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你的表情包比本人好看 > 听说你因为欲求不满要退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未抬手,轻轻吻了手指间的戒指,在一群举着灯牌的小刺猬中间,江寻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喜欢你们……也,喜欢你。”


        

江寻身边的易晴和雪饼都快把嗓子喊劈了,场内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声吼出了江寻的名字。


        

顾未冲台下挥了挥手,没再说什么,场内的灯光再次暗了下去,T.ATW巡回演唱会的第一场,正式开始。


        

演唱会全程高能,T.ATW的这次演唱会,比以往每一次准备得都要充分,全员都拿出了最好的状态,最后一首歌,是T.ATW的出道曲,从两年前一直被传唱至今。


        

明明是一首轻松活泼的歌,很多团粉跟着唱的时候都哭了。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T.ATW一路至今,有多么不易。


        

“我们想和你们一直走下去。”演唱会结束,c位傅止站在台上向观众表达感谢。


        

傅止带着其他四个人,向观众同时鞠躬。


        

粉丝们喊着他们的名字,久久不愿意离开。


        

散场后,小刺猬后援会一群的核心成员们,在演唱会的会场外打算合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娃娃,面包蟹来吗?”雪饼向易晴传达了另外三个小刺猬的问题。


        

“我问一下啊。”易晴在手机上输入了几句话。


        

“他说可以。”易晴抬头。


        

“你们五个人跟我来。”穆悦从后台出来,笑着冲几人打了个招呼。


        

几个小刺猬跟着穆悦一路绕到了舞台的后台,顾未坐在化妆室里,正在和江寻说着什么,抬头的时候看见了推门而入的穆悦。


        

“你们好呀。”顾未说。


        

雪饼还好,先前在小镇的时候就当面见过顾未,仙贝和另外两个小姑娘,激动得差点尖叫了出来。


        

“说好的合照,来吧。”江寻站起身。


        

几个姑娘展开了先前准备好的横幅,把江寻围在中间。


        

“你们拍合照,不带我吗?”顾未问。


        

“可以吗!”仙贝兴奋得吼出了声。


        

“当然可以。”顾未走到了江寻的身边,和江寻站在一起,冲镜头比了个v。


        

小刺猬们兴高采烈地走了,顾未这才来得及问江寻:“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合照了?”


        

“因为喜欢你。”江寻说,“自然也要连粉丝一起照顾,而且,我真的是你的粉。”


        

“知道了找到了,面包蟹小姐姐。”顾未一语道破了江寻的隐藏身份。


        

“胆子越来越大了。”江寻说。


        

“经纪人的公关稿发了。”傅止敲了敲化妆室的门,提醒两个人,“未未接下来三天是假期,回不回应媒体,你们自己选择吧。”


        

针对江寻和顾未之间的关系,团队给出的公关稿,其大概意思为——


        

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广大网友这次不傻了。


        

[顾未都在演唱会上亲吻戒指了,这么明显,的确就是我们看到的这样!]


        

[懂了懂了,百年好合!]


        

[领证了吗,日常催婚。]


        

[听说今天演唱会的时候,现场还有人喊了江寻的名字,他们真的很合适。]


        

[江寻在现场,有人拍到了。]


        

[我终于能自豪地喊出来了,nrxwszd。]


        

在#云消雾散#冲上热搜的同时,黑红流量明星江影在线回答网友疑问。


        

问:你和顾未还算是对家吗?


        

@江影KANI:不好意思,现在是一家,所以我正在寻找下家。


        

问:江寻和顾未是真的吗?


        

@江影KANI:我不是说过了吗?这届网友素质不行啊。


        

问:那江寻和顾未目前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江影KANI:这个问题我也比较着急,实在不行我帮大家催一催。


        

*


        

“回去吗?”江寻冲顾未的身后捏了捏他的脸颊,“有人想要见见你。”


        

想见顾未的人,坐在江寻家的客厅里,等着顾未回家。


        

宋婧溪不知道顾未从小经历了什么,顾未的妈妈来找,她就理所当然地接待了。


        

顾未快五年没见过凌忆萱了,已经觉得有些陌生了,凌忆萱的身边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眉眼之间和凌忆萱很像。


        

“未未,有一阵子没见到你了。”凌忆萱的脸上有些许的疲惫,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小女孩,“这是妹妹。”


        

“嗯,好久不见。”顾未抓紧了江寻的手,避开了关于那个小女孩的话题。


        

“我联系不到你爸爸,只能来这里找你。”凌忆萱说,“你现在那么红,我找你都很难。”


        

“未未刚结束一场演唱会,需要休息。”江寻看似不经意地说。


        

“我长话短说吧。”凌忆萱看出了江寻话里有话,“我前几天看了微博上的传言才知道,你们是要订婚?”


        

“是。”江寻说,“不是要订婚,是已经订婚了。”


        

江寻抓起了顾未的手,两人手上戴着的是同款的戒指,宋婧溪看见这一幕,满意地笑了笑,宋编剧在圈子里混了多年,看到江寻的反应,大概也隐约感觉到了江寻的敌意。


        

“你还没到二十岁,你的人生还没开始。”凌忆萱对顾未说,“婚姻不是儿戏,万一以后后悔了,你要怎么办?”


        

“不会后悔的。”顾未摇头,“我和你们……不一样。”


        

“而且。”顾未说,“对我来说……遇见了江寻,我的人生才算是真正地开始了。”


        

原生家庭或许会给人带来痛苦,但不代表一生都不会改变。遇见了江寻,遇见了T.ATW,他才算是真正地活过。


        

之前想起来的记忆对他有些微的影响,听见凌忆萱的声音高了点,他就有些颤抖。


        

“凌阿姨。”江寻拦在了顾未的面前,挡住了顾未的视线,“像您说的那样,婚姻不是儿戏,您生了他,却没有好好对待他,所以,人生大事,让未未自己做主吧。”


        

顾未被江寻从房子里拉出来,一路开车回了江寻自己住处以后,都还有点恍惚,他以为凌忆萱已经不想管他了,却没想到凌忆萱在这个时候还会出现。


        

他对她的感情是复杂的,被伤害过,但却始终恨不起来。


        

各自安好,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状态了。


        

“别担心,妈会好好给她说的。”江寻说,“不管怎么样,我好不容易把你追到手,可不是说放就能放的,早知道她要给你说这个,我不会让你见她。”


        

“戒指都给你了,你要是跑路,我立刻脱粉回踩。”


        

宋婧溪那张嘴格外厉害,能把人说晕,江寻一度怀疑,顾采当初就是聊天的时候被宋婧溪聊晕了,才聊出了两个人的这桩订婚。


        

“不是你追我。”顾未笑了,“我……也喜欢你。”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江寻把人推进了自己的地盘。


        

“不知道。”顾未不乐意说。


        

“是我给你改备注的时候,还是我教你玩游戏的时候,或者说,是我叫你‘小媳妇’的时候?”江寻每说一条,就注意着顾未此时的反应,“明白了,是叫你‘小媳妇’的时候,未未喜欢被我欺负,对不对?”


        

“不对。”顾未拒绝正面回答问题,俯身抱起了江寻家的柯基mvp。


        

“未未。”江寻从顾未的手里抱过了mvp,放在了地上,拍了拍柯基的屁股,柯基明白了主人的意思,迈着短腿高傲地走了。


        

“我把你从你妈妈面前拐过来,可不是让你来和mvp玩的。”江寻说。


        

顾未:“……那我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江寻说,“我做就好了。”


        

顾未:“……”


        

“可你刚才明明说过,我刚结束一场演唱会,需要休息。”顾未据理力争。


        

“不记得了。”江寻说,“我总要做点什么,他们才知道你是我的。”


        

“先去洗澡。”顾未什么也没带,江寻把自己的睡衣摆在了他的面前,催促道,“你早点出来,我们就早点休息。”


        

顾未在卫生间里呆了很久,他披着浴袍,站在洗手池面前,水珠从他的头发上滑落到他的颊边,又沿着脖颈滴落,他知道江寻说的是什么,但他……


        

紧张。


        

从小缺乏关爱的人,会很难接受亲密关系,迈出的每一步对他来说,其实都有些困难。


        

可他明白江寻的意思,不想让江寻再等,但他到底还是会犹豫。


        

“你在想什么?”江寻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两个小时过去了,未未,是不是我不进来,你打算在这里躲一个晚上?”


        

“我没有……”顾未想要解释,江寻却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不许说话,你没机会了。”江寻说。


        

顾未感受到了江寻的不悦,乖乖闭上了嘴,接着,一条柔软的布带子遮住了他的眼睛,突然袭来的黑暗,让顾未觉得有点不安,他想问,又想起江寻不让自己说话,只能不安地抿了抿嘴唇。


        

江寻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安心。


        

被蒙着眼睛的顾未很乖,因为紧张,他的呼吸很浅,嘴唇微微张开,脸颊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还微微泛着红晕。


        

在舞台上像是闪闪发光的小偶像此刻乖乖地靠在江寻的怀里,大气也不敢出。江寻越看越想欺负。


        

“你呆在这里不出去,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想在这里?”江寻忽然施加了力度,把顾未按在了洗手台上。


        

*


        

许久之后,江寻退了出去,把顾未抱到了浴缸里。


        

“小未来,喜欢我吗?”江寻问他。


        

“喜欢…”顾未没什么力气地说。


        

“满意吗?”江寻继续问。


        

顾未没声了,靠在浴缸边,睡着了。


        

江寻亲了亲顾未,把顾未抱回了卧室,关灯休息。


        

*


        

时隔五个月,顾采终于写完了一部历史正剧的剧本,回归社会。


        

回归的第一件事,写在了顾采的便利贴上。


        

退婚。


        

江寻和顾未昨晚闹到了很晚,清晨的时候,江寻被手机震动的声音吵醒了。


        

“妈,怎么了?”江寻接电话,担心吵醒了顾未,声音很轻。


        

“退婚?”


        

“为什么,理由呢?”


        

“顾未说不满意?”


        

江寻看着床上睡得安安稳稳尚且还在梦里的顾未未,弯了嘴角;“嗯,好的,我知道了。”


        

车轱辘,微博@屋顶上的毛球球,仅粉丝可见,点击右上角查看编辑记录,毛怂怂尽力了QAQ,谢谢江南诚的正房太太的彩虹糖,谢谢幕漪汾、遐年、御梨pear_、鱼儿爱吃猫酱的猫薄荷,谢谢京墨墨墨的鱼粮x2,谢谢咪揪咪揪、筑倾、江影是个助攻小天、暴走青春尾巴、北鹤伏伏伏、舟行在水。、大哈哈0315、顾子熹家的小朋友、厮杀、路淮、青花鱼_keg8jdo4bv、青柠鸭Lime、北山移、肉肉愛吃糖、簌酆的鱼粮,谢谢投喂,谢谢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