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二十三章:云护法牺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宁修好奇的拿起短刀,短刀长一尺左右,刀鞘上镶嵌着一颗小拇指大的紫色宝石,曲形刀柄上面缠着一圈圈金色丝线,刀镡呈莲花状。


        

他将短刀拔出来。


        

铿锵一声,尘封已久的短刀发出一声清脆声响。


        

清亮的刀身上有繁密的纹路。


        

上面还有两个清秀的小字……冷刀。


        

宁修拿着短刀,挥舞了一下,劈在一块金子上。


        

那金子竟轻易的被一分为二。


        

这个过程中,宁修并未感觉到什么阻力。


        

就好像切了一块豆腐。


        

宁修更震惊了,要知道,他刚才并未灌注真气,甚至都没用几分气力,这是真正的削铁如泥啊!


        

“好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张青不禁赞叹一声。


        

“冷刀,冷刀,就是这名字不怎么样。”


        

宁修把玩着冷刀,有些爱不释手。


        

张青看出他喜爱这刀,提议道:“宁兄,这次我们找到了金风大盗的宝藏,回去后,一定会受到嘉奖,而且这宝藏这么多,我们拿一点也没什么不妥,你身上没有兵器防身,这把冷刀不如留着吧。”


        

“啊,这,这……”宁修摸了摸头,随即点点头说道:“既然张兄都这么说了,我就厚着脸收下了。”


        

他将冷刀放在怀里,觉得有些咯,不大舒服,系在腰间,又觉得有些明显,想了想,他最后将冷刀藏在了自己的靴子里,想取的抬一下脚就可以了。


        

而且这样也不明显,让人防不胜防。


        

冷刀,冷刀。


        

冷不防的给人来一刀,这才叫冷刀。


        

宁修无比满意,在原地练了起来。


        

抬脚,取刀,抬脚,取刀,抬脚,取刀……


        

他的动作越来越熟练。


        

就在他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李云鹏还有王羽牵着马车回来了,李云鹏还买了一件衣服,是给宁修的。


        

他在战斗的时候,受了钱执事一掌,上半身的衣服几乎都被赤火功的强大真气给烧成灰了。


        

换好衣服,将能搬的宝藏都搬上马车。


        

最后几人离开了这里,带着宝藏回玄冥城。


        

路上。


        

宁修几人发现了一些异样。


        

玄冥教各大城池分舵中的弟子,全都戒备起来了。


        

他们带着一批宝藏,十分显眼,经过一座城池时差点还跟当地的分舵弟子产生冲突。


        

幸好有暗号对接,不然只怕又会是一场厮杀。


        

张青,宁修几人都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这种情形,难道玄冥教要跟谁开战了吗?”


        

张青眉宇微蹙。


        

在一个城池中,他们联系当地的分舵弟子,了解情况,得知最近玄冥教的确是在自家领地内陆续发现了不少烈火门以及其余几个门派的武者。


        

这些人偷偷摸摸的潜入玄冥教的范围内。


        

很显然,来者不善。


        

“难道,烈火门他们又要大举东征了吗?”


        

张青有些担心道。


        

玄冥教,烈火门,分别位于青州东西两边,是青州最强的两大势力,但一直以来都水火不容,百年来,曾经发生过不少争斗,而规模最大的一次,当属十数年前烈火门率领七大门派东征玄冥教。


        

那一战,十分激烈,死去的武者数以万计。


        

后来,烈火门与玄冥教两败俱伤。


        

直到最近几年才恢复过来。


        

若是烈火门再度东征,青州又要陷入战火中了。


        

宁修也是若有所思。


        

在他看来,烈火门东征的可能性……不小啊。


        

毕竟,玄冥教教主李清芷前段时间受到重创,可能现在还没恢复,正是进攻的大好时机呢。


        

“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张青说道,不知为何,他最近的眼皮子一直在跳。


        

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两天后。


        

宁修几人回到了玄冥城,来到了总舵,但几人敏锐的感觉总舵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不少弟子脸上带着伤感,在看向张青的时候,有些欲言又止,这一切都让张青内心感到焦躁。


        

“宁修,张青,你们回来了。”


        

白护法前来迎接宁修几人。


        

待看到他们身后的马车时,不禁眼前一亮,“这些难道就是金风大盗的宝藏吗?”


        

“是的,护法,回来的路上,我们听说有不少烈火门的弟子出现在我教地界,这是要开战了吗?”


        

“嗯,是的。”白护法凝重点头。


        

“对了,我师傅呢,他回来了吗?”张青问道。


        

听到这,白护法顿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云护法他在执行任务时遭遇了赵赤火,已经……牺牲了。”


        

此言一出,张青如早雷击,整个人呆愣在原地。


        

宁修在一旁,内心也不禁咯噔了一下。


        

云护法,对于此人,他印象并不是很深刻,只是见过几面而已,只知道,对方是张青的师傅。


        

在玄冥教中的资历很老,深受弟子们敬重。


        

“不,不……”


        

张青身形踉跄,疯狂的摇头,不敢相信,随即他冲进总舵,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灵堂。


        

灵堂上挂满了白灯笼,一具棺椁躺在其中。


        

张青失神一样走向棺椁,看着棺中的老人,往日与云护法相处的日子不断翻涌上心头。


        

张青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如鲠在喉般发不出声音,旁边,常护法,雪不染都在。


        

常护法叹了口气,“张青,节哀。”


        

张青茫然的看了一眼众人,在看着云护法尸身,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接着,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他脑海……


        

赵赤火!!


        

他转身就朝灵堂外走去。


        

“你要去做什么。”


        

张青没有回答。


        

“拦住他!”常护法脸色一变。


        

宁修,李云鹏刚好走上来,将他拉住。


        

“放开我!”


        

“我要去杀了他,我要去杀了他!”


        

张青疯狂嘶吼着。


        

四周弟子都被吓了一跳。


        

他们从未见过对方这般模样,一直以来,张青在他们看来都是温和的,彬彬有礼的。


        

从未像今天这样失态。


        

“张兄,冷静!赵赤火是烈火门副门主,他的实力你见过的,护法们一起上都只能跟他战个平手,你一个人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李云鹏连忙道。


        

“想想看,你去找赵赤火非但报不了仇,还会白白搭进一条命,云护法只怕死不瞑目啊。”


        

宁修补充道。


        

他们两个死死拉住张青,但悲痛之下的张青根本什么也听不进去,双眼赤红的挣扎着。


        

这时雪不染走了上去,直接一个手刀劈在张青的脖子上,直接将对方打晕过去。


        

“把他带回去冷静一下。”雪不染淡淡道。


        

随即,她看向宁修,“你随我来,将这次去金风城遭遇的事一五一十说给我听。”


        

宁修将晕倒的张青交给李云鹏,随即走入灵堂先祭拜了一下云护法,然后再跟雪不染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