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逆乾坤之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具之下, 竟一个熟人,姜州王,姜虚钧。


        

在他自断心脉之前, 幽无命已彻底制住了他。


        

姜虚钧脸色发白。


        

之前总盼着有人来救命, 抱着侥幸心理没舍得自绝, 而此刻落入敌手,又失去了干脆利落地死掉的最后机会。


        

幽无命反手出刀, 随手一挥, 然后收刀入鞘,在他身后, 其余的天坛核心人员齐齐倒下, 身首分离。


        

若要按罪论处, 天坛这些人杀一百回都不够。


        

他拖着已手脚发软的姜虚钧走上了祭坛。


        

桑远远默默叹息——方才连她都险些被他骗了过去,以为他当真不想留下任何活口,就只为了杀着玩呢。原来,他是为了一步步攻破对方心防, 一击抓到躲藏在人群中的首脑。


        

她踏过满地黑屑和空空的黑袍, 走上祭坛。


        

“这便是天衍镜啊。”她紧张地看着平放在祭坛上的镜子。


        

二尺见方, 看上去平平无奇。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随便碰。”幽无命笑了笑, “不引大量七彩之力进来,就不会触发什么奇奇怪怪的效果。”


        

一听这话,姜虚钧的脸色更加灰败——幽无命真的什么都知道!


        

原本姜虚钧心中还在犹豫, 幽无命若问起自己天坛的秘密时,自己是招是不招?要不要编些谎话来骗他?而此刻,这最后一点心理防线, 已经土崩瓦解。


        

心中那根弦,处于绷断的边缘。为什么, 为什么坛首要杀.人.灭.口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虚钧不敢说,也不敢问。之前惨烈的经验告诉他,无论是说‘我不怕死’或是‘你杀了我吧’还是‘我说我什么都说’,都会被这个疯子眼睛也不眨就干掉。


        

这么看来,幽无命方才说的都是真话,他根本就不是想要逼供,他真的是受坛首之托来杀人的!


        

既然如此,自己还保什么密啊!一拍两散得了!


        

问题是,问题是幽无命好像什么也不想问啊?


        

姜虚钧下意识地开始盼望着,幽无命有什么不解之处,想要问他。


        

哪怕是问问他他为什么在这里也好啊!


        

其实他好无辜的!他坐上这副坛首的位置,都还没捂热乎。


        

而此刻,桑远远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姜虚钧——姜州王这一家,身形都很特别,像竹竿,藏在人群中倒不算起眼,但若是站在前方率着众人施术的话,一眼就认得出来。


        

她用碎镜看过他们施术的场景,一名坛首,三名副坛首里面,可没有这么一根竹竿。


        

幽无命懒洋洋地眯着眼睛。


        

他像是彻底忘记了旁边还软着姜虚钧这么一号人物。


        

“小桑果,我们来试试这镜子。”


        

桑远远顺着他的目光一看,见他的视线落在天衍镜正中,缺了一块的地方。


        

他取出了从梦无忧身上夺来的那块镜片。


        

这块镜面有微小的菱形凸起,一望便知是整面天衍镜的核心。


        

只见幽无命神神秘秘把镜子凑到唇边,捏着嗓子,尖声细气惊慌失措地叫道:“天道老爷爷快救命啊!快点救救我和韩郎啊!”


        

桑远远:“……”不得不说,他准确地模仿出了梦无忧的精髓。


        

一旁的姜虚钧更是冷汗涔涔直下——看见了大魔王的这副姿态,他怎么还可能留自己活口?


        

死是死定了,问题是怎么死,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只见幽无命对着镜核发声之后,祭坛上的一百零七块镜片‘嗡’地一颤,淡淡七彩光芒流转,镜面之上,忽然便浮起了画面——这间地下大殿,佯装惊恐的幽无命,一脸无语的桑远远,心丧若死的姜虚钧,还有满地黑袍和面具。


        

幽无命怪声怪调的呼救声从微微晃动的七彩光芒中飘了出来——“天道老爷爷快救命啊!快点救救我和韩郎啊!”


        

桑远远觉得这天衍镜的功能倒是有点儿像超级电脑——能够推衍‘未来’,亦能记录储存影像和声音。七彩之力,就是它的‘电量’。


        

“唔,赝品就是这般呼救的。”幽无命啧了一声,“无趣。”


        

这一试便试出来了,只要对着镜核呼救,祭坛上的天衍镜就可以如实地反映镜核周围的境况,天坛便可以及时作出反应,进行救援。


        

桑远远怔了片刻,忽地轻笑出声。


        

半晌,笑得捂着肚皮弯下了腰。


        

“桑果?”


        

桑远远一边笑一边摆了摆手:“我说呢,梦无忧没事总爱喊些大道理,敢情她以为那些义正辞严的话,是向‘天道’借力的咒语吧!难怪每逢危险,别人都寻思着赶紧逃跑的时候,她都会站在原地叭叭一大堆。”


        

幽无命回味片刻,满头黑线:“……”


        

他虽然没有发言,但桑远远清清楚楚在他的黑眸中看出了两个字——傻、逼。


        

姜虚钧的腿抖得更加厉害了。


        

这下他更加肯定,幽无命根本就不需要留下他这个活口来问话。


        

等死的滋味已经足够煎熬了,更惨的是,幽无命好像完全忘记了这么个人,害得姜虚钧一颗心不上不下,老命都快折腾没了。


        

忽然,幽无命原地转了个身,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眼睛直勾勾地望向他。


        

幽无命很无所谓地道:“随便说点你的事?最好说些我不知道的。”


        

姜虚钧一个激灵,赶紧回道:“我是被姜氏的掌舵人召来天坛的,刚来不久,代替的是桑成明的位置——桑成明本来是副坛首,上回陷害桑成荫失败,坛首担心他落到别人手上泄露了我们的秘密,就把他灭了口,换了我来。”


        

还真说了个幽无命和桑远远都不知道的消息。


        

原来如此。


        

庶王叔桑成明竟是副坛首之一,桑远远倒是完全没有想到。难怪一直查不出他叛变的原因,天坛行事隐秘,这么些年一直行走在地下,查不到才正常。


        

姜虚钧接着说道:“姜氏这一代的掌舵人便是姜一,表面上他只是个太监兼护卫,其实他是为了亲自盯着姜雁姬。桑成明其实也是我姜氏暗中培养的人——他的生母是我姜氏王族,自小便教他,他是姜人,而非桑人。”


        

桑远远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倒是说得通,失去了一个隶属姜氏的桑成明,姜一便另外从姜氏中调了个分量很重的人过来补缺,也算是与云帝之间的制衡——四个首脑,云氏二人,姜氏二人。


        

姜虚钧有点紧张地说道:“我不知道坛首为何要置我于死地。我刚来没多久,人都认不得几个……”


        

幽无命坏坏地笑了笑:“那你想知道吗?我告诉你啊!”


        

一副‘让你死个明白’的表情。


        

姜虚钧更虚了:“不不不不我不想……”


        

“那么,当初害我之事,你可知情?”桑远远问道。


        

姜虚钧见她有话问自己,不由得松了好大一口气:“这件事我知道。是云之濯告诉我的。说起来,几个人之中,我就只跟云之濯说得上话,他待人倒是真诚,我刚来什么也不懂,都是他为我讲解,也不会不耐烦,是个很好的人。”


        

疯狂拖时间。


        

“说重点!”桑远远怒。


        

姜虚钧擦了把汗:“好,但我得从头说起。最初的起因,是二十多年前,天坛用大天衍术推算世间大运,算到了灭世之相——茫茫大地,没有一个活人,只有无尽的血、火、焦土,冥魔以及冥魔的尸骸。一个人也没有,文明全部毁灭,在大术的最后,看到了两个身上燃着火焰的灭世恶魔,实在是骇人得很!”


        

幽无命与桑远远不动声色地对视一眼。


        

他说的,倒是与当初秦玉池的证供大部分对得上,只不过秦玉池并没有提到所谓的‘灭世恶魔’,这应该是只有高层才知道的绝密。


        

幽无命挑挑眉:“嗯,接着说下去。”


        

姜虚钧:“天坛反复反复推衍,寻遍了解决之道,最终,大天衍术显示了唯一的一线生机——韩州王世子韩少陵,乃是天命之子,有至纯至善之女辅佐,再加上天坛全力襄助,便可以拼出一线生机,避免世间大祸降临。”


        

桑远远与幽无命对视一眼,不动声色点点头。


        

这一条,也和他们所知的线索对上了。


        

“然而有一个人却与大天衍术推衍的‘未来’格格不入,她就是姜雁姬。按照天衍镜中显示的未来,她应该登基成为女帝,做韩少陵的垫脚石,然而姜雁姬这个人,却……唉,她在外面找了个男人,还生了个私生子,我们百般威逼利诱,她都不肯配合,一心只想跟那个男人。”


        

“天命之事,牵一发动全身,姜雁姬若不是女帝,那么未来将被彻底打乱,皇甫俊必定不会愿意一直做姜氏后盾……眼见那唯一的生机,便要毁于姜雁姬之手。”


        

桑远远的心脏重重一跳,悄悄伸出手,牵住了幽无命。


        

他的手在微微发颤。


        

“后来。”幽无命的牙齿中平静地蹦出了两个字。


        

姜虚钧道:“后来,坛首想到了一个办法——把姜雁姬骗回来,然后将那些‘正确’的‘未来’,通过镜核,以天命之力强灌到姜雁姬的脑子里。”


        

桑远远感觉到幽无命的手抖得更厉害,时而冷得像冰,时而焰气难以抑制,烙着她的手。


        

“结果却谁也没料到,”姜虚钧道,“姜雁姬并没有洗心革面,而是换了个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玄乎,云之濯也只说讲不清楚,大约就是姜雁姬原本的魂魄被驱逐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一个很契合于‘未来’的心狠手辣的魂魄被换了过来。”


        

“这个‘姜雁姬’到来之后,一切与大天衍术显示的‘正确未来’都能正正对上。于是我们和皇甫俊一起,力推这个姜雁姬上位。皇甫俊那个人重亲情,姜雁姬就给他生了个儿子,那个儿子就是东州那个皇甫渡,有这个孩子在,皇甫俊便会甘心在背后支持姜雁姬。”


        

“总之,皇甫俊被姜雁姬蒙在鼓里,姜雁姬其实也被我们蒙在鼓里。她根本不知道,她和皇甫俊所做的一切,最终是在给天命之子韩少陵铺路罢了。”


        

幽无命垂着头,整张脸都埋在了阴影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姜虚钧道:“这个‘姜雁姬’不负众望,弄死了外面的男人和那个私生子,成功得到皇甫俊彻底的信任,顺利登基成为了女帝。经过这一事,天坛便寻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再有哪一个能够影响历史进程的重要人物不走正途,那便把他换走。”


        

桑远远脚步微一踉跄:“下一个被盯上的,就是我了。”


        

姜虚钧点头:“对,天坛第二次施逆乾坤术,便是为了桑王女你。大天衍术显示,最终陪伴在天命之子韩少陵身边的那位女子,是个平等博爱,至纯至善,为了帮助他人,不惜牺牲自己和自己身边之人利益的奇女子。很不幸,天坛经过长久跟踪观察,发现桑王女你并不是这样一个人。”


        

桑远远缓声道:“我可真是谢谢天坛对我的正确评价,我还真不是个脑残。”


        

她试图让语气轻松一点,但嗓音却不自觉地沙哑了许多,染上了沉沉阴郁。


        

“可不是嘛,”姜虚钧讨好地笑了笑,“其实连云之濯都受不了那个梦无忧,可是,没办法啊,只有她在韩少陵身边,只有他们成为最终的胜利者,世间才能免于一难,这,谁也没有办法对吧。”


        

桑远远点点头:“说六年前的事。”


        

姜虚钧急忙道:“六年前,天坛再施逆乾坤大术,将‘正确未来’与天命之力一起灌入镜核,由云之濯带着镜核参加你的及笄礼,打算像换走姜雁姬一样,换一个适合的魂魄过来接手你的一切。”


        

“结果出了个岔子。云之濯说,你被天命灌顶之后,却告诉他,你并没有和韩少陵在一起,而是死于六年之后——因为大天衍术乃是窥探天机,只能看到大势和零星片断,所以之前谁也不知道,桑远远竟然早早便死了,陪在韩少陵身边的那个,只是另外一个和你长得相似的女人。”


        

“云之濯就不怀疑我撒谎吗?”桑远远忍不住问道。


        

姜虚钧道:“被灌注了天命之力,你当时魂魄已然不全,神智不清,不可能说谎。当时云之濯一时心软,容你对着镜核许下了一个愿望——临死之前,再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云之濯说,这是他一生唯一犯下的一个错。他原本以为这么一点小小的心软和仁慈无关紧要,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十死无生的局面,你居然活了下来,还打乱了全局。本该死掉的人很多都没死,本该活着的人却一个接一个死了……”


        

桑远远立刻想起了云之濯在白州时说过的那些云里雾里的话。


        

所以,六年前,天真活泼的少女接过了天坛圣子的‘祝福’,却没想到这份祝福那般沉重,生生将她的魂魄从身体里撕裂了出去。


        

桑远远忽然浑身一冷,虽无记忆,但一些本能的痛苦反应袭入脑海,令她颤抖战栗。


        

还当真是‘一点不算纰漏的纰漏’啊!


        

桑远远仿佛感知到了当时自己的心境——女子最美好的一段人生即将开始,却被命运之手无情扼杀。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强忍着灵魂被撕裂的痛苦,向刽子手祈来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心愿,在临死前,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最为讽刺的是,在她刚得知自己命中注定要死在韩少陵的小夫人手上时,他竟然正好向她求亲。


        

桑远远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让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等待六年。


        

如果韩少陵愿意等她,如果他没有娶幽盈月,那么桑远远就不会被杀死,他,便是她当时能看见的,伸手能抓住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如果他等她,只要他等她。


        

她就能活。


        

可惜他没有。


        

她并不怨恨韩少陵,他的选择并没有错,只不过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和他,便在一步一步走向今日的结局。


        

他以为只是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负心,其实当时她押上的是自己的生死。


        

他没有等她,却又娶了她,给她正妻之位,却是负了她的命。


        

这一切,都是性格使然。


        

如果换了幽无命这样的人,他要么不答应,如果答应,他就一定会做到——不是退而求其次留个正妻位置就算应守承诺。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天意’。


        

谁跟谁,注定了就要在一起。


        

眼眶难以抑制地阵阵发热,鼻根一酸,滚烫的泪水滑过脸庞。


        

一只大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果,别怕。”幽无命的声音中翻滚着压抑至极的情绪。


        

她很想伏到他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然而现在不是时候。


        

她望向姜虚钧:“那梦无忧是怎么回事?”


        

“云之濯说,从异世召唤来的那个至纯至善之魂,不知为何进不了你的身体,栖在了镜核中。他只能令人寻找和你相貌相似的女子,尝试将这个魂魄放进去。后来找到的便是梦无忧。”


        

“云之濯把镜核留给梦无忧,告诉她她的使命是辅佐天命之子韩少陵,教了梦无忧许多道理以及她未来将要走的路。”


        

桑远远:“……”有点说不清到底是谁坑了谁。


        

她缓了片刻,吸了口气,问道:“天衍镜正是被这逆乾坤之术弄碎的,对吗?”


        

“是,”姜虚钧道,“云之濯说,此术过于逆天,之前对姜雁姬施术的那次,天衍镜便已经裂了,只勉强还能用。六年前对你施术,天衍镜彻底破碎,被天命之力冲入高空,散向四方。”


        

“这些年一直在收集碎镜,终于拼了个囫囵。上一次梦无忧与韩少陵坠崖求助,不得已,我们利用这不完整的天衍镜将天命之力隔空灌入梦无忧手中镜核,中途出了意外,天衍镜几乎崩溃,云之濯情急之下,用身体强行护住镜面,不幸身染天命之力。”


        

“他说他不行了,正好带着天道的力量前去寻你,拨乱反正。后来嘛,”姜虚钧垂着眼睛,“听说白州王把他的尸体挂在城墙上暴晒了好些日子。”


        

“死得便宜了。”幽无命淡声道。


        

姜虚钧尴尬地笑了笑:“其实,云之濯也不是坏人……都是不得已、不得已……”


        

“天衍镜的由来,你知道吗?”桑远远问。


        

姜虚钧摇摇头:“不知道。连云之濯都不知道。”


        

“那你知道怎样施那些术吗?”


        

姜虚钧继续摇头:“由坛首施术,引导灵蕴共振。我们只需潜心配合即可。”


        

“嘶——”姜虚钧倒抽了一口凉气,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不对啊,今日好不容易凑齐除了镜核之外的所有碎片,我们在这里连耗了几个时辰,个个累得半死,正是为了利用天衍镜与镜核的感应来窥探幽无命。那他又怎么可能是坛首派来的!我上当受骗了!”


        

桑远远点点头:“对你上当了。我没什么想问的了。”


        

姜虚钧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我什么都告诉你们了,还要杀我吗?!”


        

幽无命温和地笑了笑:“没办法啊姜州王,你的两个儿子都死在我的手上,就算我肯放过你,你也不会放过我呢。姜谨真和姜谨鹏,其实都是我杀的,两个都是。”


        

姜虚钧:“??!!”


        

懵了半天,他忽然发出一声惨嚎:“你为何要告诉我啊!”


        

幽无命随手把他烧成了飞灰,倒是眨眼便死了,没受什么折磨。


        

他的模样很有几分严肃:“彼此解惑,礼尚往来。”


        

他偏头望向桑远远。


        

急着灭了姜虚钧,也是因为方才他感觉到小桑果好像很想抱着他哭。


        

这会儿她却没有要哭的意思了。


        

她负着手,弯着腰,在察看天衍镜。


        

幽无命心中忽然一阵抽着疼——他知道,她这并不是好了,而是独自把痛苦给咽下了。


        

“桑果。”


        

“嗯?”她转过脸来,脸上挂起了笑容。


        

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犹豫片刻,他问:“你在想什么?”


        

桑远远道:“我在想,能不能利用这个镜子,把真正的姜雁姬给找回来!”


        

幽无命:“!!!”


        

他的呼吸忽然便滞住了。


        

半晌,声音低哑,带着喘意:“那种事……谁知道她被扔到了哪里,谁知道是死是活……”


        

“我可能知道哦!”她俏皮地眨了眨右眼,“这个你就没辙了吧,还是得靠你媳妇我。”


        

幽无命:“!!!”他怎么忘记了,他的小桑果就是个宝藏果,时时能给人意料之外的惊喜呢!


        

“不过,我们得先研究一下这个镜子的用法。”桑远远道,“我算是发现了,关于这个镜子真正的秘密,只有云老头一个人知道,我想他一定不会告诉我们。”


        

“不错,”幽无命唇角浮起淡笑,“像姜虚钧这样又笨又老实的人,再没第二个了。”


        

桑远远:“……”


        

二人携手走到天衍镜边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远远盯着镜子看了一会儿,道:“幽无命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其实除了这个镜子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符合常理的——用世界基本的规则和逻辑,都能解释得通。但这镜子不一样,它的能力,已远远超越了正常范畴,若我没有猜错,它一定是来自更高等级的文明……咦,你在想什么?”


        

只见幽无命眉头微微皱起一点,看着手中的镜核,道:“我在想一件事情。小桑果,刚刚姜虚钧说云老头今日利用这个镜子和镜核之间的感应来窥探我,这是什么意思……看到了什么,然后云老头和姜一就离开了这里呢?”


        

桑远远心头微微一凛。


        

幽无命把手掌放在镜面上,渡入黑焰,怪声怪气地念道:“镜子啊镜子,让我看看失落的镜核它在哪里,在做什么?”


        

共振发生时,镜面上清清楚楚地浮起了一幕场景。奇怪的是,它并不是此时此地,而是幽无命炼化那巨型冰龟的画面。


        

幽无命思忖片刻,再次渡入黑焰。这一回出现的是他捡起这块镜核时的场景。


        

与用碎镜察看‘未来’一样,画面是随机出现的,没有什么规律。


        

幽无命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拿到这镜核之后,自己可是干了不少好事呢。


        

比如夜袭姜州姜十三,比如冰雾谷灭杀皇甫俊……云帝在这里连续查了好几个时辰,最终得到了什么?


        

忽有玉简一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云许舟传来的消息——


        

“幽无命,我刚收到消息,姜雁姬得了一枚记灵珠,说是记录了你在冰雾谷杀皇甫俊的情景,要给皇甫雄,皇甫雄问我意见,我让他观望一下以防陷阱。估计拖不了太久,幽无命,不会真留下了那种东西吧?!”


        

果真,一件坏事只要有发生的可能,那么它就一定会发生。


        

幽无命和桑远远,一齐低头望向镜面上栩栩如生的画面……


        

用记灵珠记录下来,一定非常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