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快穿:反派女主满级之后 > 第262章 谢澜番外(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秋。


        

四野荒寂,墓碑林立,鸦群盘旋而过。


        

最前面的一块墓碑前,有个男孩子跪着,他脸色有些发白,头发、衣服凌乱,不知多少天没有打理过。


        

远处有人影渐行渐近。


        

那是谢澜第一次见到芙蓉谷的少主——宁霜。


        

宁霜年长他四岁,彼时的宁霜,也不过十五岁。


        

月白色的衣裙,将少女纤细的腰肢勾勒得淋漓尽致,裙摆上绣有芙蓉花。


        

清雅淡然的少女走到他面前,神色冷淡地问:“你是谢澜?”


        

谢澜没理她,依旧盯着墓碑上的字。


        

宁霜自顾自道:“师父接到消息,遣我来接你回芙蓉谷。”


        

“我不去。”谢澜许久未说话,声音嘶哑。


        

“你跪在这里也没用。”宁霜道:“你想报仇的话,就跟我走吧。”


        

听见这话,谢澜才抬头看她。


        

十五岁的少女五官秀美,眉宇间却都是冷意,她站在那儿,就给人一种冷意。


        

“你能让我报仇?”


        

“我可以教你如何报仇。”


        

谢澜许是被这句话打动,准备起身。


        

然而他跪得太久,还未完全起身,人已经失去意识。


        

他再醒过来就在马车里。


        

马车里除了宁霜,还有别人。


        

那是宁霜的同门。


        

谢澜醒过来,宁霜也没关心他,甚至都没看他一眼,在旁边闭眼打坐,反倒是其他人对他关心颇多。


        

她们要带他回芙蓉谷。


        

她们说芙蓉谷的谷主,与他父母是旧友,他家逢难,谷主接到他父母的拜托,将抚养他成人。


        

谢澜路上不怎么说话,十一岁的孩子,刚经历过那么大的事,其他人也就由他去了。


        

那天,马车里,只有谢澜和宁霜。


        

谢澜开口和宁霜说这一路上的第一句话,“你说,会教我报仇,是真的吗?”


        

宁霜睁开眼,面无表情应了声:“嗯。”


        

谢澜:“你很厉害吗?”


        

宁霜没回答他。


        

但是第二天谢澜就见识到宁霜的实力。


        

谢澜当即就问:“我可以拜你为师吗?”


        

宁霜拒绝:“不可以。”


        

“为什么?”


        

宁霜:“芙蓉谷不收男弟子。”


        

年纪尚小的谢澜不懂:“为什么?”


        

宁霜:“谷中规矩。”


        

谢澜:“那你偷偷收我不行吗?”


        

宁霜:“不行。”


        

宁霜又说:“虽然不能收你为徒,但我可以教你。”


        

……


        

……


        

宁霜说要教他,就真的开始教他。


        

谢澜觉得宁霜教他东西,那就是他师父,所以他看见她就叫师父。


        

“我说过,我不是你师父。”


        

“嗯。”谢澜应得快,但根本不改,他非要这么叫,她们又不能捂着他的嘴不让叫。


        

毕竟真要算起来,他可是芙蓉谷的客人。


        

芙蓉谷的弟子都是女子,但没说不能有男性客人。


        

所以谢澜是以客人的身份,进入芙蓉谷。


        

当谷主听见谢澜叫宁霜师父,露出几分诧异和不解,目光直接望向一旁的宁霜。


        

宁霜冷声解释:“他非要这么叫,我管不了他。”


        

谷主留下谢澜单独说话。


        

告诉他芙蓉谷的规矩,他们不能收男弟子。


        

但他会是芙蓉谷的客人,安心住在芙蓉谷便是。


        

谢澜出来后,见宁霜等在外面,他绷着小脸,“我以后私底下叫你师父可以吗?”


        

宁霜:“……”


        

宁霜:“我带你去你住处。”


        

谷主对这位旧友的孩子很照顾,住处都安排在少谷主的旁边,大概也是想让宁霜稍微照顾他一下。


        

宁霜年长谢澜,处事沉稳。


        

对于谷主来说,将一个十岁的孩子,交给宁霜,她很放心。


        

如果谷主知道,他这个安排会造成后面的悲剧,也许当初就不会这么安排。


        

宁霜推开小院的门,“你以后就住在这里。”


        

说完,她又指了指隔壁的小院,“我住那边,有事可以叫我。”


        

……


        

……


        

住在芙蓉谷的第一年,谢澜每天只是跟着宁霜练功,一开始只是私底下叫她师父,但被人听见的次数多了,纠正他多次未改后,她们也拿他没办法。


        

反正只要她们不承认,那谢澜就不是芙蓉谷的弟子。


        

谢澜和宁霜之间的话并不多。


        

除了练功之间的交流,平时他们几乎说不上几句话。


        

宁霜是性情冷淡,话本就少。


        

而谢澜是心中藏着事,不愿多交流。


        

宁霜对他很严格,有一段时间,谢澜身上都是伤,看得谷中弟子都有些不忍。


        

但谢澜自己一点也不觉得累,每天练功都很积极。


        

“少主,谢澜还在演练场。”


        

宁霜:“随他去。”


        

“少主,这么下去,先不说他身体会不会出问题,肯定会走火入魔的。”


        

宁霜被底下的师妹们央求,最后她只能去演练场。


        

演练场已经空无一人,零星的两盏灯亮着,漫天的繁星下,少年挥剑斩月光,一招一式都透着凛冽杀意。


        

宁霜站在暗处看了许久,待谢澜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她才走出去。


        

“谢澜。”


        

“师父!”


        

谢澜一骨碌爬起来。


        

宁霜负手而立,看着满头大汗的谢澜,“听说你最近在演练场待到很晚。”


        

谢澜:“我想早点练好武功。”


        

“练功不是一日就成的。”宁霜让他坐下,难得和他说了很长一段话。


        

可是那天晚上,谢澜并没有听进去多少……他太累,睡着了。


        

宁霜可能是怕他不听话,之后除了必要的练功时间,都将他带在身边。


        

谢澜也是那个时候知道,宁霜会很多东西。


        

他跟在宁霜身边,自然而然就学到一些。


        

宁霜见他感兴趣,有时候也会指点他两句。


        

那个时候的谢澜,还只是将宁霜当成一个良师。


        

他们就这样磕磕绊绊相处三年。


        

十五岁的谢澜,已经能打过谷中不少弟子。


        

谢澜练完功回来,发现宁霜准备出门,他立即跟上去:“师父,你又要出任务吗?”


        

“嗯。”


        

“你带我去行吗?”


        

“不行。”


        

“师父,我不捣乱,我保证听话。”


        

谢澜跟着宁霜,一路到芙蓉谷外。


        

“不行,你赶紧回去。”宁霜再次拒绝,“你不能去。”


        

然而谢澜非要跟着,宁霜最后只能让他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