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天坛的秘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远远知道, 老云帝用七彩之力喂养这些蛇虫鼠蚁,并不是他的终极秘密。


        

幽无命这么说,只是打发旁人罢了。


        

“他能够控制这些动物, 说明他已经成功把七彩力弄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了。”桑远远道, “此人, 不可小觑。”


        

“小事。”幽无命依旧漫不经心。


        

他带着她先行上路。


        

云许舟与桑不近实力不够,暗闯天都只会成为拖累, 于是二人便在云州多待两日, 等到云州主力王师归朝时,直接率领大军, 自北营卫打过的那条路线, 反攻天都。


        

“不谋个逆, 还真对不起她姜雁姬的期待。”云许舟如是说道。


        

云都已有大半变成了废墟,经过几个时辰的收拾,战场上已不太能看见囫囵的尸体了,只有一些容易被忽略的废墟里, 偶尔露出一点残肢。


        

那只被云帝暗戳戳藏在地下养了几百年的大乌龟已经力竭战死, 小山包一般的尸体被运到了城外, 大胆的孩童爬到了龟壳上面, 追逐打闹,开心得很——也只有不知忧愁的年纪,才能这么快摆脱了战争的阴影。


        

桑远远和幽无命骑着云间兽, 从西门离开了云都。


        

“想短命了。”她拍了拍云间兽的大脑袋。


        

它忽然一个急刹,停下来,疑惑地转头看她。


        

“嗷?”一张陌生的狗脸。


        

桑远远吓了好大一跳:“这个家伙也通人性的吗!”


        

云间兽等了一会儿, 见她并没有什么吩咐,当即甩给她一个淡淡的鄙视的眼神, 然后转回头去,继续撒蹄上路了。


        

桑远远再一次看懂了云间兽的意思——没事别瞎捣乱,俺忙着。


        

幽无命笑得直不起腰。


        

“云间兽本就有七八岁孩童的智慧。”


        

桑远远惊奇不已:“可是,平时接触的那些云间兽,仿佛都听不懂人话啊。”


        

幽无命压低了声音:“那是它们觉得人类很蠢,不屑理会罢了。”


        

桑远远:“……”


        

很好,很可以,被毛茸茸强力鄙视了。


        

云间兽把他们送出了冰原。到了与天都交界的城池,它径直把二人带到了车马行,矮下了身子,示意二人从它身上下去,买另一只云间兽当坐骑。


        

“它是云许舟的战骑。”幽无命道,“把我们送出大冰原,就要回去复命了。”


        

云间兽扬起毛茸茸的脑袋,赏了幽无命一个‘还是你比较聪明’的眼神。


        

桑远远被雷得不轻。


        

真的,举头三尺有神明,此话一点儿都不假。无论何时何地,说话做事还是得慎之又慎,否则,鬼知道就被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给听去了呢?


        

说不定还要遭遇它们无情的嘲笑?


        

换上了新坐骑的桑远远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忽然得知身旁有耳的感觉,实在是非常奇怪。


        

二人很快就到了云州边境,简单易容之后,离开云州,踏入天都地界。


        

天都气氛已大不相同。


        

整州都在戒严,物资不断运往北面,四处都能见到正在调往北面的军队。


        

帝都已严禁不相干人等进入,以防敌方探子。


        

在上次刺杀皇甫俊一事后,潜伏在帝都内的幽州暗线已被姜雁姬清剿得一干二净,所以这一次,二人是通过桑不近的关系进的城。


        

这名前来接应的方脸男人是禁卫军左统领,名叫金吾,与桑不近的那个假身份云凤雏是知交。


        

上次幽无命在帝都行刺皇甫渡,身受重伤,桑不近带他出城的时候遇上麻烦,幸好有这金吾相助,才顺利溜出了帝都。


        

如今天都与云州开战,金吾还敢把‘云凤雏’的人放进城里,也算得上是真爱了。


        

“你们别想从我这里探到听任何军情,”这位金吾左统领神情严肃,凶恶地说道,“更别想把消息透到云州去!若是叫我发现你们买通了那个贪财好色的右副统领陶奇胜的话,定斩不饶!”


        

说罢,一甩鞭,驾着云间兽腾腾离去。


        

桑远远纳闷地眨了眨眼:“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他是建议我们去收买那个陶奇胜,给云州做内应?”


        

“嗯。”幽无命看着金吾离去的背影,唇角浮起浅淡的笑容。


        

“可惜了,我们眼下实在是没空。”桑远远摊摊手。


        

幽无命嘀咕了一句:“主要也没钱。”


        

桑远远:“……”


        

因为对入城之人的审核极为严格,所以帝都内部反倒是较为松懈,幽无命和桑远远公然走在街头,完全无人上前盘问。


        

都很忙。


        

昨日皇甫雄忽然挥军南下,恰好北营卫被调离了北线,没了主力军压阵,东州那二十万雄狮顺顺当当就碾了下来,直刺天都核心,如今已打到帝都以北最后一座关隘——凤陵城了。


        

凤陵城一破,帝都必定倾覆。


        

如今,除了驻在西部防着幽无命的西营卫之外,东、南二营已全数出动,在凤陵城拦截皇甫雄,三十万禁军陆续前往支援,实力最强亦是最神秘的御衣卫不知动向。


        

而皇甫雄那边,后续部队也陆续压到了凤陵城,六十万大军,已经半试探性地连续攻了两次城,再下一次,全面战争便要真正爆发。


        

姜雁姬自然是不想打,可惜皇甫雄自始至终不肯与她联络,派出去的使臣全被斩了脑袋,对方一意孤行,一定要打。


        

姜雁姬已察觉不妥,只不过她心思深,目前没有任何明面上的动作。


        

先前皇甫雄佯攻幽无命,幽州已极为配合地调了一支十万人的军队,驻在幽、冀二州的边界,此刻把脸一转,便正正对上了天都的西营卫。


        

只要这支幽州军不动,西营卫就会被拖死在边境线上,无论天都打成了什么样,他们都不敢回头支援。这样一来,皇甫雄就不用担心背后被西营卫捅刀。


        

西面,韩州没了主君,自顾不暇,必定是不可能前来平叛救驾。背后没了韩少陵这只猛虎制约,幽无命随时可以倾巢而出,再无后顾之忧。


        

西南面,热爱和平的桑州王桑成荫依旧在远远观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前些日子他持了金贝,向秦州购买了整整十万套玄甲,送给了幽州,当作桑远远出嫁的嫁妆。如今,那十万玄甲幽军去向不明,也成了悬在姜雁姬头上的一把刀。


        

有这把刀在,她的御衣卫就不可能调得太远。


        

“姜雁姬的战力被削去这么多,皇甫雄怎么也能打个平手了。”桑远远道。


        

东西南北四营卫与御衣卫是姜雁姬麾下绝对的主力。


        

如今北营卫全军覆没,西营卫与幽无命对峙,最强的御衣卫得防着幽无命的玄甲军。皇甫雄要对付的,只不过是东营卫和南营卫,共计十万主力军,再加上禁卫军五十万罢了。


        

再过两日,云州精锐王师便会兵临城下,到时候姜氏再不敢有所保留,说是倾家荡产打这场仗也不为过。


        

姜雁姬,大势已去。


        

从前有东州这座强力靠山,姜雁姬要防的只有一个幽无命,她大可以轻轻松松地随便削他实力,一步一步将他逼上绝路。


        

这一回,姜雁姬敢放手去打云州,也是因为皇甫雄驻在冀州,给了她错觉,以为后顾无忧。


        

谁知道皇甫雄就是来搞她的。


        

这一下真真是腹背受敌,手忙脚乱,左支右绌。


        

怎一个惨字了得。


        

“看来那边暂时轮不到我们操心,先把天坛端了再说。”桑远远思忖片刻,道,“几十万规模的攻城大战,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完。”


        

有偶子伴在皇甫雄身边,刺杀什么的根本不用操心——要论阴影中的暗杀术,偶子可谓王者中的王者,超神中的超神。


        

想当初它凭着灵耀初段的实力,就能跑到帝宫里刺伤姜雁姬,虽说是仗了身体小的便宜,但暗杀一道,向来就是那么不讲道理,不问公平。


        

幽无命闲闲散散地带着她,来到一眼古井处。


        

“传说这下面有龙,没人敢接近这眼井。”他笑得诡谲,“我编的。”


        

桑远远知道,幽无命要带她去看他的秘密了——藏在天都下方那处豢养了冥魔的地宫。原剧情里,他用不灭火点燃了它们,将它们放进了天都。


        

“本是一步暗棋,如今用不上了。”他的模样看着有点遗憾忧伤,“弄了许久。”


        

说话时,他已揽着她跳入井中。


        

顺着暗门密道,进入深渊口,来到地宫。


        

这座地宫是依托着地下四通八达的深渊口来建造的,将几条深渊通道引了过来,交汇至一个凹陷的巨坑。冥魔掉入巨坑就爬不出来,在底下相互厮杀,像养蛊一样,剩下来的这些冥魔只只膘肥体壮,凶残得很。


        

“用不着它们了。”幽无命默默看了一会儿,仿佛在与某段黑暗回忆告别,“吃了吧。”


        

桑远远扔出了食人花。


        

这些冥魔可不得了,它们吃了数不清的同类,那些被吃掉的冥魔身上带的灵蕴便跑到了它们体内,一个个看起来都很肥美,看似可怕的身体散发出财富的光芒。


        

啃上去,还会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反抗,偶尔能把食人花那厚实的花瓣撑得稍微凸起一个小小的鼓包,食人花卖力地翕动着腮帮子,‘咔哧咔哧’把冥魔嚼得像牛皮糖一样。


        

无数硬硬的颗粒就像被淘出来的金砂,叮叮地落到了花瓣里头。


        

“偶子这次这么辛苦保护皇甫雄,等它回来,我一定要给它准备许多的亮晶晶。”桑远远道。


        

幽无命不动声色地转着眼珠。


        

反正偶从来也不敢忤逆自己。他暗戳戳地想着。到时候都是他的,嗯,没错。


        

这些富含灵蕴的冥魔啃起来会稍微费劲些,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三百余朵食人花终于把这处地宫清理得干干净净,一个个甩着尾巴四下游弋,不知餍足的样子。


        

“然后呢?去找天坛吗?天坛的秘密之地,肯定不在明面上天坛所处的位置。不知道那个可以用银钱收买的副统领会不会知道什么线索?”她问。


        

幽无命神秘一笑:“不用找。”


        

“咦?”


        

她愣了片刻恍然大悟。


        

幽无命这台精密计算机、人体导航仪早已经推算到了天都这只黑铁鼎的位置,鼎在哪里,天坛的秘密总部必定就建在哪里,还需要问人吗?


        

“它在哪里?”她问。


        

“帝宫地下。”


        

桑远远顿时有点头痛:“此刻的帝宫必定高手齐聚,戒备极为森严,谁也没办法把我们两个带进去。”


        

幽无命得意地笑了笑,反手一抓,抓住她的小手:“这世上,还有我做不到的事情?”


        

他揽住她,双翼一展,轻飘飘落到了地宫底部。


        

“这里,我挖了一条暗道,通往御花园。小桑果,那一次要不是为了救你,我早就顺着暗道走掉了,就凭他姜十三还想射中我?都是为了你,小桑果!”他骄傲地抿起了唇。


        

桑远远假装忘记了当时他的修为并不比姜十三高多少:“嗯嗯嗯!就凭姜十三,他还不配!”


        

幽无命完全分不清这是真心夸赞还是在敷衍。


        

这个媳妇,真是一天比一天不好对付了。


        

幽无命很快就拉开了一扇青铜暗门。


        

一条黑暗的通道出现在眼前,像是通往墓穴的墓道一般,透出阵阵阴冷霉味。


        

幽无命反手震了震黑刀,刀尖上挑起黑焰,把潮湿的空气烧得发出了轻微的‘吱吱’声。


        

半晌,他揽着她走进去,走了一段,他慢慢嗅了嗅,然后熄掉了刀尖上的焰。


        

通道里变得一片漆黑,耳畔碎发微凉,好像有细细的风在流动。


        

桑远远心头微惊,她感觉到幽无命的情绪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忽然说话了。在一片漆黑的暗道中,他的声音有点儿轻、有点儿飘。


        

“小桑果,”他说,“替我挖路的人,最后全被我杀了。这种事情,绝对保密,不容有失。”


        

桑远远指尖微微一颤。


        

他的声音依旧平静:“每个人身上,我都取了一截骨头,全部埋在我的寝宫下面——想化厉鬼寻我报仇,可以,我欢迎。”


        

桑远远只觉心头和后背丝丝发寒。


        

她想起了他的那间深青色的大殿。在他昏迷疗伤的时候,殿中鬼气森森。


        

他默默等待了片刻,心中有一点慌,但有些话,不能不说。


        

他爱她,必须将自己的一切向她敞开。


        

在这个地方,他杀掉了很多人。无辜的、与他无怨无仇的人。


        

他没有别的选择。在帝宫下面蓄养冥魔,这是绝对不容泄密的大事。那么多人,不可能守得住秘密的。


        

完工之后,他就站在地宫正中处,让他们一起围攻他。


        

最后,他徒手杀死了全部人。


        

半晌,她的声音终于轻轻地飘了出来:“你给过他们机会杀你,是吗?”


        

幽无命愣了一下:“……嗯,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这里,亲手杀了他们,全部。”


        

她没回答,脚步声一下一下平稳地在通道中响着。


        

“小桑果,你不要讨厌我。”幽无命说得很急,“不是嗜杀。这个,和打仗是不一样的,我亲手杀他们,只是……”


        

在黑暗掩护下,这个男人第一次暴露了些许无措。


        

他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


        

他记得在秦州地下城看见那些工匠时,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火光。


        

他怕她生气。可是,事情已经做下了。


        

他的生命里从来也没有‘逃避’二字,既然已经来到这里,耳响回荡着亡灵的声音,那么,还要他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沉默地带她走过这条鲜血铺就的路,他做不到。


        

“我知道,”她的声音轻轻地响起,“你只是想让他们死得明明白白,只是想要直面你自己做下的事情,鲜血、罪恶,点点滴滴,都把它们背在自己的身上,永生不忘。”


        

黑暗中,幽无命没有再说话。


        

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回荡着。


        

她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表情。


        

走出很远一段距离之后,幽无命站住了。


        

他缓缓地吸了一口气。


        

“到了,”他的声音有些轻快,也隐隐有些虚弱,“小桑果,外面,大约已经天亮了!”


        

这个男人,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手在不可抑制地颤抖,他把两只手抓在了一起,心中暗骂自己没出息。


        

半晌,她的声音轻轻软软地响起:“嗯。今天和昨天一样喜欢你。”


        

好的、坏的,从此两个人一起分担。他日若有什么清算,她陪他一起受着。


        

“唔。”幽无命很无所谓地应着,双手不自觉地重重一抓,自己把自己的骨头捏得生疼。


        

他偷偷甩了甩手,反手出刀,在通道壁上切出几条歪歪斜斜的通道。


        

走了一段,刀尖蓦地一轻,刺入了空气中。


        

“找到了。”


        

三下五除二扒拉出一个口子,顿时有烛光照了进来。


        

二人四下一看,发现这里是一间外殿。


        

建造在地底的殿堂,墙壁上刻着复杂的雕纹,几支高脚的青铜鼎上托着鹤嘴灯,有种神秘幽暗的诡异感。


        

找到了!


        

桑远远:“这么容易就找到了!”


        

简直顺利得不可思议。


        

幽无命摊摊手:“顺藤摸瓜罢了。在我面前,露一点破绽,就是死路一条。”


        

桑远远略一琢磨,发现他说的是大实话。


        

其实,这根本不能称之为‘顺利’,而是幽无命实在太变态了。换一个人,绝对不行。


        

如果没有幽无命的话,云州祖庙之行,到了发现血蛊那一步,便会戛然而止。


        

幽无命却因为血蛊发现得太容易,推测出云帝还藏着更深的秘密,进而发现了密室中的黑铁鼎。


        

而那黑铁鼎的秘密,除了幽无命之外,恐怕再无第二个人能够破解其中的关键。


        

也正因为破解了‘共振’之秘,幽无命就可以利用地下巨鼎的位置来反推出位于天都的那只共振小鼎的准确位置,从而锁定了天坛最隐秘的所在。


        

果然是,顺藤摸瓜。


        

只不过这‘藤’对于别人来说,简直就是量子云。


        

“幽无命,你真的好厉害啊。”桑远远叹息。


        

幽无命面无表情:“小桑果,不用一直重复显而易见的事实。”


        

话虽这么说,背后的翅膀却是果断背叛了他,‘呼’一下就翘了出来,还非常骚包地扇了两下。


        

幽无命:“……”我杀我翅!


        

正北面,有一扇黑铁暗门。


        

幽无命指了指那扇门,道:“就在那里。小桑果,你不要以为我失误走错了地方。”


        

他很严肃地为自己正名:“我怕收不住手,故意歪了点儿。只是不想无意中毁掉线索罢了。”


        

“是是是!”桑远远敷衍地点头。


        

二人走到了黑铁暗门前,幽无命眯着眼思忖片刻,并没有拔刀,而是取出了云之濯的身份令牌。


        

他把令牌嵌入黑铁门上的梅花凹陷处。


        

两息之后,黑铁门缓缓以八卦形状分向左右。


        

桑远远抬眼一看,便见一束日光不知从哪里照下来,正正照在阴暗大殿正中的祭坛之上。


        

这里,正是姜一和云之濯施术的那间地下密殿。


        

桑远远心神恍惚了片刻。


        

这,就是让她魂穿异世的根源之地。


        

那样玄乎,那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她与幽无命竟是一步步顺藤摸瓜,找到了始作俑者。


        

回忆之前种种,像是做梦一样。


        

祭坛之下,无数身披黑色斗篷,脸戴青铜面罩的人,转身凝视着这两个入侵者。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仍然绵软地坐在祭坛下,看着像是刚刚在这里施过什么术的样子,疲倦得一时无法站起。


        

一双双望向幽无命和桑远远的眼睛里,满是愕然。


        

幽无命忽地笑了笑。


        

“有人愿意在临死前,给我讲讲自己的故事么?”


        

他语气飘忽,模样漫不经心,轮廓上却是渐渐燃起了黑焰,黑焰烧去了易容物,露出罗刹面容。


        

他松开桑远远,吊儿郎当地走向祭坛。


        

几个黑袍人跃了出来,一言不发,攻向幽无命。


        

都是灵耀境五重天以上的高手。


        

天坛果真是卧虎藏龙。


        

这些人暗劲内蕴,招式平平无奇,但每与幽无命对上掌,都会有黑焰激荡、灵蕴四溢,战斗无声而激烈。


        

桑远远挥了挥手,食人花堵住了出口,凶神恶煞地立在她的身边,防着其他人逃跑和偷袭。


        

幽无命的打法根本就是不要命,招招硬拼。


        

反正他知道小桑果偷偷往他衣裳底下藏了小脸花。


        

很快,攻向幽无命的人,接二连三被他烧成了灰。


        

幽无命已走到了人群中间。


        

剩下的人都像是泥塑一样一动不动。


        

若不是面具下的许多眼睛里露出了不安和惊恐,桑远远还真以为这些自诩为‘圣’的家伙个个无所畏惧。


        

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些藏在黑袍和面具下面的人。


        

姜一身形微胖,佝偻着背,很容易就能认出来,此刻他并不在这里。


        

她和幽无命都没有见过老云帝,但一眼望去,这些面具下的眼睛,都没有那般深沉隐忍的气质。


        

所以两个重要首脑都没在家?真是太可惜了。


        

幽无命很快就走到那处被打了高光的祭坛边上。


        

他像个没什么力气的纨绔子弟一样,懒洋洋地用手撑着祭坛边缘,爬上那半人高的祭坛,没精打采地坐着。


        

勾着头,有气无力的问道:“坛首不在家啊?”


        

自然是无人应答。


        

“副坛首也不在?”


        

还是无人回答。


        

他反手拍了拍身后。


        

忽然‘喔’地一叹,扭头去看。


        

只见这祭坛上,端端正正地放置着许多拼得整整齐齐的碎镜片,合成了一面二尺长宽的方镜,只有正中处缺了一小块。


        

他随手一点,点中一个悄悄摸出匕首准备偷袭桑远远的天坛圣子,然后偏过头,不紧不慢地数祭坛上的镜块:“一、二、三……”


        

只见那名被他手指点过的天坛圣子忽然便哑声惨叫起来,身体像一根被烧融的蜡一般,扭曲绵软,却始终没有倒下。惨叫声一直没断过。


        

直到幽无命把祭坛上的碎镜点完:“一百零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名被他指过的天坛圣子终于‘刷’一下倒在了地上——落地之时,人已成了一堆黑屑,只余一件黑色斗篷、一张青铜面具平摊在地面。


        

“天衍镜碎成了一百零八片。”幽无命笑吟吟地说道,“找齐了一百零七,不容易。还剩镜核在我这里,今日特来送还。”


        

斗篷之下,一片沉默。


        

他跳下祭坛。


        

“都不怕死啊……这可怎么办才好。”


        

这世上,哪有真不怕死的人呢。


        

桑远远已经发现好几个人在发抖了。


        

其中一人战战兢兢喊道:“幽州王,放我一条生路,我可以让他们再用钱来赎我!”


        

他摘下面具,正是秦州王的胞弟秦玉池。


        

先前他在冀州杀人,被幽无命逮到,幽无命问完了话,收了秦州送来的金子之后,便让他带着碎镜离开了。


        

不巧今日又在这里拿到了他。


        

真是命中注定难逃一劫。@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幽无命招了招手:“过来。”


        

秦玉池凑上前,挤出个勉强的微笑。


        

幽无命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走。”


        

就那么一瞬间,人已化成了黑灰,脸上的笑容在灰烬轮廓上保留了一霎那,然后散了满地。


        

幽无命又随便指了几个人。


        

被他指到的人,一个接一个慢慢被烧成了一堆黑灰。


        

“啧,就只能烧一炷香的功夫,吓得到谁。”他很不满地嘀咕,“问题是我的修为就这么点,也没法烧更慢了。”


        

“小桑果!”他扬声喊道,“我烧谁,你帮我治谁。我要试试能不能烧足半个时辰!”


        

此言一出,许多黑袍圣子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幽无命摊了摊手:“小桑果你看,这些人都不怕死,来,我们试试吧。”


        

终于有一名圣子憋不住了,颤着手取下了面具,道:“你要问什么?我说,我什么都说!”


        

幽无命淡淡瞥他一眼,手一扬,把他烧成了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远远不禁一阵心痛——好不容易有一个怂了,他竟然就这么烧掉?!


        

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个事实,幽无命其实根本就没有半点要逼供的意思,他就是很单纯地,在消灭天坛的敌人。


        

这些黑袍人,无论做什么,都只会换来他轻飘飘的手指一点。


        

无论是求饶的,逃跑的,想对他或者桑远远动手的,喊‘要杀就杀’的……除了站在原地尽可能降低存在感的几个人之外,其余的人很快变成了满地衣裳。


        

“这种事,用得着你们说么。”幽无命满面讥诮,“我知道的事情,比你们多得多了。今日我真的只是很单纯地受人之托,到此杀人的——有一位老人家诚心诚意求我帮忙杀了你们,我不忍拒绝。毕竟是活了数百年的云氏先帝老祖宗,难得开口求人一次。”


        

此言一出,一个存在感极低、站在剩余人群之中的人,顿时脱口低低惊呼:“不可能!”


        

幽无命动作一顿,唇角浮起了愉快的笑容。


        

“逮到一条笨大鱼了。”


        

云帝的身份必是绝密,唯有核心首脑才有资格知情。


        

幽无命一掠而至,揭下了此人脸上的青铜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