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你的表情包比本人好看 > 要是反悔,就脱粉回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一路开到了酒店的地下车库,顾未跟在江寻的身后上了电梯,向房间的方向走去。


        

“未未,看路。”江寻从顾未的手里抽走了手机,“走路的时候别看手机。”


        

“刚看到精彩的地方,让我看完吧。”顾未试图去抢手机,但是没成功。


        

“回去再看。”江寻说不给就不给,“顾未未,这么想看我的话,不用看录播,我现在就在你旁边。”


        

“这不一样。”顾未试图争辩。


        

“你不会又要说我的表情包比本人好看了吗?”江寻警惕。


        

顾未:“……不不不,本人好看,真的。”


        

寻神太记仇了,这都多久前的事情了,怎么还记在心上。


        

赛场上的江寻,看起来要比平时冷漠很多,但顾未越看越喜欢,于是他把这个理由说给了江寻听。


        

“懂了。”江寻若有所思地点头,“未未喜欢我凶一点。”


        

江寻打开房间门,在顾未的背后轻轻地推了一下,把人给推进了房间里,这才把手机还给了顾未。


        

“哥,我上次刷到你世界赛的一张动图。”顾未说,“就是决赛的时候,你看了眼观众席,然后笑了一下,对着耳麦说了句什么,我觉得那张图上你特别帅。”


        

这张动图被很多网友保存了下来,疯狂地吹江寻的颜值。


        

“那张啊。”江寻想起来了,“我有印象,不过我当时说的是‘菜逼’。”


        

顾未:“……”


        

行吧。


        

他就不该问。


        

“对了。”顾未想起来一件大事,“江寻,你有告诉江影我们可能会订婚的事情吗?”


        

顾未刚才听见了江寻妈妈的电话里,对家一直在刷存在感。


        

“原本是打算告诉他的,但是每次总被打断。”江寻说,“这次回去以后不论如何都得把这事跟他说清楚,你们俩是不是还是对家?”


        

顾未:“……是。”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这件事他一直不知道从何开口。


        

“明天回去告诉他,不管怎么样,总要接受事实的。”江寻说,“你坐下吧,给你揉揉脖子,看你一直不怎么敢动。”


        

顾未是真的脖子疼,所以他当即在江寻面前坐了下来。


        

“哪里最疼?”江寻问。


        

顾未给指了个位置,感觉到江寻微凉的手贴在了他的脖颈处,轻轻给他按揉了几下。


        

真好,这可是世界冠军的手,而且好看,顾未心想。


        

“想什么呢?”江寻注意到了他的表情,“笑眯眯的?”


        

“比赛太好看了。”顾未转移话题。


        

江寻也不戳穿,继续帮他揉最痛的地方,手上稍稍加了些力气。


        

顾未:“……嘶。”


        

“忍着吧。”江寻说,“多大的人了,睡觉还能扭到脖子。”


        

顾未也不知道,他好久都没干过这事儿了,他觉得应该是昨天夜里睡得太死的缘故。


        

“我对你好不好?”江寻故意问,“职业选手给你按。”


        

“好。”顾未在刷视频,录播里的江寻太好看,他想也没想就点了头。


        

“要不要和我订婚?”江寻继续拐骗。


        

“要。”顾未答完了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江寻得逞地笑了,在顾未的身边坐了下来,冲小朋友摇了摇自己的手机:“录音了。”


        

顾未:“……”狡猾!


        

“要是反悔的话……”江寻仿佛想到了什么。


        

顾未来了求知欲:“反悔的话会怎么样?”


        

“你反悔的话。”江寻的手往上,轻轻扯了扯顾未的耳垂,“我就脱粉回踩。”


        

顾未:“……不敢。”


        

也不会。


        

“为什么脸红了?”江寻没放过顾未一丝一毫的反应,“在想什么东西。”


        

顾未摇头。


        

应该不是他的缘故,江寻的脱粉回踩,听起来就很有颜色。


        

而且,他也要再勇敢一些,为了自己,也为了江寻。


        

自从遇见了江寻,他渐渐地感受到,过去的阴影并不是生命的全部,他或许,是可以走出去的,很多他觉得无法摆脱的东西,其实是可以重新去定义。


        

不论是他的童年,还是他今后的未来。


        

*


        

“哥,电话。”江寻的手机又在那里皮卡皮卡地唱。


        

江寻拿过手机,又看到了宋婧溪打来的电话。


        

“家里有什么事吗?”小半天打两回电话了,江寻有必要问问。


        

宋婧溪的旁边好像还有鹅,宋婧溪赶走了鹅,开口道:“你开门。”


        

“确定?”江寻站起身,“您知道我在哪里吗?”


        

江寻用眼神示意顾未坐着别动,站起身,打开了酒店套房的门。


        

宋婧溪和江影站在门外,江影的背后还背着两只鸡毛掸子。


        

江寻:“?”


        

宋婧溪的语气比较温和:“比赛辛苦了,我们就过来看看你。”


        

“屋子里还有人吗?”江影一把推开江寻,闯进了房间里。


        

顾未看完了决赛录播,正在看赛后采访,刚好看到了记者问到了之前T&K主队成员挑衅TMW被青训生Sunny碾压的事情——


        

记者:T&K的人说你们TMW太狂妄,这一点你怎么看。


        

此时,顾未听见了身后急促的脚步声,抱着手机转身去看。


        

“果然。”江影背着两把鸡毛掸子,有点失望地看着两个人。


        

“江寻,你这样是不对的。”江影抽出一把鸡毛掸子指着江寻,“你已经和人订婚了,你这是渣男行为。”


        

顾未:“……”


        

恰逢视频没按暂停,江寻回答记者问题的声音从手机的音孔里传了出来:“这是事实,我不需要管别人的看法。”


        

江寻:“……”


        

他也没想过这个历史遗留问题,会在这个时候爆发。


        

江影:“你……”


        

江影:“你!!!”


        

“是未未吗?”宋婧溪打破了僵局,“本人比照片还要好看,你爸爸和你说了吗,我是宋阿姨。”


        

“这位是我妈妈。”江寻给顾未说,“和你爸爸是大学同学,现在都是编剧。”


        

顾未猝不及防见了江寻的家长,有点担心阿姨会对自己不满意,然而宋婧溪却很温和地冲他笑了笑,还带着些歉意。


        

特地买了鸡毛掸子的人不干了。


        

江影:“???”


        

江影:“什么叫,是未未吗?”


        

江影:“未未是我对家。”


        

“也是我订婚对象。”江寻说,“我一直想和你说,但你总打断我。”


        

“匆匆忙忙地把我叫过来,非说哥哥快出轨了。”宋婧溪头疼,“江影,我上次不是给你提过吗,年纪相仿,人气也差不多,后来说名字的时候,你忙着出门,大概是没听到。”


        

这孩子的急脾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改改。


        

江影告状的时候一口一个对家,宋婧溪虽然在圈里,但也不懂他们年轻人粉圈掐架的这些事,也不会知道江影的对家就是顾未。


        

年纪相仿,人气差不多,但江影从来没想过,会是顾未啊——


        

意料之外,但好像又在情理之中?


        

江寻和顾未一起录综艺,江寻给顾未微博点赞,江寻找他要顾未的黑料。


        

顾未让他给江寻带巧克力,顾未和江寻互关,顾未还给江寻备注老公。


        

整个家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这件事,偏偏每个人还都没打算瞒着他。


        

时隔多日,江影竟然搞懂了当初那个命名为“黄图”的压缩包的含义。


        

江影:“草?”


        

鸡毛落了一地。


        

写完这篇之后打算写江影的故事,不过这篇还要写好久(′▽`〃),感谢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