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快穿之打脸狂魔 > 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昏暗的房间内,一名身材消瘦的青年被绑在四柱床上,浑身上下沾满粘腻的汗水,眼窝深深凹陷下去,皮肤呈现吸毒人士特有的青白色。他刚熬过一次戒断反应,眼下正目无焦距的盯着头顶的床幔,不知在想些什么。


        

沉稳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一名身穿铁灰色西装,身形格外高大的男人打开房门,走到床前查看。他漆黑的头发全部梳到脑后,露出一张俊美至极的脸庞,狭长的眼眸时而闪过危险的光芒,令人望之生畏。


        

“我让护工帮你洗一个澡。”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替青年擦拭额头的冷汗。


        

青年舔了舔干枯皲裂的嘴唇,哑着嗓子说道,“舅舅,是周允晟陷害我。我记起来了,那个女人我曾见过,她当时与周允晟在Jim Beam Bourbon Whiskey里喝酒,样子看上去很亲密。一定是他指使那个女人来害我!”


        

这青年便是周文景,如今读大二。几个月前泡上了一个长相美艳的女人,却没料那女人心怀叵测,给他抽了一根加料的香烟,里面掺杂着一种烈性毒品,只需一次就能成瘾。周文景虽然天性多疑,对自身安全亦十分警惕,却偏偏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贪慕美色,但凡容貌美丽的女人向来来者不拒。


        

当第一次毒瘾发作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却为时已晚,不得不给远在J国的舅舅打电话。


        

杜煦朗面无表情的将半湿的手帕扔进垃圾桶,心里翻涌着怒火,这怒火并非听信了外甥的控诉,而是恨其不争的失望。他曾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接受陌生人递来的可入口的东西,还派了几个保镖暗中随行。


        

但保镖不是全职保姆,管不到雇主的私事。周文景要泡妞,他们也不能硬拦着。


        

这简直是自己作死!


        

杜煦朗强捺怒意洗了个手,又拿起座机通知护工上楼给外甥擦澡,这才在沙发上坐定,沉声道,“这事不是允晟做的。你还得罪过谁,自己想想。”


        

他已经查到背后是谁的手笔,却并不打算告诉外甥。连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都不清楚,他早晚会被人暗算的尸骨无存。他会引导他,必要的时候帮助他,却不会亲自出手替他铲除敌人。当年若不是他告诉自己姐姐是被杨曦逼死的,所以才会在杨曦的浴缸里自杀,他对周允晟也不会动了杀念。


        

恨意具有强大的传染性,外甥恨杨曦母子入骨,他便什么都不问,只一心帮助他复仇。若不是被周允晟的一番谴责点醒,他差点就做了恩将仇报的小人。从那以后,他对外甥话里的可信度就大打折扣。


        

“不是他还有谁?废了我,谁还能得利?”周文景消瘦的脸上浮现怨恨和不甘的表情。他早已经察觉,舅舅对周允晟的好感正与日俱增,而且还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关注。有一次,他甚至在舅舅的床头柜里发现许多周允晟的照片,从角度来看每一张都是偷拍的,意境唯美,眉目传神。


        

周允晟长得虽然不如他英俊,但偏向阴柔的五官却带着一种奇异的吸引力,特别是那双清湛若水中明月的眼眸,微挑着向镜头睨来的那一瞬间,简直能把人的心脏硬生生从胸膛里勾出去。


        

置于最上面的那一张照片边角都有些磨损了,由此可见收藏者是如何的爱不释手。若非顾忌自己,周文景相信舅舅一定会用相框把照片裱起来,然后挂满整一面墙。


        

他不明白这种关注从何而来,难道就因为他的母亲小时候给舅舅送过几件衣服几样玩具?舅舅五岁就离开了孤儿院,又能得她多少恩惠?就算她资助了自己母亲,母亲用生命偿还了亏欠她的一切,难道还不够?


        

是的,周文景已经意识到——不是周允晟的母亲逼死了自己的母亲,而是自己的母亲逼死了周允晟的母亲。最初的时候,他一度以为母亲割腕死在杨曦的浴缸里是为了报复,直至那天周允晟在暗巷里的一通大骂才让他明白,母亲那么善良,心里对杨曦肯定是心存愧疚的。她之所以死在杨曦的浴缸里是想告诉她——我把欠你的都还给你了。


        

但她的想法太简单太盲目,没料到自己的死亡间接导致了杨曦的死亡,然后迫使她们的孩子走向仇恨的道路,直至再也无法开解。哪怕他肯放过周允晟,周允晟也绝不肯放过他。


        

杜煦朗皱眉,对外甥的偏激和冥顽不灵很不满,沉声道,“你可以怀疑任何人,除了允晟。谁还能得利,难道你不会动脑子想吗?”


        

允晟?什么时候连称呼都变得这么亲昵了?周文景脸上难掩嫉恨,见舅舅目光锋利而冰冷,这才认真思索,然后想到了周文昂身上。


        

不,不会是文昂。他是自己初到周家时唯一向自己释放善意的人。他会偷偷给自己送伤药,偷偷替自己庆祝生日,偷偷陪自己给母亲扫墓,怎么可能是他呢?父亲早说过他既然继承了杨曦的遗产,周氏集团就没他的份儿了。


        

他与自己没有利益冲突,为什么要害自己?


        

周文景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苦苦思索了一圈,还是觉得周允晟才是幕后黑手。


        

杜煦朗见他总不开窍,便也懒得说话,等护工一来就回了书房,点开桌上的视讯电话。


        

“找我什么事?”屏幕上浮现一张神情慵懒的英俊面孔,因为熬夜的缘故,眼圈周围有点发红。


        

“还在编程?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半,该睡了。”杜煦朗盯着手表,看似平淡的语气里暗藏着几分关切。


        

“马上就睡。”周允晟仰头,往眼睛里滴了几滴缓解干涩的药水。


        

青年抹掉眼角溢出的水滴,微微眯起的双眸波光潋滟动人心魂,引得杜煦朗呼吸微窒。他故作轻松的往椅背靠去,交叠起修长的双腿,等呼吸和心跳都平稳了才哑声开口,“文景目前正在戒毒。艾尔莎你认识吗?”


        

艾尔莎正是引-诱周文景吸毒的那个女人。周允晟立时笑起来,“他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话落端起桌上热气腾腾的牛奶一饮而尽,舔着嘴唇继续道,“我认识,几个月前给了我一支加料的香烟。你知道的,我鼻子向来很灵,所以拒绝了。”


        

有007在手,周允晟可以随意调整自己的身体数据,譬如增强五感,力量,精神力等等。但他会视这个世界的承受力来调整,达到超越普通人的程度就够了,不会强悍到逆天的地步,因为那会造成世界的崩塌。


        

艾尔莎的香烟还未递到手上,他就已经嗅到毒品刺鼻的气味。


        

杜煦朗刚放下高悬的心,又听对面说道,“你不是一直派人在监视我吗?事实如何应该很清楚。我不会害你外甥,你尽可以放心。”


        

“我怎么可能监视你?我的手还伸不到那么长。”杜煦朗瞳孔微缩,面上却分毫不显。他目前仍然使用着假身份,连周文景都不知道自己的舅舅是杜氏财阀的掌舵人,只以为他辞职后去了J国发展,目前是某家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有点小钱,却没有势力。


        

“这世界上就没有你杜煦朗的手触不到的地方。看看这个。”周允晟从抽屉里翻出一张相片,凑到镜头前。


        

这是媒体捕捉到的唯一一张杜氏家主的照片。由于被重重保镖隔开,镜头取得很远,仅照到一张侧脸,而且十分模糊,别说旁人,恐怕连杜煦朗自己都未必认得出那是谁。所以这张照片问世后并未遭到杜氏财阀的封杀。


        

“谁又能想到这个杜旭朗(之前捏造的假名)就是J国的那个杜煦朗呢?不过一字之差,最接近事实的真相反而没人怀疑。杜家主,这些年你玩够了吗?”周允晟放下照片,眉梢微挑。


        

杜煦朗垂死挣扎,“照片拍得那么模糊,你怎么就能肯定这人是我?”


        

“忘了告诉你,我们公司刚开发出一款辨识软件,别说一张侧脸,就是只拍到一个后脑勺,根据骨骼,身高,体重,步态等因素也能分辨出这个人的真实身份。目前A国国防部正准备出高价购买这款软件以追踪恐怖分子。要不我现在就给你演示演示?”周允晟拿起扫描仪,准备将照片扫进电脑与杜煦朗真人做对比。


        

他知道,自己与诺亚环宇的关系绝对瞒不过耳目通天的杜煦朗,故而从不在他面前遮掩。


        

“不用了,我就是杜煦朗。”杜煦朗无奈的笑起来,问道,“什么时候知道的?”已经察觉自己身份还能如此轻松泰然的与自己相处,莫名的,他觉得心情很愉悦。


        

“快两年了。你想玩我就陪你玩,你满意吗?”周允晟伸手想要关掉视频。


        

“别关,我还有话跟你说。”杜煦朗不自觉倾身,盯着镜头认真开口,“我并不是监视你,也不是怀疑你,而是在保护你。你知道这几年我帮你挡掉多少麻烦吗?前两天跟在你身边的保镖抓到一个准备抢劫你的街头小混混,他身上带着枪,子弹已经上膛。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含义?”


        

周允晟收回手,冷笑道,“有人想要我的命,是谁?”


        

“你自己不知道?”杜煦朗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点燃,白色的烟雾模糊了他眼中的冷厉。


        

周允晟的公司越做越大,免不了得罪几个人,但真正想要他命的,想来想去只有周文昂。他思索片刻,目中划过了然。


        

杜煦朗吐出一口烟雾,放软语气劝道,“你回去吧。回了国,他就不能明目张胆的对付你,有你外祖父母和舅舅们盯着,至少比国外安全得多。再晚几年周家恐怕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那是你的家业,没人有资格跟你争。”


        

“连周文景也没资格?”周允晟下意识的反问。


        

“文景也没资格。”杜煦朗肯定的点头。也许是出于弥补的心理,也许是出于同情,原本的杜煦朗认定周家也有文景一份,现在却改变了心意。他可以帮助文景自立门户,但周家一定得是允晟的。他才是周氏集团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再者,他觉得周氏两兄弟的关系很古怪。周家只是普通的商贾,并非杜氏这样的极道世家,争夺家产大可不必动刀动枪要人性命。周文昂若是赢了,把兄弟赶出家门也就罢了,为什么要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他应该恨的人是文景,却反而对自己的亲哥哥下手更毒,这道理完全说不通。


        

杜煦朗调查过兄弟两的过去,从小到大周允晟对周文昂关怀备至体贴入微,根本没有交恶的痕迹。他想不明白周文昂为什么会仇恨周允晟到要他命的程度。


        

兀自琢摸着,他忍不住就问出了口。


        

为什么?因为周文昂他名不正言不顺,若是哪天周允晟发现真相,他就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就算周允晟下不了手对付他,杨曦父母也会让他死的很难看。杨氏集团虽然规模比不过周氏,但背景极为复杂,产业横跨黑白灰三道。杨曦的父母和几个兄弟姐妹都是狠角色,又护短的厉害,现在对周文昂有多宠爱,得知真相后就会有多仇恨。


        

周允晟就是悬在周文昂头顶的一把刀,扎在他心底的一根刺,只有将周允晟除掉,他才能真正松一口气。而周父恐怕也是一样的心理,否则不会教唆大儿子疏远杨家。


        

在这一刻,周允晟想了很多,却一个字也不打算告诉杜煦朗,边脱衣服边嗤笑道,“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我自己的事自己会解决。周氏他要是喜欢就拿去,我还没看在眼里。我的诺亚环宇早晚有一天会碾压周氏。”


        

扔掉衣服,扒了扒头发,他径直走进浴室洗澡,连摄像头都忘了关。


        

当年的小少年如今已长成了俊美无俦的青年,由于宅在家里长久不见阳光,皮肤白皙的几近透明,但腹部紧致的肌肉和优美的人鱼线显示出他经过良好的锻炼。他站起身解皮带,露出柔韧有力的腰肢,因为臀部太挺翘的缘故,裤头并没有继续滑落,而是松松垮垮的卡在胯部。


        

那慵懒而随性的模样性-感极了。


        

杜煦朗目不转睛的看着,当青年走出镜头时甚至探出脖子,试图跟随过去。


        

青年快速洗了个澡,腰间系着一条毛巾走出来,笔直修长的双腿再次吸引了男人的视线。他似乎没发现男人怪异的表情和僵硬的坐姿,道了声晚安便关掉了视频。


        

旖旎的画面消失了,杜煦朗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扶着额头苦笑。他似乎被引-诱了,然而悲剧的是对方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


        

周允晟果真没有那个意思吗?刚关掉摄像头,他就勾着唇角笑了。他是个同性恋,而且眼光极高。杜煦朗是个双,长相身材无一不是极品,放着极品不吃反而去找次货,周允晟还没将就到那个地步。


        

至于吃了以后该怎么善后,他目前还没考虑。当够了系统的傀儡,他现在只想顺着自己的心意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