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快穿:反派女主满级之后 > 第263章 谢澜番外(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是谢澜这么多年,第一次离开芙蓉谷。


        

宁霜虽然带着他一起去,但也不过是将他扔在客栈,根本没让他插手。


        

但宁霜那次失手,受了很重的伤。


        

要不是他偷偷跟着,宁霜很可能就被抓了。


        

他带着宁霜,躲开追兵,藏在一处废旧的破庙里。


        

“师父……”


        

宁霜即便这个时候,也是一脸的冷淡:“我没事,你回芙蓉谷去。”


        

谢澜:“师父,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宁霜:“这里不安全。”


        

谢澜:“那我就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宁霜:“你带着我只是累赘,我受伤了。”


        

“师父,我不会丢下你的不管的。”


        

谢澜语气坚定,根本不听宁霜的话。


        

他出去找了一些草药。


        

幸好他之前跟在宁霜身边,学过这些,但是宁霜受伤的位置不太好,而宁霜又不能自己上药。


        

“师父……”


        

年少的谢澜,有些无措地看着她。


        

“没事……”宁霜侧过身,将衣服滑下去,“上药吧。”


        

她不能将谢澜赶走,那就只能尽快上药,止住血,恢复体力。


        

伤口很严重,他必须先小心清理,然后再上药。


        

所以谢澜都不能闭着眼。


        

他只能将目光停留在伤口上,不看其他地方。


        

谢澜上完药,一张脸都红透了。


        

“今天的事,只有我们知道,你不必有心理负担,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我……我可以负责的。”


        

谢澜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这句话。


        

说完他自己也愣住了。


        

随后又觉得他没说错,女子的清白很重要,身子不能随便给人看……他看了,那就要负责。


        

宁霜摸下他脑袋:“别多想。”


        

“我……”


        

“谢澜。”


        

谢澜只好把嘴巴闭上。


        

他们那次的逃亡,堪称是凶险。


        

追杀他们的人,无穷无尽一般。


        

谢澜的马受伤,不能再跑。


        

“师父,你走吧。”谢澜看着站不起来的马儿,“我去引开他们,反正他们的目标也不是我,我不会有事的。”


        

宁霜倒回来,朝他伸出手:“上来。”


        

“师父……这样我们都跑不掉的。”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后面马蹄声渐近,谢澜只好握住宁霜的手,被她拉上马,坐在她前面。


        

风呼啸而过。


        

炎热的空气撞进他肺腑,谢澜能感受后背贴着的柔软身躯,以及宁霜身上淡淡的血腥气。


        

谢澜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不是因为后面的追兵。


        

是因为……他师父。


        

“不要害怕。”


        

宁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们能甩开他们。”


        

“……嗯。”谢澜含糊应一声,热风撞在他脸上,染上层层绯色,最后连耳根都染得通红。


        

夕阳西沉,马儿疾驰过大地,奔向那绚烂的云霞中。


        

……


        

……


        

他们还是安全回到芙蓉谷。


        

谢澜以为他们那次是意外,但他后来才知道,其实她们每次的任务都很危险。


        

而宁霜身为少谷主,她的任务更危险。


        

谢澜回谷后,就有些躲着宁霜。


        

宁霜虽然奇怪,但也只是关心几句,见谢澜不怎么搭理自己,又从同门那里听说男孩子这个年纪就容易叛逆,也就不自讨没趣。


        

谢澜去找了谷主,说要像谷中弟子那般接任务,他已经可以独立完成。


        

谷主当然不同意。


        

但谢澜说,她不让自己去,他就自己去。


        

谷主知道谢澜性子倔,真怕他自己出去,把自己给弄没了,她以后下去了,没法给旧友交代,只好先拿简单的糊弄他。


        

谢澜知道谷主是在糊弄自己。


        

但他明白,如果不证明自己,谷主是不会真正放心他的。


        

所以他很认真去完成那些任务。


        

谢澜也许有做杀手的天赋,他的实力不是当时谷中最强的,成功率却是最高的。


        

渐渐地,谷主交给他的任务就越来越难。


        

而宁霜也总算发现不对劲。


        

她在谢澜一次外出回来时,拦住他,“谢澜,你是在躲着我吗?”


        

“师父,我没有。”


        

“你最近与我说过几次话?”


        

“……”


        

谢澜回答不上来,他想要从旁边绕过去。


        

宁霜好不容易堵住他,哪儿能让他这么容易走了,当即上前拉住他:“有什么事你说出来,不要摆脸色。”


        

“师父,我没有摆脸色。我只是想快点变得更强……”


        

“你为什么要接任务?你不是芙蓉谷的弟子,你不用做这些。”


        

“师父,我需要锻炼自己,在谷中练得再好,没有实战经历,我只会落败……”


        

谢澜脸色越来越难看,说到最后,声音都低了很多。


        

宁霜感觉到手下有些湿润。


        

她垂眸一看,发现自己拉着的地上已经被血浸透。


        

“!!”


        

宁霜松手:“受伤了?”


        

“小伤……”谢澜捂着胳膊,“师父,我先回去休息了。”


        

宁霜想拉住他,但又不知道他身上还有没有伤,只能拽住他衣服,将他拽回自己的房间。


        

宁霜找出东西给他上药。


        

“师父,我可以自己……”


        

“坐好!袖子撩起来。”


        

谢澜沉默一会儿,扭扭捏捏地卷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伤。


        

他自己处理过,但刚才被宁霜握着,伤口裂开,所以才会渗血。


        

宁霜冷着脸:“受伤为什么不说?”


        

她刚才那么用力,他都一声不吭。


        

“你到底在跟谁赌气?”


        

宁霜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他。


        

他要什么,她都尽量满足他了!


        

谢澜没和谁赌气,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宁霜。


        

自从那次回来,谢澜就总是会去想宁霜,想他们以前相处的点点滴滴。


        

谢澜不知道,自己的记忆竟然那么好。


        

他甚至记得宁霜第一次出现时,穿的什么衣服,脸上是什么表情……


        

他每次看见宁霜,就会觉得心跳加速。


        

他喜欢宁霜。


        

但他不敢说。


        

他甚至不敢让宁霜察觉出来。


        

他在芙蓉谷这么多年,岂能不知道芙蓉谷的规矩。


        

他的喜欢,会害了宁霜。


        

“师父,我没有。”谢澜抬头,笑了下,“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不能老是黏着师父啊。”


        

谢澜以为他的喜欢,会永远藏在黑暗中,不见天日。


        

但宁霜……


        

亲手撕开了一道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