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二十六章:晋级四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年楼。


        

宁修刚服下第三十六颗蛇胆!


        

这蛇胆吃多了,渐渐的,他竟是有些适应了蛇胆的腥苦之味,而随着第三十六颗蛇胆下肚,四品境界的瓶颈也应声而破,接连几十颗蛇胆,他终于突破了。


        

四品境!


        

而晋级四品境的他,感觉自身的真气暴涨了七八倍不止,不仅如此,九阳神功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每每运转真气之时,他总有一种自身要化作烘炉般的感觉。


        

“九阳神功乃是烈火门不传之秘,乃是江湖上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神功,这九阳真气的威力远超寻常的武者真气,我晋级四品后,这真气变化越发明显了。”


        

宁修暗自想到,运气真气到手掌。


        

隐隐的,他的手掌逐渐泛红,仿佛一块烙铁。


        

他见过赵赤火,钱执事运功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变化,那是烈火门独有的赤火功特征。


        

但现在,他凭借九阳神功也能做到。


        

而且更加的霸道刚猛!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宁修一掌拍出,隔空打向三丈外的大树。


        

掌劲宛若一阵火浪席卷而出,空气都出现些许扭曲之感,而那颗被真气轰中的树木,顿时炸裂,接着竟是有自己燃烧了起来,不一会便化作一地焦炭。


        

“你,突破四品了?!”


        

这时。


        

一个声音响起。


        

少年楼外,身着素白色长裙李玉芝缓缓走来,她看着地上那些焦炭,眼中露出一抹震撼。


        

不是说好五品的吗?


        

怎么成四品了!


        

“师傅!”


        

看到李玉芝,宁修眼前一亮。


        

“嗯,不染已经跟我说过你的事情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做得很好。”李玉芝温柔的笑道,接着,她皱了皱秀气的鼻子,道:“你这里怎么有一股腥气?”


        

宁修挠了挠头,“是蛇尸,我最近买了不少蛇。”


        

“买蛇做什么?”


        

“自然是拿来吃了,师傅,你吃饭了没,要不,我请你吃蛇吧,炒的煮的烤的,可香了。”


        

“嗯,可以。”


        

“那走吧。”宁修收拾一番,扛着一袋蛇。


        

“去哪?”


        

“自然是去食堂找师傅做去了。”


        

李玉芝愣了一下,随即摇头一笑,“走吧。”


        

她还以为宁修要亲自下厨呢。


        

合着是找人加工。


        

来到食堂,宁修驾轻就熟的找到熟悉的师傅,将蛇交给对方,而对方也很热情,毕竟每次帮宁修加工,对方给的加工费都不少,大气得很。


        

“宁公子,您先去坐会吧,我待会就给你送去。”


        

“林大厨,我今天可是带了我师傅来尝尝你的手艺的,你可得好好表现。”宁修嘱咐道。


        

“放心好了。”


        

林大厨拍着胸口,信心满满。


        

不久,一般般蛇肉佳肴便端上了宁修,李玉芝的饭桌上,香气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师傅,快吃吧。”


        

“嗯。”


        

李玉芝动筷尝了一口。


        

还不错。


        

她吃得相当优雅。


        

宁修就不一样了,吃得满嘴流油。


        

“师傅,你这次回来,可是为了烈火门的事?”


        

宁修腮帮子鼓鼓的说道。


        

“是的。”


        

李玉芝点点头,取出一条手帕递给宁修,“明天我会出发去前线,我想把你也一起带上。”


        

“好。”宁修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这一次烈火门来势汹汹,前线混乱,你虽是四品了,但江湖厮杀,并非修为高就能高枕无忧的,此去凶险,你可想好了。”李玉芝淡淡说道。


        

宁修脸上没有害怕,道:“若是害怕凶险,就不会习武了,而且我相信师尊,你会保护我的吧。”


        

“自然。”


        

“那不就得了,有师傅你这么一个高手保护,我怕什么呢,来,师傅,多吃点。”


        

宁修给李玉芝夹了几块蛇肉。


        

吃饱喝足后。


        

他便回少年楼收拾了一番,准备好一些换洗的衣物之类的,背上包裹,翌日便随李玉芝离开了。


        

两人买了两匹马。


        

“师傅,我们先去哪里?”


        

“碧月城,玄冥教三十八城,碧月城,是其中的重城,城中经济发达,来往贸易最为频繁,一但这座城池被烈火门攻陷,对玄冥教的打击定然不小,我们先去那里,务必将那里的烈火门势力驱逐干净。”


        

李玉芝说道。


        

碧月城。


        

随着烈火门向玄冥教开战,此时的碧月城,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繁华景象,城中百姓,人人自危。


        

街道上,除了一些穿着红色制服的烈火门弟子在巡逻外,家家户户,皆是门窗紧闭。


        

城门口。


        

宁修,李玉芝两人一起来到,看着城中状况,还有街道上巡逻的烈火门弟子,他们心中隐隐有所猜测了。


        

“看来我们来晚了一步,烈火门已经占领了这,就是不知道,还有多少教徒活着了。”


        

李玉芝叹了口气。


        

两人翻身下马,走进城池。


        

他们并未立即去找烈火门算账,而是在沿路留下了专属于玄冥教的记号,来到了一间酒楼。


        

酒楼内,看着光鲜亮丽的宁修,李玉芝,酒楼店小二不敢怠慢,连忙上前,“二位吃点什么?”


        

“给我来两斤牛肉,一瓶好酒。”


        

宁修淡淡道。


        

“麻烦,再给我来一壶茶。”


        

“好的。”


        

不久,饭菜上来了。


        

宁修伸手就要去拿酒,但被李玉芝快一步拿走了。


        

她将茶推给宁修,淡淡道:“喝茶。”


        

“我十六了。”


        

“还小。”


        

看着态度坚决的李玉芝,宁修无奈的拿过茶碗,嘀咕道:“比喝酒更过分的事我都做过了。”


        

“什么意思?”


        

宁修玩味一笑,“你猜?”


        

李玉芝眉宇微蹙,不知对方再说什么,可突然,她脸色一红,嗔怒道:“你脑子都在想什么呢。”


        

“是师傅你自己想差了吧。”


        

“哼。”


        

李玉芝轻哼一声,不再说话,但思绪却是不自觉的飘到一个月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破庙,少年,中毒的教主……


        

越想,她脸色越红。


        

造孽啊。


        

而宁修笑吟吟的看着面色红润的李玉芝,顿觉得有趣,他也忍不住回想起了那一晚。


        

他记得李玉芝本来的面目,要比现在还好看。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见。


        

此时,一个黑衣大汉走上酒楼,巡视了一圈后,将目光放在了宁修还有李玉芝的身上。


        

“两位,从何而来?”


        

“不过是天地一旅人,无处可来,何处都可去。”


        

那黑衣大汉眼前一亮,随即小声道:“在下碧月城分舵舵主,请两位随我来吧。”


        

两人起身,留下银子,跟着对方离开。


        

待来到一处偏僻巷子后,那黑衣大汉拱手道:“碧月城玄冥分舵舵主林川,见过两位。”


        

“在下李玉芝,玄冥教护法。”


        

“宁修,玄冥教执事。”


        

相互介绍完了后,林川将碧月城现在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而其中一个名字引起了李玉芝的注意。


        

“你说此次前来占据碧月城的人乃是赵烈?!”


        

“是,正是烈火门三大长老之一的赵烈!”


        

“很强吗?”宁修在一旁问道。


        

“修为三品,还算不错,不过比起这个,此人还有一个身份……他,是赵赤火的弟弟。”


        

宁修瞳孔微微一凝,杀死云护法的赵赤火的弟弟。


        

还真是,巧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