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二十九章:她默许了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宁修毫不犹豫违背誓言,杀死刘执事,林川等人不禁有些惊讶,就连他们刚才都觉得宁修会放过对方的,可没想到,对方套完情报后竟下手如此果断。


        

而对宁修而言,他的誓言,从来都只对自己在乎的人有效,对于敌人,他可以花言巧语,鬼话连篇。


        

“青萍山,火麒麟……”


        

“这情报,的确是了不得呢。”


        

宁修将冷刀收回靴子说道。


        

林川说道:“火麒麟,我本以为这只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传闻中,火麒麟刀枪不入,吐火吞金,其血有延年益寿,提升功力的效果,若真让烈火门主得到这个火麒麟的血,对我教绝非好事。”


        

宁修点点头,“这事我会与师尊处理的,现在就麻烦你们先将碧月城中的烈火门余党先一一消灭了。”


        

“宁执事客气了,分内之事。”


        

林川拱手说道,对于宁修已是非常的敬重。


        

宁修离开分舵,想要去找李玉芝。


        

来到距离城门口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一道素白色的身影缓缓走来,而对方衣服上的鲜红血迹,格外刺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宁修脸色一变,连忙冲了上去。


        

“师傅,你没有大碍吧,伤到哪里了?”


        

看着有些慌张的宁修,李玉芝淡淡一笑,“我没有大碍,这并非是我的血,是赵烈的。”


        

宁修松了口气,“赵烈呢?”


        

“死了。”


        

李玉芝随意说道,指着不远处的城门口,只见在那里多出了一具被吊起来的尸体。


        

“我也让他试试,被吊起来的滋味。”


        

“师傅威武!”


        

“对了,阿修你刚才跟林川他们去做什么了?”


        

“我们去夺回分舵了,另外,还有些意外收获,待会再说,师傅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整一下,给你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吧。”宁修说道。


        

李玉芝看了一眼身上的血迹,露出些许嫌恶。


        

“好。”


        

两人在附近找了一间客栈。


        

宁修让店小二打来热水,随即对李玉芝道:“对了师傅,你的尺寸是多少?”


        

李玉芝古怪的看了宁修一眼,“你问这做什么?”


        

“当然是给你去买衣服啊。”


        

“不用,我自己去买。”


        

“师傅,你与赵烈刚打完一架,真气损耗不小,还是先好好休息吧,交给我徒弟我吧,再说了,咱们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师傅你不用这么害羞吧。”


        

宁修大义凛然的说道。


        

毫无杂念的双眼定定的看着李玉芝,写满纯洁。


        

“这……”


        

李玉芝迟疑了一下,随即将尺寸告诉了宁修。


        

宁修估摸了一下。


        

哇塞!


        

师傅这么有料的吗?!


        

“好,师傅你稍等,我去去就回。”


        

宁修关好门窗,出了房间,到楼下看着店小二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那房间。”


        

“是是,公子放心。”


        

宁修,李玉芝与赵烈等人战斗的时候,动静很大。


        

这店小二远远的便看到了。


        

知道这两人都不好惹,自然是言听计从的。


        

不久后。


        

宁修便买好衣服回来了,他先在门外敲了敲门。


        

“师傅,我进来了。”


        

“嗯。”


        

李玉芝的声音传出来。


        

软软的,似乎是有些害羞。


        

宁修推开房门进去,隔着一个屏风,看到正在沐浴的李玉芝的身影,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那日在破庙里的情景,这么一想,他不禁来了一点感觉了。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默念了几遍静心咒,宁修勉强将脑海中的旖旎念头给压了下去。


        

他将衣服挂在屏风上,“师傅,衣服我放这了。”


        

“嗯。”李玉芝看了一眼屏风上的衣服,款式跟自己之前穿的差不多,都是白色的,但……


        

“这家伙,居然把内衣裤都给买了。”


        

她脸色忍不住红了起来。


        

房间内。


        

宁修看着屏风后的正在沐浴的李玉芝,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李玉芝也没说话,只有哗啦啦的水声。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你不是说此行去分舵有意外收获吗?是什么?”


        

李玉芝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


        

“哦对了,是关于烈火门门主的事……”


        

宁修将火麒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火麒麟,没想到烈火门主居然将主意打到这等瑞兽身上了,靠麒麟之血突破宗师,是个好想法,若是真让他成功,我玄冥教的确是要大难临头。”


        

“嗯,师尊,我们要去青萍山吗?”


        

“自然要去。”


        

李玉芝从浴桶中走出。


        

透过屏风,宁修看到对方那前凸后翘的窈窕身姿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脏砰砰狂跳,好棒!!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李玉芝穿戴整齐的走出屏风,而宁修此时已背对着屏风,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似乎注意到李玉芝已经洗漱完毕,他起身朝李玉芝问道:“师傅,衣服可还合身?”


        

“嗯。”


        

李玉芝微微颔首,随即淡淡道:“阿修,你可知道武道晋级三品后,会有什么变化吗?”


        

“不知,请师尊赐教。”


        

“是感知,武道晋级三品后,武者的感知能力会被放大,哪怕是闭着眼睛,但凭借着过人的感知,也能敏锐的察觉到方圆十丈之内的风吹草动。”


        

“这屋子,就你我二人,你的心跳太明显了。”


        

李玉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不用装了,你偷窥为师的事,为师全都清楚。


        

宁修也反应过来了,尴尬的一笑。


        

但随即,他转念一想,李玉芝既然知道自己在看着她,但却没有阻止自己,这说明什么?


        

对方默许了啊!


        

想到这,他心中忍不住偷笑。


        

可面上还是一副惭愧的样子,“徒儿知错。”


        

“少年血气方刚,下不为例。”


        

“是,师傅。”


        

下次,我要光明正大的看!


        

宁修立下目标。


        

李玉芝看着脸色惭愧的宁修,心里也知道对方可能就只是脸上装装样子而已。


        

但不知为何,她内心竟是没有太多抗拒。


        

或许是因为愧疚?


        

愧疚因为自己,间接害得对方没了容身之所。


        

还是因为对方早与自己结合,身子都给了对方,这被看了几眼,又算得了什么呢……


        

李玉芝不明白,但却知道,自己从一开始跟宁修的关系就超出了正常师徒的范畴了。


        

“在此休整一夜,明天便去青萍山吧。”


        

“好的,那我也去洗个澡。”宁修应了一声,随即他伸了伸懒腰,也想去泡个澡好好的清爽一下。


        

走到屏风后,他看着那浴桶内还有余温的热水,陷入了沉思,师傅的洗澡水,自己要用不?


        

“自己去开个房间,我玄冥教还不差钱。”


        

宁修大胆的想法还是被李玉芝给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