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各自的鬼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雁姬傲然立在满地血泊之间。


        

“幽州王, 吾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这一刻,周围零星的战斗声音仿佛变成了背景。


        

桑远远站在了幽无命的身边, 二人下意识地把手伸向对方, 十指紧扣。


        

姜雁姬眸光慵懒, 斜斜瞥了桑远远一眼:“桑王女,吾有话单独与幽州王说, 你且回避。”


        

帝君高高在上惯了, 面对桑远远,神情满是轻慢睥睨。她有自信, 哪怕虎落平阳, 但手中依旧握着足够分量的王牌, 不怕幽无命不动心。


        

幽无命唇角缓缓勾出一抹阴笑,偏头道:“桑果,你且为她挑一个死法。”


        

姜雁姬,她是什么东西?若不是她占了这个壳子的话, 此刻, 她已死无全尸。还想离间他和小桑果?她做梦比较快!


        

桑远远抿唇一笑, 摸着下巴, 装模作样沉吟起来。


        

姜雁姬深吸一口气:“幽州王,吾将要对你说的事情,于你是天大的好处。寻常女人家, 目光短浅,感情用事,我让桑王女回避, 于她于你都是好事。幽州王,我知你新婚燕尔, 初尝情爱滋味,正是上头。可你也听听我的建议,再作决定也不迟。”


        

幽无命怪异地盯了她一会儿,唇角扯了两下:“你要给我找小妾?”


        

桑远远面露警惕:“这种事,我说了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幽无命唇角笑意藏也藏不住,暗暗攥紧了桑远远的手指。


        

“哦?我看未必。”姜雁姬冷笑一声,缓步上前,走到幽无命另一侧身旁,一只玉手抬起,搭上幽无命的肩,另一只手抚了抚自己仍旧年轻、毫无瑕疵的眼角,红唇微分——


        

“幽州王,我慕你年少有为,英俊强盛,愿委身于你。你称帝,我为后,我将心腹能人,文官武将,地下根基势力,尽数交于你手,全力辅佐你。你有此助力,必能顺利接任天下共主之位,成就一代圣君。否则,光是那烂摊子,都够你头疼不知多少年。”


        

此言一出,幽无命与桑远远都真情实感地惊呆了。


        

“你没病吧!”


        

只见幽无命重重打了两个寒颤,二话不说,反手制住姜雁姬,封死了她的灵蕴。


        

姜雁姬笑容愈盛:“怎么,幽州王喜欢用强么?那也很有意思。”


        

幽无命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木木的,灵魂好似飘到了头顶,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半晌,他终于缓过了气。


        

“真是……想要一片一片,切光你的肉。”他重重喘了两口粗气,“你竟敢,竟敢,……小桑果,我要疯了。”


        

最后一句话是从牙缝里飘出来的。


        

他想过很多很多次抓住姜雁姬之后的情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过眼前这一种。


        

那对属于他娘亲的红唇,一字一字吐出这样的话来,于他而言,无异于凌迟之刑。他感到天旋地转,两眼发黑。


        

桑远远亦是一阵阵眩晕。


        

她反手扶稳了幽无命,偏头冲着姜雁姬怒吼:“你当真是无耻之极!你怎么可以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你怎么可以,对姜雁姬的亲生孩子,说出这样的话!”


        

姜雁姬一时回不过神,听到桑远远骂她,立刻回骂道:“贱婢,少往我身上泼污水,你这是想污蔑我与老幽王有什么不齿的关系么!幽无命,我与老幽王绝无首尾!不信,你可与我滴血验亲!若你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话,我要你补偿我。你放心,我定会叫你尝到世间最美妙的滋味。”


        

幽无命摁住额头,呼吸更重:“小桑果,算了。不必寻回我娘了,我要她死,要她,受尽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让她,尝遍世间千种酷刑,我……”


        

他的手在重重颤抖,五指抽搐,情绪几乎彻底失控。


        

桑远远已很久很久没有见幽无命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他的双目一片赤红,面青如鬼,唇白如纸,额头上青筋密布,五指抽搐痉挛。


        

她深吸一口气,狠狠望向眉目轻佻的姜雁姬。虽然姜雁姬并不知道幽无命是这具身躯的亲生孩子,但她做的那些事情,以及此刻对他造成的伤害,真是万死难赎。


        

桑远远怒道:“你可知道幽无命他是谁!你占了姜雁姬的身体,杀害了她心爱的丈夫和孩子!如今,地狱中爬出来的复仇之魂便在你眼前,你竟还敢口出污言秽语!你当真是,死一万次都不为过!”


        

幽无命勾住了桑远远的脖颈,力道大得令她有些窒息。他说不出话,呼吸一声重过一声,沉沉地响彻她的耳畔,像是被困在陷阱中受伤的凶兽一般。


        

桑远远怒斥姜雁姬:“午夜梦回,你难道不曾看见过父子二人的眼睛么!世间,怎会有你这么厚颜无耻、卑鄙下作之徒!”


        

心头的愤怒令桑远远眼眶通红,眼角不自觉地渗出了泪水。她难以想象,此刻的幽无命该有多么痛苦。


        

偏还动不得姜雁姬!


        

姜雁姬的双眉越皱越紧。


        

“什、什么……”她难以置信地望向幽无命,“你是明小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你不能怪我,要怪你就怪你自己!我本来早已弄丢了你们父子二人的行踪,我都已经放弃寻找了,谁叫你,谁叫你雕了那么多和我一模一样的木头人扔在河里呢?是你自己暴露了行踪,是你害死了你爹和你自己,你不该怨我!”


        

一听这话,桑远远只觉天旋地转,心中的担忧和心疼暴涌而出,急急望向幽无命。


        

只见幽无命的眸中燃着黑焰,带着焰的血泪变成了黑色,顺着眼角缓缓流下。


        

颤抖的五指燃着焰,停在了距离姜雁姬脖颈毫厘之处。


        

他已有些神智不清,脑海里传来一阵又一阵切割剧痛,他不想再管真正的姜雁姬了,现在,就要让眼前这个人,尝到炼狱的滋味!这些日子得到的阳光和温暖,如露珠般蒸发无踪,他再一次陷进了黑暗泥沼,再一次,变成了一整块发了霉的苔藓。


        

他要报仇,他只要报仇……


        

桑远远扑上前,半搂半抱,拥住幽无命,将他推到一旁。


        

“幽无命,冷静些!”


        

他的眼珠在眼眶中剧烈地震颤,他慢慢垂下眼睛,望她。胆敢拦在面前的一切,都会被他毫不迟疑地撕碎!


        

……可是这是他的小桑果啊……


        

他颤抖的手指攥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小、桑、果。不要,拦我。”他一字一顿。


        

此刻,见到幽无命发病,桑远远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唇角勾起了温柔的笑容,将自己柔软的身体贴近他那满身狂暴戾气,未被攥住的那只手轻轻地环住了他,贴在他的耳畔,轻声细气,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温柔——


        

“你容我想想办法,利用天衍镜,把这个该死的魂魄抓出来,到时候,随便你怎么收拾。不要着急,能进去,自然能出来。”


        

桑远远并没有丝毫把握,但她知道,此刻若是放任幽无命杀了姜雁姬,他一定会坠回黑暗深渊。


        

她的爱人,再一次跌向悬崖,她必须拉住他。


        

不知过了多久,幽无命的呼吸终于变得平稳。


        

他低头一看,只见桑远远的手腕已被他捏出了好几个青紫的指印。


        

“桑果!”


        

“没事没事,我有小脸花。”她心很大地笑着,把一只脸盘子糊在了伤处。


        

他从身后重重搂住了她,将她团成一团搂在怀里,呼吸沉沉落在她的耳际。


        

“桑果,万幸有你。”


        

若是这样杀了姜雁姬,杀死了真正的姜雁姬回来的希望,待他平复心绪之后,必定要痛悔一生。


        

她回身,踮脚,用额头触着他的额头。


        

“我也是。幸好有你。”


        

四目相对,一切情意尽在眸光交汇中。


        

她轻轻吻了吻他的下巴:“幽无命,我们没有错,错的是他们。我们的任务,便是让他们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幽无命的眸光渐渐彻底平静。


        

“嗯,先审姜一。我亲自审,桑果,你不看。”他的唇角露出了恶意满满的微笑。


        

这种时候,幽无命必须得逼着自己去做一些事情,好让自己不要去多想那些沉重无比的往事。


        

姜雁姬暂时动不得,那姜一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


        

桑州将士个个身强体壮,收拾战场的速度叫一个迅捷如风。除了姜雁姬和姜一之外,一个俘虏都没留。


        

姜雁姬和姜一都被关进了桑州的天牢。


        

幽无命审讯姜一之时,桑远远陪着父母,站在了王城上方,看着桑不近火烧火燎地率军奔回来。


        

“没用的东西!”桑成荫的狮吼咆哮在城墙上下,“等你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桑不近:“……”


        

又委屈又丢脸。


        

云许舟和皇甫雄都在这里哪!也不给他留点面子!


        

……


        

这是一个注定无眠的夜晚。


        

幽无命在地牢中审姜一,其余诸国的话事人们,完全无视了当事人幽无命的意见,在桑州王的大殿中,非常草率轻易地敲定了云境十八州的新主人。


        

等到幽无命揉着手腕懒懒散散地来寻桑果时,众人已齐齐向他俯首,声音整齐划一——


        

“见过帝君!”


        

幽无命:“……”


        

一双黑眼珠左右转了转,寻到躲在一旁偷笑的果子。


        

他挑了挑眉,瞬间进入状态:“如今天下大乱,当务之急是平定秩序,安抚人心。”


        

“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打发了众人,幽无命把桑远远捉到了僻静处。


        

“姜一死了。”他的表情有些意犹未尽。


        

“招了吗?”


        

幽无命很不满意地瞥她一眼:“小桑果,我亲自下手去审,若不叫他吐干净,我岂不是连阿古也不如?”


        

“是是是,帝君最厉害。”


        

幽无命:“……我怎么觉得你在骂我。”


        

他有些烦恼地捏了捏眉心:“小桑果,你知道我不爱管那些。”


        

桑远远笑得像狐狸:“咱们可以请摄政王来辅政啊。”


        

术业有专攻,她和幽无命,确实都不擅长政事。


        

她道:“方才爹爹他们在商量这事儿的事情,我已想过了,接手天都之后,将幽、冀、姜三州都并入天都,方便管理。”


        

冀、姜二州的王室都被幽无命灭了,他入主天都,正好把地盘扩一扩。


        

“请摄政王来处理这些杂事,待你我归来,恐怕连我们大婚的一应事宜,都已准备好了。”桑远远笑眯眯地负手走了两步。


        

幽无命微愕:“小桑果,你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桑远远很不高兴:“幽无命,你真以为我很笨么?鼎有三足,云州一足,天都一足,冀州一足。老云帝既然跑了,那肯定是去了冀州。”


        

幽无命愉快地揽住了她:“真是个聪明果,难怪能看上我。”


        

桑远远:“……”


        

前往冀州的路上,幽无命把姜一吐露的信息说给桑远远听。


        

一切的开端,是五百年前那一次云州冰川位移。冥魔王暴露了冰下行踪,当时还是帝君的老云帝亲自率军围剿。


        

那时候冥魔王实力没有如今那么强,战败之后,为了保命,它把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告诉了老云帝,并且交出了一件圣物,天衍镜。


        

冥魔与天衍镜,都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人强大得超出想象,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在云境十八州的人,只是茹毛饮血的低等生物。


        

地下巨鼎是他们造的,天衍镜是他们用来预测天气的小玩意。对于他们来说,像云境这样的低级世界,只是用来处理冥魔的垃圾场。巨鼎之中那个透明发光的东西,便是把冥魔牢牢吸引在这个世界的诱饵。


        

幽无命讲到一半,偏过头,怪异地看着桑远远:“小桑果,你不吃惊?”


        

桑远远摊手:“古人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何足怪哉?”


        

幽无命:“……”竟无言以对。


        

半晌,他道:“天衍镜中预示的未来的确如姜虚钧等人所说,大地之上,人类文明荡然无存,只剩冥魔与火。但,老云帝与姜一联手做这些事情,却不是为了救世。”


        

桑远远唇角露出讽笑:“猜得到。”


        

幽无命道:“老云帝在天衍镜中看到了他自己的结局,知道自己未来将死在云氏嫡亲后辈的手上,杀人者面目不清,只知是男子。彼时他已做了多年帝王,心中亲情断绝,于是便借天衍镜之力炼化了血蛊,与姜氏联手,亲自操刀,策划了云氏之祸。他装病、让位、利用血蛊吸食云氏生机,千般谋算,但自己的结局却没有任何改变。”


        

桑远远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即便云帝与姜氏联手,他也没有必要把自己这些隐密之事告诉姜一啊?只说为了救世不好吗?”


        

幽无命眉梢微挑:“聪明。将这些内情告诉姜一的,并不是云老头,而是冥魔王。”


        

“哦?”


        

幽无命眯起眼睛:“冥魔王交出天衍镜,与人族联手,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推翻地下那只鼎。鼎一旦倒了,冥魔就可以染指鼎中之物。但是云老头并不愿意做这件事,他只想利用共振汲取鼎中之力,想要依靠提升自己的实力来破局。冥魔王只好另择盟友。”


        

桑远远回忆了一下神念在鼎中看到的那个美丽透明的光体。它悬浮在巨鼎正中,只要鼎不倒,冥魔就摸不到,够不着。


        

若是鼎倒了……桑远远倒抽一口凉气。


        

这只鼎,便是云境十八州地下的根基,若是鼎倒了,整块大陆必定倾塌,倒向冥渊。


        

她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所以,当初是姜一故意把消息放给秦州王,忽悠他去挖地下城!秦州地底一垮,全境长城必垮,到时候,圈住整个云境的黑铁长铁便如绞锁一般,拖着大地,从秦州的塌方处坠入冥渊!”


        

“聪明。”幽无命道,“秦州地下城规模巨大,只要用无数黑铁锁链,将冀州地底那一只鼎足与秦州地下城连在一起,待秦州滑落冥渊时,必定可以拉翻那只鼎。”


        

桑远远后心发凉:“所以,皇甫雄已经填上那个坑了吗?”


        

“嗯,”幽无命得意一笑,“小桑果,我先前说了什么?你和我,亦是救世圣人。”


        

桑远远:“……”


        

“等等,”桑远远发现了不对劲,“那姜一他图什么啊?”


        

幽无命从怀中‘刷’地扯出一张地图,长指点着地图南部。


        

“桑果你看,巨鼎往北倾塌,长城凌空掠过,这一带,其实是安全的。”他的手指自西面桑州开始,横划一条线,经姜、赵、小姜三个州,划到了东州。


        

“巨鼎一倒,冥魔要的东西便脱离了云境,它们再不会回来。自此,云境剩下的半壁江山,便是太平安乐窝。”幽无命唇角勾起讥笑,“用一半版图,换来现世安稳。这也是姜氏一直在谋算桑州的原因,在新的云境格局下,桑州安全、环境好、资源丰富,最适合做新的帝都。”


        

桑远远听得头皮发麻。


        

如果不是她和幽无命一处一处破掉了这条阴谋链的话,一切,恐怕都会按照他们的计划稳步向前推动。韩少陵和梦无忧一直依赖所谓的‘天命之力’,久毒成瘾,必定只会沦为天坛的傀儡。


        

‘灭半城’之计,必将功成!


        

桑远远心头十分震撼,默默把思绪理了一理,道:“所以,他们各怀目的。云帝是为了自己长生不死,姜氏和冥魔王,是为了推倒那只鼎。然而在最初未被改变的‘未来’里,他们全都失败了,对吗?”


        

这三方各怀鬼胎,算盘打得啪啪响,但天衍镜显示的未来,却是一个灭世的结果,这个结果谁都不满意。所以他们联手,利用天衍镜,想要改变未来。


        

幽无命道:“不错。天衍镜反复推衍,直到二十多年前,才算出一线转机。”


        

就是把姜雁姬和桑远远扔到异世之后,天衍镜中记载的那一个‘未来’,也就是桑远远在《娇妻蜜宠:韩王九十九次小逃妻》中,看到的那一个版本的‘未来’。


        

只有那个版本的未来,能让冥魔王、云帝和姜一都满意。


        

那个‘未来’里,韩少陵与梦无忧入主天都,云帝不会死于云氏后裔之手,冥魔王和姜一可以顺利推倒巨鼎,各自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那个未来里,没有你和我。”桑远远轻声道,“改变这一切的关键,便是你和我。”


        

“嗯,”幽无命漫不经心地笑,“你我,便是他们的送葬人。”


        

桑远远偏头望着他,望了许久。


        

原来她和他的命运,这般紧密相连。两个人相互成就,缺了谁都不行。


        

桑远远理清了来龙去脉时,幽无命正好也停下了脚步。


        

目的地,到了。


        

老云帝设在冀州的这一处秘密基地,看起来就像是一间普通富户人家的大院子。


        

静悄悄的,左右也无人烟。


        

桑远远悄悄问道:“我们是潜进去还是……”


        

幽无命一脚踹开了院门。


        

桑远远:“……”


        

二人踏入院中,发现整个院子里一片死寂,没有亲卫,没有仆役。


        

廊上落满了灰。


        

“他谁也信不过。”幽无命嘲讽地勾起了唇,“却信一只冥魔。”


        

桑远远摇头叹息:“也许得知自己会死在子孙后代手上,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设身处地想一想,还真有那么点操淡。


        

幽无命不置可否,干脆利落地拆了一扇扇门,径直带着桑远远找到了藏在主屋卧房中的密道,踱了下去。


        

顺利得不可思议。


        

进入大院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桑远远和幽无命就打开了最后一扇黑铁暗门,来到了倒扣着黑铁小鼎的密室中。


        

一个身着玄色皇袍,头顶金冠的人站在鼎后,一只手放置在黑铁鼎上方,缓缓抬起了厚重的双眼皮,望向幽无命和桑远远。


        

老云帝的模样平平无奇,就像个寻常的年老昏庸帝王。


        

“来了。”老云帝笑了笑,“幽无命,我真是小瞧了你。”


        

幽无命懒懒地抱起胳膊:“放弃抵抗,束手就擒么?”


        

“不——”老云帝把调子拉得很长,“怎么可能,那不可能。我云逸的命,由我,不由天。你现在掉头,离开这里,替我关上门,彼此相安无事。如若不然,我便取了这鼎中满溢的天命之力,将我这副老朽的身躯,变成一个大炸火——砰!一起完蛋。”


        

桑远远目光诡异地看了看那只鼎。


        

幽无命道:“我千里迢迢过来,其实是想问一问你,天衍镜的用法。”


        

老云帝温和地笑了笑:“其实用法很简单,手放上去,心中想着事情,便能感应到气机了。只不过后来镜子里没了天命之力,需要借助共振从底下抽取能量来供它,便有些麻烦,得养着天坛那一群人来帮忙。再后来嘛……无甚大用了,它已经坏掉了。”


        

桑远远明白了,老云帝刚得到天衍镜的时候,它就像个还留着一点电量的手机,老云帝可以使用它,也可以查看许多资料。后来电池用光了,只能在天坛一边充着电,一边功率全开地用,于是就把它给用爆了。


        

桑远远道:“所以制造这黑铁小鼎,也是从天衍镜中学来的。”


        

老云帝挑了挑眉:“小姑娘挺聪明。”


        

“那你知道巨鼎中那个透明的能量光体是什么吗?”桑远远问道。


        

老云帝愣了一下:“后生可畏呀。又漂亮又爱动脑子的小姑娘,我还真没遇过几个。算你问对人了,这个问题,云境十八州,只有我能回答你。”


        

“那是高等级世界的种族,叫做冥。”老云帝眯着眼,仿佛在回忆当初从镜中看到的景象,“顶天立地的光巨人。知道为什么叫它们‘冥’吗?你看冥这个字,是不是上面一个天盖,天下面,有个像日一样大的脑袋,脑袋下面有脖子和四肢。冥,就是这么大个的东西,一根手指,得有千里长。”


        

桑远远和幽无命对视一眼。


        

老云帝道:“那个世界的人,厉害呀。冥被他们困着,数万年动不了一下,源源不断地提供资源和能量,供人修炼、制造超乎想象的可以飞上天的堡垒。冥魔,便是冥的痛苦和怨念,一旦生成,就会污染冥的纯净能源。”


        

“于是他们切下冥的一段肢体,削去血肉只剩骨骼,放进我们这样的劣等世界里,设下陷阱,冥的痛苦和怨念会被这断骨吸引,投射到我们的世界,就是那铺天盖地的冥魔!”


        

桑远远吸了一口凉气:“那我们又算什么?”


        

“算什么?”老云帝嘲讽地笑了笑,“正好生在了垃圾堆中的老鼠吧。”


        

“你想得到力量,钻出去,是吗?”桑远远问。


        

“是。”老云帝笑了笑,“你说对了。谁甘心一辈子做老鼠?当然是要出去看看啊。”


        

幽无命点点头:“你是看不到了,将来待我与桑果占了那些地盘,我会记得替你上炷香,告知你一声。”


        

老云帝阴鸷地眯起了眼:“幽无命,你是不是忘了方才我说过什么?想要同归于尽么!”


        

他将手重重摁在了黑铁鼎上。


        

幽无命一脸无所谓,缓缓从身后抽出了大黑刀,刀尖燃起黑焰,唇角挑着嘲讽的笑容,一步步逼近。


        

“哈!好哇!那就一起死吧!”老云帝猛地掀开了黑铁鼎。


        

只见这鼎中并无七彩之力,而是一团与幽无命的刀上出如一辙的黑焰。


        

老云帝头上的金冠都惊歪了:“怎么可能!分明是从地下汲取来的天命之力,怎么可能被调了包!”


        

桑远远同情地望着他:“并没有调包。只不过,幽无命已经取代了‘天命’,成为你难以理解的存在。”


        

巨鼎中的七彩之焰已被幽无命点燃,老云帝利用共振来汲取鼎中的力量,引上来的自然只会是幽无命的黑焰。


        

幽无命三下五除二制住了老云帝,废去修为,扔在一旁。


        

“桑果,我来试试能不能借那冥骨之力,修复天衍镜。”


        

幽无命取出碎镜片,放置在地上,认认真真把它们一片片拼好,然后将黑铁鼎罩了回去,荡出黑焰,引动共振。


        

桑远远看着眉目专注的幽无命,默默凝视了一会儿,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他的身边,替他护法。


        

许久之后,幽无命吐出一口长气,缓缓揭开了黑铁小鼎。


        

便见一面光洁无暇的方镜安安静静地躺在鼎下。


        

天衍镜修好了。


        

桑远远伸手想去碰碰它,被幽无命拦下。


        

他道:“不急。先送老祖宗回云州。”


        

这一瞬间,桑远远竟有些看不透这个熟悉的男人。


        

他那漂亮的眉眼之间,仿佛多了一点缥缈的光,是她曾在他身上看到过的那种类似于神祇的漠然。


        

她有一点点紧张。


        

幽无命并没有苛待老云帝。他买了两头云间兽,他与桑远远骑一头,老云帝骑另一头。


        

这一路幽无命都在沉默。


        

桑远远隐约感觉到他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她没有问。因为此刻的气氛很不适合说悄悄话。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察言观色,在别人明显不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她绝对比他更像一只闷葫芦。


        

二人押着老云帝抵达云州。


        

云许舟闻讯,迎了出来,幽无命把人交给她,一句交待也无,径直带着桑远远前往天都——也是他们的新家。


        

这一路,他依旧没怎么说话,除了途经一些有著名美食的城池时,他会停下来问她一句吃不吃之外,他没有对她说过任何多余的话。


        

桑远远莫名找到了一点和男朋友打冷战的错觉。


        

眼见就快到帝都,桑远远终于憋不住了,她转身攥住了他的衣裳,可怜兮兮地撅起唇。


        

“幽无命……”


        

他正目光空旷地望着远处。


        

听到她叫他,他垂下了眼睛,刚要说话,忽然有玉简亮了。


        

是云许舟。


        

她说,依云州律,犯人云逸(老云帝)残杀云氏族人,罪无可赦,判处冰凌迟。待行刑完毕,她便会赶回帝都,处理新帝登基及帝后大婚事宜。


        

幽无命沉默了一会儿,薄唇微动:“行刑人,是云许洋?”


        

云许舟停顿片刻,深吸一口气,回道:“是。依我原本为云许洋安排的劳役,这该是他手上最后一个死刑犯。”


        

“真巧。”幽无命语气淡淡。


        

“是啊。”云许舟叹,“感觉就好像一种轮回或者注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玉简破碎。


        

桑远远已怔住了。


        

幽无命黑眸一动,望住了她,唇角浮起笑意:“小桑果,方才你要对我说什么?”


        

“你一直在等这个消息吗?”


        

“嗯。”


        

“所以……”桑远远只觉头皮阵阵发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当初,老云帝正是看到了自己死在后代手中的‘预知’,才拉开了这场换魂改命的序幕。


        

兜兜转转,他终究还是落得了命定结局。


        

桑远远明白了。


        

幽无命故意一句也没提,只把老云帝交给云州,他的目的,正是想要亲眼看一看‘命运’的威力。


        

他看着她,一言不发。


        

桑远远被他盯得有些发毛,心中隐隐也明白了:“幽无命你在担心我。天衍镜修好了,我便可以帮你去找你娘亲,你怕我一去不回,是不是?”


        

“算了。”幽无命那双极黑的眼睛里,渐渐亮起了坚毅的光芒,“她回来做什么,一堆烂摊子。小桑果,不值得冒这个险。”


        

“可是我很想回去看一眼。”她小心地打量着他的脸色,“当时忽然被雷劈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躺在重症病房里浪费资源,你知道吗,我在那个世界赚了好多好多钱,都还没来得及花。”


        

幽无命:“……”


        

她轻轻摇了扔他的手臂:“就先看看,有把握便去,没有把握便算了。”


        

这件事,她也有自己的坚持,不愿轻易放弃。


        

毕竟那是一个和她有同样遭遇的女子。毕竟,那是他的亲娘。


        

毕竟,姜雁姬和她不一样,姜雁姬极有可能还记得这个世界的事情,要不然怎么会写了那本书?


        

那个喂奶时身上会发白光的女人,她一定很想念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想得发疯吧?


        

这件事,她必须为他去做。


        

幽无命没说话,只探出双臂,把她死死箍在他的怀里。


        

他略有些缱绻失控地唤她。


        

“小桑果,我的小桑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