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快穿之打脸狂魔 > 3.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允晟灵魂力量强大, 莫说四天没睡,就是四个月没睡对他来说也无不可。因此他回到房间后并未迫不及待的上榻,反而立于窗边沉思。


        

他在等, 等谢玉柔的医药空间和灵泉, 只要谢玉柔来了, 他就能保证太子平安无事。谢玉柔会来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思及此处,他眯眼而笑。


        

“沈大人, 太子殿下传唤您。”贴身近侍以为他忧心太子才难以入睡, 心中不免感激。


        

周允晟闻言立即朝上房走去。


        

“殿下。”他徐徐走到床边,躬身行礼。


        

“都什么时候了还唤我殿下, 叫斯年。”太子试图支起上半身, 好打量青年面容。


        

周允晟连忙扶他起来, 在他背后垫了一个软枕,从善如流的叫了一声斯年。这个名字仿佛瞬间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致使两人的脸庞都柔和下来。


        

太子低声笑了,握住他一只手, 唤了一声允晟, 紧接着又是一声, 仿佛错过这一回便再也没有来生。


        

“你说过, 若是我出了意外,你就陪我共赴黄泉。这话可还算数?”他终是后悔了,什么为他铺平道路, 让他一往无前, 全都是自欺欺人。他就是这样自私,哪怕下地狱也一定要拽紧眼前这人。


        

周允晟怕什么都不会怕死。这个世界的任务没完成, 他还可以去下一个世界, 下下个世界, 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思忖片刻,笑着点头,“记得,这话永远算数。”


        

太子眸光微亮,一边咳嗽一边朗笑,笑声前所未有的愉悦。


        

几名宫女和近侍纷纷红了眼眶,背转身拭泪。


        

至此,周允晟寸步不离的照顾太子,同饮同食同卧,丝毫不怕感染时疫。说是愿与太子共赴黄泉,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经过改造,除非主动离开,否则能活许久,而太子也绝不会被这场时疫夺走生命。


        

------------------


        

谢玉柔终于抵达宅院,听闻太子已病入膏肓,委实大松了口气,心中冷笑道:即便你逃脱了被废的命运又如何,上天注定了你无法得登大宝,便会在此处找补回来。没那个富贵命又何必垂死挣扎呢!


        

她在太子院外磕了一个头,然后亟不可待的去照顾七皇子。


        

七皇子见她冒死前来果然很感动,拉着她的手久久不放。谢玉柔温言细语的安慰一番,便将七皇子的汤药,茶水,饭食里全部滴上灵泉,还拿出灵泉中生长的莲子剥与七皇子嚼食。


        

为防与自己同来的忠心仆役也染了时疫,她甚至大方的在仆役们饮用的大碗茶里也滴了灵泉。


        

灵泉的效用自是不同凡响,七皇子一日日康复,他院子中的仆役也都无一人染病。反观太子院中,几乎每天都有死尸抬出去,太子本人更是昏迷不醒的时间多过清醒的时间,眼看就要不成了。


        

因两人用的药都是一样的,太医们并无疑虑,只以为是太子较之七皇子体弱的缘故。


        

这日,周允晟照顾太子睡下,挣脱他紧握自己衣摆的手,徐徐往七皇子院中走去。


        

“侧妃娘娘,还请救一救太子殿下。”拜见过缠绵病榻的七皇子,他冲立于一侧的谢玉柔深深弯下腰。


        

几名太医正在房中复诊,见此情景目露讶异。


        

谢玉柔心中大惊,面上却丝毫不显,疑惑道,“沈大人这是何意?本侧妃不通岐黄之术,怎会有办法救治太子殿下?”


        

“侧妃娘娘过谦了,七皇子殿下如今能够大安,全是托了娘娘灵药的福。太子殿下乃一国储君,娘娘分明有药却秘而不宣,眼见着殿下病入膏肓,此举与谋逆有何区别?”周允晟面上带笑,说出的话却如刀,直将谢玉柔的神魂都差点劈碎。


        

“沈大人说笑了,本侧妃哪儿来的灵药?本侧妃带来的行李全在此处,正巧众位太医都在,大可以搜检一番,若是查出灵药,本侧妃愿意引颈就戮。谋逆乃诛九族的大罪,沈大人若无证据最好不要乱说。”


        

谢玉柔仗着空间在手,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周允晟轻笑道,“若无绝对的把握,沈某不会对娘娘无礼。实不相瞒,沈某的鼻子与常人不同,能够嗅出常人嗅不到的气味。娘娘要证据,沈某便展示一二。”


        

他指着谢玉柔悬挂在腰间的香囊,说道,“此囊内裹着白芷、川芎、芩草、甘松各五钱,还添加了山萘、熏草、泽兰、艾叶各二钱,当然,这些都是香囊内最常用的药材,娘娘也可以推说沈某是瞎蒙的,然而此囊却还暗藏玄机,另含一截参片一颗莲子。这参片香味十分独特,竟是沈某平生从未闻过的,沈某大胆猜测应是传说中早已绝迹的紫皮参。而那莲子就更加神奇,只一丝余韵便令沈某醺醺欲醉不知今夕何夕。沈某精通歧黄,阅遍群书,竟丝毫猜不透品种和来历。”


        

他说完徐徐走到桌边,端起七皇子的药碗闻了闻,笑道,“这碗药里便含有方才那参片和莲子的气味,还有一股清冽的水香,似是灵气十足。”


        

放下药碗,看见大大咧咧摆放在果篮里还未剥开的莲蓬,他眼睛微微一亮,叹道,“原来如此不凡的莲子,侧妃娘娘竟有这许多。娘娘果然神通广大。”


        

在屋内走了一圈,他最终在窗边站定,点了点小火炉上正咕咚咕咚冒着白烟的茶壶,嗓音由轻柔转为冷厉,“连下人喝的茶水里也加了灵药,却不肯施舍殿下点滴,侧妃娘娘究竟安的什么心?”


        

谢玉柔暗暗握拳,汗流浃背。她打死也没想到自己的医药空间和灵泉竟会因为一只狗鼻子而暴露。此时此刻,她早已方寸大乱,却还强辩道,“这么多太医在此处,却只有沈大人一个闻出了异味。沈大人信口雌黄的本事令本侧妃大开眼界。说了本侧妃没有灵药,所有东西尽可以让你们去搜,搜出一星半点本侧妃自会认罪。”


        

七皇子从惊诧中回神,沉声道,“那便搜吧。”他与谢玉柔默契十足,见谢玉柔眼神笃定,便也丝毫不慌张。


        

周允晟仿佛听见天大的笑话,抚掌笑起来,“我搜你行李作甚?只需把这药碗、果篮、茶壶、并荷包带回去就可。侧妃娘娘,沈某失礼了,若是太子无事,沈某定当前来赔罪,若是太子熬不过,沈某陪他共赴黄泉,便是想来也来不了。沈某告辞,还请七皇子和娘娘好生休息。”


        

他躬身行礼,直起腰时扯落谢玉柔的香囊,使人端走屋内碗碟、果篮、茶壶等物,并叫上几名太医,堂而皇之的走了。


        

医药空间和灵泉都是神物,且存在于看不见的异次空间,谢玉柔最开始的时候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又怎能想到它会被人识破?等一行人走远,她霎时瘫软如泥,对上七皇子诡谲莫测的目光,只感到前路一片黑暗。


        

周允晟回到正院时,太子还未苏醒,几名太医紧跟其后,不可置信的问道,“染上时疫者九死一生,仅凭这些东西果然能救回太子殿下?沈大人莫不是弄错了吧?”


        

“弄没弄错一用便知。”


        

周允晟打开香囊,将一枚参片和一颗莲子倒出来投入药碗,又命人将莲蓬全都剥了放入茶盘备用,这才扶起太子轻柔叫唤。


        

“允晟,我似乎快要不行了,拿笔墨纸砚来,我要给父皇写信。你放心,即便我死了,也一定保沈家百年不倒。”太子虚弱的开口。


        

“殿下今日便会大好。”周允晟将他耳边的乱发一一梳理整齐,这才端起药碗低语,“这是从谢氏那里弄来的灵药,喝了马上就好。”


        

太子全当他在哄骗自己,却还是噙着笑乖乖服下,然后强忍呕吐的欲-望一粒一粒咀嚼莲子,用茶水送服。


        

几名太医眼睁睁看着,却并不似沈大人那般笃定,不约而同的忖道:时疫这种绝症哪里是区区一碗药几杯茶几颗莲子能治好的?沈大人心忧太子,已是疯魔了,方才得罪了七皇子及其宠妃,等日后七皇子登基,沈家前景堪忧啊!


        

然而奇迹出现了,太子服用完所有东西竟马上出了一身大汗,那汗水是黑色的,带着浓重的臭味,就仿佛体内的毒素尽数排出体外一般。紧接着太子连连出恭,洗了一个热水澡再看已是脸色红润,眼眸闪亮,精气十足。


        

这效果有些太显著了,却并不出奇。不说灵泉和紫皮参,单这九品金莲的药力就非同凡响。七皇子那边有谢玉柔节制着,每日只让七皇子服食一粒,所以看上去才是慢慢好转,比不得太子一连嚼了几十粒。


        

那九品金莲本就盛开在灵泉中,颗颗莲子吸饱浓缩后的灵泉水,效果可想而知。也怪谢玉柔大意,竟一下拿了五六个莲蓬出来摆放,这才让周允晟如愿以偿为太子洗髓伐经。


        

“帮孤诊脉。”太子披散着一头湿发,将手腕置于脉枕上,嗓音中气十足。


        

几位太医轮流上前查验,被他强健的脉相惊得下巴都掉了。


        

王氏听闻消息匆匆赶来,此时正拿着一条干帕子,想给太子擦头发。


        

“你日后不必出现在孤面前,贪生怕死的东西。”太子眯眼,寒气四溢,复又看向肃立一旁的青年,笑得春暖花开,“允晟过来,我头发滴着水,怪冷的。”


        

这撒娇一般的语气令周允晟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不得不慢慢走过去伺候。


        

王氏脸色青白欲哭无泪。


        

几名太医俱都验过脉相后齐声高呼,“殿下已然大安,谢氏此药果然神效!”


        

从毕恭毕敬的侧妃娘娘变成大不敬的谢氏,由此可见谢玉柔悲惨的未来。明明有药却不肯为太子施用,此事传进天辰帝耳朵里,不但谢玉柔要遭殃,恐怕连七皇子也会连带着失宠。太子乃大周储君,这夫妻二人见死不救,却是弑君的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