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你的表情包比本人好看 > 我不和你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未被他“哦?”得有点后背发凉,所以——


        

顾未复读:“哦?”


        

“那你和……”江影怀疑地扫了他一眼,瞥见了他身后的摄像机,把要说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番茄蛋花汤好了。”顾未试图转移话题,“可以准备吃饭了。”


        

江影放弃询问,转而拿碗盛汤去了。


        

晚餐不算丰盛,但对饿了一天的嘉宾们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在座的几个人都和顾未道了谢。


        

村子里没什么娱乐方式,于是晚饭后,没参与做饭的当红歌手颜婉娟主动洗碗,剩下的几个人围着桌子边嗑瓜子边聊起了天。


        

《逃之夭夭》第一期的氛围太好,嘉宾之间玩得很嗨,相对之下,《一起流浪》的氛围顾未就觉得有些热络不起来。顾未还记得,经纪人说过,为了综艺感可以和飞行嘉宾搞好关系。


        

顾未决定再试一次。


        

“江影,我……”顾未试图和江影聊聊江寻的比赛。


        

江影捏着个小锤子,正在砸核桃,一锤子下去,核桃四分五裂:“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顾未:“没事。”


        

对家真的是很凶,除了村头的大鹅,没人能凶得过他了。


        

综艺还在录制,一群嘉宾总不能对着摄像机聊一整个晚上的天,导演组提议大家可以爆点料,或者表演节目什么的。


        

嘉宾里的一位相声演员给大家来了一段单口相声,在场的人都被逗笑了,屋子里的气氛立刻活跃了不少,另一位嘉宾给大家讲了几个好玩的段子,叶小菡唱了首新专辑里的歌,其他人都在帮着打拍子。


        

顾未一边听女嘉宾唱歌,一边看对家坐在他的右边一锤子一个地敲完了一整篮子的核桃。


        

“你吃吗?”江影感觉自己砸得好像有点多,一个人明显吃不完,所以问了问自己左边的顾未。


        

“我吃。”另一边的蒋恩源伸手,要去拿江影砸好的核桃。


        

“没做饭没洗碗的人不给吃。”江影挪开了盘子,给顾未和颜婉娟各拨了一点核桃,对蒋恩源说,“想吃自己动手咯。”


        

他是半开玩笑的语气,蒋恩源的脸色却很不好看了,江影常年在公众面前都是这副模样,有人说他耍大牌,也有人说他真性情,但蒋恩源不一样,他还要维持自己温和的人设,所以他只能笑了笑,就当不在意此事。


        

顾未看着自己面前的半盘子碎核桃,心情有点复杂。


        

经纪人说了,要和飞行嘉宾搞好关系。


        

而且,这不仅是对家,这还是江寻的弟弟,如果他和江寻要谈婚论嫁,那江影,是真的要搞好关系的。


        

所以顾未给江影剥了两个杏仁算作报答。


        

江影盯着面前盘子里的两颗杏仁,大概是想说“哦?”,但他又撤回了。


        

顾未感觉江影好像有心事,毕竟整个晚上,对家的目光都盯在他的身上,片刻也未曾离开过,直到蒋恩源提议要他出个节目。


        

“顾未要不要一起来给大家跳个舞,我看最近小视频app上流行的好几个都很适合翻跳。”蒋恩源邀请,“毕竟是T.ATW的舞担,是不是很久都没有人看你单独跳过舞了。”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蒋恩源和顾未曾经是同期的练习生,而两人的粉丝也因为一段编舞的事情掐过,顾未被全网黑编舞抄袭的事情,至今都没有结果。


        

当初顾未因为单曲mv里的那段编舞,被全网黑的时候,蒋恩源在媒体面前那句轻描淡写的“不清楚,是挺像”以及后期给骂顾未的营销号点赞,在场的几个人都是知道的。


        

每逢蒋恩源和顾未同框,就有营销号带节奏说当初的事情,两个人的名字时不时地就会被带出来遛一遛,现在蒋恩源倒好,偏偏提起了跳舞,要说没有恶意,必然是不可能的。


        

“你烦不烦。”一直没说话江影突然开了口。


        

姜恩源有些错愕:“我们以前一起练过舞,我只是问问……”


        

“你想说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江影扔下这句话就不再看蒋恩源。


        

所有人都看着顾未,想知道他该如何反应,顾未却有点走神,蒋恩源刚才问他,是不是很久都没有人看过他单独跳舞了。


        

顾未有点奇怪,对于蒋恩源的挑衅他无动于衷,让他最想反驳的竟然是这一句——


        

他给一个人单独跳过舞,小小的宿舍房间,是他一个人的舞台,也许有羞赧和不确定的心情,可那样的感觉,的确让人觉得欣喜。


        

顾未突然不想录综艺了,他想见江寻,两个人这半个月以来都很忙,只能偶尔在微信上聊天,已经很久都没有见面了。


        

江寻的生日,他没能留在那里,江寻的比赛,他也不能去现场看,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TMW胜利的消息。


        

这个时间,决赛应该打完了吧——


        

“导演。”顾未回头去问身后的导演:“TMW赢了吗?”


        

“我也想知道!”江影也来劲了,刷地一下站了起来,“导演,微博打开一下,点开热搜看看我哥赢了没?”


        

另外两位嘉宾也在追国内的赛事,立刻全部转头去看导演。


        

“TMW?”导演不追电竞赛事,但多少知道TMW,当场也愣了,当场拿出手机刷了热搜,“赢了,说是发挥都很稳,基本无压力,积分遥遥领先。”


        

屋子里的嘉宾们立刻传来了一阵欢呼:“TMW牛逼!”


        

江影:“TMW最棒!!!”


        

顾未:“江寻最棒!!!”


        

江影转头:“哦?”


        

顾未复读:“哦?”


        

两个人对视一眼,互相扭开头去,你吃你的杏仁,我吃我的核桃。


        

没有人再去管顾未要不要和蒋恩源一起跳舞,大家都在问导演能不能刷会儿手机。


        

“我给你们唱游戏《守则》世界赛的主题曲吧。”顾未提议,“刚好算得上应景。”


        

“我也会!”江影手里的锤子敲了敲桌子。


        

游戏今年世界赛的主题曲是一首全英文歌,顾未和江影一起,一个敲碗,一个敲桌子,打出了歌曲的节奏,这首歌很那难,两个人的特长都不是唱歌,却把这首歌演绎得近乎完美。


        

这首歌的曲调和歌词都振奋人心,顾未和江影唱出第一句歌词的时候,好几个嘉宾一起跟着唱了起来,最后当红歌手颜婉娟飚出了结尾的高音,几个人同时给颜小花鼓了个掌。


        

“我音调掐得比你准。”唱完歌的江影小声哔哔。


        

“行吧行吧。”以后都是亲戚,顾未决定单方面友好一下。


        

导演看起来对这段很满意,当即示意几个人可以进入晚间的最后一个环节,分房间。


        

这户农舍的房间只有四个,嘉宾里咖位最大的那个单独住了一个房间,其他的必须两个人一起挤挤。


        

两位女嘉宾挑了个阁楼上的房间,剩下顾未、江影、蒋恩源还有那位相声演员尚虹沉,几个人的房间分配成了一个难题。


        

顾未觉得,综艺的这个环节绝对是导演组精心设计的,毕竟他们现在真的很难选。


        

“我不和你睡。”江影嫌弃地看了眼蒋恩源。


        

“我也不和你睡。”江影看向顾未。


        

那么江影就得和尚虹沉一个房间,尚虹尘表示没有意见,但是顾未有意见。


        

顾未是万万不可能和蒋恩源一个房间的,他俩今晚一个房间,明天微博上就能传出两个人大打出手的谣言。


        

“想不到哥这么受欢迎啊。”相声演员尚虹沉笑呵呵地说。


        

由于两个人谁也不想和蒋恩源一屋,最后的分配结果,是洗漱完之后,顾未抱着枕头,江影拖着被子,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地向房间里走去。


        

跟拍跟在两个人的身后,尽职尽责地继续录制着。


        

顾未和江影站在房间的门口发呆——


        

节目组给准备的房间里没有床,只有一张榻榻米,这意味着互为对家的两个人必须一起挤这张榻榻米。


        

“我睡左边?”顾未试着问。


        

“可以。”江影点头,“我睡右边。”


        

非常和谐。


        

由于两个人在房间里干瞪眼,跟拍在和导演请示以后放弃了拍摄,留下了摄像录音设备,放两个人安心睡觉了。


        

“关灯了?”顾未问。


        

“关吧。”江影说。


        

房间里的灯啪地一声灭了,屋子里安静下来,窗外是小村庄恬静的月光和窸窸窣窣的虫鸣声。


        

两个人各自翻出了先前就藏好的手机,按亮了手机的屏幕。


        

*


        

江寻晚上打完了比赛,这会儿刚洗完澡,坐在酒店的房间里,收到了顾未发来的消息。


        

[爱我请给我打钱]:江寻比赛超棒的!!!


        

[爱我请给我打钱]:可惜没能看直播,不然我能给你刷几百条弹幕!


        

[爱我请给我打钱]:憨憨脸红.jpg


        

[老公]:录完节目了吗?


        

[爱我请给我打钱]:还没,不过今天的结束了,明天再录一个上午就结束了。


        

[老公]:那明天下午我让人过去接你。


        

[爱我请给我打钱]:好!


        

[爱我请给我打钱]:对了,这期综艺来了个


        

顾未本想和江寻说这期综艺的飞行嘉宾是江影,这话还没发出去,顾未感觉背后的江影有点躁动,以及似乎有一道视线朝着他扫了过来。


        

顾未:“?”几个意思?


        

“我……去厕所。”江影揣着手机,推开门去了屋后。


        

江寻没等到顾未说这期综艺来了个什么东西,倒是等到了弟弟的消息。


        

[大钳蟹]:比赛不错。


        

[大钳蟹]:再接再厉。


        

[十万伏特]:你这个老干部视察工作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大钳蟹]:哦?


        

[大钳蟹]:江寻,问你个事。


        

[十万伏特]:说。


        

[大钳蟹]:你在和谁聊天,除了我以外。


        

[十万伏特]:订婚对象啊,好久没见了,哄一下他。


        

[大钳蟹]:哦?


        

“大钳蟹”撤回了一条消息。


        

此时此刻,正打算睡觉的宋婧溪收到了小儿子发来的消息——


        

[大钳蟹]:妈。


        

[大钳蟹]:我很纠结。


        

[大钳蟹]:我纠结了大半天了。


        

[大钳蟹]:但是出于良心,有个严重问题我必须反馈一下。


        

万分抱歉昨天被30章一个鉴抄的评论影响了心情,抄句式这个说法第一次听,比较新鲜,用了一天多的时间来反应。昨晚带着情绪写了一章不满意,今天又删了重新写了一次。原本打算明天更的,但是写完了就发出来了。为晚更道歉,然后,明天还是说好的双更。(至于评论区的某些评论,大家放置吧不用搭理,看文就好,不计较了。)


        

| |生活太苦了,希望这篇文能让大家开心,感谢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