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你的表情包比本人好看 > 我妈快乐,全家快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未觉得,自打江影知道他和江寻的关系以后,好像对他和江寻表现出了出乎寻常的关心。


        

[爱我请给我打钱]:在搞了,不要急,我努力一下。


        

[爱我请给我打钱]:奋斗.jpg


        

[大钳蟹]:我就喜欢跟聪明人讲话。


        

[大钳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委婉,要直白。


        

[大钳蟹]:憨憨看戏.jpg


        

[爱我请给我打钱]:熬了一整夜,我去睡觉。


        

[爱我请给我打钱]:话说,你在干什么?


        

[大钳蟹]:我在拍戏。


        

“让他好好拍戏,认真看剧本,不要在片场划水,就算是划水也别被人拍到在划水,拍到被划水也不要让爸妈看见他被拍到。”江寻看见了他俩在聊天,叮嘱了一句。


        

顾未:“好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爱我请给我打钱]:好好拍戏,不要鬼混。


        

[大钳蟹]:放心,我有这个觉悟。


        

[大钳蟹]:我爱拍戏,拍戏使我妈快乐,我妈快乐,全家快乐。


        

[爱我请给我打钱]:……


        

在旁边围观他俩聊天的江寻:“……”


        

*


        

江影去工作了,顾未和江寻继续刷了一小会儿手机,小视频app里,那条短视频的评论下,挤满了各种要加微信的网友。


        

“我后悔了。”江寻突然说。


        

“后悔什么?”顾未没来由地有点紧张。


        

“后悔不该把小视频发出去,这么好看的未未,我留着一个人看多好。”江寻看着那排评论说。


        

微博上的网友已经从顾未的口型猜出了拍视频的人是江寻,纷纷在评论里蹦迪。


        

[寻神,帮我们要一下未未的微信谢谢。]


        

[就不能多拍一段吗?]


        

[未未我爱你!!]


        

[能剧透吗,想提前知道一下你们都玩了些什么,《逃之夭夭》出得太慢了,等得好着急。]


        

[江哥,还有短视频吗,别藏着掖着了,发出来让兄弟们康康。]


        

顾未也看到了这些评论,顿时明白了江寻说后悔的原因:“你不是看过吗,我只跳给你一个人看的那种。”


        

“不够看啊,你上次才给跳了一小段。”江寻不满意,“而且,也不是我最想看的那个。”


        

“那我……”顾未在心里做了个决定,“给你看一个,比较特别的吧。”


        

反正两个人现在都没什么睡意,不如——


        

顾未在手机里,找到了一段bgm,点开了播放键。


        

顾未跟着这段bgm,脱了鞋,光脚站在床边的地毯上,跟着音乐唱了这首歌,与此同时,加上了编舞的动作。


        

“我能去我想去的地方。”


        

“踟蹰不前是从前的模样。”


        

……


        

“聚光灯亮没人会去彷徨。”


        

“因为我面前的是微笑荡漾。”


        

没有后期和舞台特效的修饰,顾未唱歌的确一般,但胜在嗓音清纯干净,这是T.ATW的一首主打歌,主要写给喜欢T.ATW的人,但是由于特殊的缘故,只在众人的面前展示过一次。


        

这首歌江寻听着有些耳熟,而编舞动作让他有了更加熟悉的感觉。


        

顾未看着他,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是只有一个观众的舞台,顾未把这首没能被传唱的歌,送给了他一个人——


        

那是曾经被传编舞抄袭的那一首歌。


        

听了无数遍的bgm在顾未的耳边响起,时隔许久,他终于有勇气再次面对这首歌,面对这一段他曾经费尽心思的编舞。


        

他的观众,只有江寻一个人。


        

明明还带着笑,明明心里是高兴的,顾未的视线却有点模糊了,一曲结束,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先一步撞入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中。


        

“江寻,我……”顾未试图去解释。


        

江寻打断了他的话,抚摸着他的后背:“没关系,我都知道的。”


        

积攒了许久的委屈,就因为江寻的一句话尽数倾泻了出来。


        

“我不想哭的。”顾未的眼尾有点红,“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哭。”


        

“我知道。”江寻放缓了声音,去哄眼睛都红了的小朋友,“我都知道。”


        

“我没有、抄他……那是我自己的编舞。”顾未说,“那是我自己的表达,他怎么会懂……”


        

“那天舞房的录像,经纪人说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


        

“什么叫两个编舞很像,那本来就是我的,能不像吗……”


        

“他先跳的,他们说那就是他的,那我呢……”


        

蒋恩源还没离开雪轻娱乐的时候,顾未和他的关系很好,两个人算得上是要好的朋友,也经常在一起练舞,那个时候,T.ATW即将发布新专辑,顾未几乎每天都在舞房里呆到深夜,去琢磨合适的编舞。


        

蒋恩源看着他熬红了眼睛,完成了那首歌的编舞,看着他一步步地把编舞完善,却在T.ATW演唱会前不久换了公司,先一步在新歌里用上了顾未的编舞。


        

这些话在顾未心里,藏了很久,可网友不会听,经纪人也管不到这个地步,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怕影响队友的心情,所以他从来就没有提过。


        

编舞被人窃取的失望,被全网误解的委屈,还有一次次从睡梦中惊醒之后的无意义无价值感,他藏了一次又一次。


        

现在面对着江寻,这些被埋进心底的事情却藏也藏不住了。


        

“明明我都告诉自己不要在乎了。”顾未说,“可我怎么……”


        

还是很想哭。


        

“我好了。”顾未揉了揉眼睛,眼尾还是红的,“江寻,这首歌,还有这一段舞,你喜欢吗?”


        

“喜欢。”江寻认真地说,“喜欢到很想把你藏起来,天天欺负,不给任何人看,但这一段舞,我更想让所有人都看见。”


        

他一说话,顾未眼睛又红了:“不行,太好哭了,你一说话,我就想哭。”


        

从小家里就不允许他哭,再难受的事情都让他藏在心里,突然这样,顾未觉得难为情,也觉得不好意思。


        

“你别说话了。”顾未说。


        

情绪爆发后的恍惚席卷了他,他忽然觉得从这个角度,江寻的唇形格外的好看,以至于鬼迷心窍的那一部分战胜了他的理智。


        

江寻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刚宣泄完情绪的顾未,感觉自己的胆子好像大了那么一些,他凑上前去,推了江寻一把,让江寻坐在了床边。


        

“哥,你别说话了。”顾未又说,“你一说话,我又要丢人了。”


        

他弯下腰,一手扶着江寻的肩膀,在江寻的嘴唇上轻轻地碰了碰,见江寻没什么反应,胆子又大了,右膝跪在江寻的腿上,俯下身,轻轻舔了一下江寻的下唇,一触及分。


        

江寻的呼吸重了几分。


        

江寻不说话了,顾未也不难过了,反倒是觉得有些好玩,胆子也越来越大,终于低头碰了碰江寻的唇。


        

“在做什么?”江寻的声音有点低哑。


        

“不是说搞快点吗?”顾未不知道,自己的颊边还带着泪痕,眼睛是红红的,在江寻的眼里,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接吻不是你这样的,你这是闹着玩。”江寻一把抓住了顾未的手腕,“你想学,我就教你。”


        

“那……”顾未稍稍有些回神,正要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难为情,就被江寻扣住手腕,狠狠地按到了床上,江寻一手将他的两只手腕按在头顶,一手捏住他的脸颊,迫使他张开嘴,低头去吻他。


        

木质的茶香调又萦绕在顾未的周围,他有点晕头转向,只能被动地承受着江寻的吻,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和人接吻,会是这样的感觉,和他想的完全不同。


        

整个身体都好像在被对方的动作调配,就算江寻没有按着他,他也没力气去反抗了,等他稍稍从恍惚中恢复些意识的时候。才听见自己溢出的细小声音。


        

直到他的呼吸有些不均匀的时候,江寻才放过了他:“我第一次知道,未未哭过了之后还能这么撩人。”


        

顾未已经说不出话来,他还被刚才的感觉包围,无法自拔,全身都没什么力气,只能试图用目光去谴责江寻。


        

“我想好了。”江寻不为所动,抬手在他的唇边一抹,“你跳舞给所有人看,但你只可以哭给我看。”


        

顾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录节目熬了一个晚上,他已经很累了,强撑着一股劲想把真相说给江寻听,现在说也说完了,人也亲到了,总算是抓着江寻的衣角安心地入睡了。


        

*


        

易晴熬夜训练到5点,早上是打算睡懒觉的,结果被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给吵醒了。


        

[sunny]:老大?


        

[sunny]:扰人清梦啊。


        

[十万伏特]:问你个事。


        

[sunny]:讲。


        

[十万伏特]:你们站子的打投、控评还有反黑任务是怎么做的?


        

[sunny]: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unny]:土拨鼠尖叫.jpg


        

[十万伏特]:教我一下。


        

[sunny]:ojbk!!!


        

半个小时后,“耐人寻未”的超话里,某个大粉又发了一条微博。


        

@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耐人寻未#,来,都别睡了,起床给我嗑,耐人寻未入股不亏,别家的cp嗑了都会be,我家的cp嗑了保证有戏。


        

昨晚是个意外……江影一声搞快点,把我今天的稿给吼出去了QAQ,这是今天的,抱歉晚了一点。|| 谢谢好吃的芝士面包的幸运铃x2,谢谢卡卡卡西亚的猫薄荷x2,谢谢灵魂循环的彩虹糖,谢谢不会骑马的马的鱼粮x2,谢谢顾子熹家的小朋友的鱼粮x3,谢谢新之助卡哇伊的鱼粮x2,谢谢限定行星的猫薄荷,谢谢八月夜的鱼粮x4,谢谢许源妹妹,昭昭。,结婚证,路淮,王杨昕是笨蛋,冬季蜜桃西瓜汁,白莫离,哒哒__哒哒,cpwx_mzt****kf30的鱼粮,谢谢理解与支持,谢谢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