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你的表情包比本人好看 > 当然要名副其实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喊了个什么?”石昕言突然清醒,“江寻?”


        

信息量有点大,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这两个人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顾未跟着清醒过来:“……”


        

对不起,没忍住,但没关系,这周围空旷无人,应该没几个人能听到。


        

所以江寻,是肯定听不到的。


        

“张导,后期剪掉啊。”顾未对着镜头说,“不好意思,我走神了,跟江寻没有关系。”


        

监控室里的张导:“……”


        

T.ATW是个什么神奇的团,仅仅两个人就能给他贡献这么多素材。


        

顾未又是个什么宝贝,说他没综艺感的怕都是傻子不成,张导单方面认为,《一起流浪》的导演,是个傻的。


        

就是江寻和顾未的关系,张导决定下次问问自己的朋友宋婧溪,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是朋友,张导一个字都不信,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最初的打算,还炒什么cp啊,这两个人这期还没见面呢,cp感已经要溢出屏幕了。


        

“看来这周围是没人了。”顾未表示放弃,“我们自己找线索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石昕言把顾未上下打量了一番,终于露出了羡慕的表情:“张导过分了,凭什么你就是翩翩少年,我却是宫里的太监,还要被追着跑了好几条街。”


        

顾未:“说不定其他人的角色更坑吧,你看我还有只羊驼。”


        

石昕言不听,对着夜空大喊:“张导,别装,我知道您听得见……”


        

顾未身边的羊驼又不耐烦了,对着石昕言又是一次:“he~tui!”


        

顾未:“……”


        

他刚要表达一下同情,就听见石昕言惊喜地看着羊驼,大声说:“张导原来您在这儿啊。”


        

十分钟后,顾未和石昕言一前一后地赶着羊驼向前走。


        

顾未:“张导,我们走。”


        

石昕言:“张导,腿脚不灵便了吗,跟上啊。”


        

监控室里所有工作人员同时看向总导演狂笑,张导一边挠头一边叹气:“T.ATW到底是个什么画风的男团啊。”


        

其他的工作人员纷纷赞同,也表示很想会一会这个团的其他人员。


        

工作人员1:“导演,石昕言内涵你哈哈哈哈哈,顾未也学会了。”


        

工作人员2:“之前我还看过椰子台他们的节目,台上都很帅气,怎么来个综艺,都玩疯了,一点架子都没有,一个个的都开始放飞自我。”


        

工作人员3:“江寻已经不按剧情线跑了,目前钱熠凝和贝可最听话,小声哔哔,我感觉张导今天要被坑。”


        

节目继续录制,顾未和石昕言一边往宫内走,一边讨论这次的任务。


        

“我一进来,就开始被追。”石昕言疯狂抱怨,“真的,要不是我还穿这个公公的衣服,我还以为我来的不是综艺是马拉松,不过我在跑的时候,捡到了这个。”


        

石昕言的手上,躺着一只香囊,香囊的做工很精致,看得出来节目组用了心。


        

“你的身份是什么?”顾未问,“有给你提示吗?”


        

“就太监啊,然后胆子小,深更半夜突然想出来走走,想送一个人出宫。”石昕言说,“你呢?”


        

顾未把自己在宫墙外绕了三圈,然后才找到大门的事情,告诉了石昕言,然后说:“他们说要带‘她’离开,你捡到的香囊也必然和女子有关,这个剧情应该就是围绕着‘她’展开的。”


        

两个人突然都停下了说话,因为在他们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阵歌声,歌声时断时续,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石昕言揉了揉羊驼的头:“张导,我们好怕,能加钱吗?”


        

顾未也说:“不加钱给点线索也行,我们不挑。”


        

张导的声音出现在了两人的耳麦里:“想都不要想,给我进去,现在立刻马上。”


        

顾未摊手,表示无奈:“算了,不理他了,我们自己玩。”


        

传来歌声的房子就在两人的眼前,门前有两名守卫把守,两个人却都不打算走正门了。


        

“你信不信。”石昕言说,“我们现在过去,又要整我们。”


        

“我信。”牵了一路羊驼的顾未深以为然,“我们翻墙吧。”


        

两个人的跟拍:“……”


        

“你们不可以……”张导的声音从耳麦中传来,顾未却先一步摘了耳麦,石昕言也照做了。


        

监控室里,张导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为什么?为什么我请的嘉宾都不听我的话?”


        

工作人员象征性地表达了一下同情。


        

“而且,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寻刚摘的耳麦,顾未也开始摘,他俩真的不是串通好的吗,这两个人怎么回事,上期眼神交流就算了,面对面的我也认了,这期怎么回事,这还脑波交流了???”张导叹气。


        

“导演,谁让咱们没剧本呢。”工作人员安慰。


        

墙角边,准备爬墙的两个人精神抖擞。


        

石昕言:“各位观众朋友们。”


        

顾未:“各位小石头和小刺猬们。”


        

石昕言:“现在就由我们T.ATW的两名成员给大家表演一下,什么叫爬墙,喜欢的朋友们,愿你们早日爬墙T.ATW,哥哥爱你们,今日看了我们爬墙,明日我们就是你的新墙头。”


        

监控室里的一群人已经笑出了猪叫。


        

“快爬。”顾未催促,“我怕张导等下让那群女鬼来拦我们。”


        

监控室里正有此意的张导:“……”


        

“你先上,然后拉我。”石昕言撺掇顾未。


        

“成交。”顾未说。


        

石昕言把羊驼努力地推到了墙下,顾未踩了一脚羊驼的后背,借力灵活地翻上了墙头,向下面的石昕言伸出了手:“赶紧的。”


        

石昕言一把抓住顾未的手,两个人向屋顶的方向爬了过去。


        

跟拍:“……”


        

我们好绝望,我们上不去啊,我们拍什么?


        

“无人机上,给我航拍。”导演赶紧说,“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什么声音?”张导迷惑。


        

“he~tui!”


        

“he~tui!”


        

“he~tui!”


        

工作人员4:“额,张导,顾未翻墙把麦丢墙角下了,而且他俩刚才翻墙的时候踩了羊驼,羊驼感到十分不满,现在羊驼在……”


        

在疯狂吐口水。


        

“啊,我的钱。”张导欲哭无泪。


        

顾未挺好,就是有点烧钱。


        

屋顶上,两个人正在看下面的情况,群演穿着华丽的古装,在院子里翩翩起舞,唱的歌听起来却有点叫人毛骨悚然。


        

“能听懂歌词吗?”顾未问。


        

“听不太懂。”石昕言摇头,“你摇摇铃铛试试。”


        

顾未手里的一串小铃铛在夜里摇出了清脆的声音,歌声戛然而止,院子里起舞的人,冲着屋顶的方向拜了下来。


        

“那个是谁?”石昕言听见了一阵马蹄声。


        

“江寻!”顾未远远地看见了江寻,“肯定是江寻。”


        

“嘘。”石昕言说,“先观望一下,万一我们的任务不一样呢。”


        

顾未觉得有理,于是两个人继续缩在屋顶上,观望院子里的动静。


        

江寻一身王服,踏入了院子里,院子里的人纷纷后退。


        

“啊,为什么你们的装扮都这么好看。”石昕言彻底失去了心理平衡。


        

“为什么不给我一匹马?”人比人气死人。


        

“王爷,王妃的魂魄,已按照王的要求,拘在了这座宫城里。”群演对江寻说,“您要怎么做?”


        

江寻低笑了一声,按照任务要求说出了自己的台词:“找出来,让她魂飞魄散。”


        

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时候,连群演也惊愕地抬了头,仿佛眼前站着的真的是一个冷漠的古代贵族。


        

“卧槽。”石昕言小声哔哔,“这演技。”


        

“别卧槽了,我在想我们的任务。”顾未小声说,“张导果然不会这么容易让我们通过,江寻和我们应该是对立的,那个‘她’是指王妃,我们的任务是把王妃带出去,而江寻的任务,就是让王妃魂飞魄散。”


        

“我感觉王妃已经嗝屁了,毕竟npc说的是招魂。”石昕言说,“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找这个王妃,你手上的小铃铛应该有用,不知道贝可和钱熠凝是个什么身份。”


        

“我们去别处看看吧。”顾未说,“既然任务不同,我们暂时不要跟江寻会面。”


        

导演太坏了,明显是不让他和江寻一起玩。


        

“同意。”石昕言说。


        

因此两个人避开了院落,打算趁着原路返回。


        

顾未试着往墙下翻,羊驼跑了,墙不算高,但他没有借力点,翻起来有点吃力,他正在思考怎么办,地面上却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要帮忙吗?”


        

“好呀好呀。”顾未想也没想。


        

声音的主人伸手接住了他的腰侧,顾未松开抓着墙的手,回过神来的时候,落在了地面上。


        

不对,不是地面上。


        

顾未:“???”


        

屋顶上的石昕言呆若木鸡。


        

顾未横坐在马鞍上,没反应过来。


        

这个马,什么时候来的?


        

顾未:“江寻?”


        

江寻不知什么时候牵着马来到了墙角下,伸手接人的时候,把人给拐到了马鞍上。


        

“顾未啊啊啊啊啊!”石昕言回过神来,“快跑。”


        

江寻先一步翻身上马,动作格外娴熟,骑马远去,成功拐走了翻墙的小朋友。


        

“把我队友还给我啊啊啊啊。”远处传来了石昕言的痛嚎,“顾未你回来,没有你我怎么下去!!”


        

任务里的王妃还没找着,队友先被坏人拐了。


        

跟拍还没追上,无人机也在天空中缓慢地飞着,江寻带着顾未,越走越远。


        

“抓到了一个偷偷翻墙的小朋友。”江寻说。


        

“你怎么……会骑马?”顾未愣了半晌,先问了这个。


        

“以前学过,这个不难,连江影都会,你想学的话,以后我可以教你。”江寻扯着缰绳放缓了速度,等后面的跟拍和无人机追上来,“你当导演为什么不给你马,反而给你羊驼,张导不傻,谁会谁不会他心里有数,你要是摔着了,我肯定要找他算账。”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屋顶上?”顾未不解。


        

“这个啊。”江寻取出新的收音麦,替顾未别在了衣领旁边,“某个调皮孩子把麦都皮给掉了,张导没办法,只好让我给你送个新的过来,而且,刚才你们头顶上有无人机在拍摄。”


        

顾未总算明白了,被江寻拐走的原因,不过他现在还有点心虚,不仅是因为任务,还有别的。


        

“问完了?”江寻问他。


        

顾未点点头。


        

“那好,我公事也说完了。”趁着没人看见,江寻把顾未搂得更紧了,“来说点私事吧。”


        

“什么私事?”顾未一激灵,“私事回去再说呗。”


        

“等不及了。”


        

顾未没想明白为什么等不及,就被江寻低头,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顾未:“!!!”


        

紧接着,某个人一手扶着他,一手探进了他的衣领里。


        

顾未:“……”


        

他原本就是第一次骑马,加上江寻来势汹汹,他只能动也不敢动,任由江寻欺负。


        

“你别碰那里!”顾未哆嗦了一下。


        

“嗯,不碰。”江寻言行不一。


        

“你怎么了?”顾未试图逃避。


        

“没怎么。”江寻趁着没人,亲了小朋友好几口,“刚才听到有人说我流氓,我想了想,还是得努力一下,才能名副其实。”


        

顾未:“……”


        

江寻,听到了啊。


        

谢谢红豆抹茶小团子的鱼粮x2,谢谢卡卡卡西亚的猫薄荷,谢谢凝佩的猫薄荷,谢谢椰汁菠萝糕,顾子熹家的小朋友,昭昭。解年钥,百里月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网的鱼粮,谢谢理解与支持,谢谢追文,最近和12月要考试的各位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