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 番外·如果小公子不曾黑化(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远远伏在浴桶边上, 脸蛋通红,眼睛里像是盛满了两汪摇摇欲坠的蜜。


        

她一开口,便有阵阵异样的甜香扑了出来。


        

他不禁皱紧了眉头。


        

“帮你杀韩少陵?可以。”他说。


        

“不是。”她伸出一只小手, 攥住了他的衣袖, “不能杀他, 会有很大的麻烦。”


        

他的袖子立刻就洇上了五根细细的湿指印。


        

他一低头,便难以避免看到她细白的手臂和肩膀。


        

“小桑果, ”他吸了口气, “你馋我就直说。”


        

桑远远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他把手伸到了水中。


        

桑远远只听‘砰’的一响,满桶冷水全部汽化, 蒸得她愣了一愣。


        

旋即, 他解下外袍, 把她整个裹成一只蚕蛹,抱向一旁的软榻。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身体里面那些蚂蚁又带火又带电的,把她爬得难受到不行, 一落到软榻上, 她就整个蜷了起来, 口中溢出可怜的呜呜声。


        

“我去找解药。”他站起来。


        

她急急拽住了他, 像是攥着救命稻草。


        

“你,别走。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她拉住他的袖口, 有些迟疑地凑上去嗅了下。


        

他:“……你干嘛。”


        

她颇有些不好意思:“花香味,凉凉的,闻起来很醒神。”


        

他:“……我哪有什么味道。”


        

他坐在了软榻边上, 警惕地盯了她一下:“小桑果,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我不会碰你的, 碰了你就得娶你,我还没有考虑清楚要不要娶你。你太能吃了。”


        

桑远远委屈地看着他:“除了你之外,谁也没给过我一口吃的。我饿坏了。”


        

饿着肚子,还差点儿被韩少陵欺负。


        

他的黑眼珠转得很急。


        

“我不会对你怎样的。”她无奈地说道,“就陪陪我。我一个人在这里会害怕。”


        

“……好吧。”他妥协了,勾着头,盯了她一会儿,“但是小桑果,我认为你更需要解药。”


        

她果断抓住他贴身的衣裳,把他摁上了软榻,倚着他那精瘦结实的身躯,贴住他的心口。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她慢悠悠扬起了脸,眯缝着媚眼看他:“干嘛心跳这么快。”


        

他:“……”


        

她那细白的手指又像蛇,又像藤,抓住他不放。


        

这儿她被那药效折腾得厉害,直觉支配着她,在他身上寻找她需要的药。


        

他瞪着她,略显清秀的喉结上下滚动。


        

她把红唇凑到他下巴附近,吐气如兰:“我就闻闻抱抱,什么也不做。”


        

她像蛇一样爬到了他的身上。


        

他瞪圆了眼睛,呼吸都停住了。


        

她忽然顿住,慢悠悠垂头往下看:“嗯?什么硌我……”


        

他倒抽了一口巨大的凉气,心中大叫糟糕,漆黑的眼珠转个不停。


        

眼见她的好奇心渐渐往下……


        

黑眼珠一定,他急中生智,灵蕴倒灌,身体迅速木化。


        

“我把身体变成木头了。”他得意地翘起了唇角,“随便抱。”


        

桑远远弯起指节敲了敲他的胸膛。


        

笃笃笃。


        

他还真把自己变成了一根木头!


        

木化之后,体表温度迅速消失,又冷又硬,对于现在浑身滚烫难受的她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她狠狠搂住了他,在这段木头上蹭蹭蹭蹭蹭……


        

“我,我可以脱了你的衣服吗?”


        

她抬起眼睛,这双眼睛,媚人至极,依赖至极。


        

他觉得自己就要晕过去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小桑果!


        

被她好闻的甜香气息熏了这么半天,他的脑子也有些不清醒了,薄唇一动,艰涩地说道:“……随便。”


        

她抿唇笑了笑,并没有真扒了他的衣裳,只是解开领口,把她那张通红的小脸贴了上去。


        

他的身体很奇怪,体内有一股冷冷的火,炙烤着纯粹的木灵,熏出阵阵很治愈的木蒸汽。


        

她体内那些火辣的蚂蚁,很快就一只接一只被这清凉的木蒸汽杀死了。


        

她依偎着他,睡了过去。


        

他紧张地等待着。


        

他已经被她折磨得有些神智不清了,每一刻他都想要翻身把这只小桑果压住做些什么,但他也知道这样不行,她只是中了药,并非自愿。


        

而且他根本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娶她!


        

动了她,被她赖上怎么办!


        

终于,她不动了。


        

他觉得她一定在憋什么大招,更是紧张得气也不敢喘。


        

过了许久许久,他终于意识到她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吗?


        

中了那样的药,怎么就能睡着了?!


        

他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预备和她斗智斗勇一整夜……这会儿忽然就迷茫了。


        

她怎么能说不斗就不斗了?


        

他都还没有义正辞严地拒绝她呢!


        

他瞪了她一会儿,发现她睡着的样子好像比醒着还要更可爱。


        

他转了转眼珠,解除了木化,不动声色地拨了拨她的脑袋和脊背,让她软软地倚着他,睡得更舒服些。


        

“唔,照顾病患罢了。”他嘀嘀咕咕,“这不算什么。这么能吃的小桑果,肯定不能娶回家,要不然我还得天天给她做饭吃。我自己都不吃饭呢,多省事。有了这么一个人,那是天大的麻烦。还有,我常年在地下,一年也见不了几天日头,把这样一个小桑果放在家里,肯定会被别人抢走的,岂不是要把我气死。”


        

垂头看了看她睡得安安静静的小脸。


        

想到她将来会嫁人,然后这样乖乖地伏在别人身边,他忽然有点烦躁:“这样一个小桑果,不知道要便宜了谁。”


        

他就这么嘀咕了大半天。


        

终于把她吵醒了。


        

她吃力地爬起来,看了看他。


        

他的黑眸干净清澈,见她醒来,他明显心虚了下,迅速把身体变回了木头。


        

“我没碰你。”他严肃地澄清。


        

她的心中忽然有一点感动。他果真是个正人君子。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谢谢你。”她迅速离开软榻,赤脚站在地上。


        

“你换衣裳,我不看。”他转了过去,面对着墙壁。


        

“好。”


        

他背过身,忽然觉得浑身上下哪哪都不对劲。


        

很不爽,非常不爽。


        

她用了他一夜,现在用不着他了,就摆出这么一副疏离客气的样子来!


        

生气!


        

他独自生气,又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


        

“好了。”


        

他转过身,见她穿戴整齐,站在那里笑吟吟地望着他。


        

心头莫名的火气忽然就散了,只剩下清清凉凉的一丝惆怅。


        

“外头的人都被我弄晕了,韩少陵也是。”他很不自在地说道,“你只管回去,我把赝品弄过来,拿到最后的证据,我们就离开这里。”


        

“好。谢谢你。”


        

她郑重其事地对他施了个大礼。


        

他又感觉到一股暗火从心底烧了起来,想生气。


        

又不知道想生什么气、想生谁的气。


        

她便这么走了。


        

蹭了他一晚上,就这么不认账了!


        

他憋了一肚子火,怒气冲冲地离开了这间有浴桶的侧殿,双翼一展,径直去了梦无忧的清凉殿。


        

“喂!韩少陵在回云殿给人下药,你不去看看?”他站在窗外,朝着殿中的女子吼了一嗓子,然后满身暴躁地离开。


        

梦无忧:“???!!!”


        

……


        

桑远远回到寝殿,看见韩少陵在她的云榻上躺得四仰八叉,连靴子都没脱。


        

殿中满是酒气,云被一团凌乱。


        

她忍着那冲天的酒气走到了韩少陵身边,默默地等梦无忧过来拍个最后的合照。


        

约摸十来分钟之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身穿白色纱衣的美丽女子闯进了寝殿,高声喊道:“韩少陵!韩少陵你给我出来!”


        

桑远远和梦无忧望了个对眼。


        

“你是谁!怎么这么像我!你和韩少陵是什么关系!”梦无忧尖叫起来。


        

桑远远视线一转,看见木头蛇精病懒懒散散地坐在对面屋顶上,举着记灵珠在拍殿中画面。


        

于是桑远远抿了抿唇,演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你又是谁,到此有何目的?”


        

“我是谁?”梦无忧理直气壮道,“我是韩少陵真正爱的人!”


        

桑远远脚一软,演得惟妙惟肖:“你说什么?”


        

梦无忧挺起了胸膛:“我与他,是真爱!我与他只是闹了一点小矛盾,他不过是拿你当我的替身罢了!你留在这里,只会自取其辱!”


        

桑远远:“那我这就离开,再也不回来了。谢谢,感谢你的配合。”


        

她这么痛快,倒是让梦无忧愣了一愣。


        

云榻之上,响起男人闷闷的声吟。


        

韩少陵捂着额头坐了起来,见到殿中站着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他不禁倒抽一口凉气,本就疼痛的头更是突突乱跳。


        

“韩少陵!”梦无忧扑上去,愤怒地控诉,“我与姜谨元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你为何就是不听我解释!你还找了个替身!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韩少陵:“……闭嘴。她是……夫人。”


        

桑远远赶紧摆摆手:“不不不,我还是不妨碍二位了。韩州王,事情我已明白了,既然你已找到了命中真爱,那我便自觉退位让贤。二位请安心,我绝对没有不甘心,没有不愿意,更不会挑起桑州与韩州的纷争。咱们好聚好散,自此一别两宽,如何?”


        

“不是,桑儿你听我解释!”韩少陵捂住了头。


        

“韩少陵!”梦无忧难以置信地大喊,“你还要向她解释什么!”


        

韩少陵踉踉跄跄爬下床榻,被梦无忧一把攥住。


        

“韩少陵你今天给我说清楚!”


        

桑远远礼貌地笑:“二位有话慢慢说,我就不打扰了。”


        

她迤迤然向外走。


        

韩少陵欲追,被梦无忧死死拖住。


        

等到他摆脱梦无忧的纠缠冲出回云殿时,哪里还有桑远远的踪影?


        

韩少陵震惊地站在了原地。


        

桑儿,为什么又一次像云一样,消失在他眼前?


        

……


        

此刻桑远远心中震惊不亚于韩少陵。


        

她发现,木头蛇精病,他真的会飞!


        

他抓着她,轻轻松松跳到了屋顶,然后身后展开一对燃着黑焰的光翼,就这么带她飞、飞、飞出了韩州城……


        

“你真的会飞!”极度的震撼让她忘记了要对他礼貌客气。


        

“那不然呢。”他一脸不屑,唇角却是得意地翘了翘。


        

“所以鱼真是你烤的!”


        

他瞥了她一眼:“小桑果,你真是……满脑子只有吃!你这样谁敢娶你。”


        

她没说话,蔫蔫地垂下了脑袋。


        

半晌,声音幽幽飘出来:“我知道,你只是奉你娘亲的命令来救我的,我不会缠着你。可否带我去见你娘,我想当面感谢她。”


        

顺便问一问,他娘为什么要帮她,想要得到什么?


        

该付报酬了。


        

他忽然更不高兴了。这件事,怎么就变成了姜雁姬与小桑果之间的事,一件与他无关的事。


        

他一生气,就飞得更快。


        

“你不先回桑州报个平安吗,有你这么不孝的女儿吗。”他没好气地说。


        

桑远远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她温声回道:“对我来说,这两件事情都是一样重要的。”


        

半晌,他双翼一收,把她就近放到了一株树下。


        

“你自己进去吧。”他用下巴点了点前方,“我走了!”


        

桑远远抬头一看,看见一座爬满了矮桑的灰白城池。


        

他抬脚就走。


        

“等等!”桑远远急急叫住了他,“你娘……”


        

他冷冰冰地笑了笑:“不需要。你以为帮你是为了获取什么利益么。利益。呵,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花费时间去交换,明白吗。”


        

她怔怔地看着他。


        

他傲慢地转身飞走。


        

她呆呆地看着他的身影在视野中越变越小。


        

“可是,你好像换走了我的喜欢……”她喃喃自语。


        

那个飞翔的身影忽然向下方坠了一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旋即双翼一展,嗖一下消失在天际。


        

桑远远走向桑州都城。


        

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熟悉,桑州王、桑夫人,还有哥哥桑不近,都像是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


        

她取出记灵珠,告诉他们她在韩州的遭遇,收获了巨大一波安慰。正好婚契和同心契都已经毁掉了,桑州有记灵珠在手,韩少陵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只能接受和平分手这个结果。


        

这一夜,桑远远躺在桑州的云榻上,虽然肚子吃得很饱,却还是失眠了。


        

她摸到了窗边,推开了巨大的雕花木窗,望着窗外发呆。


        

扑棱蛾子大鸟人,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等到东方发白,她忽地垂下头,闷闷地笑了起来。


        

多大年纪了,居然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这么傻乎乎地通了个宵,幼稚不幼稚!


        

扶着矮桌站起来,走下窗榻,忽然绊了下。


        

原本可以撑住的,但鬼使神差地,她任由自己摔了小小一跤,摔到了矮榻下面。


        

她拄着地面,心中连骂了自己三声幼稚。


        

正要爬起来时,忽然听到轻轻的‘扑棱’一声,面前出现了一双修长的腿。


        

“小桑果,为个男人,你至于嘛!”


        

丧丧的帅逼蹲了下来,歪着头看她。


        

桑远远的心猛地一跳,一时之间,竟是指尖微颤,身体中泛起一丝很青涩的欢喜。


        

她抬起头,见他眼睛下面也挂着两道黑眼圈。


        

她瞥了他一下,语气幽幽:“怎么不至于,弄丢了韩少陵这样的夫婿,日后再嫁也变成二婚,哪还找得到什么好的。我能不愁么。”


        

他瞪圆了眼睛:“韩少陵有什么好!”


        

“哪里不好了?”


        

他冷笑一声:“哪里好了。你说出一样比我好的来。”


        

她自己站了起来,拍拍灰:“你好不好,与我何干。”


        

他:“……”


        

她十分体贴地冲他笑了笑:“我懂的,我不会想太多。”


        

他满脸郁闷,抿了抿薄唇,别扭地说道:“我只说要考虑,没说不娶你。”


        

她忽然踏前一步,身体几乎碰到了他。


        

他闻到了她身上的花果香,瞳仁不禁紧紧收缩,强行绷住了身体,没往后躲。


        

便见她小脸严肃,一本正经地说道:“虽然你帮了我,我非常非常感激,但,我桑远远,永远不会把自己捧到别人的面前,供人挑选,明白吗?你若是想要我的身体,只管拿去,我是愿意的,但这不意味着我需要你对我负责,也不代表我会停留在原地,等待你的选择,明白吗?”


        

他呆呆地看着她。


        

他能感觉到她有些伤心,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伤心。


        

身体比大脑快了一步作出反应,他把她搂进了怀里,垂下头,用唇触了触她的额头。


        

“别哭,小桑果。”


        

“我没哭。”


        

“哦……”


        

他还是有些没回过神,嘴唇麻麻的,是亲吻她额头的后遗症。


        

她就那么小小软软一团,窝在他的怀里,让他都快不知道该怎样呼吸了。


        

就像抱了个非常非常烫手的大宝贝。


        

“我……”他说,“我一年到头,都在地下,杀冥魔。还有半年要入定修炼,炼化一些很厉害的七彩光。你怎么办?你是在家等我,还是跟着我。我能保住你,但我怕你无聊。地下除了冥魔之外什么也没有。”


        

她这会儿真有点想哭了。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单纯的男人。


        

她只是想简简单单地和让她心动的对象谈个恋爱而已,他却在认认真真地规划未来。


        

她忍不住伸出胳膊环住了他。


        

他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身体猛地一抖。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她幽幽叹息。


        

像他这样的容貌身材气质,还有那骇人的修为,再加上无比骚包的翅膀。这样的男人,恋慕他的姑娘得围着云境绕上三大圈吧?怎么会没谈过恋爱?


        

这是什么埋头读书的国宝级学霸?


        

他松开了她,垂着头踱了两步,然后抬眼看她:“我是要拯救世界的男人。”


        

桑远远:“……”


        

他揽住了她的肩膀,把她带到云榻前,并排坐下。


        

“我娘是个奇奇怪怪的家伙,她逼我刻苦修炼,是有原因的。她说将来会有一些很厉害的家伙闯进来,把这里的一切全部毁灭,能拯救世界的,只有我。”


        

桑远远:“……”鉴定完毕,这是一个过度望子成龙的癔症型家长。


        

“我原本也不以为然。”他说,“可她知道的东西确实很多,而且,我十几岁的时候,修为便已远远超过所有人认知的极限了。但她说,远远不够。”


        

“你娘真的是姜雁姬?”桑远远问。


        

“是啊,我骗你干嘛。”


        

“我想见见她,可以吗?”


        

“好啊。”他说,“明日我便让她上门来提亲。”


        

桑远远:“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


        

“不会。”他斜眼瞥了瞥她,“我想了一夜了。从来没有任何事,能让我足足想一夜。你不也想了一整夜么。”


        

桑远远:“……”


        

她其实觉得自己只是馋他的身子。


        

毕竟像他这样的颜值和身材,睡到就是赚到。


        

他有点紧张地瞥了她一下:“你,要不要到地下看看,再作决定?”


        

桑远远犹豫片刻:“现在去?”


        

“好啊。”


        

他的飞行速度实在是非常惊人,一晃眼,就带着她从桑州王宫直直往西,飞到了冥渊。


        

“见过黑铁长城么?”他问。


        

桑远远摇摇头。


        

他笑了笑,揽紧她,从高空掠过长城,落入雷电密布的深渊。


        

桑远远:“!!!”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高的山!怎么回事!云境居然不是大陆,而是山顶?!


        

不知降落了多久,终于看见了一块无边无际的赤色大地。


        

大地与峭壁之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冥魔。


        

他用一块大大的黑布,像包裹婴儿那样,把她整个绑在了他的胸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抱紧我。”他的唇角浮起了坏笑。


        

旋即,他从身后抽出了一柄巨大的黑刀,反手一震,便见黑焰覆满了刀身,就像传说中的屠龙宝刀一样。


        

桑远远被狠狠帅了一脸。


        

他一掠而上,姿势行云流水,每一刀劈出去,刀风与黑焰便会荡出一道帅气利落的长芒,触到的冥魔立时化成黑屑,像慢动作一样散向四方。


        

桑远远:“!!!”


        

这个男人,太帅了!


        

她这是近距离观看超级特效大片啊!


        

演员还颜值爆表!


        

这是什么神仙穿越?


        

他轻易地击杀大片大片的冥魔,游刃有余。


        

时不时还放个大招,黑刀往地面一刺,黑焰灌注,那焰浪冲击波就一圈一圈荡向四方,要多炫酷有多炫酷。


        

他杀得兴起,忘记了身上还挂着个果子。


        

专注低压的眉眼,更是将男人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桑远远:“……”可以,我完全可以!


        

他杀了好大一圈,终于一个激灵回过神,垂下头,紧张地问道:“小桑果,无聊吗?”


        

“不,”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我要快快修行,和你一起杀!”


        

他的眉梢挑了起来,黑眼睛里明显地淌出了愉悦。


        

“好。”他说。


        

……


        

成亲的事情顺利极了。


        

姜雁姬果然亲自到桑州来提亲。


        

桑远远颇有些紧张,生怕这个严厉到变态的婆婆不好相处。


        

没想到的是,姜雁姬居然是个不修边幅的女人。


        

她看起来懒懒散散,就差在嘴里叼根牙刷。


        

她很随便地趿着一双拖鞋,挎着一个清俊男人的胳膊,笑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


        

“小桑果!”一见到桑远远,姜雁姬就扑了上来,把她捉进怀里,重重拍了一通。


        

桑远远:“……”


        

姜雁姬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我知道你失忆了。简单说来,就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后吧,我们和另一个文明的决战很危险,然后我老公就重启了万千小世界,让我带着记忆回到过去,哦,也就是现在,我们一起来开挂创造新的历史,把胜率修到百分百!听不懂没关系,你们只要好好修行打败坏人就完了!奥利给!”


        

桑远远:“……”


        

“是不是惊呆了?没关系没关系,”姜雁姬体贴地说道,“我会监督你们的修行进度,拯救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你们啦!”


        

“你自己干嘛不做?”桑远远发现了盲点。


        

姜雁姬吊起了眼睛:“苦活累活当然是丢给儿子!不然我生他干嘛!”


        

桑远远:“……”我竟无言以对。


        

“哦对了,”姜雁姬挤了挤眼睛,“你们将来会生一对双胞胎哦,我不介意提前抱上孙子孙女呢,加油哦!”


        

桑远远:“……”


        

……


        

姜雁姬的丈夫是个容貌清俊,口才极好的男人,姓明,正是他三下五除二就说服了桑州王,在桑远远和蛇精病不在场的情况下,就给二人敲定了婚事。


        

写婚帖的时候,桑远远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他的名字?”


        

姜雁姬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等你给他个名字。我这婆婆取的名字,怕你不满意。”


        

桑远远只觉后脊发寒。


        

幸好他及时揽住了她的肩,凑到她耳畔说:“没事,我娘让你取,你就取。”


        

桑远远一脸为难。


        

哪有媳妇给自己老公取名字的?


        

“明……”


        

“不用姓明。”姜雁姬颇为意味深长,“我老公其实也不姓明。冥是种族。”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哦……”桑远远揉着额头,忽然灵光一闪,“随便什么名字,都可以吗?”


        

“对对对!”姜雁姬期待地看着她。


        

“那便用他原本的名字吧!”桑远远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幽无命!”


        

姜雁姬吓得摔了一个跟头:“你你你你怎么知道他本来叫幽无命!”


        

桑远远笑得像只狐狸。


        

到了洞房花烛时,他把她摁在了大红被褥中,额头抵着额头,呼吸接着呼吸。


        

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前世名字叫幽无命?”


        

“不告诉你。”


        

“说不说?”


        

“不说!啊!唔……”


        

一通生涩的狂乱放肆之后,他呆呆地望着怀里微微喘着气的小娇妻,黑眸中颇有些懊恼。


        

太激动了……


        

他本来以为能到天亮来着?


        

没想到,这个果子实在是过于美味,随便吃上几口,脑子就一片空白了。


        

他把她往怀里拢了拢,淡定地说道:“第一次,容你缓缓。我这是照顾你的身体,懂吗?”


        

“嗯。”她环着他,心中只觉一片温暖满足。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一点儿都不抗拒他身上的味道,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你的名字,”她懒懒地说道:“你爹娘重启世界的时候估计出了点bug,韩少陵也带着记忆回来了。他一直逼问我,我爱的人是不是幽无命。我原以为他脑子有坑呢。原来,上辈子你就叫幽无命,我们上辈子就在一起了。”


        

她抬起眼睛来,用柔情似水的目光细细描摹他的轮廓。


        

“唔。难怪我一见桑果便喜欢,原来前世有缘。”他翻了个身,将她囚在他有力的双臂中间,“你上辈子一定说过,和我在一起,一辈子不够。”


        

劲瘦的腰猝然发力,把他的果子再一次叼进了嘴里。


        

“那我只好再来一次咯。”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