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活捉姜雁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冥魔王召唤来的这支冥魔大军被清剿得一干二净。


        

这场双方加起来规模远超百万的战役结束了, 伤亡最惨重的便是皇甫雄挥军强攻凤陵城的那一战——姜雁姬留下重兵把守凤陵,以掩护她平安撤退。


        

皇甫雄为夺下凤陵,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两败俱伤, 这正是幽无命想要看到的局面。


        

姜雁姬弃了天都, 退到了姜州。此刻她的战力还剩下两万最精锐的御衣卫、西营卫整支精锐五万、禁卫军不到二十万, 再加上接收的姜州二十万正规军。


        

以乌白山为首的除魔军并没有投向皇甫雄。他们干脆利落地北上,前往长城——境内出现这么多冥魔, 自然是人心惶惶, 此刻,这支立场尴尬的军队奔赴长城守卫边境, 等待境内尘埃落定, 正是最好的选择。


        

跟着乌白山离开的兵, 人数约有二十万,在大局平定之前,这支军队必定两不相帮。


        

“姜雁姬下了一步烂棋。”桑远远望着被东州军占领的凤陵城和天都,心中感慨万千。


        

其实也是性格使然。端看姜雁姬执政这些年的作为, 便知道她只是个热衷于玩弄权术的野心家罢了。


        

到了这内忧外患的关头, 不择手段来保住自己的帝位, 正是她的必然选择。


        

只可惜, 她低估了云境人对冥魔的仇恨。这样的仇恨,深深刻在血脉与魂魄之中,足以让人挺身而出, 对抗君权。即便是仍然留在姜雁姬身边的那些兵,亦是各怀心思或苦衷,丧失了一往无前的斗志。


        

“姜雁姬去了姜州。”幽无命唇角浮起了坏笑, “该传个谣言了。”


        

还未入夜,姜雁姬败走姜州, 毒杀庶兄姜州王姜虚钧,夺取兵权的消息传了个满天飞。


        

姜州那二十万正规军顿时人心涣散,人人自危。


        

每一刻,都有无数士兵偷偷逃往附近的州国。


        

姜雁姬想要辟谣,就必须交出姜虚钧。问题是,姜虚钧早已被幽无命烧成了一把黑灰,她又如何交得出来?


        

为了这事,身处姜宫的姜雁姬又秃了一把头发。这个谣言若不能速速澄清,那么她姜雁姬便会成为众矢之的——为夺兵权连庶兄都杀,还有哪个州国敢支持她?


        

与姜州接壤的赵州周州和风州已封锁了要塞,开始往边境驻军,防着姜雁姬到自家‘作客’。


        

到了这一步,姜雁姬自然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幽无命!幽无命!”


        

一想起那枚记灵珠中皇甫俊临死的惨状,姜雁姬便觉后脊阵阵发寒。


        

若早知有今日,她哪里还会选择软刀子割肉?早已挥军西进,直接灭掉幽无命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谁又能想得到,区区一个州国诸侯,竟能做到这个地步!


        

不过幸好,这个男人终究是有弱点和软肋的——他不是不好女色,而是眼光太高,看不上平凡普通的货色。


        

姜雁姬深吸一口气,重重握紧了手中的帝印。


        

先用桑氏王族性命来逼幽无命,令他去打皇甫雄和云许舟!


        

……


        

云州精锐之师已抵达天都,与东州联手,沉沉西压。


        

幽州也动手了。


        

三支军队迅速占据姜州各大城池,攻到姜都城外。


        

凤陵恶战之后,皇甫雄损失也极为惨重。毕竟是一场攻城硬仗,东州军生生拿命拼掉了跟随姜雁姬的东、南二营卫的半数精锐,外加近十万禁卫军。经历那一役,皇甫雄如今能带出来的整齐军队也只剩二十余万,其余的人护送着轻重伤员,返回东州休养整军。


        

姜都城门之前,幽州、云州、东州,三方碰头了。


        

皇甫雄与云许舟很自然地各退一步,将魁首位置让给了幽无命。


        

幽无命倒也当仁不让,踏前一步,带着桑远远站在了众人前方。


        

章、平二州早已投入他的麾下,身后还有岳家桑州这个大助力,整个西境可以说基本在他的控制之下。


        

而他本身的修为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且精通谋略,骁勇善战,这些年四处驰援长城,在军中声望极高,这样一个人成为联军领袖,正是众望所归。


        

再加上,斩杀冥魔王那一战,乌白山全部看在了眼中,只要灭了姜雁姬,那支在长城观望的天都叛军必会投向幽无命。


        

这一仗还未打响,众人心中,已暗暗确定了下一位天下共主。


        

皇甫雄看着前方那两道笔直的身影,悄悄横挪两步,用肘撞了撞云许舟。


        

说起了悄悄话。


        

“老云,你说得没错,我们两个,都不是当头领的料,还是幽无命最适合。嘶,一见他刚刚走过来那气势,我就晓得你的决定有多正确。我现在看见他,都已经有点看到大哥的安全感了。”


        

云许舟:“……”


        

她犹豫片刻,抬起手来,拍了拍皇甫雄的肩。


        

“老雄,人生在世啊,有时候,糊涂是福。”


        

“对对对,”皇甫雄竖起大拇指,“像我这样的人吧,你要我坐在最上头发号施令,还真是难煞我也。我就做个糊涂将军,上面指哪,我打哪!”


        

云许舟:“……嗯,你开心就好。”


        

她不禁暗想,皇甫雄大抵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真相……吧?看着这憨熊眉飞色舞的样子,云许舟是真心实意地希望,他永远也不要知道杀死皇甫俊父子的真凶是谁。


        

幽无命走到三军之前,很随意地挥了挥刀,模样懒懒散散。


        

“杀。”


        

他看起来丝毫也没有郑重其事的模样,但‘杀’字出口的霎那,只见黑翼一展,他的身影已如一道离弦之箭,迎着扑面而来的箭雨,直直掠上了城墙。


        

攻城大军还没回过神,便见那两扇翼翅在城墙上方晃了晃,消失在城后。


        

众人还在懵,便见阿古已率着幽州重骑兵发起了冲锋。


        

皇甫雄:“?”


        

幽州军好似看不见面前高耸的城墙以及镶满了黑铁倒刺的巨大城门一般,就那么向着姜都绝尘而去。


        

一声如闷雷一般的‘轰隆’声在城中响起。


        

整块大地都在震。隐隐有黑色焰光从城墙密实的砖缝间透出来。


        

就在皇甫雄晃神的功夫,又一阵沉闷至极的‘匝匝’声传来,便见那紧紧闭合的城门正中,忽然出现一道缝隙。


        

缝隙迅速扩大。


        

露出了城门底下的情景。


        

门后严阵已待的守军消失得一干二净,城门门洞两侧和顶部,零零散散残留着些许黑焰和破破烂烂的铠甲碎片,地面仿佛被生生刮去一层。


        

这是……在门洞里爆了个大炸火吧?


        

幽无命依旧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一手抓着一扇城门,将它向着左右推开。


        

与那高达十数丈的精铁城门相比,这么小一个人,就像一根细细的木棍。


        

然而那庞然巨兽般的城门,却在他手底下老老实实一分为二。当他双臂彻底展开之后,两扇重逾万钧的门,便依着那惯性,继续分向左右,直到‘轰’一声撞上城壁为止。


        

幽州重骑正好冲到了城门之下,他们像游鱼遇到礁石一般,避开幽无命,兵分二路从他左右高速冲锋,杀入城中。


        

他便那么丧丧地站在城门正中,微垂着头,任风把脸颊边那缕碎发吹得轻轻拂动。


        

桑远远:“……”装逼之王,浑然天成。


        

皇甫雄当场就哭了:“城门这么好开的么!啊啊啊!我杀冥魔王!要不是它拖住了老幽,凤陵一战,我何至于伤亡二十万!”@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远远和云许舟对视一眼,双双叹了口气。


        

大军杀进了姜都城。


        

抵抗比想象中微弱许多,听着杀声,迅速就攻到了姜王宫。


        

“不对啊。”桑远远皱起了眉头,“姜雁姬身边还有御衣卫,还有西营整支精锐,怎么可能毫无还手之力?”


        

不祥的预感像一股黑色暗流,悄悄爬上她的心头。


        

心中刚刚一凛,便见幽无命逆着大流急速掠来,晃眼就到了面前。


        

他二话不说,反手揽住她的腰,带着她直直掠向西面。


        

桑远远只觉一颗心‘咚’一声落了地,旋即重重弹起,在胸腔之中‘怦怦怦怦’地打起了鼓。


        

她第一次,有些害怕自己说出的话:“桑州,出事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声音已抖得不成样子。


        

“嗯。”幽无命薄唇紧抿。


        

半晌,他低低道:“御衣卫,比想象中还要强。借着夜色,姜雁姬率主力偷袭桑州,所经之城,一个活口都不留——连传讯的机会也无。”


        

桑远远倒抽了一口长长的凉气。


        

这是何等惊人的战力!


        

旋即,寒流顺着尾脊直直冲上颅脑。


        

她的声音变了形:“所以,发现他们的时候,已到眼皮底下了么。”


        

“嗯。”幽无命道,“岳父说,来不及,守不住,让我无需挥军救援,他定不会落入姜雁姬手中,拖累你我。”


        

桑远远重重咬住了唇,鼻喉酸涩,憋出了呜咽。


        

幽无命续道:“但他忘了我会飞。”


        

“幽无命。”桑远远带上了哭腔,“拜托你了。”


        

“安心。”


        

双翼一扇,贴着地面急驰的身影带出了音爆之声。


        

狂风刮走了眼睛里涌出的泪水,桑远远尽力平复心绪,渡出翡翠流光,为他提供助力。


        

率军救援绝对是来不及了,幽无命连云间兽都不骑,径直带着她,全力掠向桑州。


        

黄沙密布的大地上,渐渐出现零星绿植。


        

姜州多沙漠戈壁,是个干燥的黄沙之州,而桑州则密布着矮桑,整个州国绿油油。


        

绿色多起来,便是离桑州近了。


        

飞掠之中,幽无命忽然伸出手来,用拇指拨了拨她的下唇。


        

“别再咬了。”语气颇有点暴躁。


        

桑远远恍然回神,尝到满口血腥。


        

嘴唇不知何时已被她自己咬破了,掌心也传来了刺痛,低头一看,几个指甲印正缓缓溢出鲜血来。


        

“幽无命,我……”


        

“不怕,有我。”


        

他的速度更快,晃眼之间,便掠入一座死气沉沉的城。


        

入目都是桑人的尸体。


        

绝大部分人连兵器都没有机会拔.出来。


        

桑远远也没想到,御衣卫竟是这么一支精通大范围暗杀的队伍。


        

幽无命一刻也没有停留,直直穿城而出。


        

这么全力奔袭,带着她横跨两州,他明显是吃不消的,强行提着一口气在硬撑。


        

他知道她心急如焚。


        

她的焦急,让他快要疯了,胸中燃着火,恨不得撕碎眼前的一切。


        

他深深缓缓地呼吸,速度丝毫不减。


        

气息之中,渐渐染上了血腥的味道。


        

很快,又掠过一座被攻城的城。


        

果然是,一个活口都没有。就连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儿也被敌人干净利落地一刀断喉。


        

桑远远又一次尝到了血腥味。


        

她略有点麻木地抿了抿唇,发现没有破。


        

是从胸口泛起来的。


        

急火攻心。


        

她偏头看了一眼幽无命,见他双颊泛起很不正常的潮.红,呼吸极慢极沉,带着一点拉风箱般的破音。


        

他跑出内伤了!


        

她又急又痛,抛出翡翠般的小脸花,埋在他的胸口。


        

她知道他的性子,这种时候他绝不会停。


        

姜雁姬的大军碾过之处,矮桑倒了一地。望着那些被踩进泥里的碧绿枝叶,桑远远的心脏一阵阵抽搐着痛。


        

还是低估了姜雁姬的实力和魄力。


        

原以为她狼狈逃窜到姜州,只有被动挨打的份,谁知道她将人心涣散的姜州军和禁卫军扔在姜都作饵,只带着最精锐的御衣卫和西营卫,便袭击桑州去了。


        

“她已看出谁才是真正的威胁。”


        

逼幽无命去打皇甫雄和云许舟,是姜雁姬唯一的破局之法。


        

若是桑州王夫妇当真落在了姜雁姬手上,以幽无命的性格,必定会如她所愿,和那二人拼个两败俱伤。


        

很卑鄙,也很有效。


        

桑远远心中燃着火,头一次,对一个人恨得这般刻骨。


        

她恨不得把姜雁姬这个人,不,这个魂,拉出来凌迟一百遍!


        

桑州都城那灰白夹着碧绿的轮廓终于出现在视野中时,幽无命忽然喷出一大口鲜血,压了一路的心跳失了控,在胸腔中错乱奔腾。


        

他抬起手指,重重点了几处穴位,禁止气血逆流。


        

即便最擅长奔跑的云间兽,也无法保持着最高的速度横穿两个州国,而幽无命,他是全力在飞掠!


        

桑远远心痛无比,望着男人坚毅到冷冽的侧颜,只觉心中的爱与感动之上,再度被他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迅速逼近桑都,桑远远意外地发现,形势比她想象中竟要稍微好一些。


        

姜雁姬的军队,还在争夺城墙!


        

原来,大功将成的前夕,出了个岔子。


        

御衣卫借着夜色用铁勾攀城,要的就是快准狠,在不惊动守军的前提下,将其灭杀。


        

而奇袭桑都之前,御衣卫却被一个爬在高桑上面采集晨露的农妇发现了行踪。她把消息传了出去——农妇看见这样一支军队静悄悄地潜向国都,情急之下,不顾自身性命,用随身带的火折子点燃了树冠。


        

虽然御衣卫及时发现,扑灭了火,杀死了农妇,但这一簇小小的烟和火,却吸引到了哨兵的注意力,旋即,御衣卫和西营卫行踪暴露,桑都及时防范,没叫姜雁姬偷袭得逞。


        

只不过这支精锐实力太强,哪怕发现得早,却还是被他们顺利攻上了城墙,形势危急得很。


        

幽无命深吸一口气,双翼一展,径直带着桑远远飞了起来。


        

这般远距离的飞翔还是第一次。


        

幽无命双眸通红,眼角再一次沁出了血泪。


        

双足踏上城墙的霎那,一口心头血喷涌而出,他再也无力支撑,随手烧死周围几个天都士兵之后,便重重盘膝一坐,入定疗伤。


        

消耗实在太大,焰力有反噬之相,他的眼皮下隐隐透出了七色光。


        

桑远远给他种了满身花。


        

她跃上城垛,看见桑州王遥遥站在王城的高墙上,正在指挥桑军顽强抵抗。


        

桑夫人娇小的身影紧紧依偎在丈夫身边。不是难分难舍,而是方便在最后关头共赴黄泉,不要成为拖累。


        

幸好,他们还在。


        

是时候让敌人付出代价了!


        

桑远远平了平呼吸,阖上了双眼。


        

她的身上,浮起了一层翡翠般的光芒。


        

光芒愈来愈盛,城墙上,好像多了一枚青盈盈的小太阳。


        

“王女,是王女!”


        

“是王女和幽州王回来了!”


        

欢呼声四起,疲惫的将士们仿佛被打了鸡血一样,抡起刀,重重砍向面前的敌人。


        

攻向桑远远的御衣卫尽数被桑州将士拦了下来。


        

“想靠近王女?除非把我们全部杀光!”


        

“找死——杀光他们!”御衣卫实力远胜桑州军,一阵猛攻,桑军阵型瞬间摇摇欲坠。


        

越来越多的御衣卫和西营卫冲上城墙。


        

而桑州与数日前的云州一样,主力军根本就不在王城。


        

眼见,城墙便要彻底沦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桑远远忽然轻盈地转过了身,睁开双眼,抬起了双臂。


        

她的瞳仁已变成了翡翠般的碧绿色。


        

所有人同时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随着她缓缓抬起双手的动作,那些爬满了城墙的爬山虎一样的矮桑,忽然便疯狂地生长起来!


        

叶和藤上,散发出盈盈绿光。只眨了眨眼的功夫,它们便长到了半人高。


        

“入侵者死!”


        

她开口之时,只见那些翡翠般的枝条齐齐舞动,将她的声音递到了城墙每一个角落。


        

“入侵者死!”


        

“入侵者死!”


        

“……”


        

精疲力竭的将士们瞬间沸腾了。


        

“杀!杀!杀!”


        

变异过的矮桑仿佛一条条毒蛇,吐着信子,卷向敌军。


        

盈盈青雾弥漫在战场上,桑州军的铠甲上多了一层碧绿流光,替他们挡下了对手所有的攻击。


        

局势瞬间逆转!


        

矮桑的生长之势仍未停歇,桑州的人是战士,树也是战士,枝藤漫卷,将敌人一个个困在了密林丛中。


        

有翡翠流光加持,桑州将士的刀锋,可以轻易攻破御衣卫的玄甲防御了!


        

矮桑大大限制了敌人的行动力,高大威猛的桑州军人像是一座座铁塔,轰隆砸下,便要割去一条性命。


        

“杀光他们!”


        

桑远远的声音透过满城灵桑,荡向战场每一个角落。


        

神迹般的一幕,令天都军人的心智更加迅速地崩溃。


        

桑州军疯狂反扑,只差一步就能拿下的城墙,迅速回到了桑州的控制之下,在矮桑的帮助下,天都精锐一个接一个血染城池。


        

终于,姜雁姬的命令姗姗来迟:“撤军!”


        

“撤退!撤啊!”


        

御衣卫和西营卫如蒙大赦,纷纷避着那些魔鬼矮桑,向着城墙下方逃窜。


        

桑远远跃下城垛,走向城墙外缘。


        

“想走?”


        

矮桑爬上了攻城的云梯。


        

翡翠流光如水一般,顺着城墙,向着墙下蔓延流淌。


        

所经之处,树都活了过来,一株株张牙舞爪,卷向敌人。


        

云梯被拦腰切断。


        

翡翠光毯铺向远方,呼吸之间,驻在城外的天都军阵营,全部陷落。


        

这样大范围发动植被,攻击力自然强不到哪里去,只是令敌手如同身陷泥沼一般,行动艰难,不敢露出半点破绽。


        

“开城门,骑兵出击!”


        

桑成荫的狮吼回荡在整座王城上方。


        

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什么的,桑州王最是拿手。


        

“老爹你这是往死里剥削我!”桑远远嘴里嘀咕着,手上老老实实往冲出城外的骑兵和云间兽身上扔满了翡翠流光防护层。


        

无敌的先锋骑兵向着被矮桑缠住的敌人发起了无情冲锋。


        

就在天都军开始感受到绝望之时,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站起来了。


        

幽无命缓步走到了桑远远的身边。


        

他抬起手,在眼睛上搭了个篷,望向对方主帅。


        

今日,姜雁姬也穿了一身黑色玄甲,脂粉未施,只画了两道利落的长眉。远远地望着,似乎已能看到她身上那股浓浓的颓势。


        

“得抓活的。”幽无命懒懒地动了动肩膀。


        

他掠了出去。


        

桑远远站在城墙上方,继续全力操纵翡翠流光。


        

幽无命飞入敌阵中心,直取姜雁姬,而桑州的骑兵和步军,则在城墙下方的开阔地带,彻底打响了桑都保卫战。


        

遍地矮桑,都是桑远远的手、桑远远的眼。


        

奇异的共鸣感在她的心头盘旋,她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台超级计算机,有条不紊地监测着战场,灵蕴顺着变异矮桑流淌,依着轻重缓急,支援每一处,然后流向下一处。


        

虽然不可能给每一个士兵都提供翡翠防护服,但在她高效的支援下,桑州军的伤亡降到了最低。


        

密密麻麻的小脸花和食人花顺着城墙落到了矮桑中,有它们加入,桑州更是如虎添翼。


        

桑成荫已亲自上阵,挥着一柄狮头巨锤,声势浩大,没杀几个敌人,却俨然成了战场中心,将敌军的注意力牢牢抓住。


        

本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无数御衣卫如流星一般袭向桑成荫,誓要将他拿下。


        

桑远远不得不给这位狮王罩上了双重防护。


        

这一仗,从朝阳初升,打到了夕阳西斜。


        

碎金般的斜阳洒落在矮桑上,与鲜红的血交相辉映。


        

桑州各地援军陆续赶到,将天都军的后路彻底封死。


        

幽无命的重刀一记接一记,劈中御衣卫结成的防御大阵。赶路的时候透支过度,他此刻没有使用焰力,而是凭借强大的体魄和高超的战斗技巧以及无与伦比的力量,在与御衣卫近身搏杀。


        

包围圈越缩越小。


        

天都阵线一处接一处彻底崩溃。


        

桑远远骑着食人花奔下城墙,来到幽无命身边,为他提供绝强助力。


        

姜雁姬修为是灵耀境九重天,姜一的修为是灵耀境八重天,被剪除了全部羽翼之后,这二人对上幽无命,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在灵蕴藤的配合下,姜一很快就被捆成一只粽子,扔在一旁,被桑州将士一拥而上拿住。


        

姜雁姬知道大势已去,不再垂死挣扎,而是傲然立在那里,扬首道:“幽州王,吾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