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快穿:反派女主满级之后 > 第209章 我与极品亲戚(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雾冷着脸进了主卧,直接把门反锁了。


        

“什么态度!”叶母总算能说话了,“儿子,你这媳妇可得好好管管。”


        

叶至阳感觉刚才被砸的地方更疼了。


        

他本就没打算让叶母和叶父来。


        

至少……不是现在。


        

可是他走的时候,叶母要死要活,非要跟他一起。


        

他现在只能先找个借口。


        

等接下来再慢慢说通夏予。


        

房子是三室一厅,客房还算好,但那个小房间采光不好,装修的时候都被当成储物间装修的。


        

叶至阳以为自己还能回主卧,就把叶母和叶父安排在客卧。


        

他帮两人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进去。


        

“你们自己再收拾下,我去看看小予。”


        

叶母念念叨叨,明显不满。


        

叶至阳没有理会,走到主卧想要开门,结果发现门锁住了。


        

“小予,你开下门。”


        

房门很快打开,花雾将一张纸拍在他身上,“把这个签了。”


        

“这什么……”


        

纸上的内容不多,叶至阳一眼就看完了。


        

“小予我说了,家务活我包,这怎么还要签字。”


        

“你结婚前和结婚后说的话根本就是两回事,白纸黑字更保险,你想你妈他们住在这里,就赶紧签。”


        

“……”


        

叶至阳理亏,找笔签上自己的名字。


        

花雾抽走那张纸,叶至阳正想跟她进去,结果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差点撞上他鼻子。


        

“小予?你让我进去啊。”


        

“我生气呢,你自己找地方睡。”


        

叶至阳:“……”


        

客卧给了父母,另外一个小房间床都没有,叶至阳只能睡客厅。


        

他这婚结的……


        

……


        

……


        

花雾窝在房间里写计划,也不管外面的那三个人在干什么。


        

晚餐叶至阳给她送到门口,她在房间里吃完。


        

大女主就应该过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


        

叶至阳自知理亏都不敢和花雾呛声,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叶母意见挺大,可惜花雾根本不搭理她。


        

叶至阳可能晚上和叶母促膝长谈了一番,第二天叶母的态度明显好很多。


        

“小予起来了。”


        

花雾古怪她的态度,不过她很给面子,“妈,早。”


        

叶母:“至阳一大早就去上班,我做了早餐,你吃点吧。”


        

“我还有事,就不吃了。”花雾直接出门,“你和爸吃吧,中午我也不回来吃饭。”


        

“哎……”


        

花雾走得快,叶母话都没来得及说完。


        

儿子交代她,今天让她带老头子去医院……


        

早上花雾睡觉,叶至阳敲门没得到回应后,给她发了短信,她当然看见了。


        

不过,她凭什么要带他们去?


        

医院那么多人,她辛辛苦苦去排队,带他们看病,能得个好?


        

别天真了。


        

……


        

……


        

花雾天快黑才回来,拎着大包小包。


        

叶母皱着眉,想要说她,又想起儿子交代的事,最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小予回来了。”


        

“妈,你过来。”花雾冲她招手。


        

叶母狐疑地走过去,花雾将她拎着的东西,大部分都放在叶母面前。


        

“妈,这是我给你买的护肤品,能减少皱纹,特别好用……”


        

叶母:“???”


        

花雾不仅买了护肤品,还给了她一张美容卡。


        

剩下的都是衣服,叶母摸那料子,觉得不便宜。


        

之前那个态度,现在怎么讨好自己了?


        

难道是儿子给她做思想工作做通了?


        

就是嘛!


        

她才是长辈,她一个当儿媳妇的,整天跟她作对算怎么回事!


        

花雾太热情,叶母都有些接不上戏:“我都什么年纪了,不需要这些……”


        

“妈,你去小区里看看,那些阿姨们,哪个不好好打扮的?这些也不贵,不用担心钱,拿着用,没有再给我说。”


        

“……”


        

花雾‘热情’地把东西塞给叶母,并告诉她使用的方法。


        

如果不是先前发生的事。叶母恍惚地觉得她们婆媳之间关系融洽。


        

叶母看着花雾留下来的袋子,喃喃自语。


        

“这得多少钱,她可真舍得……”


        

“人家不缺钱,让你用你就用嘛。”叶父在旁边道:“她这是主动找你缓和关系,你也不用绷着脸。”


        

叶母:“你和儿子都说我,那是我一个人的错吗?”


        

叶父显然是争不过叶母的,摆摆手直接不说话了。


        

花雾花的是叶至阳的钱,当然不心疼。


        

但是叶至阳就没那么淡定了。


        

上班的时候,扣款短信一条接一条地来。


        

他眼睁睁看着卡里的钱全部没了。


        

一到下班时间,叶至阳就匆匆赶回来找花雾:“你怎么把卡里的钱都花了?”


        

“给妈买了东西啊。”


        

“给妈……妈?”哪个妈?他妈还是她妈?


        

“怎么了,我不能给你妈买东西?你不是说,让我这个当晚辈的要孝顺?”


        

花雾说得有理有据,叶至阳都找不到理由来反驳。


        

叶至阳想到自己卡里还剩下两位数的余额,脸上的表情就有些绷不住。


        

她买了些什么,全花光了。


        

花雾扯下唇角,似笑非笑:“怎么,我花你那么点钱你就舍不得了?”


        

“不是……小予,我们现在是不是要省着点用钱?”叶至阳委婉道。


        

“嗯,你那工资确实得省着点,不然都用不到月底。”花雾叹气:“你当初还说养我呢,你这工资哪里养得起我。”


        

叶至阳:“……”


        

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被人说没用。


        

即便他在吃软饭。


        

“也只有我能接受你,你换别的女孩子,谁会喜欢你啊,要房没房,要车没车。”


        

叶至阳当初就是这么Pua女主,说她脾气不好,娇小姐一个,没人能伺候得了她。


        

现在她就原封不动地还给叶至阳。


        

叶至阳:“???”


        

花雾继续插刀:“不会赚钱没关系,你只要把家务干好,哄我开心,也缺不了你一口吃的。”


        

叶至阳:“……”


        

这夏予怎么回事?


        

“哦对了,早上你给我发的短信我没看见。我明天得去店里,没有时间,要不你请假带爸去检查吧。辛苦了。”


        

“我明天……”


        

花雾压根不听他说,直接回了房间。


        

叶至阳:“……”


        

叶至阳心底的疑惑更重。


        

为什么从结婚那天开始,她就变得这么奇怪?


        

难道以前和自己在一起的温柔小意,都是装出来的?


        

——雾里看花——


        

月底还有月票的小可爱们可以投了哦~


        

再留着就过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