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你的表情包比本人好看 > 吃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cp粉自己拉的群里,有人整理了晴天娃娃这几个月以来的微博,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晴天娃娃好像走在了磕糖的最前线,还时不时想拉一把不争气的后进生。


        

蒋恩源家的粉丝最近一直被追着骂,好不容易热搜下去了两天,赶紧出来刷存在感,生怕自家正主从此一蹶不振,没想到大晚上的刚出来夸上几句,就撞上了一只大刺猬。


        

@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下了两天热搜可把你们给得意坏了,又蠢又坏。


        

@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我替你们感到不值,蒋恩源他没有心。


        

易晴骂完蒋恩源家的大粉,切回了直播界面,继续比赛复盘的直播,然而直播间里却来了不少新账号。


        

[围观刺猬大粉,受我一拜。]


        

[慕名而来,打卡。]


        

[是我们太不争气了。]


        

[粉随正主,颜值在线。]


        

易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把素质十八连的过程也给直播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对不起,能者多劳。”易晴道歉,“主业电竞,副业追星,兼职反黑。”


        

“但是来都来了。”易晴说,“打开手机给咱们顾未哥哥打个榜吧。”


        

[@江寻,未来的TMW老板,快管管你们家员工,直播夹带私货。]


        

[打了打了,妹妹快解说吧。]


        

[搞完了,快讲后面的,看完了我赶紧睡觉。]


        

易晴冲镜头一笑,点开了录像,继续讲解。


        

深夜,小刺猬后援会的群里——


        

@小刺猬家的仙贝:@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娃娃,你来头不小啊。


        

@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不值一提,反正我们都是刺猬家的,不管怎么样爱未未的心都是一样的。


        

@小刺猬快长大:娃娃,面包蟹是不是明天考研。


        

@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对。


        

@小刺猬家的雪饼:祝她考试顺利呀。


        

@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我会转达的……


        

*


        

“我不明白。”一天后,经纪人开始表达自己的困惑,“最近江寻都不在,综艺也有一期没上了,基本没有同框的机会,为什么cp粉的人口还在持续增长。”


        

不仅持续增长,而且由之前的低调行事变成了理直气壮。那铺天盖地的p图、剪辑视频还有小段子,经纪人偶尔点进去,嗑到脑壳疼。


        

“天意吧。”洛晨轩闻言,双手离开钢琴键,房间里的乐曲声戛然而止。


        

“上次看TMW的sunny直播,她好像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微博追星号,追的刚好是我们未未。”池云开回忆,“然后本人好像也是嗑得很厉害的cp粉。”


        

经纪人:“……”


        

难怪了。


        

难怪之前一直喊着低调的cp粉最近突然有点蠢蠢欲动了。


        

拦是拦不住了,经纪人现在更希望的是这两人锁死,不然后期的公关会非常痛苦。


        

“椰子台要上的节目如何了?”经纪人问。


        

“差不多了。”傅止说,“反正是唱之前的歌,编舞再刷刷整齐度和细节就好。”


        

经纪人还有事,先行离开,几个人继续呆在舞房里,顾未开始教石昕言一点点纠正编舞动作。


        

“寻神是不是要回来了?”池云开问。


        

“好像是说明天。”顾未给石昕言示范了动作,“你头和手一起动,不然会有些僵硬。”


        

他们五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短板,但互相纠正和弥补之后,照样能取得良好的舞台效果。


        

“一二三四,转半圈,这里表情自然一点……”顾未抬起头,听见了舞房门口传来的声音,许久未见的江寻站在舞房的门口,正冲着他的方向挥手。


        

“江寻!”说好的明天回来,这个时候在练习室看见江寻,对顾未来说明显是一个惊喜了。


        

江寻对他做了个抱的手势,那一瞬间,顾未的心情变得格外轻快,他小跑了两步,在靠近江寻的时候突然跃起,江寻稳稳地接住了他。


        

“怎么提前回来了?”顾未感觉到江寻双手托住了他的臀部,索性把两腿轻轻盘在江寻的腰侧,双手搂住了江寻的脖颈,在江寻的耳边小声问,“我沉不沉?”


        

“沉什么,这么轻,肯定又没有好好吃饭。”江寻冲屋里的几人点点头,抱着人就往走廊的方向走,“未未,你完了。”


        

“我怎么完了?”顾未没明白。


        

“我,现在是无业人士了。”江寻说,“所以接下来一段日子我会盯着你吃饭,一天三顿菠菜的那种。”


        

“……”顾未短暂的兴奋劲过了,“走廊里有监控。”


        

江寻在角落里把人放下:“爱豆真的很难养,让你好好吃饭,就不给我抱了。”


        

“说了有监控。”顾未复读,“你怎么来这里了?”


        

“有些事找你们经纪人说。”江寻回答,“顺便来看看你,什么时候上台?”


        

“初一晚上。”顾未说,“快了,已经排得差不多了。”


        

“除夕夜有地方去吗?”江寻问。


        

“没有。”顾采不知道在写什么剧本,三个月没声了,顾未想起上次江寻说的,问道,“你要收留我吗?”


        

“带你回家吧,过年期间刚好可以带你回以前住的地方看看。”江寻莞尔,“你猜猜看你经纪人刚才对我说了什么?”


        

“什么?”


        

“她催我们赶紧订婚。”江寻说,“千万别出幺蛾子,公开不公开她不管,但是一定不能be。”


        

顾未:“……”


        

人都是会变的,从一开始不看好两个人,每天喊着be的经纪人,变了好多。


        

*


        

椰子台的节目安排在了年初一,除夕那天,除了傅止和洛晨轩外,T.ATW的另外三个人都没有工作,池云开和石昕言前一天就溜了,顾未在除夕当天,被江寻拐走了。


        

由于是过年,路上没什么人,冬日的空气格外清新,仗着路上人少,顾未只戴了口罩,和江寻去商场买东西。


        

“你挑你自己喜欢的就好,但是垃圾食品不可以多吃。”


        

江寻推着车,顾未一边把喜欢的零食往推车里扔,一边和江寻说话。


        

“要买螃蟹吗?”顾未觉得对家应该比较喜欢。


        

“家里好像还有。”江寻说。


        

“你退役以后打算做什么?”顾未问了个记者先前问过的问题,“可别跟我说回归家庭。”


        

“看了我的采访啊。”江寻说,“说实话,九月的时候,我挺迷茫的,但现在我有了新的方向,让TMW变得更好,公司那边,偶尔也要上心了,有看好的电影和剧会投资,不过主要精力还是会放在TMW这边。”


        

两人都戴着口罩,在商场的柜台结账。


        

顾未帮着江寻把推车里的东西往结账台上拿,排在两人后面的短发女生手里的东西太多,没拿篮子,一盒糖果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给你。”顾未弯腰捡起了糖果。


        

抱着一摞盒子的短发女生却看见了他的眼睛,发出了一声惊呼:“未未?”


        

“嘘。”顾未冲她笑了笑,看了看周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对方一眼瞄到了他身边的江寻,惊呼变成了卧槽。


        

“走吧。”江寻付完钱了,“怎么了,遇见粉丝了?”


        

“应该是。”顾未不太确定。


        

“有没有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红了?”江寻帮顾未拉开车门,帮他把安全带系好。


        

“看微博粉丝的话,好像是涨了不少粉。”但这都是综艺和最近的网友掐架带来的,不足以给他的未来提供帮助,他需要作品,公司和他,都在等着《明明如月》的播出。


        

微博上,“耐人寻未”的超话里,有人发了一条新的微博——


        

@Kiki and Chuchu:我信了,是真的,晴天娃娃一个人承受的糖太多了,我现在就去陪她。


        

@一只河蟹:@Kiki and Chuchu,姐妹大过年的就别嗑了,赶紧回家过年吧。


        

@Kiki and Chuchu:我现在就在过年!


        

*


        

江寻的家庭成员,顾未认识江影,见过一次宋婧溪,却没见过江争,到底还是有些紧张。


        

进屋之后他才发现这种紧张完全是多余的。


        

“见笑了。”宋婧溪无奈地笑了笑,屋子里江影正在和他爸就演技问题抬杠,见两人进屋,倒是格外热情地打了招呼。


        

这种吵吵闹闹的大家庭是顾未从未经历过的,所以他觉得好奇,也乐在其中。宋婧溪和江争很有默契地没给他太大的压力,不会盯着他们问来问去,反倒是给了他们自己聊天的空间。


        

“哇,你知道吗?”饭后聊天环节,江影用筷子敲着桌上的螃蟹壳,“大过年的,我俩的粉又吵起来了。”


        

“吵什么?”顾未问。


        

“顾未和江影的古装扮相哪一个更好看。”江影复述,“你粉丝说我眼睛里没有戏,我粉丝说你没相关作品,然后你粉丝说我演技没灵魂,我粉丝说你空有扮相没演技。”


        

顾未:“……”


        

“看在今天过年的份上,我就不开小号下场带节奏了。”江影收回登录小号的手。


        

顾未:“……谢谢。”


        

两个人同时拿出手机,编辑发送了一条新年祝福。


        

@T.ATW-顾未:新年快乐,我一直都在。


        

@江影KANI:新的一年也会爱你们。


        

“那我也发微博吧。”江寻说。


        

@TMW-Xun:新年快乐。哆啦A梦吃惊.jpg


        

[照片]


        

照片拍到了江寻、顾未、江影还有宋婧溪和江争。


        

正在扯头发的刺猬家和剪影家,还有正在吃年夜饭的“耐人寻未”家,全被震撼了。


        

刺猬家、剪影家:再见,过完年再掐。||


        

“耐人寻未”家:大家过年好过年好(双重过年)。||


        

谢谢想要千蝶吗?不给的猫薄荷x3,谢谢冥河妖娆、浅裳_的猫薄荷,谢谢短腿暴毙鸽、沐沐爱学习、顾子熹家的小朋友、舟行在水。、晟裳、YUYU_、一只咸鱼啦啦啦、桃子味的猪喜欢布朗尼、冰银、山羊公子、短腿暴毙鸽、青花鱼_voptnmj6qy、凡叶叶叶叶叶叶的鱼粮,谢谢理解与支持,感谢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