和会流淌的风。


        

这么一会儿,底下已密密麻麻爬满了断腿的匠人,乍一看骇人得很,仿佛是来自地底的索命冤魂。


        

更可怕的是那一整片寂静无声。


        

“奴隶罢了!”秦玉泉已气息不稳,“来人,速将这些奴隶拿下!”


        

“停。”皇甫雄缓缓捏了一枚玉简,道,“秦州王,此事大有蹊跷,我要传令驻在邻外的大军进入王城,帮助秦州王渡过这天灾之危,还望秦州王约束部下,莫要闹出什么不愉快。”


        

秦玉泉长长倒抽了一口凉气。


        

王城中,禁卫军也就两三万人,哪里敌得过五万东州铁骑?挥军进入他国王都?皇甫雄这是,摆明了要多管闲事的意思!


        

每一个州国的王都,都不会囤着重兵,因为没有必要。两三万禁卫军,足以解决州国内部的任何叛乱,而别国的军队,正常情况下是绝不可能开到王都附近的。


        

皇甫雄本也只是挥军路过秦都。秦玉泉自己有着打算,这才巴巴地把他请进了王城,没想到却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此刻再从附近的关中调军,已是远水解不了近火。


        

那一边,皇甫雄麾下将领接到命令,不管不顾,开始挥军直闯城门。


        

而皇甫雄这个灵耀三重天的强者,早已亲亲热热地揽住了秦玉泉瘦削的肩膀,径直踏着废墟往下面跳。


        

被人捏在手上的秦玉泉还能怎么办?他自然只能传令下去,放皇甫雄的大军进入了王城。


        

场面一时混乱到了极点。


        

皇甫雄进入地下,看清眼前这鳞次栉比的地下王城,整个人都震撼到炸了毛,钳住秦玉泉的大手越抓越紧,一时竟是失了声,只大口喘着粗气。


        

此处乃是地下王城的核心,站在这片废墟之中,无论望向前、后、左、右,都只能看见无穷无尽,一间连着一间的辉煌大殿。


        

因为地下城是从此处开始往着四方辐射的,所以距离核心处越近,修缮越是完全。站在这里向周遭一望,恍惚还以为误入了什么神异的镜面空间——殿宇向着四面铺开,绵延到无穷无尽的视野尽头,距离自己越近的地方,宫殿越是精致华美,到了远处,便只剩些毛坯的模样。


        

这样放眼一看,不必细算,也知道这座地下城规模之大,已远远超过了它上方的秦都王城。


        

别说什么密室,就算用陵寝来作借口,也绝无可能把皇甫雄糊弄过去。


        

皇甫雄缓缓把视线从极远处收了回来,落向那些面孔又惊惶又狂喜的匠人。


        

这些人,一看便知被囚.禁在地下已达数年之久,断了腿,药哑了嗓子,没日没夜地劳作,把这地下空洞挖向无穷的远方。


        

场面更加混乱。无数匠人循着那近在眼前的光明和自由,拼了命也要拖着断腿往废墟上面爬,哪怕皮肉被碎木乱石划得鲜血淋漓,他们也没有丝毫迟疑。


        

多少人,还有最重要的话没来得及对重要的人说,便被关进暗无天日的地下。原以为余生都要在地狱中度过,却不料苍天开眼,竟把这地狱震出了一个大口子。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逃。


        

主殿金顶之上,幽无命坏笑着,揽住桑远远径直往下一掠,无声无息就汇进了下方鱼龙混杂的人群之中。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也当真是肆无忌惮,大摇大摆就走到废墟边上,体贴地扶着她,顺着那些漆满了金粉的断柱断壁踏入地下城。@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秦州和东州的人都拥了下来,幽无命和桑远远混在人群之中,毫不起眼。


        

桑远远召了一朵小脸花,藏在幽无命的衣襟里面,把他的胸脯塞得鼓鼓囊囊,然后指挥小脸花编织出细细的灵蕴藤,顺着地面,爬到了皇甫雄和秦玉泉的脚下窃听。


        

这样的混乱之中,一缕透明的细藤根本没有任何存在感。


        

“小桑果,”幽无命怪异地盯着她,“为什么不放在你自己身上,却要我抱着它。”


        

她正在专注窃听皇甫雄那边的动静,闻言,随口便回道:“让你先习惯习惯,将来你好带孩子。”


        

幽无命:“???!!!”震撼到失语!!!


        

桑远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随口一说,给幽无命掀起了一场何等骇人的心灵风暴。


        

从前她的隔壁住着一家三口。那家的男主人不是那种回家就抱着手机不放的丈夫,桑远远时常便能听到阳台上飘来一家三口‘咯咯咯’的笑声。偶尔在路上遇到,总是看到男主人把孩子架在肩膀上,大步走在前面,女主人跟在后头,那眉眼之间的笑容当真是溢满了温情和满足。


        

桑远远觉得自己和幽无命将来一定会像那对夫妻一样幸福。所以,他带孩子,没毛病。


        

念头在脑袋中晃过,她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继续观察皇甫雄那边的动静。


        

“秦州王,你很好啊。”皇甫雄看起来略有些失神,“我此刻都不知道,该先问你哪一条罪状了。”


        

秦玉泉知道事情已瞒不过去了,便阴沉下了那张俊秀的脸,反身抓住皇甫雄衣襟,嘴唇几乎凑到了他的脸上:“皇甫雄我告诉你,此事,帝君也是知情的。现在封锁消息,还不算晚!”


        

皇甫雄慢慢抬起眼睛,凝视秦玉泉。


        

只见秦玉泉眸中三分绝望,七分狠戾,是破罐子破摔的神情。


        

皇甫雄的眉心轻轻一跳。


        

这一刻,桑远远和他同时作出了一样的判断——秦玉泉并没有撒谎,此事,姜雁姬当真是知情的!


        

所以这事情,姜雁姬也有份?


        

桑远远不动声色,继续盯住了皇甫雄。


        

皇甫雄显然有了片刻迟疑,但那双虎目之中,很快就迅速蒙上了一层叫秦玉泉完全看不懂的漆黑光芒。


        

“哈哈哈哈!”皇甫雄放声大笑,豪放爽朗的声音回荡在这废墟上下,“秦州王怎地说起了胡话!千百年来,禁令从未更改,绝对禁止在地下打任何老鼠洞!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搞,会给这云境十八州带来多少危害!秦州王,你摊上大事了!”


        

秦玉泉急了,不停地把玉简往皇甫雄手里塞,压着声音焦急道:“你不信你自与帝君说!别嚷了!”


        

皇甫雄彻彻底底无视了他,笑得更加大声:“帝君知道?帝君若知道,早派人将你押进天都问罪了!还放你在这挖挖挖!”


        

若换了从前,听到帝君知情,谁心中都会打个‘咯噔’,暂且将事情压下,等到确认过后再决定下一步如何行事,但今时不同往日,皇甫兄弟已单方面与姜雁姬不死不休,于是皇甫雄在断定此事与姜雁姬有关后,当机立断,更是把事情往大了捅,誓要搅她个鸡犬升天!


        

皇甫雄取出了玉简,将这秦州王私建地下城,还往帝君头上‘泼脏水’的事情传给了兄长皇甫俊,顺带给平时有些交情的屠、晋、齐各州都通了个气。


        

传完了讯,神清气爽的皇甫雄大手一挥,令手下的军人将地下城中的工匠全部救到地面,然后继续收集秦玉泉的罪证。


        

见到大局已定,桑远远收掉了花,将幽无命拉到了一间宫殿的角落里。


        

“这地下城的事情,姜雁姬应当知情。”她抬起眼睛,紧张地观察着他的神色。


        

“哦。”幽无命那双黑湛湛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薄唇一动,然后再无反应。


        

桑远远眨了眨眼,等待片刻,见他依旧没什么反应,心头不由得有些发慌。


        

“幽无命?”她抓住了他的手。


        

他慢吞吞地眨了下眼睛,聚了下焦,多看了她一眼,然后视线又变得空空的:“嗯,知道。”


        

桑远远怎么看他都觉得不对劲。


        

又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是不说话,只直勾勾地盯着她,心头不由得更是发毛。


        

她摇了摇他的手:“你,你怎么看?说话!”


        

幽无命扯了下唇,怪异地笑了下:“我带就我带咯。”


        

桑远远:“???”


        

她紧张地抬手抚了抚他的脸:“幽无命你怎么了,你在说什么?”


        

该不会,听到姜雁姬的名字,又要发病了吧?他不是已经好了一阵子了吗?


        

他抓住她乱动的小手,目光有些发飘,唇角的笑容帅得晃眼:“我带孩子,可以啊。”


        

桑远远:“……”她方才就随便那么一说,他竟然,一直就在琢磨这个了?!


        

她张了张口,想说什么,终于没憋住笑,垂下头,笑着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幽无命慢慢回了神。


        

他绷住了脸。


        

“小桑果,”他正色道,“你我修为太高,未必能有孩子。”


        

她抬眼瞥了他一下,只觉星星点点的笑意顺着自己的眼睛便飞了出去,摁都摁不住。


        

“没有关系,不必强求。反正我们还有偶子和狗子。”


        

这样软软的视线令他再度难以招架。


        

他扯着唇,笑了下:“那两个东西。嗤。”


        

她笑了一会儿,绷起了脸:“所以你没有听到我方才说了什么。这地下城的事情,姜雁姬极有可能知情。”


        

幽无命愣了下,旋即,唇角浮起了冷笑:“毫不意外。”


        

“不过被皇甫雄这么一闹,她恐怕也只能‘不知情’了。”桑远远沉吟片刻,“我们还需要留下来做什么吗?此刻趁乱离开,应当会比较顺利。”


        

幽无命思忖片刻,拽住桑远远的手,带着她在宫殿间穿梭了一会儿,然后忽然探出胳膊,拽住了一个人。


        

一个长相平平无奇的监工。


        

这监工吃惊地垂头看了看被抓住的胳膊,抽了两下发现动弹不得,便抬起头来,冲着幽无命露出一个极其无辜的笑容。


        

幽无命冲着鹤立鸡群的皇甫雄扬了扬下巴,对监工说道:“待会儿皇甫雄若是征集建议,你可告诉他,章州地质疏松,那些大块的丹霞岩,最易开凿,可轻松取石,运来填上这老鼠坑。”


        

监工愣了片刻,倒抽一口凉气:“高人!高人!此等妙策,您何不亲自去献计呀!”


        

一听这声音,桑远远便认出他来了,正是那个待匠人友善,把猪头肉夹在馒头里面发福利的监工。


        

幽无命摆出一脸深藏功与名的欠揍表情,放开了这名监工,揽住桑远远,轻飘飘地掠进了人群中。


        

“怎样,”他侧眸睨着她,满眼骄傲,“两件事,并一件解决了。”


        

桑远远眼珠转了转:“解决了吗?秦州地下城是解决了,可是章州那章泾之乱……”


        

幽无命揽住她的肩,微挑着眉,带她往地上走,一面走一面说道:“皇甫雄既然插手此事,必定会负责到底。只要他到章州采石,就会发现那里遍地匪寇民不聊生,一旦发现,他就得管。”


        

桑远远:“……你这是把皇甫雄当刀子使。”


        

他闲闲道:“皇甫俊治理州国不差,皇甫雄耳濡目染,再笨也笨不到哪里去,前后一想,便知道祸乱之源是那章泾,正好把章泾和秦玉泉一起拿了,送到姜雁姬那里去叫她头疼。”


        

桑远远偷眼看着他,见他提起‘姜雁姬’这个名字时,已不像从前那般,眉眼之间满是阴郁。


        

“这事儿叫皇甫雄来办,的确最适合。”桑远远笑道,“若是你出手,必定要被胡乱扣上一顶帽子,最终一目了然的事情被渲染成一团乌黑,反叫这些歹人蒙混过关。”


        

他的黑眼珠缓缓一转,唇角浮起了诡异的坏笑:“所以我一旦出手,就不留什么活口,省得聒噪。”


        

桑远远慢慢点了下头。她明白的,像幽无命这样的名声和性子,旁人想要陷害他,实在是太容易了。就比如那一次皇甫渡设计的劫杀桑氏案,若不是桑州出面做了‘伪证’的话,幽无命根本不会去解释,因为也解释不清。


        

幽无命早就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行事便更加孤绝狠辣。若是让他出手来解决这章、秦二州之事,必定是用一场冷血杀戮来荡平一切。


        

也省得麻烦。


        

说话之时,二人已来到祭司殿的兽栏外。


        

短命竟是没有迎出来。


        

黑乎乎的兽栏中,一排排云间兽正在此起彼伏地打呼噜。


        

“短命。”幽无命佝偻着背,单手放在唇边摆了个假模假样的喇叭。


        

兽栏中毫无反应。


        

桑远远紧张地攥住他:“该不会被人牵走了吧!”


        

幽无命直起腰,眯着眼睛打量了片刻,转过身,负起手。


        

“三、二……”


        

茸毛怪兽‘欧呜’一声,跨栏跃了出来。


        

桑远远:“……”


        

幽无命目光怪异:“偶呢?你在给它打掩护,拖时间?它去哪了。”


        

桑远远:“……厉害了。”


        

她四下望了一圈。


        

很快,便捕捉到了一个飞檐走壁的小小身影。


        

它的衣袍已经脱下来包裹碎晶晶去了,此刻就穿着一身薄薄的白色中衣,迎着风飞掠过两角屋檐的样子,像极了传说中的白色幽灵。


        

偶飞快地蹦了回来,见到幽无命,先是吓了小小一跳,然后迅速藏起心虚,转换表情,摆出一副邀功的模样,把一封密卷递给了他。


        

桑远远心道,果然学坏容易学好难,这偶子跟着狗子没混了几天,就隐隐习得狗子的精髓了。


        

幽无命没有伸手去接,只用一双幽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偶。


        

半晌,它的模样越来越心虚,终于它撑不住了,慢慢悠悠把藏在身后那只小手挪了出来。


        

手中拎着一只饭囊,里面隐隐约约飘出了猪头肉的香味……


        

短命非常及时地歪着脑袋撇清关系:“欧呜?”


        

不关俺的事,俺啥也不知道。


        

幽无命嘴角抽搐,乐了:“偷东西,出息了。”


        

还偷的猪头肉!


        

偶把脑袋垂得更低。


        

桑远远轻轻扯了下幽无命的衣袖,把他拉到一旁,悄声道:“你说短命是怎么用‘欧呜呜’向偶子表达出‘去帮我偷猪头肉来并且不要让幽无命发现’这么复杂的意思?”


        

简直是太魔幻了。更魔幻是人偶竟然也能get到!


        

幽无命把薄唇凑到了她的耳朵上,嘀嘀咕咕道:“下次,我们两个躲起来偷偷地看!”


        

“嗯!”桑远远重重点头,“所以这一次,先不要让短命发现,我们已经知道了它才是幕后主使!”


        

她一本正经的语气让他忍俊不禁。


        

他圈起拳头,抵在唇边一咳,回身道:“偷这种东西做什么!没出息!给短命吧,密卷拿来。”


        

人偶毕竟还没学成精,一听这话,顿时咧开了唇角,欢欢喜喜把密卷送到幽无命手中,然后把猪头肉递到短命面前,冲着它摆出一副邀功的样子。


        

短命:“??!!”这鬼表情岂不是把俺出卖了么!幸好男主人女主人只顾着去看密卷辽!


        

它偷眼看一看幽无命,然后迅速低下头,把猪头肉一口薅进大嘴里。


        

‘一无所知’的幽无命正懒懒地拆开了密卷。


        

是边关送来的急奏。因为秦玉泉正在设宴招待皇甫雄,所以急报以玉简传到了负责情报的检校处,由检校成文封装,送往大殿。


        

不巧被人偶趁乱给截了。


        

这份奏报很简单——城破,急急!


        

四个简单的字,却是异常扎眼。


        

连装备精良的秦州都被攻破了长城!


        

“看来,这次魔祸,远超预期。”桑远远轻轻吸了一口凉气,“幽无命,我们原定的婚期,怕是要黄。”


        

这当口成婚,是别想有半个宾客了。


        

密卷在幽无命指尖化为飞屑,他双眸微眯,神色阴冷,唇角却是缓缓绽开了微笑。


        

短命百忙之中抬起眼睛瞥了他一下,幸灾乐祸地晃了晃脑袋——有人要倒大霉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