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快穿:反派女主满级之后 > 第381章 卧底身兼数职后(3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5月25日。


        

短短十天时间,坞汀集团进行了大洗牌。


        

曾经那些跟着坞汀打江山的老人,伤的伤,残的残,还有不少被抓了进去。


        

警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掌握了那么多证据。


        

而坞汀集团损失惨重,仿佛一块失去盔甲的肥肉,不少人开始跃跃欲试,试图分一杯羹。


        

但坞汀集团并没有像大家想的那样分崩离析,出现混乱。


        

反而被人迅速整合,拥有了新老板。


        

会议室里,所剩不多的核心成员,对上座的女子怒目而视,“元音你太过分了!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都送进去!”


        

当初他们就不同意这个女人进入管理层。


        

现在好了……


        

引狼入室。


        

坞汀自食恶果,现在还给他们招来这么大的灾。


        

坞汀在的时候,有多年打拼的情分在,他们好歹还能说上话。


        

结果她用强硬手段把那群实在不听话的处理了,现在就轮到他们了。


        

“这位阿叔,只要你听话,我为什么要送你进去?”花雾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除非你一定要给我一个送你进去的理由,那我也不好拒绝。”


        

“你凭什么……”


        

哗啦——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拍桌子拍一半的人,被其他人按回去。


        

花雾将一颗子弹放在空荡荡的桌面上,语气温和:“各位叔伯年纪也大了,以后就好好养老,不该有的心思就不要动,毕竟心脏很脆弱的。”


        

花雾在会议室将这群半截入土的老员工气得半死后,施施然离开会议室。


        

……


        

……


        

会议室外,还有不少人,立在墙边,跟被罚的学生似的。


        

他们面上多是惶恐、不安、紧张……


        

特别是看见度寒的时候。


        

这些人更显得害怕。


        

度寒这段时间帮花雾处理了一些,她来不及去处理的事,收回来一些地盘。


        

他手段不算激烈,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温和的法子,狠起来的时候,那也是令人印象深刻。


        

因此大家本能地畏惧他。


        

度寒还是那身打扮,抱着胳膊倚在门口,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等花雾出来,立即跟上她。


        

除了度寒,还有一批保镖。


        

对,就是一批。


        

她也知道自己招人恨,所以保镖都是批发的。


        

当然度寒觉得她没多担心,更像是故意搞这么大的阵仗……显得很有排面。


        

回到暂住的酒店,花雾瘫在沙发上休息。


        

度寒:“我出去了。”


        

花雾看他一眼:“等会儿我要去见秦老板,你开车。”


        

度寒松开按着门把手的手,转过身来:“我不是你的司机。等你这些事完了,我就会带度柏离开。”


        

他是被迫踩上她这条贼船。


        

现在已经靠岸了。


        

“哦。”花雾有气无力:“那你等会儿开车吗?”


        

“……”度寒拉开门:“开。”


        

花雾休息一会儿,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和度寒一起去见了秦老板。


        

秦老板见面第一件事,就是冲她竖大拇指。


        

真心实意地夸她:“你可真牛逼。”


        

“还好还好。”花雾谦虚,“都是为人民。”


        

秦老板:“……”


        

你就是一个线人,至于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吗?


        

秦老板主要是想问坞汀集团这边的问题。


        

“你现在接手是什么意思?”他一个不注意,她就当上了人家老大了。


        

“我不接手,别人也会接手,最后只会成为下一个坞汀。”花雾理直气壮:“我是在为全人类牺牲自我。”


        

“我怎么那么伟大。”说着说着,花雾把自己给感动了,举杯敬自己,“都在酒里。”


        

“……”神他妈都在酒里!


        

秦老板不能否认花雾说的。


        

她就算不接手,也会有其他人接手。


        

这么大的盘子在这儿,他们现在还没法完全打掉,一旦被其他人吞并或者掌控,那很快又会发展起来。


        

秦老板脸上严肃不少:“元音,你必须跟我保证,不能走上歪路。”


        

花雾微微抬着下巴,“我可是正义的尺!怎么可能走歪路。”


        

秦老板:“……”


        

为什么她总有这么多中二的台词说?


        

说完坞汀集团这边,秦老板又提到犬牙那边:“犬牙那边……”


        

“等我把这边搞定了,就过去收复失地。”


        

“???”


        

秦老板想说你没喝两口怎么就醉了。


        

但是想想……


        

好像也有可能。


        

秦老板问完想问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他还有事先一步离开。


        

花雾秉着不能浪费的节约精神,将剩下的小半瓶喝了,然后起身去找度寒。


        

度寒坐在吧台那儿,有个穿着紧身裙的漂亮姑娘坐在旁边,在和他搭话。


        

但度寒压根没理她。


        

花雾见度寒没有要和漂亮姑娘发展的意思,她过去拍下度寒的肩,“走了。”


        

度寒将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喝完,戴上口罩,跟着花雾出去。


        

和度寒搭话的漂亮姑娘:“……”


        

回去的路上,度寒也没说话。


        

花雾缩在副驾驶,思索接下来的事。


        

等她思索完,扭头就发现度寒把口罩拉下来,似乎有些热,脸上微微泛红。


        

度寒有些奇怪,花雾观察他好几眼。


        

“你很热吗?”


        

度寒皱了皱眉,没吭声。


        

“啊草……小心啊!”花雾按着度寒手腕,避开对面来的一辆车,“你这是想送我离开人世啊。”


        

度寒在对面来车的长鸣声中,稍微集中了下精神。


        

“没事。”


        

“你刚才喝酒了?”花雾仔细打量他两眼,“喝醉了?”


        

度寒:“没有。”


        

度寒确实不太对劲,花雾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要不你停路边,我来开。”


        

“马上就到了。”度寒没有停车,前面路口转过去就是酒店。


        

车子进入地下车库,度寒在电梯附近找了一个停车位,他停好车,像是长松一口气,拽着衣领透气,呼吸都略微急促。


        

“你哪里不舒服?”


        

“热……”


        

度寒感觉特别热,浑身不舒服,耳边的声音都变得模糊。


        

他听见花雾说了什么,但他没听清。


        

身边的人突然帮他解开安全带,度寒侧目就看见那张漂亮白皙的侧脸,昏暗的光沿着她侧脸,落在那嫣红的唇瓣上,隐隐透着诱人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