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四十章:居然真是三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的血?”


        

宁修心神一凝,瞬间戒备。


        

“不错,你喝过麒麟血,你的血虽然不如麒麟血那般妙用无穷,但也是入药的好材料,而且要炼制火鳞丹也需要你的血作为药引子,怎么,不愿意吗?”


        

“大概要多少?”


        

“不多,三斤就够了。”


        

宁修嘴角抽搐了一下。


        

一个人的血容量大概占体重的百分之八,宁修今年十六岁,体重六十公斤,血容量大概五公斤……


        

三斤血,要抽走他将近三分之一的血。


        

一个人的失血量在短时间内达到百分之二十,就会出现失血性休克,甚至危及性命。


        

宁修虽然是武者,体质自然异于常人。


        

但他,也是一个人。


        

思索了一下,他微微颔首,“可以。”


        

“看来这火鳞丹对你格外重要了。”


        

“嗯,很重要。”


        

“自己用?”


        

“不是。”


        

“蠢货,居然为了别人这么拼命。”


        

“呵,她也不算别人。”


        

宁修笑了笑,另外,这火鳞丹他虽然不用,但拿来简化一下,以后肯定也是能用其他东西替代的。


        

这对他来说,并不亏,甚至很赚。


        

“那就进来献血吧。”


        

“医师,我想明天再来献血。”


        

“怎么,担心我害你吗?”


        

欧阳明日撇了撇嘴,“随你。”


        

宁修笑了笑,献血之后,他一定会变得虚弱,在那个时候,欧阳明日若想对他做什么,那他就危险了。


        

所以,他身边需要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第二天。


        

宁修找来了张青,与他再来了一趟死人谷。


        

宁修走进屋子,献血过程很简单,他坐在一张椅子上,然后感觉有一根针突然扎进自己的手臂。


        

体内的血就源源不断的流出去了。


        

渐渐的。


        

宁修感觉自己手脚有些发凉,但他不敢大意,依旧是聚精会神,靴子里的冷刀随时准备出鞘。


        

只要这欧阳明日稍有异动,他的刀,便会在瞬息之间,毫不犹豫的将对方的脖子切下。


        

而张青也在一旁戒备。


        

不过并未有什么意外发生。


        

很快。


        

血抽完了。


        

宁修走出屋子的时候,脚步都有些虚浮,张青在一旁搀扶着他,蛇仙姑也走上来一阵嘘寒问暖。


        

“好家伙,你这是为了谁啊这么拼?”


        

“呵,还好,我还撑得住,不过要麻烦蛇仙姑你帮我准备几条大补一点的蛇了。”


        

“没问题。”蛇仙姑一口应下。


        

接着,宁修对屋内的欧阳明日道:“火鳞丹,什么时候可以来取?”


        

“火鳞丹除了火麒麟的鳞片和你的血外,还需要数十种珍贵药材……”欧阳明日估摸了一下,“大概一个月,一月后你再来问问吧。”


        

“好,一月后我再来。”


        

离开死人谷后,回到少年楼。


        

正好迎面撞见了雪不染,而对方看到脚步虚浮的宁修,脸色微变,“你受伤了?”


        

“没有,不过失血过多,调养几天便能恢复。”


        

“怎么回事?”


        

“这……”宁修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这种事情没有必要隐瞒雪不染。


        

“傻子!这要是你欧阳明日对你不怀好意的话,那你岂不是陷自己于险境?”


        

“所以我才张青一同前去,雪姐姐不用担心。”


        

“你……”雪不染无奈,“总之,你好好休养,待会我会让人给你送一些补药。”


        

她离开后,去找了李清芷一趟。


        

“他现在情况如何?”


        

“嗯,如他所说,只是失血过多而已。”


        

“不染,去死人谷核实一下,另外再找人盯住死人谷,若这欧阳明日能炼制火鳞丹,并还给阿修最好,若他要毁诺,独占火鳞丹,就地格杀。”


        

“是。”


        

雪不染正要去执行,可接着,她道:“教主,火鳞丹乃是二品突破一品的丹药,而玄冥教现在除了东方初之外,就你是二品了,听阿修的意思,这丹药也的确是给你准备的,他如此拼命,你的身份是不是暴露了?”


        

李清芷沉默了一会,随即无奈一叹,“或许吧,我以李玉芝身份与其相处时,已经隐隐有所察觉,虽然不知道哪里露出破绽,但他十有八九是知道了。”


        

“那你要不跟他坦白?”


        

“再等等吧。”


        

李清芷摇了摇头,“我可以以李玉芝的身份与他相处,但李清芷……是害他没了容身之所的罪魁祸首,是夺了他清白之身的魔女,我还没做好准备。”


        

“教主,他既然知道,但还是能为你做这些,说明他并不怪你,你又何须担心呢?”


        

“不是他的问题,是我怪我自己,我还没做好直面他的心理准备,好了,这件事我会考虑的。”


        

“好吧。”雪不染也不再多言。


        

时间一天天过去。


        

玄冥教总舵数条街道外,多出了一座府邸,这座府邸占地面积极大,是昔日一个豪绅所居之地,但却被玄冥教买了下来,被改造成了霸刀堂。


        

如今,霸刀堂已成,而被东方初从各处分舵选中的人也在这一日,一一前来报道了。


        

这些人齐聚在广场上,人数大概五百,每一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其中不乏四五品的高手。


        

宁修也在这里,他双眼绑着黑色布条,站在人群最前面,张青,李云鹏等人都跟在他的身后。


        

“宁执事,你也进霸刀堂了。”


        

此时,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


        

是金风城的王羽。


        

他身旁还有一人,却是碧月城的林川,这两人如今都是两大分舵的舵主,但此时却被选中,进了霸刀堂。


        

连他们都来了。


        

可见这霸刀堂内有多高手如云了。


        

玄冥教的高层战力,可能都齐聚于此。


        

“两位,别来无恙。”


        

宁修行了一礼。


        

两人对于宁修的眼伤很是关心,嘘寒问暖了一番。


        

此时,众人突然望向不远处。


        

只见东方初带着贺州六怪走了过来,东方初对着众人道:“诸位,欢迎来到霸刀堂,废话我不多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将被分成六支队伍,分别由贺州六怪管辖并训练,现在,六怪,选择你们要的人吧。”


        

“哈哈,我先来选人,我要蛇仙姑。”李山率先站了出来,舔着嘴唇看着蛇仙姑,眼中有淫光。


        

上次去招揽对方的时候,他就看中对方美色了。


        

但那时在万蛇林,被那么多蛇盯着,他才不敢轻易乱来,可现在这里是霸刀堂。


        

除了东方初,他不惧怕任何人。


        

“我不要。”


        

蛇仙姑被李山那目光看着恶心,哪怕面对最毒的毒蛇,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哈哈,蛇仙姑,这里是霸刀堂,你只有服从安排的份。”李山哈哈一笑,一副拿捏住蛇仙姑的模样。


        

蛇仙姑左看右看,想找人帮助自己。


        

最终将目光放在了宁修身上。


        

而宁修也察觉到对方的求助,想到自己来霸刀堂的任务以及对蛇仙姑的承诺,便站了出来,道:“将我们分成六只队伍,由贺州六怪统领,为什么?”


        

“因为贺州六怪的实力最强。”东方初道。


        

“原来如此,那么,若是有人的实力比贺州六怪更强的话,那他是不是也有资格成为统领?”


        

“自然。”东方初猜到了宁修接下来要做的事,不禁露出玩味的笑容,“你想挑战贺州六怪?”


        

“是。”


        

“奶奶的,当初在万蛇林便看你不爽了,那今天便让你见识一下我黑风斧的厉害!”


        

李山冷眼看着宁修,手中巨斧一挥,裹挟着呼啸的风声朝着他劈去,这一斧势大力沉,真气呼啸,化作黑色的飓风般,不少人看着都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


        

却见宁修身上有金光透体而出。


        

金钟罩护体!


        

砰!


        

巨斧砍在金钟上,难撼金钟分毫。


        

“退下!”


        

宁修淡漠一喝,虽然眼睛看不到,但还是判断出了李山的方位,抬手一掌,赤砂掌劲爆发,赤色魔神虚影浮现,一股比李山还要恐怖数倍的压迫感轰然爆发。


        

只是一掌,李山难挡其威,被轰得吐血倒飞。


        

“居然真是三品!”


        

李山震撼的看着宁修。


        

贺州六怪的其他人看着宁修的眼神也都变了。


        

凝重,震撼,惊悚,嫉妒……