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女主被用卡牌创造出来了 > 第108章 极致魅影,完全克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云先生,真是温柔呢。”胡桃夹子舔舐红唇,双眸盈满光泽。


        

呼!


        

青焰爆燃她的全身。


        

水流滚动,守护全身,胡桃夹子媚笑道:“既要战你,自然会准备对应的卡牌。”


        

“是吗?你能扛多久?”苏云面无表情地开枪。


        

这可是和灾祸之力纠缠在一起的青焰。


        

“那就试试!”


        

轰的一声,粉色光雾笼罩四周,又有一轮【焦日】腾空而起,洒落炽热光线。


        

场地卡牌!天气卡牌!


        

刹那之间,苏云的欲望高起,躯体摇摇欲坠,就算是“超级贤者模式”也不顶用。


        

胡桃夹子的场地卡牌【粉色诱惑】,可以让场地内所有生灵那方面的欲望喷发,卡师们为了压制这股欲望,也就会引起精神力的剧烈波动,从而影响精神力输出。


        

精神力的输出受到影响,所有使用的卡牌力量、效果都会因此降低。


        

而【粉色诱惑】配合她的“魅影王后”,效果剧烈膨胀!


        

光雾内光影变化,伴有诱惑的娇吟,九条狐尾恍如喷薄的烈火,影影绰绰,让人遐想连连。


        

隐隐约约才是真!


        

若隐若现更致命!


        

这又是一张卡牌,苏云现在捕获了大致信息。


        

【狐仙魅影】


        

“魅影王后”加成【粉色诱惑】,这两者又同时加成【狐仙魅影】!


        

紧接着又是一张卡牌。


        

【致命娇吟】


        

艹!和弄玉楼干仗,简直和打黄油似的。


        

意志力差的卡师碰到这一茬,当场沦陷,无法反抗。


        

即便是苏云,【魅魔冥想】圆满,此刻也是受到巨大的影响,精神力输出强度最多还剩下60个点。


        

“去,去!砍死她!”苏云虎躯颤动。


        

这真不是他好色,这可是S级卡师天赋!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胡桃夹子就无敌了。


        

她要维持这样的“魅惑”,一定也占了一部分精神力输出,否则打谁都是碾压。


        

正常卡师可能只剩下30-50的强度,而苏云是60,胡桃夹子可能还剩下80。


        

精神力输出强度降低,卡师“同一时间能做的事”,也会减少。


        

比如本来可以同时维持5张卡牌,现在只有3张。


        

S级天赋,优势还是太大了!


        

用处还多,战斗内外都能使用,简直不讲武德。


        

洛星月当即扑杀出去,青焰激荡,四面八方扩散。


        

那狐妖大概是“假胡桃夹子”召唤,只是在【粉色诱惑】中战力大涨。


        

胡桃夹子真正的战法,是强化卡师自身,拿着鞭子抽人!


        

此刻灰白发女人不知何时换上一身黑纱裙,大片半透明,极具诱惑,踩着铆钉细高跟,手中的皮鞭长长地拖在地面。


        

她的红唇勾勒出一抹弧度,沙沙的嗓音在【致命娇吟】中让人无法把持:“苏云先生虽然修炼【魅魔冥想】圆满,但若是最终沦陷,后果可能会愈发严重哦。”


        

胡桃夹子迎向洛星月,皮鞭卷动,凌厉至极。


        

但很快,她脸色大变,洛星月的剑光交织,斩退皮鞭,切割黑纱裙,最终将她一脚踹飞,轰的一声砸入墙体,里面传来她的惊怒声:


        

“你的精神力输出不受影响?”


        

苏云也不动手,靠在墙边喘息着,露出一抹冷笑。


        

精神力输出受到影响,那让她自己动不就行了?


        

洛星月本来就喜欢自己动!


        

轰的一声,洛星月猛然持剑撞入墙体内,和胡桃夹子发生大战。


        

蓦地,苏云感受到精神压力下降许多,胡桃夹子打不过洛星月,将魅惑转移到了洛星月的身上。


        

他冷笑:“那我可要动了!”


        

洛星月本身战力惊人,又不受精神力输出的影响,简直就是天克胡桃夹子。


        

她很强,【皮鞭】卡牌不输于【源能双枪】,【皮鞭的技法】更是圆满且强大。


        

但洛星月同样强大,此刻燃烬一开,战力惊人,胡桃夹子为了魅惑苏云,还降低了自己的精神力输出,几个照面就被碾压。


        

她将魅惑转移,洛星月也确实会受到巨大的影响,但苏云却又能动了。


        

要么被洛星月追着打,要么被苏云和洛星月围殴!


        

胡桃夹子很赖皮,强得过分,但苏云拥有破局的关键,洛星月可以自己动。


        

苏云连开数枪,粉色光雾夹杂着粉尘,胡桃夹子大喊道:“不打了不打了!苏云,你是我的克星啊!”


        

洛星月目光一扫,胡桃夹子发出尖叫声,时间过去太久了,她针对“焰照”的卡牌已经消失,如今只有其他护盾卡牌。


        

一瞬间,她将所有魅惑转移到洛星月的身上,紧接着化作一道黑光,趁着苏云还在远处迸射而走。


        

好快!


        

“你太自信了,想偷袭我,更不惧和我正面单挑,将那坐骑卡牌给了假货,现在还想跑?”苏云轻喝。


        

哗啦!


        

一道炫亮的白色雷电划破夜空。


        

无损转变,黎明之光!


        

“【狐仙魅影】还能用吗?”苏云的话音伴随着夜夕颜的躯体齐齐飞出。


        

嗡嗯嗯!


        

圣雷磁场不断地扩散,夜夕颜叼着圣剑“黎明天耀”奔走,在地表划出一道惊人的虹光,电弧虚空乱颤,平地一声雷!


        

圣雷斩!


        

胡桃夹子惊惧的瞳孔倒映出小黑猫与圣剑,她咬牙,反手掀起一片桃花乱坠。


        

【醉花荫】


        

“不如【狐仙魅影】。”


        

在这一瞬间,白色雷电映照虚空,白夜降临,苏云评价。


        

它从黄昏走向黎明,意志之坚韧,还要超过洛星月和苏云!


        

魅影王后仍旧让【醉花荫】产生大用,这一剑受到影响。


        

但,足够了。


        

哗啦!


        

十几米宽的白色雷霆切开夜空,炽盛耀眼的光将夜夕颜和胡桃夹子同时淹没。


        

“真是难缠啊。”苏云奔走在地表,迅速地靠近。


        

漫天烟尘中央,胡桃夹子的周身浮现一片片粉色花瓣,围绕成圆形,将她笼罩在其中,光霞流转。


        

倒影卡牌。


        

这女人,居然有两张防御类型的倒影卡牌。


        

但她的状态不太好。


        

在最后被洛星月瞪了一眼。


        

这可是在【焦日】与星云剑加持下的青焰。


        

她还活着,但身体表面许多黑碳化,艳姿凄惨。


        

“你还有力气吗?”苏云敲敲花瓣守护。


        

“没了。”胡桃夹子坐在地上愁眉苦脸。


        

为了解除青焰,她被迫使用大量的卡牌去抵御,精神力近乎耗尽。


        

而花瓣守护是有时效的。


        

就如苏云的【斗转星移】,1小时,或者能量耗尽。


        

时间一到,她就完蛋。


        

胡桃夹子摸了摸脸颊:“苏云先生真是不会懂得怜香惜玉啊。”


        

“动静太大了,有人要来了啊!”


        

苏云撇了她一眼:“那就看看是你们弄玉楼的人快,还是我执法师的人快。”


        

“随便啦,我先恢复下。”胡桃夹子笑嘻嘻道。


        

苏云指尖夹住一张卡牌,【绯红破碎者】,淡淡道:“你敢冥想恢复,我立马轰碎它。”


        

胡桃夹子脸色一垮,她忍不住道:“苏云先生是不是太贪了啊?又想抓我,又想节省卡牌,小心出事。”


        

苏云淡笑道:“这就不是你需要在意的事情了。你可以不冥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跑。”


        

胡桃夹子看着小黑猫变成白芷鸢展开双翼腾空而起,问道:“可是,如果我们弄玉楼的卡师更多,杀了进来,你也会立刻点亮这卡牌,然后抓走或者杀死我吧。”


        

白芷鸢腾空,自然是关注附近的卡师。


        

苏云随口道:“你要么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人能阻止我,要么就冥想,我会点亮【绯红破碎者】。”


        

“哦,说起来,【绯红破碎者】还是你们弄玉楼那边拿到手的。”


        

胡桃夹子沮丧:“虾仁还要猪心,你好坏哦。”


        

苏云朝天射出3枪,源能爆炸,动静巨大,紧接着他冷喝,声音传至数里外:


        

“执法师办案,不要看,不要问,不要靠近,妨碍者........”


        

“杀无赦!”


        

他的声音如若晨钟暮鼓,一刹那传遍四周,在天地间回荡,隆隆作响。


        

围观者们骇然,心惊胆颤。


        

“快,快退出去!”


        

“发生了什么?艹!这么大动静,我还以为白玉卡师打进来了!”


        

轰!


        

众人震然,天穹上的白袍女子突然抓住一根水流大戟,猛然投射而下,大地震颤,尘土间鲜血迸射。


        

真杀啊!


        

许多卡师颤抖,踉跄着朝外围跑。


        

“执法师又如何,他凭什么这样杀人?”


        

“你发什么病,这多半是大案,这人这个点还靠近,点亮卡牌,你还说他没问题?”


        

“艹!那女人好猛!这是黑铁10阶?”


        

“那tmd是苏云,白天才来,晚上就有大动作?”众人震然,远远地有人认出苏云。


        

“后退!后退!执法师办案!”有执法师大喝。


        

苏云的目光一扫,弄玉楼的人多半也来了,绝对认出这是胡桃夹子,执法师可以直接正面出现,而他们还在等人。


        

“情况不太妙啊。”胡桃夹子叹息道。


        

执法师大概率比弄玉楼的人多。


        

“不知道我对于弄玉楼有多大价值?”她说道。


        

弄玉楼动手,那就是判定短时间内凑齐的人手足够,可以尝试营救。


        

执法师到了,却会有两种情况。


        

①来的人确实不够。


        

②来的人很多,但大多都潜藏在暗处,要打击营救胡桃夹子的弄玉楼卡师!


        

而情况②,最终会变成苏云的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