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过于纵容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日, 本就是他们的大婚日。


        

幽无命攥住了桑远远的小手,好像生怕她突然反悔跑了一样。


        

“小桑果,”他的目光微微有些发飘, 语气颇为不自在, “这里, 环境不会太好。”


        

“有你就行了。”她低低地回道。


        

幽无命的模样看着有点晕乎。


        

二人对视一眼,匆匆别开视线。


        

他掌心的温度迅速攀升, 仿佛要烙到她心底去一样。


        

简易的洞房很快就做好了。


        

白州防线已被冥魔攻破, 这一时之间,肯定是买不到什么婚庆用的好货了。将士们向着内陆杀剿了一圈, 不知从哪里寻回了一整套还未用过的旧年喜庆被褥, 伐了些木柴, 捉了几百只田巨蛙,七手八脚,便在长城下的开阔平坦地带布置起篝火婚宴来。


        

草草掠过一眼,便知道等到天黑, 这一片平坦地带, 必定处处是热闹的篝火。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段日子, 日日都在血海炼狱中打着滚, 身边熟识的战友死了一个又一个,将士们的心头早已罩满了悲壮的血色阴云。今日这喜事,倒是把悲情冲淡了许多, 让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地觉得欢庆愉悦。


        

一种隐约的预感在众人心头弥漫——这场战事,就快要结束了。


        

“他们怎么比我们还高兴?”桑远远望着这些不自觉地哼起了小曲的忙碌将士,心中颇为惊奇。


        

幽无命慢慢俯下了身, 在她耳畔低低地道:“很快,我们就会更高兴。”


        

说罢, 他没有立刻起身,而是继续用他滚烫的呼吸来浸染她。


        

鼻息沉沉,落在她花般的脸颊上,瞬间给她抹上了明艳的绯色。


        

洞房已布置好了。


        

原本是个储物间,被积极的将士们反复冲刷,每一个角落都清洗得要多干净有多干净,桌面上摆了两只陈年烛台,做工倒是精致得很,一望便知道是从哪家富贵废墟里搜罗出来的。


        

烛台上的喜烛就有点辣眼睛。


        

左边那根是红烛,倒是没有毛病,右边那根却非常诡异。因为再寻不到第二根红烛,于是聪明的士兵们把左边红烛剥下一层,熔了,糊在那白烛的外面。


        

烛台边上还放置着两只可疑的杯子,边上还有一壶一闻便劣质的酒。


        

这交杯酒……还是算了。


        

再看床榻上,一整套喜被,铺得齐齐整整。


        

一望便知是新的,是那种在布坊的库房中积压了很久,一直卖不出去的陈年老货——但凡折角的地方,都已变了色,一道道灰色的折痕赫然在目,乍一看,就是个格子床单。


        

桑远远:“噗哈哈哈!”


        

幽无命眼角直抽。


        

“算了算了,他们已经尽力了。”她笑吟吟地环视一圈。


        

整个屋子都用红布装饰过,倒也有模有样。


        

目光落向被红布包裹的草枕头时,桑远远不禁一怔。


        

枕头边上,竟是端端正正地放了一盒芙蓉脂!


        

桑远远:“……”


        

脸蛋瞬间变得通红,她气恼地瞪着幽无命:“这是你交待的?!”


        

幽无命赶紧撇清:“这里是白州,找到这个不是很正常么。我交待这个做什么?”


        

桑远远将信将疑,正要说话,男人颀长的身影便沉沉地罩了过来,屋中的光线顿时变得昏暗。


        

她的心脏猛地跳了下,只觉空气忽然就不够用了。


        

一只大手悄悄抚上她的脸颊,然后绕到脑后,将她牢牢扣住。


        

温度升高时,他的气息中花香味道更加浓郁,他夺走了她的呼吸,干脆利落地将她摁到了简易的婚榻里。


        

在他忙碌地拆去两个人的衣裳时,她环着他,愣愣看着他的脸,脑袋有些眩晕。


        

这么好看的男人,和他在一起,简陋的婚房都丝毫不逊色于富丽堂皇的王殿。


        

更热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果,”幽无命漆黑的眼睛在昏暗中仿佛会发光,“你是我的。”


        

“嗯,你的。”她望进他的眼中,这一刻,她卸去了所有的外壳,将自己最柔软最温情的眸光递到了他的眼底。


        

他的动作也不禁温柔了许多。


        

像一个温情脉脉的新郎。温柔地,水到渠成。


        

“喜欢吗?”他声音低哑,摁住了胸中那头最凶猛的野兽。


        

“喜欢。怎样的你,我都喜欢。”


        

二人紧紧相拥,像是浮在了满是爱意的水面上一样,随着波涛,不断地起伏。


        

“桑果,我们没有很多时间。”他的气息极沉,一阵一阵扑到她的耳边,“天一黑,便要急行军,从风州境内潜入姜州,速战速决,然后赶回来。”


        

“嗯。好。”


        

他停顿了片刻,眯起眼,像蛇一样盯住了她。


        

“这么气定神闲,小桑果,看来我是过于纵容你了。”


        

旋即,这个男人撕去了温柔的假面,狠狠将她往怀中一扣,一腔狂野尽数倾泄,顷刻便让她不自觉地蜷缩起来,眉目失控。


        

他很及时地捂了下她的嘴巴。


        

“嘘……外面会听见的。”


        

桑远远双颊通红,眼尾沁出了细细的晶亮泪水。


        

她无力地捉住他,看着他唇角的笑容越来越放肆。


        

“幽无命……”


        

“求饶无用!”


        

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滩软软的水,好像就要沁入这红底灰线的格子被褥里面去了。


        

忽而她又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尾已经干涸的鱼,只知道张着嘴巴无望地喘气。


        

“这就不行了么。”那个可恶的男人笑得更加开怀,眉梢眼角全是得意,就差把翅膀给翘出来。


        

她缓缓吐着气,声音颤抖:“晚宴,快、快开始了吧……”


        

他挑起了精致唇角,笑容坏得叫人心尖发抖:“还早。”


        

感受片刻,幽无命长臂一探,将那芙蓉脂取了过来。


        

桑远远:“!!!”


        

“幽无命!我真的不行了……”


        

唇被封住。


        

使用芙蓉脂他已经验老道了。


        

半晌。


        

“小骗子,”他狠狠叼住了自己的猎物,“分明就还行。”


        

……


        

桑远远是被幽无命抱去参加篝火晚宴的。


        

她一直没能缓得过来。


        

幽州的士兵们特别开心,不住地起哄,那意思大约便是,幽州男人若是婚礼上能全程抱着媳妇,那便是最强壮最健康的好男人。


        

幽无命笑得很温和,很谦虚,步子沉稳,颇有王者之风。


        

桑远远:“……”敢情这狗男人早就计划好了让她走不了路。


        

此时天色已暗。


        

长墙上,战斗并未停止。冥魔的攻势已大大减缓,大约就只相当于平时的‘涌潮’水平——说来,人这种生物向来是潜力无穷的,无论压力如何增大,只要稍微得到片刻喘.息,便可以迅速调整状态,应对面前的艰难困苦。经历了魔啸之后,从前闻之色变的‘涌潮’,好像已经变成了毛毛雨。


        

将士们轮班应对‘涌潮’,其余的人,都来到了平原地带,参加篝火晚宴。


        

大家手里都举着劣质的酒,巴巴地望着面前的烤架流口水,为了争夺尚未烤熟的田鸡腿,已经有好几处发生了激烈但无伤大雅的小规模械.斗。


        

黑暗的夜色下,一堆堆的篝火,燃起了无尽的欢乐和希望。


        

幽无命便这么抱着桑远远,悠然行走在篝火之间。


        

她颇有些心虚,总觉得自己通身上下,哪里都散发着浓浓的幽无命的味道,总以为旁人只要看上一眼,便会看穿洞房里发生的那些,令她软成了这么一滩水的事情。


        

她把脸蛋藏在了他的怀里,双手揪着他的衣裳,指节绷得发白。


        

听着周遭此起彼伏的欢呼和祝福声,心中的快乐‘咕噜噜’地不住往上冒,止也止不住。


        

幽无命倒是淡定得很。


        

脸皮够厚的人就是不一样。


        

他缓缓地行走,心跳沉稳,脚步一丝不乱。


        

“桑果,到了。”他忽然垂下头,低低地对她说道。


        

她把鸵鸟脑袋从他怀里探出来,便看到桑成荫绷着一张脸,站在不远处一堆大篝火旁边。


        

幽无命把她放到地上,很贴心地搀住她,防着她腿软。


        

“哼!”一声重重鼻音,令面前的篝火晃了一晃,黑熊一般的桑州王沉声道,“幽无命,我的宝贝闺女,就这么交给你了!当着我桑州将士和你幽州将士的面,我可要把话说清楚——你若敢对她不住,天涯海角我必追杀到底,与你不死不休!”


        

桑远远:“……”


        

实在是非常奇葩的婚礼祝词。


        

更奇葩的是,无论桑州还是幽州的将士们,竟然整整齐齐地喝起了彩,完全没觉得在人家结婚的时候说这些打打杀杀死死活活的‘祝词’有什么不对。


        

简直就是迷惑行为。


        

桑远远觉得大伙一定是只惦记着面前快要烤熟的香喷田鸡,压根就没管桑成荫说了什么。


        

幽无命依旧在笑,那笑容甚至有些收不住了,直往眉梢和耳根漫去。


        

他颔首道:“多谢岳丈信任!我幽无命此生,只娶这一位夫人,倾我所有,护她、爱她,绝不叫她受任何委屈。”


        

桑成荫呆了一瞬,旋即果断无比地大声喊道:“幽州王!此生只娶一位夫人,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君子一言。”幽无命攥紧了桑远远的手。


        

像他这样的身份,已用不着发什么重誓了。一国主君,说出口的话便是金科玉律,绝计没有自己打脸的道理。


        

“啧!”桑成荫从大火堆边踏了过来,亲亲热热地揽住幽无命的肩膀,一脸牙疼地说道,“早干嘛去了!早说你只娶一个,我还和韩州议什么亲呢,早把女儿嫁你了!”


        

幽无命:“……现在也不迟。”


        

桑远远抿住了唇,想笑,眼眶却止不住地发酸。


        

她偏头望向他。


        

今夜的幽无命看起来正经极了,就是她曾经幻想过的模样——谦谦君子,温润似玉,挺拔如松。


        

她忍不住用自己柔软纤细的五指紧紧地反攥住他。


        

“来来来,喝酒!”桑成荫放声大笑,举起了手中的大酒碗,“各位兄弟!咱是兄弟之邦,今夜也别分什么桑州幽州,大伙都是一家人!来!干了!”


        

“恭喜桑州王!恭喜幽州王!恭喜王女夫人!”


        

桑远远:“……”王女夫人是什么鬼。


        

欢呼声、碰碗声,在整个欢乐的宴场蔓延。


        

田巨蛙一只接一只烤熟了,场上气氛更是热火朝天。连日征战的疲累在此刻一扫而空,一众将士笑得前仰后合,全然放松和畅快。


        

“该走了。”幽无命躬下腰,覆在桑远远耳畔道。


        

她凑到他的耳朵边上:“我以为你要把我留在这里。”


        

幽无命一本正经地吊起了眼睛:“我怎舍得叫你担心?”


        

“才不担心!”她笑吟吟地说着,小手却是始终紧紧扣住他带茧的大手,一刻也不放。


        

他把她牵回了洞房。


        

二人匆匆换上一身夜行服,从后窗离开。


        

五百兽骑,已整整齐齐地码在黑暗的荒原上,静静等待主君到来。


        

“只带五百人吗?”桑远远惊奇地问道。


        

“再多,便不易瞒过了。”幽无命懒洋洋地说道,“虽然暴露了也无所谓,但狗咬狗会更好看些。”


        

桑远远的视线扫过这五百将士刻意盘出的‘东州头’,眉心不禁狠狠跳了两下,心中默默替皇甫雄点了个蜡。


        

抢了皇甫雄的玄甲,顺便扮成他的人去杀姜十三?


        

“可是你的刀太有辨识度……”桑远远话音未落,便看见幽无命很自然地反手抽出了一柄重剑。


        

“夫人,还有什么指教?”这个男人得意而暖味地问道。


        

“无。”


        

云间兽的四蹄,都用最细的细布厚厚地裹了起来,落地无声。一队黑骑向着东北方向进发,上半夜,便越过风州境内,进入了姜州地界——白、风二州皆已被冥魔攻破,境内皆是一片混乱,要塞早已失守,四处可见冥魔的身影,自然是无人顾得上这绝尘而去的五百重骑。


        

很快就发现了姜十三的行踪。


        

姜十三率着五千兵马,已到了姜、风二州的交界处。


        

此刻他们正在收复一座姜州要塞。


        

姜十三带着巨弓,高高坐在要塞的城墙上,时不时拉开弓弦,闲闲散散地向着下方发出一枚无矢之箭,射死一头冥魔——修为到了这样的程度,对付冥魔和低修为者,已用不上箭了。张弦蓄力弹射引发的灵蕴震荡,足以在数百丈内轻松取人首级。


        

便见他闲闲地勾弦,一声声清脆的‘嘣’声响起,道道火光划过夜空,将一头又一头冥魔钉死在地。


        

幽无命带着五百精锐玄甲重骑兵,安静地伏在一里外的山头,像一头伺机而动的暗夜潜猎者。


        

桑远远冷眼看着下方的战斗。


        

姜十三与他率的这支天都军,也不能说是不尽职——相反,他们尽职得要命。大军进入要塞,排查得要多仔细有多仔细,挥军碾过之后,绝对没有任何一只冥魔能留下活口,无论它是藏在地窖还是藏在床底下。


        

清剿得这般精细,速度自然就慢极了,这都数日过去了,连一个受冥魔之害波及还不算太严重的姜州,都没能解决。@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远远不由得有些吃惊:“她这样做,就不怕天下人非议么?”


        

幽无命脸上浮起冷入骨髓的笑容,语声冰凉,用念史书的语气说道:“帝君对冥魔深恶痛绝,对身陷魔祸的百姓满怀恻隐、感同身受,怒而下令,将冥魔尽数逐出我云境,绝不姑息任何一头。”


        

桑远远恍然:“这就是帝王心术!”


        

军令一下,加上有心人大肆渲染,便能轻易激得天下人热血沸腾,对帝君只有称颂。姜十三奉令行事,自上至下,没人挑得出什么毛病。


        

而实际的效果便是,姜雁姬的人慢慢悠悠清理自家后院(姜州),保存实力,前方打生打死的事情,通通扔给了附近几个州国。到最后,美名她收了,还能反过来斥责桑、幽等州国帮助友州不够尽心竭力,遗漏了不少冥魔,祸害百姓。


        

桑远远偏头望向幽无命:“你说,她真有脸责怪你和爹吗?”


        

幽无命扯了扯唇:“必定。所以岳父要拉着我们草草办个喜事,如此,面对责难时,便可以此事为借口,还能骗得好些同情。”


        

桑远远:“……”果然,一只一只都是聊斋里面蹦出来的狐狸。


        

依着上次大闹了伐幽仪典的表现,她都能想象出桑成荫那副假模假样号啕大哭的样子了——本该是两国联姻的盛事,因为魔祸降临,不得不草草在长城下烧几堆篝火敷衍了事,没想到竟然还是耽误了少少的时间,令得冥魔有所遗漏,真是令人痛心疾首。


        

如此,便无人再忍心责备,只会换得许多同情。大多数时候,民众意志便是这样的。


        

“这样一来,兴许姜雁姬也不会再自讨这个没趣。”桑远远道。


        

“嗯。”


        

真像是传说中的高手过招——动手之前,已在无形之中出招化招,交锋几个来回了。


        

幽无命斜斜地伸出长指,指向要塞。


        

“小桑果,我会先将你送上箭塔,等到他们整军出城之时,我杀姜十三,小五率人从要塞门外发起冲锋,你在高处控场,不暴露的前提下尽量救治伤员。”


        

“明白。”


        

他揽住她,自山顶滑翔而下。


        

双翼之上,暗焰隐没,如夜色中的蝙蝠一般,无声无息便滑到了要塞东南角的箭塔上。


        

幽无命反手祭出重剑,横剑一扫,箭塔上的五人便捂着咽喉倒下,根本来不及发出警报。


        

“封了楼梯口,防止被人从身后偷袭。”他揽过她,重重吻了下她的额头,“安全第一,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


        

“好!”桑远远郑重其事地回答。


        

幽无命不再耽搁,将剑往鞘中一收,拉上面罩遮掩罗刹容颜,然后单手撑着箭塔边缘的石台,轻飘飘地翻了出去。


        

她看着这道利落的身影静悄悄在暗夜中展开了双翼,无声滑落。


        

真是爱极了这个男人。


        

该护着她的时候,他能令她每一根头发丝都能感觉到无尽的安全,但该放手时,他却丝毫也不会拖泥带水,只会给她充足的机会和空间,独当一面,发育自身的能力。


        

他信任她,对她委以重任。


        

念头转动的时候,幽无命已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要塞的城墙上。


        

城墙上的冥魔早已清理干净了,他反手出剑,不蓄灵蕴,只凭借鬼魅般的身形,流畅至极地穿梭在一众正在撤离的天都箭手之间,所经之处,道道血光无声泼洒在夜色中,为这暗黑的夜多添了一笔浓墨重彩。


        

之前看惯了幽无命挥刀的样子,桑远远心中已将‘刀’这种兵器列为了最帅兵器之首。今日看他挥剑的样子,她不禁又有些动摇——剑看起来也是飒到不行!


        

重兵阵已聚在了要塞出口前方的校场上。姜十三闲闲地将手中的巨弓背回背后,挥手下令出城。


        

军令刚下,姜十三便反应极快地反手荡出弓背,只见“铮——”一声金属相击的清越脆响,弓背与剑身交接之处,荡起了一串长长的火花。


        

幽无命,已神不知鬼不觉杀到了他的身后,猝然偷袭!


        

这一声兵刃相接便是讯号。


        

只见披着夜色伏到了要塞门口的五百重骑兵已裹好了兽蹄,无声无息便发起了毫无保留的冲锋。


        

此时,囤在校场上准备出城的天都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兵刃相接的声音,众人错愕极了,齐齐呆滞地仰头望向城墙。


        

还未作出反应,便觉一股黑色的冲天巨浪劈头砸了下来!


        

竟是重骑兵!


        

这一队重骑兵,仿佛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等到发现他们的时候,那凛凛的重刀,已挥到了面门上。


        

“敌袭——”


        

鲜血高高溅起,铁蹄毫不留情地碾压而过。@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再下一刻,先锋骑兵已撞进了校场人群!


        

在充分冲锋的情况下,骑兵对步兵,拥有压倒的优势。


        

天都的兵同样是玄甲兵,然而在这一重重海啸般的冲击力面前,亦是没有什么抵抗之力,要么被冲撞得倒飞出去,要么被碾进重蹄之下。有的破甲而亡,有的瞬间重伤吐血。


        

骑兵碾过校场,将近三分之一的天都军摔倒在地,站立不起。


        

回身二度冲锋时,速度便不够了。


        

天都军已有了防备,幽州骑兵不再有压倒的优势,冲至人潮正中时,被彻底拖住。在小五的带领下,众人弃了坐骑,一跃而下,与天都军近身拼杀。


        

桑远远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


        

她不动声色,将一朵朵太阳花扔下去,种满了校场边缘。


        

纤细透明的灵蕴藤悄悄从各个方向铺往场中,一边绊倒天都士兵,一边给己方受了伤的将士输送治疗灵雾。


        

天都军很快就绝望地发现,面前这支偷袭部队个个刀枪不入,蓄满灵蕴的攻击,往往被对方玄甲上荡起的青色灵蕴轻易拦下。


        

“这是最最上乘的精木玄甲!他们是东州王的贴身近卫!”一名天都军人发现了玄机,高声呼喊。


        

桑远远:“……”


        

虽然本意确实是要嫁祸东州,但这什么精木玄甲,就纯粹是个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