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番外·如果小公子不曾黑化(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远远躺在云榻上, 眼珠时不时转一转,看着那个年轻漂亮的侍卫在大殿里转来转去。


        

他抱着胳膊,看起来非常无聊。


        

半晌, 他踱了过来, 把头凑到了鲛纱帐里面, 没什么表情地问她:“韩少陵来了,要见他吗?”


        

桑远远:“……”难道她还有得选吗?


        

她觉得这个侍卫能活到现在, 一定是因为他的妈妈医术过于高明。


        

“见, 怎么不见。”桑远远叹息,“我与他, 毕竟有婚契在身。”


        

他点点头, 离开鲛纱帐, 大步走向外殿。


        

一句嘀咕声飘过来:“所以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远远:“……”


        

他刚离开一会儿,韩少陵就进来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韩少陵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他已经动用了一切手段去调查,结果就是,这个世上真的没有幽无命这个人。


        

很多事情都和前一世不同, 坐在天都龙椅上的人是姜虚鸿, 前世的女帝君姜雁姬早在多年前就与人私奔了, 至今下落不明。


        

幽氏王族没有遭遇那场血腥杀戮, 幽州王年富力强,养出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纨绔世子幽赢日——不是幽无命那种阴恻恻扮猪吃虎的家伙,而是个真真切切的废物。


        

前几日幽赢日跑去东州, 把那西府妓子蚌女仙给买了,一听韩州王想找他,当即屁颠颠带着蚌女仙赶了过来, 韩少陵方才见过了,幽赢日长相与幽盈月相似, 虚胖,一望便知道沉迷酒色。


        

韩少陵打算让桑远远见见他,彻底驱除前世幽无命带给自己的阴影。


        

“桑儿,今日气色不错,我陪你逛逛园子,待会儿晚宴你陪我去见一个人。”他十分绅士地把她扶起来。


        

桑远远礼貌地点点头,由着女侍给她披上厚厚的氅子,跟在他的身边,慢慢踱向花园。


        

走出寝殿,心中忽然泛起淡淡的不安,忍不住回过头,无意识地望向殿顶。


        

什么也没有。


        

刚踏出回云殿的殿门,便有侍卫匆匆来报,说是幽世子那边出了点状况。


        

韩少陵直觉不妙。


        

侍卫艰难地说道:“幽世子偶遇梦无忧梦姑娘,对她一见倾心,说是……用他带来的侍妾,与主君……交换。”


        

桑远远面露了然。


        

像梦无忧这样的古早玛丽苏女主,所有围绕她发生的剧情都是男配爱上她,惹男主大吃飞醋,正常正常。


        

桑远远发现韩少陵蓦地握紧了拳头。


        

她很体贴地后退一步,冲着他微微施礼:“韩州王先去处理幽世子的事情吧,我正好也累了,便回去歇息。”


        

这种情况她简直太有经验了!


        

男主女主的修罗场上,要是出现了女配的话,这个女配必定会被狠狠打脸,没得商量。她才不要送脸上门。


        

韩少陵猛然转头,紧张地盯住了她。


        

盯了半天,没发现她有丝毫不悦。


        

韩少陵不禁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她还不知道梦无忧那个人、那些事。这次定要死死瞒住她,等到俘获了她的芳心,再慢慢向她吐露自己的情非得已。


        

“桑儿,好生歇息,”韩少陵深情地望着她,“我尽快回来,陪你用晚膳。”


        

可怜的桑远远一直等到夜幕降临,都没有见到韩少陵,以及他的饭。


        

也许是她长相太美太有仙气,别人很自然地就认为她不食人间烟火,从头到尾,女侍们都没有过来问她一句饿不饿?


        

别人没问,她也没提。眼见夜幕降临,她屏退了女侍,独自坐在巨大的雕花木窗边上,也不知在等待什么。


        

反正肯定不是在等韩少陵。


        

这个道理她懂,修罗场过后,男女主必定得颠鸾倒凤一场,互诉衷肠。


        

肚子叫了好几回,她终于按捺不住,淡定地呼唤:“侍卫,请你出来。”


        

……居然忘了问他的名字!


        

半晌没有动静。


        

桑远远起身,扬声唤道:“韩州王派来保护我的那位侍卫,请你出来,立刻!”


        

殿门外传来迟疑的声音:“夫人有什么吩咐?”


        

声音不对。


        

桑远远道:“你进来。”


        

对方犹豫了一会,推开门走进殿中,垂手立在一旁。


        

并不是那一个。


        

“夫人有什么吩咐?”侍卫又问。


        

“你们是轮值吗?”


        

侍卫恭敬老实地回道:“属下修为是灵明境七重天,无需睡眠,一人看护夫人足矣。”


        

桑远远发现不对了,她犹豫片刻,问:“韩州王只派了你一个人保护我?”


        

“是的。”侍卫疑惑地抬起眼睛,“夫人?”


        

桑远远的心蓦地一沉。


        

略一思忖,她道:“我有些不舒服,能不能请医者过来看一看?”


        

“是,夫人!”


        

御医很快便来了。


        

桑远远侧敲旁击,很快就确定,并没有哪位女医师的儿子在宫中做侍卫。


        

她终于意识到这一串驴唇不对马嘴的问题是出在谁的身上了。


        

那个人,根本不是她的侍卫,他娘也根本不是她的医师。


        

所以他是谁?


        

这一夜桑远远失眠了。


        

她时不时就会坐起来,环视这间华丽冷清的大殿。


        

一个不知底细的人,竟能绕过重重防御,潜到她的身边,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令人心惊,但鬼使神差地,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那个真正的侍卫。


        

直觉告诉她,那个漂亮的蛇精病对她并没有恶意。


        

还给她带来了那么美味的烤鱼。


        

一想起烤鱼她更睡不着了。


        

回头想想,认识韩少陵以来,他居然顿顿饭放她鸽子!


        

这种人能做老公?可拉倒吧!


        

饥肠辘辘,辗转反侧。


        

她忽然想起了那个人最后一句话——“所以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当时他问她见不见韩少陵。


        

她说当然要见,她与韩少陵毕竟有婚契在身。


        

然后他就走了。


        

他觉得不需要继续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所以,他真是他娘派来娶她的?


        

桑远远被自己的脑洞征服了。她又翻滚了一会儿,饿得实在睡不着,干脆披上衣裳坐到窗户边的矮榻上,托着腮看月亮。


        

她发现自己处境堪忧。


        

一个连肚子都填不饱的女配,能活得过几集?得尽快想办法联系桑州。


        

这婚,必须得速度离!


        

因为吃不饱饭而离婚的王族,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桑远远站起来,忽然天旋地转,腿一软就摔在了矮榻下面,额头‘砰’一下磕在矮榻的木腿上,把肚子里的饿气全给撞了出来,化成金星,在眼前乱转。


        

只听轻轻的‘扑棱’一声,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对修长笔直的小腿。


        

那人蹲了下来,两只手搭着膝盖,丧丧地看着她:“为一个男人?你有必要吗?”


        

桑远远发现自己饿得没力气说话了。


        

他抓住她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脸色看着有点儿臭。


        

他说:“韩少陵又不是第一天和别的女人睡觉。他睡觉你就不睡觉?”


        

桑远远虚弱地看了他一眼,吐出个气音:“饿。”


        

他:“……”


        

半晌,噗地笑出了声,怪异地盯着她:“我不回来,你就不吃饭?”


        

桑远远:“……不是,是没得饭吃。”


        

“骗鬼呢。韩少陵还能差你一顿饭。”他烦恼地皱了皱眉,“这是赖上我了?”


        

桑远远:“……”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弯下腰,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桑远远发现,这个家伙看着弱不禁风,其实结实得很,身上有一层精瘦的肌肉,很有力量感。


        

他把她放在云榻上,垂眼看她:“还吃烤鱼?”


        

桑远远:“……汤。”


        

他点点头,从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在视野中。


        

桑远远:“……”外面的侍卫,灵明境七重天的强者,摆设吗?


        

很快,这个丧丧的帅逼就回来了。


        

他带回一只小陶罐,罐子里盛着又白又浓的鲜香鱼汤。


        

他把她扶起来,她便窝在他的胸前,就着他的手,大口喝光了鱼汤。


        

“鱼呢?”她转头看他。


        

“扔了啊,”他理所当然地说道,“你不是说要汤。”


        

桑远远目光悲愤:“……我饿。”


        

他的瞳仁忽然重重收缩了一下。


        

这个小桑果,又小又软,团成小小一团,撅着红唇可怜兮兮的样子,忽然‘轰隆’一下,好似撞进了他的心里。


        

“……我再去给你找。”他的声音有点发干。


        

“谢谢你。”她冲着他笑,“等我回桑州了,一定会报答你的。”


        

他潦草地点了点头,两道漂亮的眉毛紧紧绞在一起,好像在艰难地思考什么问题。


        

走了两步,他忽然回头,从怀中摸出两张纸契,拍在了云枕边上。


        

“喏,婚契同心契,你要的。”


        

桑远远:“?!”


        

她捡起来看了看。


        

材质不凡的丝纸,上面刻满了古朴华丽的暗纹。


        

他抱着胳膊,得意地看着她,好像在等待她的夸奖。


        

“你还会办.假.证啊!”桑远远感慨万千。


        

问题是,她要这假证有何用?


        

他有些不解,偏了偏头,然后道:“我先去给你找吃的。”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他忽然顿住。


        

有一瞬间,桑远远觉得他连气息都消失了。


        

半晌,他低低地道:“我们这一族,成年之前,没有名字。我已二十五了,但我娘仍不给我取名字,她说,将来我的媳妇会告诉我,我该叫什么名字。”


        

桑远远:“……”真是奇葩一家人。


        

“我娶不到媳妇,就一直没有名字。”他丧丧地说道。


        

桑远远完全不知道该从哪个角度安慰这个不幸的青年。


        

他的眸光忽然闪了下,眯起漂亮的眼睛,凑近了些:“韩少陵来了,想见他吗?”


        

桑远远挑挑眉:“不想。”


        

“哦。”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点雀跃,他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


        

韩少陵果真就没有出现。


        

约摸过了二十分钟,无名帅逼带着一条新鲜的煮鱼和竹筒饭回来了。


        

桑远远从来没吃过这么鲜香细腻的鱼。


        

她风卷残云一样吃光了他带回来的食物,偏头一看,见他站在云榻边上,一动也不动。


        

“口是心非。”清冷平静的声音幽幽飘出来。


        

桑远远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看见了婚契和同心契。


        

“说什么不想要韩少陵,给你拿了婚契来,还不是不舍得撕。”他转过身,冷淡地笑了笑。


        

桑远远:“……”这个戏精还挺上头。


        

来啊,飙戏啊!


        

她一个箭步冲过去,抓起那两张契书,用非常夸张的动作把它们撕成了百来片,往高处一抛。


        

一股奇异的感觉漫过心头。


        

好似有什么东西断开了,一股奇怪的酸爽感充盈心脏,有点儿像失恋的滋味。


        

同心契。


        

“这是真的婚契和同心契?”纷飞的碎纸中,她惊恐地盯着他。


        

“还能有假。”他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所以我已经单方面和韩少陵和离了?”桑远远感到一阵眩晕。


        

“嗯。”他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她,“但我还没有答应要娶你。小桑果,你不要想太多。我还要好好观察观察。”


        

桑远远:“……”到底是谁想太多?


        

“等等!”她狐疑地眯起了眼睛,“方才韩少陵真的来过?你是怎么把他弄消失的?”


        

他一脸无所谓:“我把那个长得像你的赝品扔到幽赢日的床上了。”


        

……


        

就在桑远远撕开同心契的时候,韩少陵站在安置幽赢日的宫殿,看着衣衫不整的幽赢日与梦无忧,眸光冰冷。


        

他道:“无所谓。我对梦无忧,并无半点情意,只不过她是情族,我不慎沾了,得拿她解毒。你若也想被她毒害,可以,随便睡,还可以叫上姜谨元一起玩——他也真爱这个梦无忧呢。”


        

幽赢日呆呆地望着韩少陵,脸上的yin笑彻底僵住。


        

韩少陵继续残忍地说道:“只是个解毒工具罢了,我们三人共用即可。不过我要事先说明,为了不影响我与夫人的感情,我会彻底毁掉梦无忧这张脸,你考虑清楚,要不要睡一个容颜可怖的女人,睡一辈子。”


        

幽赢日吓得连连摇手,赔笑道:“韩州王,韩大哥,韩妹夫,我我我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没没没有,你怎么还当真了!”


        

一旁的梦无忧听得肝肠寸断。


        

趁人不备,她一头撞向了边上的銮柱。


        

“韩少陵我恨你一辈子!”


        

就在梦无忧的脑袋即将磕上銮柱的霎那,韩少陵忽然感觉到一股极浓的酸涩自心底泛起!他半掩着心口,压根没意识到这是同心契断契的作用,只以为自己其实是爱着梦无忧的。


        

他打了个寒颤,不假思索掠上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她。


        

她一个猛子扎到了他的胸口上。


        

韩少陵发现,这个撞柱的力道实在算不上大,肯定是死不了人,顶多卧床小半月。


        

然而,即便已经看清这个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真面目,但此刻见她寻死,他的心还是很诚实地在酸痛,酸得他浑身难受,心惊不已。


        

“女人,我不许你死。”


        

原来,前世长久的陪伴,已让这个女子在他的心里扎了根,他根本无法承受失去她的痛。


        

天哪,原来他竟是爱着她的吗!如果不是,为何此刻他的心会这般的酸痛!身体的本能反应绝对不会有错,他一定是爱着梦无忧的……


        

梦无忧和桑远远,两个他都必须要!


        

她们都是他的!


        

一瞬间,韩少陵便下定了决心。


        

既然这个世间没有幽无命,那么,还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呢?江山、美人,这一切,都是他的掌中之物!


        

韩少陵豪情万丈,抱起哭得几乎断气的梦无忧,扔下一愣一愣的幽赢日,大步走向自己的寝殿。


        

“幽世子,孤不留你了!”


        

韩少陵彻底接纳了梦无忧,用自己健壮的身躯抚慰她的伤心,两个人在无极殿那巨大的床榻上翻云覆雨一整夜。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傻。前世桑远远背叛自己跟了幽无命,是她负心在先,自己何必还对她那么客气?


        

先晾她几日再说!


        

……


        

桑远远坐在窗边发呆。


        

晚饭之后,无名蛇精病就出去了,天都黑透了还没有回来。


        

她发现自己对他有了那么一点雏鸟情结——自从穿越以来,只有他在投喂她。到现在,她肚子一饿,就不自觉地开始想念他。


        

该吃宵夜了。


        

外面更鼓又敲了一回,终于见他单手撑着窗台跳了进来。


        

他给她带了烤狍子肉。


        

“你要的证据搜集得差不多了。”他蹲在对面,“就差你、韩少陵、梦无忧一起出现的场面。若只有他们两个的话,韩少陵大可以狡辩说梦无忧是你。”


        

从昨日开始,他就用记灵珠帮她收集证据,证明韩少陵找了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收集这些只是以防万一。如果韩少陵愿意和平分手,那自然是好聚好散,大家都开心。


        

怕就怕虐文男主脑子不大清醒,不肯放人。


        

桑远远必须给自己留条后路。


        

“谢谢你为我做这么多。”她一边咬那又香又酥的肉条,一边诚挚地说道,“此刻我一无所有,谈不上报答,你给我点时间,我定不会一直这么没用的。”


        

他抛了抛刚带回来的记灵珠,懒洋洋地问:“你打算做什么?”


        

“修行。”桑远远愉快地弯起眼睛。


        

他挑了挑眉:“这个我擅长,我教你啊。”


        

他的语气极为自然,令她心头泛起一点异样:“我回桑州之后,你还会时常来看我吗?”


        

“那不然呢?我娘说你是我媳妇。”他理所当然地回道。


        

桑远远忽然有一丁点慌乱。


        

便见他懒懒散散地半倚在了矮榻边的靠枕上,神情哀怨:“小桑果你是不知道我娘有多恐怖。”


        

他掰着手指:“三岁逼我洗筋伐髓。七岁用灵髓把我强行灌顶突破灵耀。十岁带我到东州逼我炼了不灭火。十五岁破境。二十岁灭了一堆神神叨叨的老头,从那时候起,每一年,一半时间把我扔在地下杀冥魔,另一半时间逼我炼一种可怕的七彩光。你说说我有多惨!”


        

桑远远呆呆地望着他。她不禁想起了那些一周要上八个不同兴趣班的幼儿园小朋友。


        

他幽幽瞥了她一眼:“前几日,她让我来救我媳妇。小桑果,你说我能怎么办吧。”


        

桑远远:“……”原来是个被迫相亲的大龄男青年。


        

方才心中升起的那一丝莫名慌乱被她‘啪叽’一下摁死了。


        

“我理解你。”她由衷地说道,“若是你需要应付你娘的话,我定会全力配合。”


        

“嗯。”他愉快地眯起了眼睛,“小桑果,你人不错。”


        

桑远远:“……”这是给她发好人卡了吗?


        

她吃完了烤肉,见他把那枚圆溜溜的记灵珠放在桌面上滚来滚去,忍不住伸手薅了过来。


        

“我看看你今日录了什么?”


        

她没有灵蕴,看不了记灵珠。


        

“好哇。”他一下子来了兴趣,绕过小矮桌,蹲到了她的旁边,他说,“我把它放在屋顶,然后就替你烤肉去了,我走的时候赝品还在那跳舞,没看头。”


        

注入灵蕴,记灵珠泛起了白光。


        

片刻之后,像投影一样,面前出现了一块一尺见方的画面。


        

韩少陵陪梦无忧吃饭、韩少陵看梦无忧跳舞、韩少陵和梦无忧说话、韩少陵和梦无忧……上了床。


        

少儿不宜的声音和画面飘了出来。虽然隔得远看不见细节,但……


        

桑远远尴尬得寒毛倒竖,斜眼去看身旁的蛇精病。


        

只见他也像是给雷劈了一下,黑眼睛里清清楚楚地浮起懊恼,眼珠缓缓地转着,一副强作镇定的样子。


        

半晌,画面和声音终于消失了。


        

“小桑果你为什么要脸红,看证据而已,你是不是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他偏过头,一本正经地恶人先告状。


        

桑远远:“……我不是我没有!”


        

他猛地凑近,一张俊脸在她眼前迅速放大。


        

一股幽暗花香伴着温热的气息猝然袭来,他伸出两根手指,探了探她的脸颊和额头。


        

“这么烫,病了?”


        

桑远远:“……啊,有点不舒服。”


        

他随手把她打横抱了起来,走向床榻。


        

她忽然发现,他那精瘦结实的小臂和腰,都非常非常有存在感,若有若无的好闻的男子气息染在了她的身上。


        

桑远远心脏微微一紧,偷眼一瞟,发现他满脸正经。


        

“我给你寻药。”他把她放在云榻上,飞快地退到窗边,跳了出去。


        

桑远远:“……”要死了。


        

她好像被一个蛇精病给撩了下!


        

他刚离开不久,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韩少陵带着满身酒气走了进来。


        

桑远远心头微惊,赶紧从云榻上爬了起来,端端正正向他施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桑儿,”韩少陵鼻息沉沉,“这几日忙公务,冷落了你。来,我让人重金寻来一枚灵丹,服下之后,能够帮助你记起我们之间的情意。”


        

桑远远直觉不妙,她警惕地说道:“韩州王,你是不是饮酒太多了?我让人给你做醒酒汤。”


        

一边说,一边快速向殿门走去。


        

他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


        

“桑儿,你怕我?为什么怕我?”他把她拽了个趔趄,撞在他坚硬的胸膛上,“嗯?!你怎么就不怕幽无命呢?”


        

他的表情有些狰狞:“你和幽无命在一起的时候,怎么就不怕呢!”


        

“你醉了!”浓浓的酒气熏得桑远远好一阵头晕。


        

她郁闷得要死。幽无命,又是幽无命,这韩少陵一天不捡绿帽子戴就浑身难受是不是?


        

“是醉了。”韩少陵眯着眼笑,“想了你两辈子,不知道该如何打开你我之间的局面。想来想去,其实不用那么复杂,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为夫只要好好履行自己的义务,你我便能琴瑟和鸣。”


        

今日,姜谨元又找他聒噪了一堆,非要见梦无忧。如今的姜谨元大不一样,他亲爹姜虚鸿是天都帝君,姜谨元乃是实实在在的太子爷,韩少陵不愿得罪。


        

憋着一股醋酸气的韩少陵,忽然便想起自己还存着一位正夫人没用过。


        

酒意上头,眼前浮起前世桑远远与幽无命在一起的画面,妒火攻心,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占有她!


        

于是他来了。


        

桑远远心头浮起不祥的预感,惊恐地望着他捻在手中的药丸。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平了平心绪,淡定地微笑:“那,容我先沐浴一下……”


        

“服了药再去。”他的眼睛里燃着深沉的暗火。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直觉告诉桑远远,她要是拒绝,他会直接捏开她的嘴巴把那药丸塞进她的肚子。


        

好汉不吃眼前亏。


        

到浴室去吐。


        

她微笑着,从他手中接过了药丸,毫不犹豫地服下。


        

“韩州王,”她笑得娇怯,“等我哦。”


        

韩少陵头皮发酥。


        

她用指尖点着他,逼他倒退几步,倒在了云榻里。


        

“不许乱动,在这里等我!”她再抛一个媚眼。


        

本就醉眼朦胧的韩少陵更是找不着北了。


        

“好!”他笑得磨起了牙。


        

桑远远逃出寝殿。


        

一股热浪从胃部泛开,席卷全身。


        

她咬牙切齿地对女侍说道:“我要冷水沐浴。”


        

踏进浴桶时,她发现自己连呕吐的力气都没有了。身在冰冷的水里,还是热得要死。


        

幸好韩少陵酒喝得多,幸好她稳住了他,否则凶多吉少!


        

身体里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她把头闷到水里都难以清醒。


        

这药,药性极烈!


        

想必韩少陵也是破釜沉舟了,铁了心要办她。


        

正是难受时,只见殿门一分,一道瘦长的身影大步走进来,瞬移一样来到了木桶边上,垂头望着她,神色莫明。


        

是他,蛇精病,他回来了。


        

桑远远狠狠掐了自己好几下,确定不是幻觉,这才轻声对他说道——


        

“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