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地下城奇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压力, 竟是来自这样一个‘死物’!


        

它虽然没有生命,但它的庞大,已足够让人心中畏惧, 喘不上气。它分明是矗立在眼前, 但站在它的面前, 却让人知觉失调,以为它才是真正的大地——人工的, 古朴的, 黑铁大地。


        

桑远远闭眼平复了心绪,吐气出声:“光芒从哪儿来的?”


        

“那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幽无命牵起她的手, 领她向着一侧行去。


        

七彩光是从这黑铁巨物的缝隙中透出来的。


        

一道细细的裂缝, 小指头宽, 一尺来长。七彩光从缝隙中透出,照在冰川上,洇进了冰层里,散向四周。


        

桑远远躬下腰, 想要凑近些去看。


        

幽无命重重一拽, 将她拉回来:“危险。”


        

他用手臂将她护在身后, 用黑焰覆住体表, 凑了上去。


        

七彩光芒触到他身上的黑焰,立刻发出细碎的‘滋滋’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远远轻轻吸了一口气。


        

这是,浓郁至极的‘天命之力’。


        

心弦一颤, 她不禁再次仰首去看眼前的庞然巨兽。该不会,这里面藏满了这七彩的力量吧?!


        

幽无命直起了腰。


        

漂亮的眉毛蹙在一起,他道:“很深, 望不见底。”


        

“这条缝,望不见底?”桑远远再次倒抽一口凉气。


        

“嗯, ”幽无命快速点了点头,“这壁,厚到超出想象。”


        

他一边说,一边反手出刀,斩向眼前黑铁。


        

“铛——”


        

刀锋竟是没能穿刺,只在黑铁表面划出一道寸把深的刀口。


        

“比长城硬多了。”幽无命淡定道。


        

桑远远只觉口干舌燥。


        

“那这缝隙哪来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应当是建造时候的疏忽。”


        

“建造。”桑远远再度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工程,谁做的。”


        

幽无命摇摇头:“走,看看它究竟能有多大。”


        

这难以形容的黑铁造物之上,处处都有粗犷的痕迹,看上去像是用传说中开天辟地的巨斧凿出来的一样,任何一道凹痕的宽度都超过了一丈,长度便说不清楚了,因为它们总着顺着某一个方向,绵延到视野的尽头之外。


        

二人贴着这黑铁造物的边缘,不知飞掠了多久。


        

它整个被冰川覆盖,幽无命不惜消耗自身力量,用黑焰在冰川之上打开通道,不断向前探索,全力前进,定要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桑远远渐渐便有些犯困。


        

一侧是冰川,另一侧是平直无边际的黑铁,穿梭其间,就像是坐在匀速前行的列车上,两旁景象一成不变,非常催眠。


        

地下无岁月。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的冰川上再一次出现了七彩光芒。


        

“还有其他裂缝?”桑远远神色一震。


        

“不,绕过一圈了。”幽无命用刀尖敲了敲一旁的黑铁巨壁。


        

“铛——”


        

桑远远认出了他先前留下的刀痕。


        

幽无命点头道:“此物,直径约一千五百里,正圆。跨云、冀二州以及天都地下。上下高度不可测,但我观这纹理走势,不像是个矮平的胖子。”


        

它太大了,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只能看到无尽的平面,实在是难以推测整体形状。所以它可能是个球,可能是个桶,也可能是个鼎。


        

桑远远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冀州和天都地下,原来都有冰川么!”


        

幽无命轻轻点头:“此地的深度,远超想象。”


        

桑远远:“……”这一跤,真像是摔到了外太空。


        

略微脑补一二,只觉毛骨悚然。


        

大陆中心的地底,竟是蛰伏着这样一个黑铁巨物,直径超过千里,高度不知几何。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桑远远道,“冥魔,恐怕正是冲着‘它’而来!”


        

“不错。”幽无命掂了掂手中的刀,道,“往上走,应当能去到深渊口。”


        

桑远远默默点头。


        

他单手揽住了她,双翼一展,向上纵跃。


        

每到力竭下落时,他便会将黑刀斜斜地插到附近的冰川里,然后像只猫头鹰一样蹲在刀面上歇一口气。


        

有的地段,冰川与这黑铁造物之间并无空隙,桑远远极为配合地向着上方扔出食人花,那食人花大嘴一张,便像个吸盘一样粘在了冰层上,一阵阵‘噗叽噗叽’、‘咔擦咔擦’的怪声响起,厚重的冰层立刻就被吃出了一条圆滚滚的通道。


        

她反手把食人花一收,幽无命便带着她掠了上去。


        

到了一处看起来较为稳固的冰台上,桑远远拽了拽幽无命:“等等。”


        

“嗯?”双翼一收,他停了下来。


        

桑远远四下一看,找到一处看不见底的断层冰悬崖。


        

“嗯,这地方不错。”


        

幽无命:“?”


        

只见她手一挥,一只又一只肚皮鼓涨的红巨胖子出现在悬崖边上,五片又大又厚的花瓣一分,哗啦哗啦地冲着冰崖下一顿乱吐。


        

大大小小的碎冰块倾泄而下,看得幽无命嘴角直抽。


        

“冰块没办法消化,只能吐掉咯。这么多冰装在花肚子里面,冻得我脑仁疼。”桑远远很无辜地摊了摊手。


        

幽无命:“……”


        

红胖子们排着队,挨个清空了腹中的冰块。


        

二人继续上行。


        

越是往上,越是心惊。


        

这黑铁造物,根本没什么破绽,幽无命刻意没走直路,而是用螺旋路线围着它不断上潜,无论哪一处,它都精致细密,那些人工痕迹明显的纹路并没有间断。


        

“是装饰纹。”他淡定地说道。


        

桑远远深吸一口长气。


        

“所以,造了这么一座黑铁大山的人,还雕了遍山花纹?”


        

“未必是人。”幽无命唇角挂着笑。


        

“嗯。”桑远远叹息,“大约这便是神迹了。”


        

有些‘花纹’,大到肉眼已经看不出它的宽度和形状。


        

“先离开这里。”幽无命双翼一展,继续向上。


        

他并没有放弃探索,仍然走的是螺旋线路。


        

黑铁巨壁始终一模一样,桑远远有种错觉,自己好像是飞舞在一只巨鼎旁边的小飞虫,可能终此一生,也就飞越到这巨鼎的腰部。


        

渺小茫然得很。


        

忽有玉简一闪。


        

“主君!”阿古的声音传出,“皇甫雄调兵八十万,纵穿屠、晋二州,强行闯入秦州地界,说是要报那一擒之仇,顺便替冀州王收复冀州!战书已送到我这里了,主君,如何处理?”


        

桑远远只觉一阵恍惚,好似从天上被拉回了人间。


        

“那就把冀州让给他。”幽无命声音平静。


        

阿古略有些担心:“主君不是已成功挑拨了皇甫雄与天都作对么?这时节,他怎么反倒打我们来了!他疯了吗!”


        

“不接战书就是了。”幽无命轻飘飘回道。


        

阿古还是着急:“那若他一定要打怎么办?”


        

幽无命:“那就等死咯。”


        

阿古:“……”


        

幽无命叹息:“多吃点好的。”


        

阿古:“……”


        

玉简破碎。


        

幽无命颇有些无奈地嘀咕道:“小桑果,人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阿古他跟了我这么久,怎么就一丁点儿也没变聪明呢?皇甫雄说要打我,他就真信咯?”


        

“他脑筋直。”桑远远道,“这样的人,活得最是简单。”


        

幽无命眯了眯眼:“皇甫雄原本也是这样的人。如今倒也会使诈了。”


        

“正因为他原本是那样的人,别人才会毫无防备啊。”桑远远心中颇为感慨。


        

皇甫雄调这八十万大军,自然是要打姜雁姬。


        

他被幽无命设计的皇甫俊遗言误导,已恨透了姜雁姬。


        

当时听着皇甫雄的声音都吐血了,也不知后来是怎样摁下了性子,装傻充楞,假模假样地试探着,调兵向着冀州方向进发。


        

他自知不是那种擅长谋略之人,若是去与姜雁姬迂回试探的话,反倒容易露出马脚,于是干脆就纠集了大军,以进攻冀都为借口,向着冀州方向开拔——从冀都挥军直下进攻天都,只需要半日功夫!


        

这也算是阳谋。


        

姜雁姬要是真以为皇甫雄要打幽无命,那皇甫雄就杀她个猝不及防。姜雁姬要是有所防备,那皇甫雄便挥着这八十万雄狮,与她正面一战!


        

说起来,这整个事件中,姜雁姬才是真正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


        

直到今日,恐怕她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皇甫渡已经死了,而且还是‘她自己杀的’。更不知道数日之前,姘头皇甫俊已经‘死在了她的手上’。


        

她能去找皇甫雄问姜十三那张弓的事情,便已证明她对东州根本没有起任何疑心——但凡姜雁姬发现东州有异心,以她阴险诡诈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在这当口去触皇甫雄霉头的。


        

等到这次皇甫雄兵临城下,在阵前宣告她杀死皇甫俊、皇甫渡的罪状时,姜雁姬只会觉得滑天下之大稽,根本不可能去细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她只会愤怒至极,将原本就一团乱麻的误会打成死结。


        

解不开的死结,唯有一战了。


        

“皇甫雄会死。”飞掠途中,幽无命忽然淡声来了一句。


        

桑远远思忖片刻,点了点头。


        

当姜雁姬发现皇甫雄是真的发了疯,要与她不死不休的时候,她一定会想办法杀了他,稳定局势。


        

皇甫雄其人,这一生都被皇甫俊保护得很好,性情仍保留着天真直率,血性浪漫。皇甫俊亦兄亦父,庇护他的天真,又给他留下了大片飞翔的空间,兄弟二人之间可谓情深似海。


        

为兄复仇的热血,足以蒙蔽皇甫雄的双眼,令他贪功冒进。


        

姜雁姬有心要杀他,必能成功——皇甫雄此人,算计起来实在是太容易了,像那冀州一战,幽无命随便就能擒了他。


        

一旦皇甫雄死了,东州军群龙无首必定人心涣散,很容易便能被姜雁姬各个击破。


        

“必须保住皇甫雄!”桑远远斩钉截铁道。


        

幽无命笑道:“看来小桑果已有想法了。”


        

“让偶子去吧。”她思忖片刻,“以皇甫雄眼下的状态,任何劝说都不可能听得进去,另辟蹊径,说不定还能有奇效。再说,偶子个子小,替他防备暗杀,那是最好不过。”


        

幽无命‘噗’地一笑:“小桑果,你真是个奇才。皇甫雄和偶,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


        

桑远远联络了桑不近。


        

桑不近早就知道偶子的存在,倒也没多问,即刻便去兽栏寻那一狗一偶。


        

“我们也得抓紧些。”


        

幽无命不再螺旋前行,身影利落至极,在冰层之间穿梭飞掠。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只见头顶上方的冰层之中,再度氤氲了七彩光晕,黑铁巨壁与炫彩冰芒扭织在一起,显得诡异而壮美。


        

“莫非这里也有裂缝吗?看起来倒是比底下还要更严重。”


        

她一边说着,一边手脚不停,往上方掷出一朵朵食人花。


        

啃食冰层的‘咔擦’声中,忽然传出很不和谐的‘咯噌’一声,像是啃到了别的东西。


        

再下一瞬间,一些细碎的冻土洒落下来。


        

“离开冰川层了!”桑远远心头一喜。


        

食人花卖力地张着大嘴继续往上薅。


        

忽地,熟悉的感觉传来,一阵暖流沁入食人花的大胖花瓣。


        

“吃到了冥魔!”


        

上方忽然光芒大炽!


        

幽无命将桑远远摁在了怀里,周身黑焰燃起,一掠而上,双脚稳稳地踩住了黑色冻土。


        

他反手一拨,将桑远远护在身后,然后凝神向前望去。


        

只见这黑铁巨壁上,有一道三角形的口子,它很大,像宫殿大门一样,三条边线极为规整,一望便知道是制造者特意留下的。


        

冥魔顺着蛛网一样的通道爬至此处,疯狂地涌向那道溢出七彩光芒的裂口。


        

奇怪的是,冥魔本不透明,但这七彩光芒竟是可以直直穿透冥魔的躯体,透到外头。


        

塞满了冥魔的三角裂口里,全是看起来‘七彩透明’的冥魔。


        

它们一只挤一只,涌进黑铁巨壁之内。


        

这里的冥魔,对幽无命和桑远远的血肉之躯彻底丧失了兴趣,哪怕贴着他们爬过去,也绝不会分神多看他们一眼。


        

它们的目标就是那黑铁巨壁之上的三角缺口,独眼呆滞,耷拉着长舌,被踩到舌头都完全没有感觉,只知道向着那七彩光芒一直爬去,不停地爬。


        

“这像不像一只炉子?”幽无命忽然轻飘飘地问道。


        

“炼化冥魔的炉子?”桑远远只觉毛骨悚然。


        

“也未必,”他笑了笑,揽住她的肩,“这是什么仿佛不太重要了。”


        

桑远远琢磨片刻,深以为然。


        

无论这是什么东西,它里面究竟有什么,那都不是人力能及的。


        

显而易见的是,这黑铁巨壁之中的东西,正是让冥魔趋之若鹜的根源所在。


        

“这里便是深渊口通道。”桑远远回身望了望那些蛛网般密布的甬道。


        

它们从各处延伸而来,交汇在这里。


        

找到深渊口,那距离地面便不会太远了。桑远远终于找到了脚踏实地的安全感。


        

“想进去看看么?”幽无命指着黑铁巨壁上那个七彩三角缺口问道。


        

桑远远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你有把握的话。”


        

幽无命哈哈大笑:“小桑果!这世上,还没什么事情能难得倒我!”


        

说着,双臂一合,将她护得严严实实。黑焰燃起,他抬起脚来,漫不经心地一踏,身形如箭一般,直直掠进了三角缺口!


        

若要问桑远远此刻是何感受,大约就像是被冰块保护着,穿过一片高温高热的七彩蒸汽!


        

黑焰滋滋作响,与这七彩力量对抗。


        

黑铁巨壁,果然如她想象中一样厚重。幽无命急速飞掠,竟也花费了一会儿功夫,才抵达目的地,戛然刹住了身形。


        

三角形状的通道,长度有将近千丈。千丈作‘壁’,这是何等骇人。


        

站在这通道口往里望去,无论往上往下往左往右,皆是望不到底的黑铁,无穷无尽的黑铁。


        

就好像,这黑铁便是整个世界,她与幽无命,站在世界的窗口,向外面眺望了一眼。


        

眼前全是七彩光芒。隐约能看出这光芒是有核心的,它们源自一个同样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庞然大物。这个大到超乎想象的东西,位于圈起的黑铁巨壁的中心,像是内核一类的东西。


        

核与壁之间相距甚远,无法到达。


        

幽无命阖上双眼,凝神感受片刻。


        

“死物。”


        

桑远远直勾勾地点了点头。


        

这么大的东西,若是活物,那当真是瞬间就能把整个云境给掀了。


        

它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幽无命有能力围着它飞上一圈,也无法判断出它到底是什么。就像这圈黑铁巨壁一样,至多便是知道它直径一千五百里,是个圆形。


        

桑远远只觉毛骨悚然,身上也不知是冷是热,浑身血液有些不听使唤,时而‘哗哗’地胡乱奔涌,时而像是停滞,脑袋一阵阵发晕。


        

谁又能想到,有一天谜底就这么摆在眼前,不神秘,没有阻碍,却因为太大,而令人看不懂它?


        

她忍不住感慨:“在浩瀚宇宙面前,人类就像小小的蚂蚁。”


        

幽无命斜眼瞥了她一下,想笑,又忍下了。


        

冥魔从身边挤出来,闷头向前爬,一只接一只,顺着这通道的边缘,直直坠下看不见底的深渊。


        

“嘶——”桑远远有些牙疼,“这算什么,自尽式朝圣么?”


        

两个人垂头望下去。


        

这里,究竟得多高?千千万万年,冥魔就这么一直摔一直摔,却始终也填不满这大窟窿?


        

“这趟来得值。”桑远远喃喃道,“现在知道为什么天坛一动这七彩之力,就会引发冥魔暴.动了。冥魔与这所谓的‘天命’,还真是息息相关哪!”


        

幽无命搓了搓手:“有点意思。”


        

收回目光时,桑远远眼神忽然一滞。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反手攥住幽无命:“那是什么。”


        

声音都变形了。


        

幽无命顺着她的示意望去。


        

只见脚下那规整无比、仿佛是套着模具灌出来的光滑黑铁通道边缘上,赫然印着三根清晰的指痕。


        

特别细、特别长,凹进黑铁里将近两寸那么深。


        

桑远远头皮发麻,脊背上寒气直窜。


        

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方才幽无命拔刀斩过这黑铁巨壁,只留下了不到一寸的刀痕。


        

幽无命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揽住她的肩膀,探出半个身子,上下左右地望。


        

很快,又发现了不少痕迹。


        

抓痕、指印。


        

顺着那些痕迹略微一扫,立刻便能想象出一个人用手抓着黑铁巨壁,在上下攀爬飞掠的样子。


        

一个手指特别长,指甲也特别长的人。


        

桑远远脖颈阵阵发凉。


        

“有人生活在这里?”她不自觉地放轻了音量,小心翼翼地贴着幽无命耳朵问道。


        

他眯着眼,仔细打量了一会儿,唇角微微一翘。


        

“回。”


        

幽无命身形倒掠,飞速退离了这黑铁三角口。


        

“不像是人,倒像是……”他慢悠悠地点着头,白牙上下相抵,轻轻磨挲。


        

“像是什么?”


        

“咳,咳咳。”不远的地方,忽然传来了几声咳嗽。


        

‘刷’一下,桑远远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没听错,确实是咳嗽的声音!


        

她紧张地攥住了幽无命,深吸了好几口气。


        

真的是,太惊悚了。


        

哪怕身边有幽无命,仍是叫人毛骨悚然。


        

幽无命微仰着脑袋,四下一看。


        

目光很快便锁定了一处。


        

桑远远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两条深渊通道中间有一个凹陷的洞窟,声音似乎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当心。”她小心地牵住幽无命。


        

“嗤。”幽无命依旧不以为然,“小桑果,跟我在一起,有什么好怕。”


        

他揽住她,轻身一掠,落进洞窟。


        

桑远远:“……”这么直接就闯的吗!


        

她悬着心,紧张地一望。


        

当场便怔住了。


        

洞窟中的人,也慢慢抬起了头。


        

七彩光芒直射不到这里,洞窟里像是黄昏时分的光线,倚在洞壁上的人,脸色发黄,目光暗淡,咳嗽时,口中溢出一股股发黄的血,已是濒死之际。


        

竟是个熟人。


        

韩少陵。


        

桑远远呆呆地望着他。忽而觉得不可思议,忽而又觉得在情理之中——韩少陵与梦无忧跌下深渊口的暗河,当时她与幽无命便猜测过,这二人怕是很难淹死,应该会顺流抵达那个让冥魔趋之若鹜的地方。


        

可不就是这里么。


        

桑远远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她望着韩少陵,韩少陵也望着她。


        

只有韩少陵一个人。


        

不见梦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